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黑山老鬼

第四百八十一章 咱们不一样

    周灵童说话总是爱笑,这么一笑,便总显得他说的话像是在开玩笑似的。

    但别人听了他的话,却往往一点也笑不出来……

    如今的方原便是,非但笑不出来,反而一颗心犹如坠入了冷渊之中!

    见了方原的模样,周灵童却又笑得更得意了一些,满面诚恳的道:“当然,我今天是抱了诚意过来和你谈的,所以呢,我也不想把你逼得太过,结成死仇也没意思不是么?”

    “既然这个大傻子你本来就护不住,那何不亲手将他交给我呢?”

    他越说越开心了起来,笑道:“起码这样的话,我只会让他付出一点儿东西,性命却是可以保得住的,对他来说,这可真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了,而你呢,只要答应了这个条件,那我除了满足你想要成名的这个心愿,直接将这个老东西交给你,还会赔偿给你一些好东西,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两个月后,你到了昆仑山,要帮我做一件小小的事情,如何?”

    说罢了,他挑着眉毛补充道:“放心,那件小事对我们两个都大有好处的,说实话,我并不是很讨厌你,你出身寒门,修行路不好走,我刚进仙盟的时候也是一样无人瞧得起我,咱们都是靠自己的本领一点点混了起来,本来就是一路人,又还装什么大头蒜呢?”

    听着他的话,方原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周灵童脸上的笑容则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

    “你说话一直都是这样么?”

    方原看向了周灵童,道:“让人觉得除了答应你的条件之外,没有别的路好走了?”

    周灵童笑的眯起了眼,道:“因为我这个人最喜欢讲道理嘛!”

    方原看向了他,过了半晌,神色平静的道:“你说的都很好,但是我不答应!”

    ……

    ……

    凉亭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压抑了。

    但周灵童脸上的笑容,倒是没有变,仍是笑眯眯的道:“为什么呢?”

    方原淡淡的道:“因为你是坏人!”

    这么一句回答,倒使得周灵童的笑意更浓了起来,他伸着两根手指,轻笑道:“这样就没意思了吧,路我都给你指明白了,除了答应我的条件之外,你还能够怎么样呢?”

    望着他笑成了月牙状,但似乎隐藏着无尽阴森之意的眼睛,方原缓缓直起了身来。

    他看了周灵童半晌,忽然道“老实讲,你是不是因为我想做个好人,就觉得我很蠢?”

    周灵童没有隐瞒,笑道:“聪明人谁会做好人?”

    方原看他了他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你错了,聪明人才会做好人,要不怎么跟你玩呢?”

    见方原居然不是在开玩笑,周灵童脸上的笑容倒是慢慢褪了去。

    过了半晌,他沉声道:“你要怎么做?”

    方原慢慢的伸出了一根手指,轻声笑道:“第一件,毁了阴山宗!”

    周灵童神色一变,急向山外看去,但却见山外人有不少,却没有什么异变出现。

    但下一刻,他便听到阴山宗山门之内,忽然传出了一声凄厉吼叫。

    他知道那吼叫声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急急向阴山宗之内看了过去。

    也就在此时,只见得阴山宗山门之内,西侧位置,一座较为隐秘的山谷里,忽然间有血光冲天,而后只见得一具铜棺忽然飞到了半空之中,而后陡然爆开,从那铜棺里,赫然有一具全身生出了铜绿色长毛的怪物飞了出来,仰天嚎叫,而后直直的向着凉亭里冲了过来。

    看那铜尸冲来的方向,气机锁定的正是方原。

    但方原背对着那一只气息恐怕到了极点,近乎元婴的铜尸,却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望着那周灵童轻声笑了起来,道:“人总是要为自己以前做过的事付出代价的不是么?”

    “这个代价不仅是指勾结妖魔,还有炼尸!”

    “……”

    “……”

    “什么鬼东西?”

    “不好,阴山宗释放妖尸,要对方原小友不利!”

    但不同于凉亭之上的淡定与平静,下方阴山宗山门之内,却顿时一片慌乱,那中州南宫家的大长老,云州兰仙府第的白袍供奉,离水孟家大族长、五鸡岭伏魔散人等数位高手,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心下却是又惊又怒,急急的飞身而起,各展神通,向那邪尸打去!

    “吼……”

    那邪尸一身血气可怖无比,绿毛包裹的双眼之中,透出森森寒意,只是盯准了方原。

    但他与方原距离毕竟较远,又恰好被众修隔开,这一冲了过来,倒是直接被这几位高手拦了下来,一瞬间各门神通齐使,化作一片铺天大网,生生将这绿毛邪尸给弹了出去。

    “好凶悍的邪尸……”

    “妈的,太过分了,阴山宗号称什么名门大宗,居然还在炼尸?”

    “炼尸也就罢了,还敢当着我们的面使出来?”

    到了这时候,其他各门各派也皆反应了过来,纷纷破口大骂,纷纷暴起出手。

    无怪他们反应如此之大,实在是邪尸一出,便让人又惊又恐!

