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五百六十章 奴才必不负陛下厚望!

    乌思藏宣慰思和朵甘思宣慰司这两个地方,换成后世的名字难免就会出一些问题,比如很有可能会遭到河蟹神兽的降维打击。 小 说    .

    但是在大明,这两个地方也就是两个普普通通的地方,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降维打击的问题。

    理论上来说,直接调动当地和附近的大明卫所前去清场也不是不行,只不过这两个地方有些不可描述的存在,让崇祯皇帝一直心有顾虑。

    正好阿敏和莽古尔泰跳了出来,把这两个后世的主子爷给调过去处理那些不可描述的存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毕竟都是主子嘛,奴才们还是不要参与这些破事儿的好。

    阿敏和莽古尔泰在接到五军都督府调令的时候是懵逼的。

    原本两个人想着的是带兵北上奴尔干都司去彻底怼死多尔衮,或者把多尔衮再赶往更北一些的方向。

    但是没曾想,五军都督府的调令根本就不是让两人带兵北上,而是命令两人带着正蓝旗和镶蓝旗经由好陈察哈尔西进,到凉卫卫之后再行南下。

    而且还不是一路直行南下,中间还要在察哈尔部南下,两个人带着几个亲兵入京面圣,之后还要在河套袄儿都司那里停留驻扎整训,为期三个月的集训期过后才能正式装备上火铳和火炮,然后携带这些装备南下赞善王驻地。

    大明在朵甘思宣慰司那里一共册封了八个王,分别是大宝法王大乘法王大慈法王和阐化王护教王赞善王辅教王阐教王。

    众封多建而统驭于朝廷的政策,在嘉靖年间来说都算是比较到位的,无论是法王还是地方王,都是受朝廷册封的,两个地区也算是比较稳定。

    但是后来,这两个地方的管理就慢慢的变了味了。

    倒不是法王和地方王开始作妖,而是和硕特汗国趁着大明没有精力顾着这边的时候开始作妖了。

    换言之,乌思藏宣慰司和朵甘思宣慰司虽然还在大明的治下,但是对于之前建奴在东边搞事情,万历年间又忙着三大征而无暇西顾,这两个地方实际上等于是接受了和硕特汗国的统治,表面上则是挂了一层大明属地的皮。

    如果是其他的皇帝,多半也就算了反正地方还是大明的,本来就没有多少税收的破地方暂时随他去,先搞定了其他的问题再说。

    但是对于穿越过来的崇祯皇帝来说,这两个地方不彻底的握在手里就算是失败。

    难道还等着这些家伙们开始闹事了再开始处置?

    尤其是现在遍天下都找不到一个敢跟崇祯皇帝说个不字儿的大小国家,这种在地图上显得极为碍眼的存在就让崇祯皇帝无法忍受了。

    没说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直接让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家伙去怼和硕特汗国就是了。

    反正这两个家伙的正蓝旗和镶蓝旗大部分兵力也都是骑兵,用来对付和硕特汗国这样儿的对手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至于说给这两个家伙装备上火铳和火炮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的问题,崇祯皇帝就更不担心了。

    后世都他娘的快要凉了,这些败家玩意也没想着大力发展枪炮,连士兵的训练都不到位,现在给他们用用怎么了?

    而且不管是火铳还是火炮,都是极为依赖后勤的存在炮弹和火铳弹丸停止供应之后,这些玩意还不见得有刀剑更有杀伤力一些,就算是比烧火棍也强不到哪儿去。

    一旦阿敏和莽古尔泰这两个家伙有异心,直接断掉后勤供应,他们还能翻出多大的浪花出来?

