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八十三章 毒计

    太仓张府的书房之中,吴伟业正在给张溥汇报昨天的成果:“老师,张采师叔昨儿个办事可是够快的,学生还没怎么参与,张采师叔就召集到了足够的人手。”

    张溥捊了捊胡子,笑道:“你张采师叔毕竟与为师并称为二张,又岂是浪得虚名地?他若是召集不到这许多生员,那才是怪事儿了。”

    吴伟业应了声是,又恭维了一番,才道:“只怕一会儿,张采师叔就要过来与您商议这事儿了吧。”

    张溥道:“嗯。也该过来了。你先退下吧,好生去准备一番,既然这暴君要开科举,正好推你上去,省得咱们总是受制于北边儿那些人。

    另外,等你北上的时候,将那个海外来的福寿膏带上,想办法进献给那暴君。”

    吴伟业闻言,打了个寒颤,说道:“老师,这东西进献上去,合适吗?倘若那暴君察觉到不对,可是抄家灭族的事儿啊。”

    张溥却是冷笑道:“怕甚么,《大明会典》中将此物记载为乌香,万历皇帝更是为其取名福寿膏,还赋诗一首。那暴君正当青春,此物正好有助于房事,岂不是正好迷住了他?”

    吴伟业还是反对道:“只怕此物作用不似老师所想那般,皇家要获取这福寿膏可不算困难,便是学生进献了,只怕也是用处不大。以学生之见,此事却是太过于行险了。”

    张溥却是道:“呵,行险又如何?有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老师偏生喜好弄险,如今不也是好好儿的?你且按照为师的吩咐去办就是了。”

    吴伟业无法,只得答应了。正欲告辞回去,却逢管家来报,说是张采过来了。

    张溥一面命管家去请张采,一面对吴伟业道:“罢了,你也留下吧,正好和你张采师叔一起商量下这事儿。”

    待张采来到书房之中,见到吴伟业也在,便笑道:“贤侄也在这里?不知道这科举上准备的怎么样了?”

    吴伟业赶忙行礼道:“回师叔的话,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张采道:“放松,放松。中不中的,还不是你师尊修书一封的事儿?且自放轻松了,不必太过在意。”

    张溥将话头接过来道:“南郭兄这张嘴可真是不饶人啊。”

    一番玩笑过后,张溥接着说道:“可是都安排好了?”

    张采闻言,也正色道:“不错,都已经安排妥当,三日之后,一起发动。

    到时候兵分两路,分别烧了他苏州衙门和苏杭织造衙门。”

    张溥捊捊山羊胡,说道:“嗯。此事既已安排妥当,便三日后发动。这一番,定然要将那些苛捐杂税都抗了回去。”

    接着,又感叹道:“为生民请命,也不枉我等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

    张采也道:“西铭贤弟所言极是。当今天子残暴不仁,如此敛财,岂止是与民争利,简直是不给生民活路。还假惺惺地说什么永不加赋,也就是唬弄唬弄那些泥腿子罢了,我呸!”

    张溥接道:“不错,此一番定要揭穿那暴君的真面目给天下人看看!”

    吴伟业也凑趣道:“师尊与师叔所言极是。只怕这一番后,那暴君休想再提收商税这一碴了。”

    张溥却是道:“不管这暴君收与不收,那福寿膏都要进献给他。听说暴君与先帝感情极深,不如让让他早日去陪伴先帝,也算是成全了他们兄弟情深。”

    张采却是被吓了一跳,说道:“西铭贤弟,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倘若走露了风声,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矣!”

    张薄斜睨了张采一眼,冷笑道:“南郭兄现在害怕了?且放宽心便是。先帝与泰昌帝怎么龙驭宾天的,你也不是不知。今上残暴,不足以奉宗庙,我等也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

    张采心中却是暗骂这张薄忒不是东西!倘若自己不知,罪过便要轻一些,如今却是被这混账给绑上了贼船,从此便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既然已经上了贼船,也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

    张采咬咬牙道:“既然如此,不如先安排人混入阉党之中,效仿霍维华故智,将福寿膏进献给那暴君。倘若真个出了甚么事儿,我等也好摘个干净。”

    张溥捊了捊胡须,说道:“嗯。却是小弟将此事想的简单了,便依南郭兄所言。”

    转过头来,对吴伟业道:“都听到了?”

    吴伟业道:“是,师尊。弟子回去后就发文抨击东林党一众,先混入阉党,其后再借阉党中人的手,将福寿膏进献上去。”

    张溥点头,赞道:“嗯。不错。不枉为师一番教导”

    转过头来,张溥又问张采:“袁蛮子那里可曾安排好了么?”

    张采道:“已经妥当了。那蛮子既然想自立门户,便由得他去。既然都是要向辽东走货,我已经答应助他一臂之力。

    等过上几天,京师之中自然会有人散布谣言,说建奴最惧怕的便是那袁蛮子,到时侯朝中再有人弹劾辽东经略王之臣,不怕那暴君不启用袁蛮子。

    只要事情一成,到时候我等便可以重新在晋商之中寻找可靠的人手,重新打通向辽东走货的通道。”

    张溥闻言,点点头道:“不错,如此安排便好。有道是合则两利,先推那袁蛮子一把,等其登上辽东经略或者辽东巡抚的位置,到时候袁蛮子自去掌他想要的兵权,我等继续联络晋商走货便是。”

    说完,又想起来些什么,问道:“对了,那袁蛮子的老师,孙督师现在如何了?”

    张采闻言便有些丧气,回道:“那老东西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却是个硬骨头的,一门心思地效忠暴君,我们几次派人去送礼,都被挡了回来。”

    张溥却是冷笑道:“既然他想做忠臣,那就让他在家里做好了。小弟这便修书一封,让朝中弹劾于他,省得那暴君想起来了,再把他召了回去。”

    三人正商议间,却听得书房外一片吵杂之声传来,张溥道道:“怎地如此没有规矩?骏公出去看看。”

    吴伟业听了,正欲出门,却不防房门被人猛地一脚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