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当街明杀

    不待崔呈秀派人去请,门外的人就先已经过来了。只等来人推门进来后,袁崇焕便证实了自己刚才的猜想。

    来人正袁崇焕的老师,同时也是大行天启皇帝的老师孙承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袁崇焕和天启皇帝倒还算得上是同门。孙承宗的身后,跟着进来的正是不久前跑来东江的熊森。

    不待袁崇焕开口,孙承宗却是先喝道:“好一个袁督师啊,孙某倒要看看,宁锦如何离不得你袁督师!”

    袁崇焕此时如何不知道自己栽了,连替换自己的人选都已经准备好了,可见此事早有预谋,可笑自己还打算拥兵宁锦,养奴以自重。

    袁崇焕苦笑一声,自觉无颜面对孙承宗,便对着崔呈秀道:“袁某要进京面圣,求皇上圣裁。”

    孙承宗也不管崔呈秀在场,抢先接过话头,冷笑着对袁崇焕道:“当然要进京面圣。好歹你也是督抚宁锦的一方大员,孙某与崔大人、毛大将军,谁也不能在这里就处置你。能处置你的,只有当今圣上。”

    只是不待袁崇焕说话,屠师爷却是按捺不住,跪地喊道:“屠某是被这袁崇焕胁迫的,学生知道他所有的不法事,愿意坦白交待,望各位大人从宽发落!”

    袁崇焕心知无幸,也不阻止,只是冷笑着看着屠师爷道:“现在求饶?早你干什么去了?聪明点儿的,痛快地自我了断更好。”

    一直不说话的朱刚闻言却是笑了笑,走上前去,一拳打在袁崇焕的脸上,待其偏头之时,又一手薅住袁崇焕的头发,一手捏住下巴,只听得呵哒一声轻响,袁崇焕的下巴便被脱了臼。接着又是如法炮制,将屠师爷的下巴也给脱了臼之后,朱刚这才轻声笑道:“你们真当老子不存在?他娘的,锦衣卫的大爷不想让你死,你死就不行!”

    被这些人弄的有些糊涂的毛文龙这才问道:“孙阁老,崔部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孙承宗闻言,却是老脸一红,毕竟自己的学生干出了这般狗屁倒灶的事儿,自己面上着实无光。颇感失了面子的孙承宗便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以眼光示意崔呈秀回答。

    崔呈秀见状,便说道:“毛大将军以为本官此来辽东只是为了迎接婉妃娘娘?”

    毛文龙好奇道:“莫非跟袁都督有关?”

    崔呈秀道:“狗屁的袁都督。他干的那些破事儿,天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之所以派他来辽东,不过是还有点儿用处罢了。只是不曾想,这狗东西竟然勾结建奴,想要加害于你。圣天子这才把崔某和孙阁老给派来了辽东。”

    毛文龙闻言,便没有再问,既然崔兵部说天子派他来辽东还有别的用处,那就一定是有别的用处,自己只是东江大将军,管不到辽东那么多,许多事儿还是不问的好。

    见毛文龙不再问,崔呈秀便对朱刚道:“都拿下了。稍后让你家熊大人先护送婉妃娘娘返京,这狗东西你带着随本官一同返京。只一点,路上不能让他死了,圣上可是要活的。”

    朱刚却是咧嘴笑道:“成。这事儿您放心。”

    就在辽东这边儿发生了这等变故之时,建奴的伪京沈阳城里,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宁完我最近确实挺高兴。自从范文程那个家伙被明朝的蛮子皇帝给铸成了跪像,自己在主子心里的地位那是直线上升啊。

    当然,自己可比范文程高明多了。范文程那傻东西走惯了小胡同抄近路,这才给了明朝的锦衣卫鹰犬们可趁之机,自己可不抄近路。放着好好的官道上人多的地方不走,抄近道,多危险不是?

    可是有句老话说的好,阎王要人三更死,认证能留人到五更?就在这一天,宁完我从建奴伪宫中出来返回家中的路上,路边的几个小贩突然就将菜摊子掀了,也不管附近的人群会不会被误伤或者误杀,只管抽出燧发火铳便射向了宁完我的车队。

    等到几个宁完我的卫死的差不多了,七八个小贩便一拥而上,抽刀便是一阵乱砍。可怜一代汉奸,还没有实现自己辅佐主子完成入主中原的大业,便被人剁成了一堆的碎肉。

    剁完之后,七八个小贩便立即混入了混乱的人群之中,就此不知去向。待到附近巡逻的建奴兵丁赶过来的时候,只留下了满地的尸体和被误伤的人群。

    接到宁完我被人在路上给宰了的消息,黄台吉几乎被气疯了。先是范文程被人弄去铸成了跪像,这个倒也没什么,接着就是鲍承先那狗东西也没了音讯,连带着岳托也不知所踪,估计也是折在了蛮子锦衣卫的手里。

    等到鳌拜也被人砍断一只手回来后,接着就是宁完我这狗奴才,十分干脆地被人砍死在了街上。自打蛮子的新皇帝登基之后,自己用惯了的几个奴才几乎先后死光。黄台吉甚至开始怀疑,难道说蛮子皇帝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主?

    黄台吉摇了摇头,将这个可笑的想法晃出了脑袋。怎么可能,明明自己才是天命之人,将来也一定要入主中原,到时候再替这几个狗奴才报仇罢。

    黄台吉很生气,毕竟脸被人打了,疼的很,命人大索沈阳的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冤枉致死。担任着沈阳锦衣卫同知的楼诚也在生气。

    暴怒之下的楼诚一边用鞭子抽着刘老四,一边喝骂:“王八蛋,你擅自行动,还有理了?”

    刘老四被抽的满地打滚,却嘴硬道:“卑职擅自劫杀宁完我有错,可是卑职也不是为了自己!那狗汉奸知道大多我大明的情况,若是不及早除了去,早晚成心腹大患!”

    楼诚却是怒喝道:“屁的心腹大患!若你个狗东西是派人暗杀,倒也罢了,可是你倒好,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就把人给剁成了肉馅!现在你看看,黄台吉小儿大索沈阳城,咱们锦衣卫折了多少兄弟在里面?王八蛋,你若是早知会一声,老子能让你这么莽撞行事?!”

    兀自不解气的楼气手上又加了两分力气,骂道:“眼看着这四五个兄弟是回不来了,老子抽死你,替他们报仇!”刘老四闻言,再也没有一丝的嘴硬,便是身上被抽的再疼,都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楼诚抽的累了,将鞭子一扔,骂道:“你给老子等着,你杀了宁完我的功劳,老子给你报上去。可是你害得几个兄弟被建奴捉去的过失,老子也给你报上去。究竟如何,你等着指挥使许大人的处置罢!”

    咳咳,推荐一本书。属于和暴君同组作者的书《盛汉》,书没看,简介很荡漾。据作者说是会穿越多个世界,但是主体是三国。喜欢三国那段历史的亲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