    阿敏和莽古尔泰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两个人还有能走进大明京城的那一天。

    上一次来京城是跟着脑子抽疯的黄台吉来的,后来的下场不用多说了,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这些词就是为了那一次而准备的。

    这一次受到崇祯皇帝的旨意和五军都督府的调令,反而正大光明的进了京城,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对于入京之后的一系列流程,在入京之前就已经有专人讲过了,连入宫觐见崇祯皇帝的礼仪也有专门的太监过来教导过了。

    但是当两个人走进京城之后,还是忍不住被京城的繁华给惊呆了。

    原本在辽东的时候,沈阳做为建奴的都城,已经堪称是辽东第一大城了,就算是比之原来的辽阳城都差不到哪儿去。

    但是跟大明的京城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下与地下的差距。

    这种感觉,到两个入宫面圣的时候就达到了顶峰。

    紫禁城,这个大明帝国的心脏之所在,不像是大明宫和阿房宫一般占地无数,也不像是宋朝赵家的宫殿一般小巧玲珑。

    从伪元之时的大都城到成祖皇帝定都北京,紫禁城历经数百年的完善与扩建,不须看红墙,不须看碧玉琉璃瓦,只需要站在宫门前,便能体验到那种庄严与肃穆。

    大朝会的时间比较早,有资格参与的五品官员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宫门前,等待着宫门大开的那一刻。

    阿敏和莽古尔泰身着二品武官服,跟着五军都督府的大头子朱纯臣身后,老老实实的一言不发,连大气都不敢喘。

    如果是在沈阳,宫门算得了什么,就算是在黄台吉的殿中,两个人吵吵闹闹的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硬顶黄台吉的事儿也不是没有干过。

    但是站在紫禁城的宫门前,再想想沈阳的那座伪宫,阿敏和莽古尔泰心中升起的只有可笑两个字。

    实在是太可笑了,荧火岂堪与皓月争辉?

    “啪”的一声鞭响,宫门处便传来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特意没有上油的宫门慢慢的大开。

    原本还在三三两两闲聊着的文武官员们皆是屏气凝神,排好了队列之后依次向着宫门内而去。

    从宫门到乾清宫的位置不近,一路之上尽是锦衣卫的大汉将军戴甲执枪而立,目光平视着前方,视文武百官如无物。

    但是阿敏和莽古尔泰心里清楚,别看这些大汉将军们跟摆设一样,可是一旦有人有任何异动,这些人手中的长枪就会毫不犹豫的戳下来,将人死死的钉在地上。

    除此之外,这坐皇宫里面的防卫也必然达到了一种可怕或者说变态的地步。

    到了乾清宫,群臣们鱼列而入,整理好了队伍之后,崇祯皇帝才在王承恩和方正化的陪伴下来到了殿中。

    崇祯皇帝走到龙椅之前,王承恩便扯着嗓子喊道:“陛下临朝,百官跪拜!”

    中气十足的声音回荡在殿中,百官们则是呼啦啦的跪倒一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礼毕,崇祯皇帝这才伸手虚扶道:“众爱卿平身。”

    随着王承恩那一声“百官有事早奏,无事退朝”的声音响起,温体仁身为内阁扛把子,当下便出班奏道:“启奏陛下,礼部与兵部接到辅教王的求救书信,请陛下御览。”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吩咐道:“呈上来。”

    王承恩躬身应了,从御阶之上下去,走到温体仁跟前后接过了奏章,转呈给了崇祯皇帝。

    跟在朱纯臣身后的阿敏和莽古尔泰暗中对视了一眼,暗道一声来了。

    自己两人接到崇祯皇帝的旨意和五军都督府的调令,时间大概在半个月之前,可是直到今天两人上朝,朝廷才接到辅教王的求救书信?

    这种事儿可能么?想想都知道其实必然有问题。

    影帝附体的崇祯皇帝展开奏章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之后便将奏章掷于地下,怒道:“和硕特汗欺朕太甚!”

    朱纯臣身为大明五军都督府的扛把子,当下便出班躬身道:“启奏陛下,臣五军都督府同样接到了辅教王的求救书信。

    臣以为,和硕特汗国不臣,当起大军伐之!”

    崇祯皇帝干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佛朗机人侵占我大明吕宋故地,朕遣南海舰队伐之,一战而灭;荷兰人侵我台湾,朕遣东海舰队代之,一战而灭,夺其巴达维亚之地。

    今和硕特汗国不思报效,罔顾天恩,我大明自然要为辅教王等我大明臣子讨回一个公道!”

