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助鬼为乐系统 左断手

第八一七章 试验品二号

    “你问这个干什么?”陈浩惊疑的看着小女孩。

    小女孩道:“我想学。”

    陈浩蹙眉:“你一个小孩子学什么刀?”

    小女孩看着陈浩:“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吗?”

    陈浩:……

    小女孩道:“看来不会,那我就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陈浩无言以对。

    这孩子,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早熟的有点可怕。

    “还有,奶奶让我相信你,你要怎么安排我?”小女孩看着陈浩继续追问,至始至终,她的脸色就没有变过,哪怕是见了奶奶的魂魄,也只是眼睛红。

    陈浩深吸一口气,不再把这小家伙当成孩子看待。

    “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吧?”

    小女孩淡定道:“知道。”

    陈浩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有什么看法吗?”

    小女孩撇了一眼陈浩:“呵呵。”

    陈浩傻眼。

    我问你,你呵毛线啊你。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要怎么安排我?”小女孩冷漠的追问。

    陈浩深深的看了小女孩一眼,这才道:“我会帮你讨回公道。”

    小女孩狐疑的看着陈浩,没说话。

    陈浩笑道:“信不信随你,不过我这个帮忙你或许无法理解,然后你也会遭遇你不敢想的事。”

    说完陈浩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女孩,眼神十分的玩味。

    才八岁,就已经成熟的过了分,或许这是生活造成。

    如果突然扭转,让你过上不可能的生活,你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陈浩意外的有些期待了。

    孩子就是孩子,可不能总摆一张冷面孔。

    看到陈浩的表情,小女孩忍不住缩了缩头,对陈浩有了几分警惕。

    第二天,小女孩终于放下,开始处理奶奶的后事。

    陈浩本想帮忙,可是小女孩拒绝了,倔强的自己一个人忙活,请的是最好的殡仪馆,酒宴却不多,就在隔壁酒家,只邀请了同楼邻居,免费招待,丧事办的是有条不紊。

    看小女孩这么能干,陈浩惊叹之余,也越发的好奇。这样一个女孩,要是得了气运钟灵,会有什么奇妙的变化呢?

    心中琢磨着,陈浩也没闲着,意念深入袖里乾坤,感知内中变化。

    朱梦熙被抓入袖里乾坤后,陈浩就没管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对朱梦熙,陈浩还是很重视的。

    毕竟关系着一个保命技能。

    意念扩散,笼罩整个袖里乾坤。

    对这个小空间而言,现在的陈浩并非主人,而是一个管理员。

    所以意念笼罩,陈浩并没有哪种如臂使指,掌控一切的感觉。

    感知下,被重新接纳进入大空间的和服小女孩,白雾,鬼灵巫,全部都乖巧的各自潜伏,似乎在修行。

    而咪咪不知道又怎么得罪白衣女子了,被打成了一坨,扔在空间角落。

    豆兵则巡着小河在巡逻,陈浩并没有给它配小兵,不过这货一丝不苟,一个人走出了一个队伍的感觉。

    嗯,不对,朱梦熙呢?

    陈浩反应过来,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魔盒。

    然后,陈浩傻眼了。

    朱梦熙的气息,正在魔盒内。

    这尼玛,白衣女子对朱梦熙下手了?

    可别整出幺蛾子啊,这是我的任务物品呢。

    念头一动,陈浩直接给白衣女子发出了询问的意念。

    白衣女子一如既往的高冷,和陈浩意念对峙,没有鸟他。

    陈浩大怒,直接给了信号。

    把朱梦熙放出来,否则这一次真不客气了。

    白衣女子终于给出了回应。

    “桥,换。”

    简单的两个字,意思很明显。

    陈浩皱眉:“你要的,是奈何桥吗?”

    白衣女子再次沉默,看着陈浩。

    陈浩那叫一个纠结。

    这女人,能急死人。

    不过你既然没反对,那就先弄一个给你看看。

    “好,我答应了,你先把朱梦熙弄出来,给我看看,确保它没出问题,我就去找。”

    白衣女子一招手,一道虚影从魔盒之中飞了出来,落下后,化作了朱梦熙。

    一现身,朱梦熙就屁颠屁颠的跑到白衣女子面前,献媚的道:“大姐头,您叫我有什么事?”

    白衣女子没说话,只是看着上面。

    朱梦熙似有所觉,可怜兮兮的喊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知道错了,大师放过我吧。”

    陈浩的声音响起:“朱梦熙,你知错了吗?”

    得到回应,朱梦熙激动道:“知错知错,大师饶命啊。”

    “那若本座让你放弃王朝霸业,你待如何?”

    “这不可能。”朱梦熙下意识的反驳。说完之后面色一变:“大师,其实也不是不行,可以商量嘛,你先放我出去行不行?”

    陈浩叹息,果然执念就是执念,难得消除啊。

    看来这个保命技能不好拿,还需从长计议。

    正想着,突然陈浩眉头一动,睁开眼睛,看向了门外。

    片刻后,陈浩咧嘴一笑,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陈浩就看到一辆大奔停在路边,一个穿着潮流的年轻男子下车,嘴里嚼着什么,似乎在打量这边的丧事,一脸的不情愿。

    看了年轻人几眼,陈浩手捏法决,一道流光飞出,从年轻人身上闪过,再次回到陈浩手中,化作一个光球。

    这光球内,有一道赤红色光芒流动,很微弱,细如发丝。

    看到赤红光芒,陈浩笑了。

    这是气运,属于年轻人,或者说属于年轻人分配到的他背后家族的气运。

    有了这份气运,年轻人会有很多机会,只要不作死,必能富贵一生。

    一旦气运被剥夺,那年轻人就废了一大半,弄不好,还会有祸事上身。

    截取了年轻人的气运后,陈浩没有停留,反手间,光球脱手而出。

    虽然能夺,却不可留,气运有归属,陈浩这样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即便是异数,也不能违背规则,那是属于人家的东西。

    就好像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陈浩借来看看,可以不还给主人,但一定要交给主人的至亲,不可自留。

    光球飞去,砸在了小女孩的身上,赤红光芒瞬间融入她的身体。

    看到这一幕,陈浩咧嘴一笑,试验品二号,成功上线。

    “走吧,我们去找你那个便宜父亲。”

    一个有趣的试验对象,让陈浩有些迫不及待了。

    漫步离去,徒步前行。

    陈浩不说话,小女孩也默不作声。

    公鸡黑猫仨自然更不会理会。

    走的不远,一辆车靠近,拦住了去路。

    这是一辆房车,车门打开,一个女孩,恭敬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