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九十四章 不必五年平辽

    既然蒸汽机的雏形有了,火枪的问题也有了解决方案,崇祯也不多留,便回了紫禁城。

    只是想想朱徽妍提出的要求,崇祯的心里还是极度地不爽。

    贵为天子的崇祯不爽了会怎么样?当然是让所有的勋贵大臣们都得跟着不爽才行。

    于是乎,一道类似于正德皇帝一般任性的中旨就这么发了出去。

    旨意中的要求很简单,天下勋贵潘王,不管是远在云南的沐王府,还是近在京师的英国公等人,包括那些准备置换或者不置换封地的藩王,统统要把家中嫡子派出来一个,到京城另立一营,由皇帝亲自管教。

    就在藩王勋贵们头疼的时候,时间已经慢慢悠悠地晃过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崇祯看着眼前之人,心下便有些不喜。就算他不是什么外貌协会的一员,但是眼前之人确实不太符合他的审美观。

    初次见到袁崇焕的崇祯觉得自己被金某人给骗了,尤其是碧血剑那部电视剧,把袁崇焕刻画的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可是眼前的这个黑瘦黑瘦地矮矬子是怎么回事儿?按照后世眼光来看,身高不足一米六五,就算在大明也算是个三等残废。

    额头骨较高,皮肤黝黑,相貌虽然不至于像钟馗一般太过吓人,但是在整个大明朝堂之上,估计想找出个比眼前之人还丑的,也不太容易形如小猱,而性极暴躁,就是形容袁崇焕长的像只猴子,而且脾气暴躁。

    不过不管怎么说,崇祯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儿期待的。毕竟人不可貌相。袁崇焕既然能在督师辽东后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先弄死毛文龙,又让建奴打到了京城,想必也是个有本事的。

    只是眼下这个人还死不得,还是需要他去该去的位置上,为算他为大明尽忠了。

    然而被崇祯召唤过来陪同地温体仁等一众大佬们心里可就不太高兴了。一个黑猴子罢了,还值得这么多人一起围观?

    崇祯却是不知道温体仁等一众朝臣心里的想法,待袁崇焕见礼过后,便问道:“朕平日里也总听人说起袁爱卿,便是辽东细作发回来的奏报之中,亦多有建奴畏惧袁爱卿之言。倘若袁爱卿督师辽东,又不有何妙策?”

    袁崇焕却是不慌不忙地开口道:“启奏陛下,方才已陛下所言,实在是愧煞微臣了。

    微臣承蒙陛下看重,若是得以督师辽东,当明军纪,练强兵,广筑城池,辽东定可全复也。所有方略,臣已经写在奏章之***陛下御览。”

    崇祯却是意味深长地问道:“东江毛文龙处,袁爱卿有何打算?”

    袁崇焕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地模样,回道:“启奏陛下,臣与毛大将军既然同殿为臣,自当戮力同心,共同为陛下,为大明效力。毛大将军于东江牵制建奴,实用是辽东战局的擎天玉柱,架海金梁。”

    崇祯闻言,心下冷笑,却是接着问道:“若爱卿督师辽东,有何所需?几年可定?”

    直到此时,袁崇焕脸上那副儒将一般地气色才微微变化,想了想,便躬身回道:“启奏陛下,若陛下许臣便宜行事,则辽东五年可复。”

    崇祯心中却是感叹历史地强大,便是有一万句地麻麦皮,也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果然,这混账还是要五年平辽。

    虽然心中不爽,崇祯却是面上不显,只是淡淡地道:“朕乏了,先小憇一会儿。袁爱卿好好想想,下午再来回复朕。”

    等崇祯走了后,众臣面面相觑,也只得暂时退出宫外,以待下午再次陛见。

    只是大力宣扬举荐袁崇焕的许誉卿却是问了袁崇焕一句:“元素当真有把握五年平辽?”

    袁崇焕闻言,便苦笑道:“哪儿有甚么把握?不过是聊慰圣意罢了。”

    许誉卿哎呀一声,却是埋怨道:“元素糊涂!今上英明,杀伐之果决只怕不在太祖成祖之下,若是五年之后不能平复辽东,某看你如何向天子交待!只是苦了我也,怕是要被你一道儿给坑死了。”

    袁崇焕却是抚了抚胡须,笑道:“公实兄勿忧,天子亦不欲某五年平辽,公实兄不见乎?”

    许誉卿心中暗骂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面上却是好奇道:“还请元素兄教我。”

    袁崇焕却是胸有成竹般,淡淡笑道:“方才袁某说整军练兵之时,陛下面露许色,而袁某说五年可平辽之时,陛下却是面色不豫。兼之此前建奴叩关之时,陛下曾有言在先要御驾亲征辽东,又如何会让袁某五年平辽?公实兄着实多虑了。”

    许誉卿闻言,便不再多想,两人又再聊了一会儿,便耐心等候下午地陛见。

    及至下午,众人才又赶往平台见驾。

    待众臣行礼完毕,崇祯便开口问道:“袁爱卿考虑地如何了?是否还是五年可复辽东?”

    袁崇焕却也机灵,当即拜道:“陛下英明,臣有罪。五年平辽,实乃臣之妄语。臣欺君在先,请陛下治罪。”

    崇祯却想,谁说这袁崇焕是个蛮子的?后世的那些狗屁史书不尽是胡扯?这不是也懂得机变么?

    心中想着,崇祯却道:“罢了。袁爱卿想要安慰朕的心思,朕是知道的,朕又怎么会因言怪罪?罢了,袁崇焕听旨。”

    袁崇焕见日思夜想地心思此刻就要达成,慌忙跪地道:“臣袁崇焕听旨。”

    崇祯道:“加袁崇焕为辽东督师,节制辽东,宁远并锦州一应军政,悉由爱卿决断。望爱卿在辽东能忠心王事,等辽东平定之时,朕何吝封侯之赏?便是爱卿子孙,亦受爱卿荫蔽多矣。”

    袁崇焕闻言,当即便谢恩道:“臣袁崇焕,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喜过望之下,声音竟也有些颤抖。

    崇祯也不以为意,命袁崇焕起来后,崇祯接着道:“此番袁爱卿到了辽东,不必与建奴急一时之短长,亦不需说甚么五年平辽。

    这大明卫所地情况,朕是知晓的。说甚么五年平辽,也太过难为人了。爱卿只要守好辽东不失,便是大功一件。

    倘若爱卿能与毛爱卿一起,让建奴头疼地睡不好觉,朕便十分高兴了。有朝一日,朕还是要御驾亲征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