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零三章 截杀

    不光熊森一行人暗骂晦气,其实就连负责截杀他们的鳌拜,心里也不见得有多么痛快,实际上也是在暗骂不止。

    先是被锦衣卫这些老油条摆了一道,伪装成探亲车队的完颜玉卓一行人确实没有引起怀疑。

    只有鳌拜领兵在沈阳以前拉网搜查了一遍又一遍之后,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

    终点就出在锦衣卫那些校尉身上。人手一顶皮帽子,虽然可以解释为怕冷,可是还是引起了鳌拜的注意。再加上整个队伍中夹杂着那些锡伯族的骑兵,一行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感觉自己被戏弄了的鳌拜勃然大怒,立即收缩兵马,向南追来。

    利益于此时八旗建奴骑兵还没有腐化成后世的双枪兵,兼之一人双马的配置,速度更是快一些,因为上到了辽阳之时,已经远远地咬住了完颜玉卓一行人的尾巴。

    即便如此,向来用兵谨慎的鳌拜还是将追兵分散为几路,为了防止锦衣卫再跟他玩什么障眼法,于是便自领了其中一路,向着最有可能的这个方向追来。

    眼看着离上次那个殒命于此的锦衣卫丧命之地不远,鳌拜的脸色也是越发地阴沉。这些该死的蛮子,一次又一次地挑战鳌拜大爷的底线,看起来还是杀的轻了。这次,一定要把这些蛮子杀到胆寒,再也不敢来辽东折腾为止!

    眼看着日头向西落去,鳌拜地心中也越发地焦燥。直到远远地看到二十余骑停在不远处,却是让鳌拜感到一丝不妙。

    上一次好像也是这种情况,结果让这些该死的明人蛮子把范先生给掳了去,自己被大汗好生训斥了一通,如今这些蛮子又来这么一出,若是自己再失败,自己又有何面目去见大汗?

    心中越发不痛快地鳌拜对身边的亲兵喝道:“通知其他几路人马,向此处集结。”待亲兵调转马头绕过本阵去通知其他几路追兵后,鳌拜猛地一踢马腹,口中轻喝了一声“驾!”,却是又提了几分速度。

    直到远远地锦衣卫和锡伯族骑兵大概一里地的距离,鳌拜才轻轻地勒了勒马缰,缓缓停了下来。身后地众骑兵见主将停下,也是纷纷勒马停缰,围在了鳌拜地身后。

    熊森见追兵远远地停下,却是有意再拖延下时间,当下一踢马腹,出阵前行了几十步,喊道:“领头的建奴是谁,出来与本大爷回话儿!”

    鳌拜闻言,虽是怒上心头,却仍然打马出阵,骂道:“狗蛮子!爷爷在此!”

    熊森见鳌拜不足二十的年纪,便笑骂道:“娃子,多大了?滚回你娘亲的怀里喝去吧!”言语间,却是有意激怒鳌拜,顺便拖延时间。

    鳌拜毕竟年轻气盛,虽然也算是多经战阵,可是也经不住熊森这种老京油子这般骂法,当即便喝骂道:“入恁娘!狗蛮子你也别嘴硬,爷爷一定把你的狗头砍下来做酒器,就跟上一个蛮子一样!对了,得告诉你个狗蛮子一下,上一个蛮子也是在这儿附近被爷爷砍下了脑袋!”

    熊森的脑袋却是“嗡”地一声响,立时便反应了过来,对面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狗建奴说的是王玄寂。若不是脑中还有一丝清明,提醒着他要拖延时间,只怕早就冲上去与鳌拜厮杀在一起了。

    强压住心头的怒火,熊森问道:“那人呢?”

    鳌拜狞笑道:“人?喂狗了!人头被老子拿去做了酒器!”

    熊森却是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怒骂一声:“入恁娘!”便催码向鳌拜杀去。身后的锦衣卫和锡伯族的十余骑见状,也是纷纷催动胯下战马,一起掩杀了过去。

    对面的鳌拜见状,也是一挥手,身后跟着的五十骑骑建奴骑兵,也一起向熊森等人掩杀了过来。

    熊森和身后的锦衣卫虽然已经怒极,却仍未完全失了理智,先是掏出了手铳,瞄向了鳌拜。

    鳌拜见状,却是冷笑不止,这么近的距离,而且还是在马上作战,想玩火铳?这几个蛮子脑袋不会坏掉了吧?

    熊森等人却是分别瞄准了建奴,扣动了手中火铳的机括。便听得“嘭嘭”几声响,对面便有七八骑的建奴骑兵落马。鳌拜却是在紧要关头心生警觉,弯腰伏在马背上,躲过了一劫。起身再看时,那些明人蛮子的骑兵却还在瞄准着自己等人。一时间吓得鳌拜心中猛跳。

    这伙儿明人蛮子用的火铳,和之前见过的绝对不一样。不光不用点火便能击发,看样子还能连续发射。

    果不其然,又是“嘭嘭”几声,又有五六个建奴骑兵落马。却是这些建奴骑兵吃一堑长一智,不少人都临时弯腰伏在了马背上,因此躲了过去。

    直到三轮火铳过后,建奴骑兵已经从五十余骑变成了三十余骑,也只比锦衣卫和锡伯族的骑兵多了十余骑。

    骑兵冲刺起来,速度却是极快,只眨眼的工夫,便要短兵相接。鳌拜正自心喜,一旦距离近了,明人蛮子的火铳便要派不上甚么用场,毕竟装填起来颇费时间。正高兴间,却见对面那结锦衣卫扔了手铳,却是和锡伯族的骑兵一起,掏出了手弩。

    鳌拜此时却是心下大骇,近距离上的手弩杀伤力比之火铳,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待听到一阵弩箭出匣的声音过后,再回头看,自己这边儿便只剩下了不足二十骑。

    直到此时,这些锦衣卫和锡伯族的骑兵,才扔了手弩,抽出了绣春刀和马刀,向着自己等人冲刺而来。

    双方甫一接触,便听得一阵噗呲噗呲地刀锋砍入肉中的声音,双方都是有人受伤,也都有人落马。

    待得双方对冲而过,鳌拜已经气得想要吐血。自己一方,完损无好的只剩下了七八骑,而对面的明人蛮子和锡伯族的那些混账,却是还剩下了十四五骑。

    不管鳌拜此时被气得想要吐血,熊森等人却是略微整理了一番,便再次向着鳌拜等剩下的建奴冲杀了过来。

    鳌拜确实无愧于悍将之名,就算是此时这种情况,仍然催动战马,带着残余的建奴向着熊森等人冲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