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天煌贵胄

第六百八十四章 皇帝有些睚……

    施凤来的精神明显一振。

    为人臣者,能到自己这个份上,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纵然没能位列首辅又能如何?

    大明臣挂掉的大臣多了去了,可是真正能让崇祯皇帝亲往探望的,除了之前的英国公张惟贤,可就咱施某人一个啦。

    可是,英国公张惟贤的情况,跟自己又不一样。

    当今皇帝对于英国公一系的看重和信任,天下人只要不是瞎子的,就都能看的出来,老英国公也是为国戎马征战一生,故去之前得到皇帝的探视也算是应有之意。

    可是,崇祯皇帝对于文臣的态度不算太好,同样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如此一来,就更显得崇祯皇帝来九州岛的难得了。

    打起精神后,施凤来才喘着道:“命人为陛下准备行宫,老夫,老夫要亲往码头上去迎驾!”

    沈颢扶住了想要起身的施凤来,笑道:“施阁老未免太过心急了些,陛下只是命人传信过来,却也不是现在已经到了码头,估计也需要一些时间?”

    见沈颢的目光投向了自己,朱虎道:“按照北海舰队的行程来看,大概还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到九州岛。”

    施凤来这才停下了想要起身的动作,只是对沈颢道:“务必要安排好陛下的行宫,还有老夫之前交待给你的那边东西,一定不要忘记!”

    沈颢笑道:“施阁老放心便是,学生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只是陛下亲至,那些东西,施阁老何不面呈陛下?”

    施凤来道:“且看吧,倘若老夫真的能再撑上半个月,那便亲自呈给陛下,若是不能,可就有劳子明了。”

    沈颢心中一酸,却点头道:“阁老放心,学生一定不负所托!”

    施凤来点头致谢后,却又接着道:“既然陛下要来,那德川家来九州岛的事情,便要变一变了。”

    沈颢点头道:“施阁老的意思是?”

    施凤来道:“虽然陛下不曾直接说过,可是看的出来,咱们这位陛下,只怕是恨不得倭岛无人才好。

    虽然老夫不知道陛下为何会对于这倭国有如此之大的恨意,可是为人臣子者,自该替君上分忧。

    眼下大明四处征战,虽然没有全部抽空国内的兵力,也没有对百姓们的生计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可是影响却肯定是有的。

    倘若再开启倭国战场,你能想到会有什么样儿的后果吧?”

    沈颢点了点头,斟酌着道:“正如《阿房宫赋》之中所言,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陛下天纵奇才,如今几乎是将大明内部的所有矛盾全都转移到了征战和建设上面,使得大明内部得安稳休养,纵然看看天灾,却无流民产生,自然也就失去了祸乱的根源。

    只是,自古来可以马上得天下,却难以马上治天下。陛下此举未免有些太过于行险,且陛下在,则万事无忧,倘若一旦有不忍言之事发生,继承人又没有陛下这般的雄才大略,则是天下动荡必不可免,很有可能再现暴秦之事。”

    施凤来点了点头,道:“陛下比任何人看的都清楚,或者说,所有人都看的很清楚,却只有陛下敢横下心来行此险招。

    天下动荡的根源在什么?在于流民?可是,流民产生的根源在于什么?

    不还是失去了土地,吃不上饭?”

    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之后,施凤来才接着道:“朝堂诸公都看的明白,可是心里想着的却只有自己那一摊子。

    不好的,便是想着如何让自己能捞到更多的银子和土地,哪管百姓死活?

    倘若是好些的,也不过是抱着贼来我死便是的心态,可是,这恰恰是大明所不需要的。

    大明不怕贪官,陛下也不在意官员们是不是贪,陛下在意的是这些官员们能不能把事情办事,能不能让百姓吃上一口饱饭!

    可是啊,都看的清楚,却被白花花的银子迷了眼,连老夫和温阁老这样儿的,都能被那些正人君子们斥为阉党!

    真要是这么下去,我大明又能再撑几年?十年?二十年?

