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四十章 肘腋生变须臾间

    及至下午将近,远处滚滚而来的土龙已经肉眼可见,便是明军一方,也早已看到。

    此时毛文龙即便想要退走,也已经走不了了。心下大定的佟守越在城头上看得清楚,毛文龙已经开始略显焦急,胯下的战马也在不安地踱着步子。急切间破城不得,欲退亦不得的毛文龙干脆也不安排大军休息吃饭,只一个劲儿地催促大军攻城。即便是被他称呼为仲明的心腹爱将,亦是被抽了几鞭子。

    心中已经底气十足的佟守越看的分明,这些汉狗分明已经无路可走,唯有拼死一搏,才有一丝生的希望。心中大喜的佟守越此时也不玩什么风筝战术了,直接命人去传令,大肆宣扬援军已至,要把明朝蛮子的攻城大军给打下去。

    果然,得到援军将至的消息的建奴守军大喜过望,趁着明军攻势受挫的当口,一鼓作气,将明军赶下了城头。

    眼见城头上已经再没有一个明军,佟守越却是直接向毛文龙喝道:“狗蛮子,你还说要拿下老子的通远堡,现在你拿一个给爷爷看看啊!”

    毛文龙的脸色几乎能拧出水来,突然间却是抄起马鞭,劈头盖脸地抽向了回来复命的那个叫做仲明的心腹将领,一边儿抽一边儿喝骂:“老子抽死你个混账!你怎么答应老子的?现在建奴的援军马上就要来了,可是这通远堡呢?还在建奴手里!”

    那个被叫做仲明的将领却是一边儿尽量闪开要害,一边儿分辨道:“大将军,不是卑职不尽心,而是建奴守军也拼命了,他们不缺守城的器械,咱们却缺攻城的家伙事儿。依卑职之见,不如先行退去,改日再来就是了。”

    毛文龙充耳不闻,依旧一边儿抽一边儿骂:“你他娘的瞎了?耿仲明,睁开你的狗眼看一看,建奴的援军就要来了,走?现在往他娘的哪儿走?你倒是走一个给老子看看!”

    那耿仲明闻言,便看向了通远堡的后面。却见两条土龙滚滚而至,当即便脸色大变,颤声对毛文龙道:“大将军,看这情形,建奴的援军只怕不少,咱们该怎么办?要不然现在撤?”

    毛文龙又恨恨地看了一眼通远堡,恨声道:“撤?来不及了,告诉兄弟们,拿下了通远堡,咱们依险而守,还有一线生机,否则,今日就做了这建奴的刀下鬼,来日再找他们索命罢。”

    耿仲明却道:“大将军,莫如咱们先走?”

    毛文龙大怒,猛地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放屁!让老子扔下这许多兄弟们不管?须知道这些兄弟们都是老子从东江带过来的,带不回去,老子就得陪着他们!你要是贪生怕死,敢扔下袍泽自己一个人跑,老子就先把你军法从事!”

    一直注意着毛文龙这边儿情况的佟守越其实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毛文龙的怒吼声,大概也就是一些援军、拿下、跳跑、军法从事一类的几个词,不待佟守越将这几个词串联到一起,捋清楚其中的关系,就见城下的毛文龙与耿仲明上演了一出好戏。

    先是耿仲明怒喝一声,接着便在马合身扑向了毛文龙。毛文龙猝不及防之下,被耿仲明一下子便给扑倒在地,不等毛文龙身边的亲兵前去救援,就见耿仲明先从身上抽出一把解手刀,以刀刃抵住毛文龙的脖子,喝道:“都别动!要不然我先杀了大将军!”

    毛文龙的亲兵闻言想要向前去救援毛文龙,耿仲明的亲兵则纷纷挤到了耿仲明的身边,将之围的密不透风,两伙人皆是持刀在手,眼看着就是一场火并。

    耿仲明却是大喝一声:“住手!不想要大将军死的,都先住手!”接着又对自己的亲兵喝道:“都退后!都是自己兄弟,你们干什么!”