    阴山宗本是炼尸、炼血宝起家,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那毕竟是以前了,那个时候,仙盟的力量还没有这么强,对于正邪之道分的也没有这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的阴山宗,本来也只是偷偷摸摸小打小闹,弟子稀少,名声不响,这才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

    但如今,局势已完全不同了。

    阴山宗早已摇身一变,从那小小邪派,化成了盘踞云州的大仙门,名声大过一切,而仙盟随着大劫将至,对一些邪派术法的容忍也越来越低了起来,因为这些东西,在大劫降临时,很有可能会惹出出人意料的麻烦,比如邪尸,在仙门互斗之时,或许是个厉器,可是大劫降临时,那非但无法借此抵御大劫,反而有可能受邪气沾染,第一个便化身成了黑暗生灵!

    阴山宗也正是明白这一点,才明令禁止门下弟子再沾染这等邪物,更是早就将无数的血宝与邪尸都毁了,留下了这三具,那也是因为炼制太难,因此一时舍不得,暂且留下。

    大劫到来时,这三具邪尸也是要毁掉的!

    也正因此,众修皆觉得既不可思议又愤怒……

    当着众修的面,阴山宗居然公然祭起邪尸,扑杀六道魁首……

    这些人已经张狂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程度了吗?

    ……

    ……

    抱着这个念头,已不仅有人急向着那邪尸出手,以防它们伤到了自己的神法,更有人怒不可遏,各种法宝神通统统祭了起来,顺手就朝着那几位还呆呆发愣的阴山宗弟子砸去!

    哗啦啦……

    场间立时一片大乱!

    “是谁将邪尸祭了起来?”

    “快快收去,找死不成?”

    也是在这个时候,那几位守在了内门之前的阴山宗几位长老,同样也是一脸的不解,看着那一只凶气十足的绿毛邪尸,几乎要气炸了胸膛,究竟是哪个猪队友放出了此怪?

    这是可以在人前展露的东西吗?

    这里可是阴山宗领地,众目睦睦之下,就算使这邪尸杀了那六道魁首又能怎样?

    但迎着他们的喝骂,阴山宗上下都是一脸懵懂,谁能想得明白?

    倒是那几位惊怒的长老,怒喝声中,忽然一怔,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对啊,铜尸煞不是已经丢在了外面了吗?”

    ……

    ……

    而在这时候的凉亭里,方原听任着外面乱象暴起,脸色却只显得异常的平静,他知道如今各道统的高手都不会允许自己出事,所以也就并不担心那铜尸煞会冲到自己身前来,毕竟铜尸煞再厉害,再接近元婴实力,但在那么多的道统高手阻拦之下,也耍不出威风来!

    “你居然做了这等事?”

    但与方原的平静相反,周灵童却已是一脸的扭曲,怒火暗蕴的看着方原。

    “当初你带了这具邪尸在越王庭算计我,只是最终谋划落空,倒是大方,只顾着自己逃走,却将铜尸煞留在了那里,我想这毕竟是你们阴山宗的东西,当然要给你们带回来!”

    方原淡淡的看着他,道:“甚至,我还帮你将它放出来了……”

    周灵童死死的盯着方原:“你这是在栽赃?”

    “我只是在斩妖伏魔而已……”

    方原直迎着他的目光看了回去,淡淡道:“能斩得了妖魔,还论什么手段?”

    周灵童忽然说不出话来了,他是真的看出了方原的用意。

    自己甚至是阴山宗众长老,初时还只想着他是想出一口气,毁了阴山宗的名声,因此心下气恼,但也没有觉得如何严重,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他们都想得简单了,这个六道魁首的本意根本就不是什么阴山宗的名声,他就是明明白白想毁了这偌大的阴山宗啊……

    到了这时,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方原刚一到了这里,便直接动手,毁了阴山宗的外围大阵,因为不毁掉这外围大阵,他又怎么可以将趁乱那邪尸藏进阴山宗的山谷里?

    而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在关键时候打开铜棺,到了那时,这铜尸煞自然会向着他扑杀过来,因为在越王庭的时候,周灵童便已用秘咒使得铜尸煞记住了方原的气息,只是这一幕落在了众人里眼,却是阴山宗忽然驱动了邪尸,于众目睦睦之下向着他痛下杀手了!

    阴山宗炼尸之秘,再也无可隐藏!

    仙盟只怕很快就要来人严查,到时候恐怕连其他几具邪尸的秘密也无法藏得住了,如今动荡局势之下,仙盟如何能忍受一个名面上道德仙仪,暗地里却还私自炼尸的门派?

    阴山宗,怕是注定要毁了……

    周灵童长长的吐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心神平稳了下来。

    然后他慢慢站起了身,认真的看向了方原,淡淡道:“你这一招厉害,连我也不得不服你,但你这么做了,也就使得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后退的余地,阴山宗毁了没什么,但从现在开始,轮到我了,以前我不过是陪你们玩玩而已,但今后,我会陪你好好玩玩……”

    他这话说的非常认真,也非常阴冷,让人心底生寒!

    不过迎着他那阴冷的目光,方原却是慢慢伸出了两根手指。

    “这就是我要向你证明的第二件事了……”

    他低低笑着,将手指弯起了一根,低声道:“你自诩为聪明人,在仙盟里混出了一点明堂,就玩弄人心,玩弄规则,觉得无往不利,但不知你想过没有,咱们是不一样的……”

    周灵童脸色微变,寒声道:“都在仙盟庇护之下,有何不同?”

    “我敢杀人!”

    方原低喝,而后陡然间起身出剑,杀气狂涌,风云色变!

    “管你什么阴谋诡计,歹毒算计,只要杀了你,岂不是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