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弄个汉语等级考试?

    虽然崇祯嘴上说着完颜玉卓,但是心中,却也是对完颜玉卓所说的草原强者为尊的理论颇为认同。

    从战国时期开始,中原的耕种民族和北方的游牧民族就互相看着不顺眼,颇有一些后世“你瞅啥!瞅你咋滴!”的意思,后果也如同上面这两句话在后世东北地区的威力一样,往往是一言不合就开干。

    战国时更为有意思的是,身为扛把子的周天子管不住自己家的小弟,各个堂口之间往往也是一言不合就开干,但是有一点儿却是让人欣慰不管这七个堂口之间怎么开片,只要有一家被北边儿的游牧社团怼了,那这七个堂口往往自觉休战,一致以耕种社团的马仔身份去怼游牧社团。

    到了文人口中的暴秦时期,继承了姬家整个耕种社团的赢老大倒是跟他的姓一样,在对北方游牧社团开片的过程中,可以说是把游牧社团按在地上摩擦。

    至于到了那个老流氓刘邦的时候,早期是被人家游牧社团摩擦的连自己家的姑娘都得送去和亲。当然,老刘家的流氓底子在那儿摆着,刘野猪同学仗着自己的爷爷和死鬼老爹留下的家底,派遣手下的两个双花红棍,也就是卫青和霍去病舅甥两个去怼匈奴,这两位倒也给刘野猪长脸,把游牧社团给按在地下狠狠地摩擦了一番。

    由于游牧社团组成的性质和农耕社团的组成性质不太一样,加上当时农耕社团也在宣扬游牧社团本来就是农耕社团家的一份子,所以社团里就有一部分堂口觉得不如干脆换个老大,跟着农耕社团的老大,也就是刘野猪同学混得了。

    在游牧社团呆久了的金日磾满脑子强者为尊的思想,因为觉得当时的刘野猪就是天上地下唯一的大佬,所以很干脆地跪舔不说,还卖完了自己卖子孙,堂堂的匈奴休屠王太子,就此成为了刘氏最最忠诚的走狗号称为刘氏流尽最后一滴血。

    由于金日磾比汉人还汉人的忠心表现,不仅刘野猪同学在死前托孤,而且在金日磾死后,更是被封为敬侯,陪葬茂陵一直陪着他的主子刘野猪同学了。

    至于金日磾的后人,在后来史上第一穿越者王莽同学篡汉时,更是舍生忘死的与王莽同学做斗争,乃至于最后受到王莽同学的迫害,一部分逃到山东文登的丛家砚,改金姓为丛,真正做到了比汉人还汉人,成为刘氏最后的忠犬。

    从上面金日磾这位休屠王太子及其后世子孙的表现来看,崇祯得出的结论就是草原上的游牧堂口都是属狗的,套上铁链子调教好了,比东林的那些正人君子还要可靠。

    再想想后世的美帝是怎么玩的?英语等级先搞出来,甚么托福雅思一类的,能搞的都给他搞上,甚么移民政策一类的,都是针对吸收精英人口所设,再大肆吹捧一下,说自己家的月亮是最圆的,自己家是滋油民煮的希望看看后世的兔子家有多少傻缺被洗脑,成为了滚着叽歪和带路党就知道这种套路有多好用了。

    总之,结合西汉老刘家调教匈奴的手段,再结合后世鹰酱的手段,伟大的崇祯皇帝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先搞出来一个汉语等级考试系统。

    四级的就按能读唐诗三百首来算,六级的就要能读经史子集,尤其是被删改后的论语这种洗脑大杀器。至于汉于八级考试,崇祯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毕竟在大明朝,唱双杰伦的周截棍会被视为异端后果很可能是上火刑架。

    临幸完婉妃娘娘的崇祯越想越是念头越发通达,及至第二天,崇祯就很干脆地在朝会后诏见了施凤来和曹化淳,外加上一个被临时从诏狱里边儿提溜出来的温体仁。

    温体仁自从被关进诏诳,前前后后已经接近一个半月。曾经无数次想要动手砍了温体仁的崇祯皇帝最后还是没有动手。

    温体仁这个家伙的毛病很多,但是有一点儿却是崇祯颇为欣赏的真有本事,而且媚上。若不是在崇祯准备动一动山东孔家那些大爷们的前夕撞在了枪口上,崇祯根本就不会把温体仁怎么样。毕竟像温体仁这么听话儿的大臣才是妥妥的帝党,和甚么披着阉党皮的浙党楚党东林党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当然,既然现在把他给提溜出来了,崇祯也是准备把他拿来用一用,长时间在诏狱关着,花的是崇祯自己的钱,真要是一刀砍了,想找这么听话儿的大臣也不太容易,至于之前想要把温体仁给致仕的念头,早就被崇祯给扔一边儿去了……

    不过,放是放出来了,这鹰还是得熬上一熬,要不然总是有着自己的想法,想要放飞自我,崇祯还是不敢下定决定重心。

    待温体仁见过礼后,崇祯这才淡淡地开口道:“温大人最近在诏狱可好?”

    温体仁既然能混到首辅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是个傻的?既然皇帝不杀自己,还把自己给提溜了出来,那么自己就还是有用的。

    老奸巨滑,或者说人老成精的温体仁痛快无比地认罪道:“陛下圣明,罪臣罪该万死!罪臣不该听信小人谗言,此后自当事事以国事为先,为陛下效死。”

    崇祯也乐得配合演出君臣相得的戏码,当下笑道:“温爱卿何罪之有?罢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朕此番找了温爱卿来,却是有一事,要和温爱卿、施爱卿商议。”

    温体仁却是十分地光棍,干脆问道:“罪臣久在诏狱,不知朝中动向,不知陛下所言是何事?”

    唯独施凤来,此时却是不太开心。皇帝先把温体仁给放了出来,又先问温体仁的话,看样子这首辅的位置,自己是没得坐了,估计还得温体仁来。

    就在施凤来心中盘算之时,崇祯却是开口道:“朕有意学前汉一般,宣扬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原本是出自匈奴也就是说,都是淳维之后,与汉人本是一体,籍此收编一些游牧民族,以为骑兵。这事儿,朕要两位爱卿为朕参考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