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三十九章 通远堡城下鏊兵

    通远堡的守将佟守越很头疼,一大清早的被人从被窝里拉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太操蛋了。

    毛文龙这狗日的不知道抽了什么疯,今天一大早儿的带着大军跑来通远堡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说,还他娘的大摇大摆的在关下叫阵,全然不顾堡里已经点燃了狼烟示警,莫非真的有甚么底气,不怕被大金的大军给围剿?

    只是头疼归头疼,但是毛文龙的叫阵,却不能不理会。毕竟老汗以前发下来的兵书《三国演义》里可是写过的,两军阵前要斗将的,如今不兴斗将,但是也不能认怂不是。

    毛文龙眼看守将佟守越站在了通远堡的城头上,一勒马缰,挥鞭指向佟守越,喝道:“狗建奴,若是开关投降,老子饶你不死。若不然,待城破之后,你且等着满城之中,鸡犬不留!”

    佟守越却是被毛文龙的狂妄自大给气笑了,这通远堡身为辽阳、本溪一带的门户要塞,本就有不少的守军,加上狼烟一燃,左右不过是两日的时间,援军便可蜂拥而至,这毛文龙哪儿来的信心能打破通远堡?

    虽然自信别说是两日,便是两个月也能守得住,佟守越却是毫不大意。三国里可是说过了,诸葛一生用兵不败,惟谨慎布局。再次命人去检查确认了城防没有问题后,佟守越喝道:“毛文龙,原本你在东江,与俺们这里可是进水不犯河水,你跑来这里,可不是活的腻味了?待我大金天兵一至,只怕你立为齑粉!”

    听着通远堡守将佟守越不伦不类地学着三国演义里边儿的说话方式,毛文龙干脆也笑道:“既然如此,某便与你打个赌赛,你可敢应下?”

    佟守越好奇地问道:“你且说来听听。”

    毛文龙道:“你我都是带兵之人,你通远堡被围,建奴要来救援,从辽阳来的援军最快也需要明天下午日落之前才能赶到,因此,某与你赌,明日下午日落之前,某能破了你这通远堡。”

    佟守越却是不屑地道:“这又有甚么好赌的?且待你破了堡子再说罢。”

    毛文龙道:“好奴才,先不慌着拒绝嘛。若是明日下午日落前,某能破了你这堡子,你且带着堡子中的人老实归降我大明,再替某招降了左近的连山关,某绝不乱杀无辜,否则,便是鸡犬不留的局面。若某破不了你这堡子,你看看某身后这些粮草,还有兵器甚么的,某都扔下给你,自己逃命回东江,如何?”

    佟守越虽然脑子里只有一根筋,却不是傻,当即讥笑道:“狗蛮子,你当老子傻?你破了堡子,这堡子的下场绝对好不过辽阳城去。若是你破不了堡子,我大金天兵到时,便是你逃命之时,你又如何带得了这许多东西?到时候不还是老子的?”

    眼见着佟守越油盐不进,毛文龙恼羞成怒之下,当即便挥军攻城。

    通远堡身为辽阳和本溪的门户之地,里边儿足有接近三千的守军,至于守城用的擂木,滚石一类的,足足够上万人用上三五天了,更别说这区区三千来人了。更何况,里面还有不少的包衣阿哈,让这些人再去熬制一些金汁来用,整个通远堡不说稳如泰山,反正稳如棋盘山是没甚么问题的。

    只是毛文龙此来,原本便是昼伏夜出,所带的攻城器械自然是没有那么充足。附近的树木什么的倒是不少,可是临时去赶制,只怕还没有造好,建奴的援军便能赶到了,到时候还不是白白扔下便宜了建奴。

    眼见从早到午,又从午到晚,一个小小的通远堡仍然拿不下来,毛文龙恨恨地将攻城不力的盟军将军抽了几鞭子,赶到一旁后,才对着通远堡的城头上喝道:“你且等着,明日便要你好看!”

    佟守越却是哈哈大笑道:“汉狗,你不是说要破城么?爷爷就在这儿,你倒是来啊!”由于守城时发现明军的攻击根本没有甚么用,甚至是堪称软弱无力,各个明军都是胆小怕死,没有一个人敢争向前锋,个个都是见了凶险就躲,心中不屑的佟守越却是连毛文龙的名字都不再称呼,干脆直接称呼为汉狗了。

    毛文龙恨恨地对身边的明军将领道:“仲明,明日,明日一定要拿下这通远堡!老子要活剐了那狗建奴!”

    那明军将领道:“大将军放心,明日里末将亲自带兵攻城,一定拿下通远堡。”

    至此便是两家休兵罢战。只毛文龙阴损惯了,便是夜晚,也是不停地派人前往通远堡的城墙之下擂鼓放火,不管有用没有用,反正就是不让通远堡的人能休息好。

    及至第二天天亮,待用过饭后,毛文龙又一次来到通远堡城墙之下,被毛文龙称为仲明的明军将领果真是亲自挥军攻城,自己带着亲后押后督战。

    这么一来,守城的佟守越却是感觉压力倍增。现在攻城的明军根本就不像昨日一样软弱无力,仿佛食用了鹿血一般,一个个嗷嗷叫着蚁附攻城,浑然不在乎生死。

    毕竟是毛文龙带的人多,佟守越手上可以用来守城的兵力比较好,甚至于连比较强壮的包衣阿哈们都被拉上来守城了,可是伤亡依然是逐步增大。佟守越也越来越焦急,这些狗日的明军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全然不像是昨天一样贪生怕死,宛若换了一批人一样。

    突然想起来什么的佟守越突然拿起好不容易弄到手,平时里宝贝的不行的千里镜向着西北方向望去。却见两条土龙由远及近,滚滚而来。佟守越心中大喜。原来不是明军不怕死了,而是想在援军到来前能够破城,否则若是到了中午,只怕这毛文龙想走也走不了了。心中大定的佟守越干脆命人传令,放松一部分城防,给明军一种城就要破的假象,诱使明军攻城。

    及至接近中午的时候,建奴的援军已经是肉眼可见,毛文龙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若是就此撤退,很有可能被建奴衔尾追杀,惟一的一丝希望,便是赶在建奴援军起来前能够破城,依城而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