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零九章 廷杖

    当然,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如袁崇焕想的那般美好,也不可能什么事儿都依着崇祯皇帝的想法来。就在崇祯准备磨刀霍霍向袁崇焕的时候,西安府知府马维骃的一封奏折直接把崇祯的心给推到了谷底。

    “臣西安知府马维骃冒死百拜陛下:崇祯元年三月,全陕天赤如血,大旱无雨,民间百姓人心浮动,粮食欠收已成定局。臣无能,惟请陛下早定处置。”

    看着眼前的温体仁、施凤来等一众阁臣和厂卫地各个头子,崇祯示意王承恩将奏折转给温体仁等人看过之后,开口道:“众位爱卿先说说,这事儿该怎么个章程,明儿个再到朝堂上议一议,早些定下来该如何处置。”

    温体仁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可先调拔一些粮食过去,再由各地官府组织百姓打井取水以自救,当可无碍。另外,陛下可免陕西三年赋税,以使百姓明知陛下之爱民也。”

    崇祯却是问施凤来道:“施爱卿怎么看?”

    施凤来道:“启奏陛下,臣亦赞同温大人所言。只是这免赋税一事,还需要斟酌一番才是。”

    崇祯闻言,却是有些好奇。后世见得多了电视剧中免赋免税收买人心的行为,怎么到了施凤来这里就要斟酌了?当下便问道:“为何?难道免去三年赋税,不是爱民之举?”

    施凤来道:“陛下,这赋税不免,下面人要去征收,收上来得,是国家的,所以就不会逼迫太甚。倘若免了这赋税,下面人再去盘剥所得,却是落入了自己的口袋,到时候难免有些宵小之徒会趁机上下其手。”

    崇祯唔了一声,却又想起来年前安排的常平仓以及要求南洋各国进贡和交易粮食的事情,便问道:“年前安排的常平仓一事如何了?陕西一地的常平仓可都是满的?”

    温体仁回道:“启奏陛下,依着下面报上来的情况来看,当是满了的。只是这其中有水份,却不好说。”

    崇祯扭头望向许显纯,问道:“锦衣卫那边儿呢?”

    许显纯闻言,躬身道:“启奏陛下,从下面各地百户所反馈上来的情况看,陕西一地的常平仓,满了的有,不满的更多。多数都被人私下倒卖了。至于去向,正在追查。”

    崇祯却是呵呵笑了一声,道:“很好嘛。朕年前是怎么说的来着?国库拿银子买了给百姓们备着的救急的粮食,他们就敢这么给倒卖了?只为了捞银子?好大的狗胆!”

    温体仁和魏忠贤等人却是赶紧躬身道:“皇上息怒。”

    温体仁道:“皇上息怒,此事,臣等监察不力,亦有责任,回头臣便组织人手下去清查一番,一定给陛下,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崇祯却冷笑道:“不必清查了。许显纯。”

    许显纯闻言,躬身道:“臣在。”

    崇祯冷笑不止:“将这些混账的名单整理好了,按名单抓人,三族。少了一个,朕唯你是问。田尔耕。”

    田尔耕也赶忙躬身道:“臣在。”

    崇祯接着道:“给朕将陕西的民间之事盯好了,让那边儿的人都上些心,有甚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即上报过来。朕许你深夜入宫奏对。”

    田尔耕道:“臣遵旨。”

    崇祯却是看都不看田尔耕,又望向了魏忠贤:“你西厂的人马,也撒出去。把陕西给朕盯紧了,不管是锦衣卫的不法事,还是民间有甚么风吹草动地,都给朕报上来。若是有误,小心你的狗头。”

    魏忠贤闻言,也是急忙跪地,表明忠心道:“皇爷放心,奴婢一定盯的死死的,谁要是敢犯,奴婢一定第一时间回报给皇爷。”

    一番安排完毕,崇祯这才道:“明儿个到了朝堂上,再议一下这陕西赈灾一事到底该怎么个章程。朕就有一点要求,不能让陕西饿死一个老百姓,更不能出甚么乱子!”

    只是到了第二天的朝会上,崇祯才深刻地认识到了大明的文官们的无耻程度。

    刚说完这陕西大旱的事儿,立即就有御史跳了出来:“启奏陛下,臣冒死进谏。臣以为,自陛下御极以来,多有杀戮,动辄诛连九族,此乃上天警示陛下也。”

    崇祯却是被气笑了,警示你大爷,有点儿天灾就想着往皇帝头上扣屎盆子是吧?

    崇祯此刻虽然心中怒极,却仍是笑道:“那依爱卿之见,朕可是当下罪己诏了?”

    罪己诏三个字一出,朝堂上却是呼拉拉跪倒了一片,群臣皆是在首辅温体仁的带领下呼道:“臣等万死。”

    崇祯也不喊平身,任由群臣跪着,冷笑道:“上天示警?这是说朕失德了?”

    那御史闻言,却是摘了官帽,放在地上,叩首道:“臣不敢。只是臣以为,陛下当上体天心,反省自身,如此,当可风调雨顺。”

    崇祯却是冷笑道:“朕下了永不加赋诏,是朕失德否?朕退了建奴,是朕失德否?”

    群臣闻言,齐声道:“陛下英明仁慈,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不理君臣的马屁,接着道:“朕失德的地方在于,杀的人太多了?那么朕的御史大人来告诉朕,有哪个是不该死的?是他周延儒不该死?还是那两个采生折割之徒不该死?或者说是他张溥不该死?”

    那御史又岂是个傻的?如何听不出崇祯语气中的杀气?当下便道:“臣有罪,臣惶恐。”

    崇祯接着道:“惶恐甚么?若是朕今天廷杖于你,只怕你明天便能博一个犯颜直谏的美名吧?陕西大旱你看不到,官员贪腐你也看不到,偏偏朕杀了几个该死之人你倒是看到了?既然如此,朕就成全了你!”

    说完,也不理那御史惊骇的表情,直接对魏良卿道:“扒了他的官服,拖出去,廷杖八十。”.

    魏良卿又是甚么好东西来着?作为魏忠贤的儿子,早就把揣摩上意这一套摸的门儿清,当即领命道:“臣遵旨。”说完,却是带了几个锦衣卫大汉将军,将这个御史拖了出去。

    不一会儿,魏良卿便来回报:“启奏陛下,御史大人受刑不过,已然去了。”

    崇祯却是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的群臣道:“子不语怪力乱神,都忘了?朕既然承天受命而为天子,又无失德之处,上天会好好地怪罪于朕?好好想想怎么把朕交待的事儿给办妥当了。谁再敢扯些有的没的,小心这就是榜样!”

    推荐一本书,姜梵《三国之超级召唤》,这家伙是个坑货,每次调戏女责编都会带上暴君,然后他就会把消息撤回,害得暴君被禁言了N次了。当然,暴君也坑了这家伙一回。手动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