    天灾不断之下,大量的流民产生,能撑过二十年,就可以说是祖宗保佑了。”

    沈颢点头应是,接道:“施阁老所言极是,也正是陛下敢行此险招,才生生的为我大明续了命,延了寿。”

    想想崇祯皇帝自从登基之后干过的所有事情,连沈颢这个自认为胆子极大的家伙都有些不寒而栗。

    换成任何一个人处于当时崇祯皇帝的位置上,估计都会选择安抚朝臣,而不是依靠阉党和厂卫,直接清洗朝堂,更不会把建奴放进京城之外。

    可是崇祯皇帝偏偏就干了,而且还不避箭矢,亲自着甲登城督战,亲自率兵追击建奴,后来更是不断的开疆拓土,将整个大明的所有内部矛盾全部转化为对外的矛盾这种险招,几乎可以跟《三国演义》中的空城计相提并论,完全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玩法!

    施凤来点头应是,接着道:“如今大明的战场,尚且有好几处。

    辽东的建奴自不必多说,辽东虽平,可是莫卧儿以北那里还有残余的多尔衮所部,据说正在与更往北一些的毛蛮征战不休。

    莫卧儿之地虽平,可是在老夫看来,也不过是缓兵之计罢了,陛下总有一日会再起大军远征之,到时候又会如何?

    如今,陛下要亲来九州岛,却不知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我等又该如何应对?那些倭奴又会有何反应?”

    沈颢摇了摇头道:“学生也猜不透,陛下的想法,岂是他人可以随便能猜透的?

    只是正如施阁老所言,陛下对于倭奴似乎有一种不可对人言的恨意。

    以学生之见,纵然陛下有些小……有些睚……”

    想了想,沈颢还是没胆子说崇祯皇帝小心眼和睚眦必报,干脆换了个说法:“哪怕是因为之前的倭寇做乱,也差不多是百余年过去,陛下也未曾经历过倭乱,又如何会有这般大的恨意?”

    施凤来也是挠头:“老夫也猜不透。

    其实,老夫曾经与温阁老等人都商议过,只是确实猜不透陛下的恨意到底是从何而来别管是倭寇为乱,还是因为朝鲜和琉球,都有些说不过去?”

    沉吟了半晌之后,施凤来才接着道:“且不管陛下为何会这般的恨倭国的这些矮矬子,我等只要配合好陛下,将倭国尽收于囊中便是。

    只是,正如老夫方才所言,我大明不可再轻启战端,对于这倭国,只要钝刀子割肉,早晚一天能让其崩溃,到时候再取倭国,便易如反掌。”

    沈颢道:“如今福寿膏还有大量的盐,酒,都在注入倭国,倭国的银子却流入了大明,彻底掏空倭国也不过是个时间问题罢了。

    可是,话虽是这般说法,可是陛下究竟会怎么做,却是不好说的很?”

    施凤来苦笑道:“谁说不是呢?陛下行事便是这般,向来天马行空。

    对了,倭国使者那边,你且招待安顿好,还有那德川家光,只要他来,就要想办法让他多停留几日,最好是能让他觐见陛下!”

    沈颢有些迟疑的道:“让德川家光多停留些时日甚至于让他去觐见陛下倒是好说,可是陛下万一……”

    施凤来斩钉截铁的道:“那就让德川家光去死!

    正所谓蛇无头不行,倭国的实际掌控者德川家光一旦死掉,倭国估计要乱上一阵子,也好方便我大军踏平倭国,了了陛下的心愿!”

