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八十七章 处置

    自从有了报纸,京城的百姓们都很乐呵,唯独崇祯皇帝却是不乐呵。

    因为他始终在忙不明白,怎么这些读书人一个个的狗胆包天了?还想冲击火烧府衙,还想着武装抗税?

    这要是收不来钱,他崇祯皇帝查抄八大蝗商的钱花光了之后,不还是得自挂东南枝?

    总有刁民想害朕!

    怎么想都不爽的崇祯皇帝又一次来到了锦衣卫诏狱,而且是带着王承恩、魏忠贤、曹化淳、田尔耕和许显纯一起来的。

    究其原因,其实还是他崇祯皇帝自己造成的。

    虽然之前在处置周延儒诸人之时,暴怒地崇祯皇帝把锦衣卫给拆分开来,又明确了锦衣卫和东西厂的职司,但是他自己也没有记清楚,经常搞混。

    进到诏狱,各种惨叫声便不绝于耳。崇祯也懒得去理会,只将这些惨叫当成电影里的配音,毫不在乎地命人去提审张溥三人。

    等到了崇祯跟前,毫不在意的张溥,强自镇定地张采,还有已经吓得双腿都在打哆嗦的吴伟业,让崇祯觉得果然是人不可以貌相。

    三个渣渣们怎么看都是仪表堂堂,偏偏干出来的事儿就是阴损狠毒,常说的相由心生在他们三个人的脸上几乎不能成立。

    等三人跪拜之后,崇祯先开口问道:“国朝可有亏待尔等三人之处?”

    张溥最为镇定,当先答道:“回陛下,国朝待我等生员乃是极好的,只要中了秀才,便可衣食无忧,当真是天恩高厚。”

    崇祯道:“既然如此,尔等为何在苏杭准备火烧府衙?”

    张溥却是个大胆的,回道:“税监逼迫百姓不堪,我等不得以,才出此下策。”

    崇祯冷笑一声,也不再听张溥下面所要说的屁话,问道:“朕翻阅卷宗,发现你们家中还有福寿膏?这东西你们从哪儿来的?”

    张溥道:“回陛下,此物是学生的好友从海外番商那里得来的。学生恰好知道此物便是贡品中的乌香,因此还命弟子吴伟业进献给陛下。”

    崇祯心里当时就是一声卧槽尼玛!

    这王八蛋好狠地心啊,先他娘的让自己吸上这玩意,等后面瘾头大了,估计这些货应该想办法送自己去见木匠皇兄了吧?

    越想越后怕地崇祯也不再问,转身却是出了诏狱,留下张溥三人在后面哭喊不止。

    等出了诏狱,崇祯却是吩咐田尔耕道:“把那个张溥的嘴给朕撬开,看看这乌香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接着又吩咐许显纯道:“去给朕查,看看哪个官员家中有这东西,服食这东西的,统统抓起来,查清楚这东西的来路。”

    接着又吩咐曹化淳道:“仿照那些盐的旧例,将此物向草原和建奴那边儿卖。”

    想了想,崇祯又道:“你们几个,吩咐下面的人给朕盯紧了,这东西不许有一丝一毫的东西流入我大明百姓的手中。

    谁敢贩卖此物给大明百姓或者引诱大明百姓服用、吸食这东西的,有一个抓一个,交有司治罪。有多少,朕就杀多少,杀光了为止!”

    一番杀气腾腾地话直接吓了田尔耕和魏忠贤几人一跳,连忙躬身应是。

    到了第二天的朝堂上,崇祯还没有谈起这福寿膏的事,先就有御史跳了出来:“启奏陛下,臣闻苏州府太仓州书生张溥等人阴谋反叛,已经被锦衣卫抓捕下狱。臣以为,张溥此子在江南颇有文名,偏生狼子野心,当禁其学说,早日明正典刑,以为天下戒!”

    随着御史的话说完,呼啦拉又是一连串地附议声响起,皆是要求早日诛杀张溥等人的声音。

    崇祯看着朝堂众臣们的表演,心下却是不住冷笑。

    别人不知道,崇祯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均田地的小册子原本就是自己授意陈默一手炮制出来的。

    现如今这些人如此疯狂地攻击张溥,想要置张薄于死地,无非也是因为那个小册子罢了。

    虽然心中不齿,崇祯的面上却是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暗暗记下今日这些跳出来的官员,留着以后慢慢算账。

    看着底下的官员,崇祯顺水推舟道:“大理寺卿何在?”

    大理寺卿当即出班奏道:“臣在。”

    崇祯道:“依大明律,张溥几人该当何罪?”

    大理寺卿道:“启奏陛下,张溥、张采、吴伟业三人乃谋逆之罪首犯,依大明律,本人凌迟,诛九族。

    其余生员是非不明,受人鼓动,虽意欲火烧衙门,然其并未成行,理当由当地学政革去功名,押解回乡。”

    崇祯闻言,便直接说道:“便依爱卿所奏。张溥、张采、吴伟业三人,凌迟。诛九族。

    其余生员见事不明,着学政革其功名,发配回乡,一应优待,尽皆收回!着当地县衙好生管教,勿要再生事端。”

    想了想,崇祯接着道:“这些生员不好好读书,如同视太祖洪武皇帝卧碑训令如无物。

    既然如此,着礼部重刻太祖卧碑训令,加上一条:

    诸生员不得结盟立社,违者着学政革去功名,置于天下学堂及书院。

    此后再有生员罔视训令,凡如东林书院一般妄谈国事者,如张溥一般结社者,主犯以大不敬论处,余者皆革去功名,追回生员之免税、免役、给食等优待,追讨其读书期间国库所花银钱,着当地衙门将其遣返回乡,命其乡里好生管教!

    倘若不能好好读书,那便不要读书!”

    礼部尚书孟绍虞出班领旨,却是问道:“臣启奏陛下,原有盟社,当如何处置?”

    崇祯怒道:“现有盟社,立即解散!着各地锦衣卫严加监察。

    若有人名义上解散,实际上暗中存在,以欺君之罪论处!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该诛连的诛连!一群混账东西,大明地国库出钱让他们读书,还整天结社生事,欺朕手中刀不利否!?”

    等到说完对张溥几人的处理,崇祯又接着道:“先皇考因服红丸而龙驭宾天,此番张溥等贼子又欲重施故计,献红丸于朕,虽未成行,然其心可诛!

    晓谕有司及各衙门并天下百姓知晓:此后禁止乌香、福寿膏、红丸等制作、流通、服食,除郎中开药所用及病患因疾服用之外,擅自制作提炼乌香之人,凌迟,诛三族,九族流放江东罪囚营;

    私下贩卖者与唆使他人服食者,其本人凌迟,诛连三族,九族流放三千里!

    非病患而服食者,其本人流放东江罪囚营!

    此等罪行与采生折割,皆为遇赦不赦之罪!” 朕觉得大家可以把文学票投给《西游记》,因为我很好奇作者吴承恩是怎么授权给起点的,大家顶上去,催吴承恩开新书,我一定给他打赏个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