    一番怒喝之后,崇祯皇帝又将目光转向了朱纯臣:“成国公以为当遣何处大军以伐之?”

    朱纯臣闻言,躬身道:“启奏陛下,建州都指挥使爱新觉罗阿敏与泰宁卫都指挥使爱新觉罗莽古尔泰,可堪大任!”

    崇祯皇帝哦了一声后道:“阿敏与莽古尔泰何在?”

    该配合你的演出,我们尽力!

    阿敏与莽古尔泰当下便学着朱纯臣的样子,一起出班奏道:“奴才在!”

    一紧张,阿敏和莽古尔泰连最为熟悉的奴才两个字都冒出来了,至于宫中太监所教导的臣这个说法,早就忘到了脑后。

    王承恩的脸上一阵抽搐。

    看起来教导这两个混帐东西的小太监没有尽心,以至于这两个混帐东西连奴才两个字都冒了出来,万一惹得陛下大怒,这事儿必须得有人顶着!

    出乎于王承恩的预料,崇祯皇帝先是一愣,转而又呵呵笑道:“朕命两位爱卿率正蓝旗与镶蓝旗讨伐不臣,两位爱卿可有信心?”

    阿敏和莽古尔泰闻言,当即便单膝跪地,抱拳顿首道:“奴才必不负陛下厚望,定当提和硕特汗人头来见!”

    崇祯皇帝伸手虚扶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平身罢。朕给谁的,就是谁的,朕不给,谁也不能抢。和硕汗国不敬天朝,自寻死路,一切就交给两位爱卿了。”

    阿敏和莽古尔泰再次行礼之后才站了起来。

    崇祯皇帝这番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和硕特汗国这下子算是彻底完犊子了。

    而崇祯皇帝话里对于自己两人的敲打,阿敏和莽古尔泰也是心知肚明。

    敲打归敲打,像自己两个这样儿先阴了原先的主子又投降过来的,换成谁都得好生敲打一番。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想,只要自己两个人心里不起什么其他的妖蛾子,像崇祯皇帝这样儿的雄主也不会对自己两个人下手。

    无他,看不上眼而已。

    等到阿敏和莽古尔泰回到了朱纯臣身后的队伍之中,崇祯皇帝又接着道:“诸位爱卿,可还有其他事情么?”

    温体仁出班道:“启奏陛下,如今我大明各地预备仓与常平仓皆已完备,然两京、山东、河南、陕西、山西诸地,预备仓已空,常平仓中粮食消耗过半。”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没有直接理会温体仁的问题,反而问道:“新明岛那边,现在如何了?”

    崇祯皇帝原本想的是新明岛那边会不会运了些粮食过来,自己再从别的地方划拉一些,这粮食总归是够用的。

    但是事实很快打脸崇祯皇帝早就把新明岛给忘到了一边,原本负责在新明岛与大明之间转运物资的南海舰队现在忙着在非洲跟黑叔叔们捉迷藏,根本就没什么顾得上新明岛。

    如果不是这几年的时间里,朱聿键等人在新明岛上玩了命的开荒种地,又加大了对于农民的扶植力度,新明岛自己的粮食够不够吃都会是个问题。

    而现在新明岛上堆积如山的煤炭已经成了朱聿键等人的心病没有人转运,单靠新明岛上的那几艘破船,运到下辈子也别想运完。

    至于崇祯皇帝后来搞出来的交通部,现在更是专注于陆地上面的问题,对于海上的交通运输根本就插不上手。

    原因很简单,大明造船方面都在向着新式的福船战舰使劲,根本就顾不上运输船的建造。

    交通部尚书张瑞图对此早就心生不满了照这样儿下去,以后皇帝陛下怪罪下来,板子肯定会落在自己身上。

    而几次上书给崇祯皇帝,却又如同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个回信。

    听完张瑞图的抱怨,崇祯皇帝才开口道:“既然如此,便于登莱择地再建船厂,一应事务与人员配置,皆归交通部自理。”

    话说,自己这么才时间不管不问朱聿键那几个渣渣,他们是不是该乐的飞上天了?

    还有上次在南京就决定了再找几个藩王出来坑一波,是不是也该提上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