    沈颢也不禁有些汗颜德川家光的次子,应该就是下一任幕府大将军的德川家纲还在大明读书,操办者正是施凤来和任一真那个死太监。

    可是,施凤来对于要干掉极为尊敬他的德川家光,似乎没有一丁点儿的心理压力沈颢有些理解东林党的人为什么要斥责施凤来是阉党了。

    除了阉党的人之外,剩下的东林党人虽然不要脸,可是却不会像施凤来这样儿赤裸裸的把脸皮给扔掉……

    难道民间有句俗语,说是武大郎玩夜猫子,什么样的人玩什么样的鸟儿……

    ……

    德川家光的速度北不慢,在德川左卫门佐到了九州岛并且征得了沈颢的同意之后没几天时间,德川家光就到了九州岛,似乎德川家光已经早早的在九州岛之外等着了。

    实际上,德川家光还真就是在九州岛之外等着德川左卫门佐的消息,甚至于德川家光有十足的把握,沈颢会同意自己的要求。

    因为不光是自己与任一真那个死太监的交情不错,自己与施凤来的交情也是实打实的,甚至自己最看中的儿子德川家纲,也拜入了施凤来的门下,被安排去了大明的国子监读书学习。

    这么些的交情加在一起,德川家光有十足的把握可看望施凤来实际上,德川家光也是真的惦念着施凤来的身体情况,倒也没抱什么其他的心思。

    当德川家光到了九州岛总督府的时候,沈颢已经难得的出现在了九州岛总督府的门前了。

    德川家光向前走了两步,顿首示意道:“因为放心不下施老先生的身体状况,家光冒昧前来,打扰了!”

    沈颢哈哈笑道:“德川先生挂念施阁老的身体情况,沈某也替施阁老感到高兴,又何来冒昧之说?请!”

    随着沈颢向前行了两步后,德川家光忍不住道:“不知道施先生的身体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沈颢抹了抹眼角,叹息道:“只能说是时好时坏罢,若不是九州岛上有皇后娘娘派来的御医,再加上德川先生命人送来的那些药材,只怕施阁老当真就撑不过去了。”

    德川家光也叹息道:“鄙人一直仰慕施先生的学问风采,只是日本国中也有许多事务要处理,一时抽不出时间前来,甚为遗憾,如今家光终于有时间前来,施先生的身体情况却又不太好,当真令人遗憾至极啊!”

    沈颢笑了笑,开口道:“德川先生来的巧,这几天有件大喜事将至,施阁老的精神已经见好了一些,或许还能和德川先生多聊一会儿?”

    德川家光哦了一声,好奇的道:“不知道是什么样儿的喜事儿,竟能让施先生也是这般的开心不已?莫非是大明又打了什么胜仗啊?倘若如此,我日本上下,无不与有荣焉?”

    沈颢哈哈大笑道:“打了胜仗么,是肯定的事情,不奇怪。如今圣天子在位,我大明若是打不了胜仗才是奇闻,这也算不上什么大喜事。”

    德川家光这下子更好奇了,开口道:“愿闻其详?”

    沈颢笑眯眯的道:“这大喜事么,乃是我大明皇帝陛下将亲临九州岛来看望施阁老,施阁老的精神自然见好。”

    恍然大悟的德川家光抚掌叹道:“大明皇帝陛下竟然如此看中施先生,竟然要亲来看望,这确实是件天大的喜事!”

    口中不住的赞叹道,德川家光的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甚至于隐隐的有些不爽。

    对于中原文化有所了解,甚至于夹杂在第一批遣明使之中留学大明的德川家光,很清楚崇祯皇帝亲自来了九州岛会有什么样儿的后果就算是施凤来的身体能撑过去,崇祯皇帝亲来探望之后,施凤来也是非死不可了。

    随着沈颢向前行了几步之后,德川家光才看着总督府院子内的景色道:“果然不愧是天朝上国大匠所制,这总督府的气派当真将日本十之八九的建筑都压了下去,只怕惟有天王展下的王宫可与之相媲美。”

    沈颢却有些不以为然倭国这破地方能盖出什么好的建筑来?一个总督府就把你丫的给唬住了?真要是看看紫禁城,你丫的还不得以为到了神仙所居的世界?

    一边客套着,沈颢一边引着德川家光向着总督府后院行去,慢慢的就转到了施凤来的住处。

    一见到形容槁枯的施凤来,德川家光就惊道:“家光见过先生!先生何以成了这般模样?当初家光拜会先生之时,先生风采当真令家光折服的五体投地,如今?”

    PS:今天献祭《我真的长生不老》

    再PS:到今天为止,之前哄抬肉价的那些家伙们的奖品,已经邮出去了五十份,快要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