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一百四十七章 斛斗秤度重厘定

    第二天的大朝会,整个大明朝的朝堂都会再次出现在朝堂上的温体仁给惊呆了。原本以为温体仁只要进了诏狱,别说再次高居庙堂了,便是能混上个告老归乡,都算他温体仁祖上积了八辈子德了!

    可是如今呢?温体仁不光出来了,而且出来后照样是人家的首辅。再联系下温体仁进了诏狱后孔家的待遇,如今又被放了出来,群臣心中却是暗骂温体仁不是东西,估计这家伙是把孔家给卖了才换得今天出来的罢?

    崇祯高坐龙椅之上,看着群臣望向温体仁的眼神不善,却是继续一副面瘫的表情,心中却是暗爽。你们都恨温体仁吧,你们不恨他,这家伙只怕还不能死心塌地的跟着朕走。

    连崇祯这样儿的政治小白都能看出来下面的群臣们望向温体仁的眼神不对劲,老狐狸一般的温体仁又如何看不出来?只是自己从诏狱出来后,已经回过家了。

    自己的这些同僚,若说是雪中送炭的,一个都没有,落井下石的,呵呵。不管是自己儿子求到哪一个的府上,不是打着太极,便是避而不见,反而是锦衣卫的鹰犬,受了皇帝指令,对自己一家多有看护人情冷暖,乃至于斯!

    已经认清楚这些同僚真面目,或者说早在意料之中的事儿就这么被自己摊上,温体仁的心中又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既然你们不仁,那就别怪老子不义。暗暗咬了咬牙的温体仁,此时再一次坚定了自己跟着崇祯一条道走到黑的决定,至于你们这些渣渣,只要老子圣眷不失,你们都给老子等着!

    既然决定把自己卖给崇祯了,温体仁也放下了心中的负担,在王承恩喊出“有事早奏,无事退朝”之后,温体仁便坦荡荡地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崇祯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淡淡地道:“讲。”

    温体仁先是躬身行礼,接着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当今大明的度量规制混乱,当由朝廷进行统一,以便于民间使用。唯有度量统一,天下百姓交流才会方便。”

    崇祯唔了一声后道:“详细说说看,都有哪些混乱,又有哪些需要统一。”

    温体仁道:“启奏陛下,便是以重量为例,升斗之间,有大斗,有小斗,民间多见者为大斗进,小斗出,与民不便。再以长度为例,三尺一丈乃是千年旧例,然而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依旧是与民不便。”

    “臣以为,强秦强汉,其强者,必是先从度量从一,书同文,车同轨,而后国人上下如一,如此方才傲视宇内。如今旧制使用,已有千年,当革新之,使之更为精准。”

    崇祯还是嗯了一声,对工部尚书薛凤翔道:“薛爱卿以为如何?”

    薛凤翔躬身道:“臣愚钝,附议温大人所言。”

    崇祯见薛凤翔甩锅甩的干净,却也不为己甚,只是淡淡地道:“既然如此,便由薛爱卿的工部主持此事,重新厘定度量规制。”

    薛凤翔躬身应道:“臣,遵旨。臣愚钝,望陛下示下,度量规制以何为准?”

    崇祯很想告诉他那些米,分米,厘米,毫米的单位,想想也不太现实,便接着向温体仁道:“温爱卿以为如何?”

    温体仁知道用着自己的时候到了,当下便挺身而出,奏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民间多以十六为进,或以三为进,其多有不变,莫若以十为进,以十分为一寸,十寸为一丈,量具亦如此,以十两为一斤。”

    听着温体仁这番话,明知道这是崇祯皇帝的意思,薛凤翔仍然忍不住驳道:“启奏陛下,臣以为温大人所言不妥。”

    崇祯依旧是唔了一声,问道:“有何不妥?”

    躬身道:“启奏陛下,依成化年间定例,五斗为一斛,若如今信温大人所言,当则是十斗为一斛,其于民间,不便者更甚于前。”

    温体仁却是开口道:“若如薛大人所言,即以权衡器为例,此物现有万历年间所制的二十两和六十两的两种规制,民间使用二十两或者六十两,究竟便是不便?再者以斛为例,故宋之末改十升一斗,五斗为一斛,二斛为一石,如此不也是变来变去?”

    见薛凤翔无言,温体仁接着道:“若是讲究祖制,温某想问问薛大人,太祖洪武元年便令铸造铁斛斗升,付户部收粮,用以校勘,仍降其式于天下,令兵马司并管市司,三日一次较勘街市斛斗秤尺,并依时估定其物价。这话薛大人是知道的罢?”

    薛凤翔却是蛋疼无比,这话自己说知道还是不知道?自己说不知道,显示是扯蛋,不说这是当面欺君,光是自己这个官是怎么当上来的,只怕都有人要问一问了。若是说自己知道,自己都能想到温体仁下面的话是什么玩意儿。

    果不其然,温体仁也不待薛凤翔答话,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景泰二年、正德元年、嘉靖八年,皆令工部制造斛斗秤度,分给各司监收内府银科道官及内外各衙门,以保证量值统一,凡私造斛斗秤度者依律问罪,知而不揭发者事发一体究问,这也是写在了大明律之中的,你薛大人也是知道的罢?”

    崇祯却是心中卧槽了一声。自己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出规定。早知道的话早他娘拿出来怼人了。大斗进小斗出是怎么来的?若都是官府统一的规制,又怎么可能出现大斗小斗的情况?看起来,民间私造的情况,根本就他娘的没止住过!

    心中不爽地崇祯不待薛凤翔开口,便直接道:“好了,都不要争了。此事以工部牵头,会同户部,朕亦会命徐光启地皇家学院配合,参与东西度量,重新厘定,不论是何度量,皆以十为进。重命其名与此前定制不同,以免百姓将之混乱。”

    等到薛凤翔无可奈何地应是后,崇祯接着道:“其令,工部厘定斛斗秤度后,明发天下,各地官府之中,务必有斛斗秤度之量具,供百姓核验,若再有私造斛斗秤度量具者,玩甚么大斗进小斗出的把戏坑害百姓,不论是谁,皆抄家问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