    眼见耿仲明的亲兵都向后退开,毛文龙的亲兵便也缓缓后退了一些,只是仍然不放开手中的兵刃。

    毛文龙此时才回过神来,喝骂道:“耿仲明!你个王八蛋想干什么?你在找死!待皇上知道了,定然要诛尽你九族!”

    耿仲明冷笑道:“大将军,不是卑职想要干什么,而是卑职不想就这么死了,卑职要给兄弟们找一条活路。”

    毛文龙道:“你狗日的说的好听,还不是降了建奴!”骂完,便直接对亲兵下令道:“杀了他!不要管我!”

    耿仲明却将手中的刀紧了一紧,对面的毛文龙的亲兵果然不再轻举妄动。耿仲明见状,便大声喊道:“大金国的大军就要过来了,兄弟们跟着毛文龙也是死路一条,不如咱们降了大金,还能求个荣华富贵!”

    见周围众多的明军都显得颇为迟疑,耿仲明却是大喜,只要不是直接操刀子来砍自己,那这事儿就算成了一半儿了。当即便胁持着毛文龙向通远堡下退去。

    待到了通远堡城下,耿仲明喊道:“某愿意弃暗投明!这毛文龙便是某献给大金汗的礼物!快快放开城门,让某进去!”

    佟守越却是个谨慎的,如何不知道有诈降这一说?虽然眼见了耿仲明与毛文龙的冲突,双方亲兵互相敌视的样子也不似作假,却唯恐有变,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对着城下喝道:“那明将!非是本将军不放你进来,只是城下明军众多,待我大金的兵马到了,再放你进关也不迟!到时候你也能高官得做,骏马得骑!”

    耿仲明有心想要立即进关,却一时不得进,心中越发地焦躁起来。幸好,不多时,建奴的援军便已经疾驰而至。

    建奴领兵的,是一个三十余岁的壮汉,率兵先围了明军,喝令明军放下手中的兵刃。

    耿仲明见状,赶紧喊道:“将军,某愿意投降!某抓到了活的毛文龙!”

    那建奴将领闻言,却是赶忙过来,见被胁持在耿仲明怀里的明军将领的服饰果然要高于耿仲明不少,却是大喜过望。冷不防毛文龙一口浓痰吐了过来,那将领一偏头,却是擦着耳朵飞了过去。

    建奴将领也不恼,只是嘿嘿笑道:“毛大将军?你也有今天?只是不知道我家大汗会怎么处置你?辽阳城的血债,你今儿个可得还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毛文龙,只一个劲儿地指挥兵马,收剿了明军的兵刃,将之分割包围后,这才来到城下,一把摘下头盔,向城上喊道:“给老子打开城门!”

    那建奴的援军将领虽然不认识,可是头上的金钱鼠尾辫却假不得假,佟守越当即大喜,立即大声道:“好!”说完,便一路小跑,准备打开城门,下去迎接。

    待到了城门下,那建奴将领看着小跑过来的佟守越,笑道:“今儿个好,发财了发财了。”

    佟守越陪笑道:“多亏了将军赶来及时,才拿下了毛文龙这个狗蛮子。此番将军定然是要加官进爵的了,卑职先恭喜将军大人!”

    建奴将领嘿嘿笑道:“好!说的不错,回头爷有好处,也少不了你的甜头儿。”

    佟守越闻言,大喜,又是一连串的吉祥话儿冒出,直将那建奴将领的马屁拍的十分舒服。

    待大军进城之后,那建奴领将这才对佟守越道:“让人将那汉狗和毛文龙蛮子都带过来,老子要再看看。”

    正有此意的佟守越当即便命人喊了耿仲明过来,见耿仲明一直用刀胁持着毛文龙,佟守越大喜,说道:“不错,你干的很好。”

    接着又骂毛文龙道:“狗蛮子,你今儿可是没能破了城,也没走得了!爷倒要看看,你还有甚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