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绿茵人生 半世散人

第六卷 第七十七章 迷信

    当英格兰的大巴车驶入体育场的那一刻,仿佛两个世界的隔绝,无边的嘈杂变成了旗帜鲜明的隔空对抗,不用看马克勤就知道,看台上,一定已经是泾渭分明。

    那注定的战火纷飞,就像推演的一场战役,终于到达了它最重要的地方。

    也是该来的地方,奥林匹克体育场。

    “女王陛下驾到……”,莱因克尔崇敬的解说道,贵宾席上业已头发花白的英国女王正在两位王子的陪伴下边走边朝观众挥手致意。

    “还有足总官员,各界名流,贝克汉姆夫妇也来了,今天,我们将见证……”,威尔逊也高昂的说道,比赛尚未开始,他们却已胸藏烈火。

    无独有偶,意大利总统乔治也在此时坐上贵宾席,可惜对于很多球迷来说,他远远不如现在面临监禁的贝卢斯科尼有名气。

    “那是贝尔和他的女友,还有乔纳森,以及欧洲杯期间一直没有露面的伊萨贝拉,他们都来到了现场,还有马克的老队友亚昆塔……”

    “听说他现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明星……”

    莱因克尔和威尔逊卖力的介绍着贵宾席上的每一位嘉宾,来为这场世纪之战渲染气氛。

    而无数英格兰人的面前,也已经摆满了啤酒,无论他是在家里、还是酒吧,包括今天来现场的,现在,他们的焦点只有一个。

    那就是下面那块现在空空如也的草坪。

    白色的十字旗帜和意大利的三色旗在体育场看台上无风的飞舞,涂满了各自拥趸的面庞,那撕扯着的青筋暴露的呐喊,让场内的一切都在燃烧。

    “英格兰,勇往直前……”

    “意大利,哦哦,意大利……”

    夜幕此时早已覆盖了大地,整个基辅现在灯火通明,但这里,宛如白昼。

    时间不偏不倚的来到了晚上七点整,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英格兰的更衣室内,球员们忙碌却有有条不紊的更换着自己的装备,带着耳机的,沉默不语的,划十字祈祷的……

    透漏出来的,全都是肃杀!

    这是一场,输不得的比赛。

    “特里和阿什利呢?”,马上要热身了,内维尔忙着清点人数,却唯独没看到这俩人。

    费迪南德带着耳麦,也不知道他怎么听到的,竖起大拇指指了指身后,拐角走过一个过道就是洗手间,不言自明。

    “还不出来……”,内维尔皱眉担心的走了进去,以往紧张的闹肚子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这时候他俩要来一出,可就闹心了。

    “先别,等会我……”

    一进去内维尔目瞪口呆,两个人正各自端着凶器,不停的校准着枪口,对准一个小便池,只是,貌似,阿什利科尔好像有点紧张的尿不出来,这才耽误了这么久。

    看着憋的难受的特里,内维尔摇了摇头,默默地退了出来,他听说过切尔西更衣室的怪癖,或者说是球员的迷信也好,这时候任何不着调的事情都变得正经了很多。

    只要能让球员带着自信上场。

    连特里和阿什利科尔这俩老将都感觉到紧张了,可想而知现在英格兰的压力,这压力,源自国内无边的期待。

    他们渴望这个冠军,太久了。

    内维尔出来看着依旧各自忙碌但却明显沉闷了很多的球员,默默的在心里祈祷了一下上帝,然后和卡佩罗对视了一眼,给了一个没事的眼神。

    这时候,任何安慰都是不起作用的,只能靠球员自己去调整,卡佩罗不相信隔壁能比自己这边好多少,希望上场后能尽快的进入状态吧。

    ……

    “轰……”,炸响。

    “英格兰的球员出场热身了”,詹军喊道,一众白色鱼贯而出,当那熟悉的黑色头发出现在视野,分贝更上了一个台阶。

    “除了去争取奖杯,我没什么可说的,这也许是我执教生涯最重要的一场比赛,甚至,比世界杯还要重要”,卡佩罗趁这个时间简短的在通道接受了例行采访,就立马回到了更衣室,他只有为数不多的时间来准备开场布置。

    “呼”,也只有更衣室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以强硬著称的主帅才会摘下眼镜,露出自己疲惫的一面,他捏了捏眉心,来回踱着步子苦思开场策略……

    “意大利队也出来了,我们终于看到了皮尔洛和马总同场竞技的画面”,黄剑祥叫道,既激动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

    毕竟,那曾经的意大利联赛,小世界杯,布冯、马尔蒂尼、皮尔洛、皮耶罗、巴乔、雷科巴、罗纳尔多,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些。

    皮尔洛这个符号,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中场,如今能看到这种古典主义的继承人,却又能和现代足球结合的马克勤,恐怕只有资深的球迷,才能明白这种对决的意义。

    “当今足坛,后插上破门得分有两个现象级球员,一个是马总,一个是穆勒”,张陆说道,“这不是我说的,是足球皇帝贝肯鲍尔说的”

    “我想看看,马总今天是要和皮尔洛争夺中场控制权,还是发挥自己的长处打击皮尔洛的防守弱点,毕竟现在他还是英格兰的最强火力点”

