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七十九章 家宴

    一番铿锵有力地话说完,崇祯接着道:“这大殿门前,一共十二座跪像,其中有中行说,有秦桧,更有范文程那个狗汉奸!

    朕也不怕被史书写成暴君。朕今日就告诉尔等,这范文程已经被朕命人用铁水浇铸成了这跪像,以为后来的汉奸警戒!”

    一番铿锵有力地话说完,崇祯便率领文武百官离去。

    只是等崇祯走后,留下的百姓之中却是如同在已经滚烫地油锅中倒入了水,瞬间便沸腾了。

    人群中交头接耳议论不停,却是有几个人的脸色却是不一般。

    一个相貌奇异的汉子,正是之前在宣府掌掴了一个书生的汉子,身边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对那孩子道:“走,咱们回家,收拾收拾往辽东去。”

    那孩子却是个机警的,小声道:“爹,咱们不准备那什么了吗?”

    那汉子道:“不了。这天子是个爱民的,该着他朱家江山万年。咱们喊上人马往辽东去投毛文龙,在军中搏个出身也是一样。”

    那孩子颇为懂事,闻言也不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便随着那汉子一起离开。

    另有两人,一个书生与一个壮汉,却是眼睛死死地盯着范文程地跪像,其中一人咬牙切齿道:“走,咱们回去!”

    说完,也不和其他百姓一般去像着那些跪像吐唾沫,两人一起转身,挤出了人群,径直回客栈去了。

    到了客栈之后,那儒生低声对壮汉道:“这回不用找了。范先生如今已经跪在那忠烈祠里面了。你我这就返回辽东,却向大汗禀报。”

    那汉子却是呸了一口,压低了声音骂道:“狗日的蛮子皇帝!真个是残暴无比!害得老子回去要受大汗地训斥。”

    那儒生闻言,却是笑道:“如此不正好?此等暴君,必然不得民心,待我大金将士入关,只怕百姓们都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哩。”

    那壮汉嗯了一声,心中却是暗骂了一声这贱种的汉狗,跟谁都是我大金我大金,需知这大金是我们满人的,却不是你这等汉狗的!

    虽然心中暗骂,面上却是不显,两人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京城回转辽东。

    就算这些各怀不同心思的人各自分头去办事的时候,回到紫禁城的崇祯皇帝则是沐浴一番,养足了精神,准备晚上的“家宴”。

    直到了晚上,各地藩王皆是到了宫中。藩王们的王妃,皆是交由天启皇帝的张皇后与崇祯皇帝的周皇后一起去接待,藩王们则是陪同崇祯,一起饮宴。

    酒过三巡之后,崇祯却是拍了拍手,歌舞便即停下,待乐师班子与跳舞的众宫女都退下之后,崇祯又对王承恩示意。

    直到殿中的宫女太监都退出去殿外,只剩下王承恩一个的时候,崇祯这才望向殿中的藩王。

    众多藩王心道一声“来了”,知道崇祯是有话要说,只是不知道会搞什么花样来。

    果然,崇祯开口道:“在座之中,有朕的叔伯,也有朕的兄弟,也有朕的子侄辈的。

    朕,今日有些掏心窝子的话,想要说一说。此刻殿中更无外人,不管说什么,都是咱们一家人的事儿。”

    众藩王纷纷客气了一番,表示一定紧紧围绕在崇祯的身边,做一个爱国的好藩王。

    崇祯却是不加理会,只是问道:“朕心中有个疑问,想要问问众位叔伯和兄弟们。

    太祖洪武皇帝分封诸藩,是为了什么?”

    众藩王面面相觑,谁也摸不清崇祯在想些什么。

    其实按照朱元璋的想法,各地藩王可都有兵有将的,塞王一说,也不是开玩笑的。

    比如明成祖朱棣未靖难之前,便是其中之一,受封燕王。

    在才朱的想法里,各地的塞王都有一方势力,哪怕有一天大明的皇帝掉链子,搞的要亡国了,塞王们便可勤王。

    哪怕塞王们勤王之后自己作了皇帝,可这肉不还是烂在锅里了么?最后这天下还是朱家的天下。

    只是老朱同志没有想到的是,他死之后不长时间,被文官给忽悠瘸了的建文帝朱允炆那个智障就要削藩,这才引得朱棣搞了靖难之役,顺便把江山从自己侄儿手里夺了过来。

    只是朱棣做了皇帝以后,想法也和建文帝一样,觉得藩王势力不能过大,否则自己睡不好觉。

    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各地的藩王都被当成了猪养,除了侵占民田,挖大明国库的墙角,其他的屁事儿都干不了。

    既不能当官,也不能领兵,干脆,藩王们就专注于造小人,结果就是大明的国库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养猪了。

    当然,这些藩王们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也有不想一辈子当猪的,但是却又不敢直说,否则会不会被皇帝认为自己也想学朱棣,来一场靖难?

    眼见众藩王们谁也不出声,都玩起了沉默是金地把戏,崇祯干脆把话头挑明:“太祖洪武帝皇立下藩王制度,原本是想要诸藩拱卫朝廷。

    可是在前藩建奴叩关,围困京师之师,各位叔伯、兄弟们,你们在干什么?”

    众藩王一听,赶忙呼啦啦地跪倒一片,齐声道:“臣有罪,臣万死!”

    崇祯却是最烦他们这个样子,干脆一甩袖子,说道:“都起来吧。”

    等众藩王都起来之后,崇祯却是对着唐王世孙朱聿键道:“按辈分,朕应该称呼一声皇祖父,只是不知当时您在干些什么?”

    朱聿键年岁与崇祯相差不多,堪称是俊美的脸上,却被崇祯这一句话给唬得煞白,讷讷道:“臣……臣……臣有罪!”

    原来在建奴围困京师之时,朱聿键却是散了些家财,想要招募兵马,进京勤王,此事在建奴之围解了之后,便有锦衣卫给报了上来,只是被崇祯给压了下去,是以朝堂之上,对此还一无所知,否则弹劾唐王世孙的奏章早就满天飞了。

    只是自从朱棣之后,哪个藩王还敢招募兵马?想造反吗?因此朱聿键却是以为自己的事情发了,崇祯要问罪于自己。

    不想崇祯却是说道:“听闻皇祖父招募兵马,朕的心里可是高兴得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