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一十一章 孔先生

    一时之间,风云突变。

    自从仁宗皇帝洪熙年间开始就被惯坏了的文官大臣和勋贵,终于再一次见识到了朱家皇帝的冷酷无情。除了太祖高皇帝和成祖皇帝有过大规模处置贪腐官员的记录外,还没有哪个皇帝会磨刀霍霍地要一次性干掉这么多的官员。

    然而让朝堂上所有文官们和勋贵们绝望的,则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手段去制衡崇祯皇帝。

    说到脸面,崇祯摆明了一副朕就是不要脸的样子,根本不在乎自己被说成暴君不暴君。

    说到舆论,读书识字的生员们有一个算一个,谁敢跳,崇祯皇帝就敢拍死谁,前面的张溥张采就是最好的例子。为了自己家那点儿免税的好处和出于出头的椽子先烂的心理,生员们也不可能齐心协力地去反对崇祯皇帝。

    勋贵们则更是如同绵羊一样乖巧。自从土木堡被文官们给坑了个底掉之后,勋贵们根本就无力掌控军队,一个个的都成了混吃等死的蛀虫。如果不是为了不至于被人说刻薄寡恩,崇祯更是恨不得将这些国公侯爷们统统削爵了事。

    至于说民间,有永加不赋诏的底子在那儿摆着,根本就没有百姓相信崇祯皇帝是个暴君。如此爱民的皇帝会是暴君?扯蛋,一定是被宰了的官员不是什么好东西,被天子发现了才杀掉的。

    而正是有了这些底气,崇祯皇帝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拿下温体仁朕没有金手指,也没有随身的老爷爷,更没有后世的能知道所有的事儿,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让不听话的去死好了。

    而原本看着忠心耿耿地温体仁,当他在朝堂之上出声反对自己的那一刻起,崇祯实际上就已经知道了,两千年流传下来的大家族,历朝历代都优抚有加而无人处罚的更像是国中之国的大家族,确实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到了散朝之后,温体仁的家中,可就乱做了一团。随着温体仁被下了诏狱的消息传来,府中顿时慌乱起来。

    温体仁之子温俨颇有些主见,喝住了慌乱的众人,唤过来那回来报信的小厮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详细说来。”

    那小厮闻言,回道:“回大少爷的话儿,小的也不知道其中内情。只是听下朝的官老爷们议论,说是今儿个老爷不知道说了些甚么,惹得皇上龙颜大怒,这才将老爷下了诏狱。只怕……”

    温俨却道:“都该干什么干甚么去,只是下了诏狱,又不是抄家灭门,都慌甚么?下去后,不许乱嚼舌根,否则便棍打死。都下去罢。”

    待众人都各自散去之后,温俨这才来到温体仁的书房。又命小厮去请了贵客来书房相见。

    那贵客见请自己见面的是温俨而不是温体仁,再加上来时的路上,见府中也是一副人心惶惶的样子,心下明白必然是出了甚么问题,便直接开口问道:“大公子,可是出了甚么事情?”

    温俨道:“朝中出事儿了,家父可能是为了昨晚之事,触怒了皇帝,现在已经被下了诏狱。”

    那贵客闻言,大惊道:“竟有此事?大公子放心,孔某一定尽心奔走,一定想办法救出温大人。”

    温俨却是惨笑道:“孔先生费心了。只是一进诏狱,又有几个能囫囵着出来的?如果皇帝还没有让人前来抄家,事情便还有转圜地余地。若是到了晚上,抄家之人前来,到时万事皆休。”

    那孔先生却是皱眉道:“大公子勿忧。毕竟还没到那一步,还是静观其变吧。孔某这就出门联络,看看能不能联合上书,让皇帝放出温大人。”

    温俨心中明白,只怕自家也成了弃子。只是毕竟得罪不起眼前之人,唯有苦笑一声,说道:“一切就多多劳烦孔先生了。”

    孔先生又告一声罪,这才离了书房。

    只是等孔先生刚刚走出温府大门不远,便被几个锦衣卫地校尉给转了起来。为首之人冷笑道:“自己乖乖跟我们走,还要是大爷们动手服侍?”

    孔先生却是浑然不惧,说道:“尔等在天子脚下肆意妄为,眼中可还有王法?”

    为首地锦衣卫小旗却是满不在乎地笑道:“王法?老子堂堂天子亲军,替天子办事儿,行的可不就是王法?你跟老子扯王法?你没读过书?”

    那孔先生道:“尔等纵然嚣张一时,又能嚣张到几时?看不见永乐年间纪纲的下场吗?”

    那锦衣卫地小旗闻言,却是哑然失声,笑道:“纪纲?你他娘读书读傻了?知道什么是天子亲军吗?老子告诉你,天子亲军,就是将对错和生死全都忘掉,心里只有天子。天子要我等生,我等便生,天子要我等死,我等便死。”

    说完,眼见附近远远地有人在指指点点,那小旗却是朗声道:“锦衣卫奉旨拿人,不相干的,不要围观,免得误会了各位,面子上须不好看。”

    见众人都散去不再围观,那小旗笑道:“这位先生,请罢?”

    孔先生却道:“尔等可知我是何人?只怕这诏狱好进,想要让某再出来,却不是那么好请的了。”

    那小旗闻言,也是笑道:“先生是何人,老子不知道,也没兴起知道。知道的越多越危险这个道理,咱们都不是小孩子,谁不知道?至于不好请先生出来,那不是老子一个小旗该关心的,别废话了,请罢!”

    孔先生闻言,心知多说无益,冷哼了一声,便跟着那小旗往诏狱方向而去。

    到了诏狱,孔先生便被人直接带向里面的牢房。只是在经过温体仁所在的牢房之时,孔先生却从温体仁望向自己的眼神中,读出了怜悯,愤恨,看自己笑话的意思,虽然不解,但是身后的锦衣校尉却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更不让自己与温体仁有什么眼神上的接触,只猛地一推,喝道:“快走!”

    孔先生愤怒地回头瞪了一眼,换来的却是更加用力地推搡。眼见无法可想,只得向前走去。

    只是到了最里面的牢房之中,却是见到了一个想都不曾想过的人,而且还一口就叫破了自己的身份:“孔先生,朕等你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