    屏幕中绕着锥体和鲁尼正在行进间传球热身的马克勤面无表情,显得格外的专注,而对面的皮尔洛也同样如此。

    在这一刻,什么巴洛特利,注定要沦为陪衬,尽管他自己可能不愿意。

    《他的眼里只有皮尔洛!》

    赛前都灵体育报的版面整版都在报道他们俩之间的渊源,能被如今最火热的球星当做半个老师,意大利媒体自然尤有荣焉。

    皮尔洛从来没有被如此的推上风口浪尖过,在米兰,有卡卡,有因扎吉,在意大利,有托蒂,有卡萨诺,巴洛特利。

    他永远都是那个不是主角的主角,隐藏在幕后的统帅,而今天,他也少有的感觉到了一丝紧张,亦或是激动?

    只是他和马克勤一样,这些善于演算的中场大师们,把他们的情绪牢牢的埋藏在了心底。

    “我是个面瘫,嗯,一个美丽的面瘫,还有,我讨厌热身……”,熬完了热身的皮尔洛继续面无表情的往场下走去,只是,或许是下意识的,他开始寻找他的幸运女神。

    他们出来前德罗西和蒙托利沃就像抚摸自己的爱人肌肤一样抚摸自己球衣后背的号码,皮尔洛知道,他的队友也紧张了。

    那个马克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他一个采访,就把两队的大战拉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和七年前一样烦人。

    他欣赏马克并不代表他愿意看到他,因为一看到他,他就想起伊斯坦布尔,一想到伊斯坦布尔,他就要失眠,真他娘的。

    “呦吼……”,舍瓦嘭的一声打开了香槟,“搞什么?现在才半场!”,马尔蒂尼吼道!

    “有什么可吵的,反正赢定了!”,皮尔洛满不在意的说道!

    然后下半场他们手拉着手送给了对面一个奇迹,也送给了自己忘不掉的惨痛回忆。

    这就是他一直对那场失利久久无法释怀的原因,因为他纵容了提前庆祝!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不要走开,不要走开!”,詹军的话语更加的激昂,就像一个快要燃尽的火药桶。

    “不稍片刻,英格兰对阵意大利,2012年欧洲杯决赛,马总和皮尔洛两代中场大师的直接对话,马上就要开始了……”

    “英格兰队员走回了通道,马克还是一如既往的镇定,稍等片刻,我们就将看到最终决战的来临……”,莱因克尔喊道!

    伊萨贝拉下意识的抓紧了手掌,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剧烈,知道的越多,反而越紧张,同样紧张的,还有乔纳森。

    这个老人不知道是天热还是真的热,少见的失去了那种自信的风度,拿着手帕不停的擦着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那攀登的云梯,往往只有一条路一次机会,需要天时,地利。

    如果巴乔在94年夺冠,如果加斯科因在96年问鼎,如果罗纳尔多在98年功成。

    那一切都不一样的,这是日后无论多少次冠军都换不回来的,因为那是你的信徒一直相信你能统治世界,你做到了,便是做到了。

    做不到,这信仰便开始坍塌,便开始打折扣,所以马克勤知道,在后世,梅西和C罗永远也成不了球王,因为他们都失去了第一次机会。

    “我们付出了所有的努力,才走到这一刻,外面,是你们决战的终场……”,恢复精神的卡佩罗那威严的声音又开始响起。

    只是马克勤没有听。

    他微闭着双眼,靠在身后的衣柜上,均匀的调整着呼吸,似老僧入定。

    “Goooooaaaaal,马克,马克,疯狂无比的开场吊射,曼联刚开场就遭重击……”

    “球进啦,马总,马总,任意球,利物浦,利物浦获得了联赛冠军……”

    “皮克,马克闪过了皮克……,马……吊射……,Goaaaaal……,君临诺坎普……”

    “绝杀,绝杀,马克绝杀了切尔西,欧冠冠军,伟大的马克……”

    “祝贺你,哈德爵士,鉴于你在足球事业中的伟大表现,我们特授予你……”

    我相信:幸运女神站立的地方,一定在我的身后,我无比确认!

    “小伙子们,想想我们在南非能够干掉不可一世的西班牙,今天我们就能同样做掉意大利!”,卡佩罗的演说俨然已经到了最后的高潮。

    “出发吧,斗士们,让外面的所有人都看看,你们就是这个时代的王者!”

    他用力一挥拳,铿锵有力!

    “王者,我们是王者!”

    大战前喷发的肾上腺激素如约降临,英格兰的球员们吼叫着站起,然后,出发!

    “最后的冠军属于意大利!”,普兰德利一挥手,“意大利……”,蓝色澎湃而出。

    金灿灿的冠军奖杯就摆在通道的上方,欧洲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场出场仪式,轰然奏响!

    “哦哦哦……,耶耶耶……,在这个夏天……,在这个夏天……”

    “你就是NO.1……”

    “随着2012欧洲杯主题曲的再次奏响,两队球员已经正式入场!”,詹军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中破土而出。

    “决战,即刻开始……”

    “啊,英格兰……”,“意大利……”,那如吕洪钟般的呐喊。

    在这个乌克兰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