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黑山老鬼

第五百四十五章 暗渡陈仓

    “邪剑修……”

    闵长老看着方原那张平静的脸,又感受到了周围的道道阴森气息,脸色顿时大变。

    这一路追赶而来,方原直向西逃,而不是向南逃向了雪线之外,某种程度上,却是让她放心了不少,还以为方原是慌不择路,早已忘了,或是顾不上要向哪里逃了,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跑,却没想到,他居然是在有意无意的逃到这里来,也将自己引到了这里来……

    她身为洗剑池大长老,又如何会不知道这第六七道雪线附近,极西之地,向来都有不少邪剑修出没?

    在洗剑池的推演之中,这里本来就有可能存在着邪剑修的一处落脚点,只是不知道这一处落脚点究竟是否存在,又具体在什么位置,因此无法直接给他们除掉便是了!

    她如今有些想不明白,洗剑池都不知道这邪修的落脚点,方原又是如何知道的?

    心间一时乱如麻,一股子冷气从心底升腾了起来。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闵长老内心里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压力与危机感。

    便如洗剑池弟子一见了邪剑修,便二话不说拿剑斩之一般,邪剑修发现了落单的洗剑池弟子,也视之为猎物,迫不及待的将他们斩杀,抽神剥魂……

    更何况,自己还是一位修炼出了剑心的洗剑池元婴剑仙?

    自己的剑心,对于他们而言,可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啊……

    “你果然自甘堕落,敢与邪剑修暗中勾结来害我?”

    闵长老忽然转向了方原,沉声喝斥,声音里夹杂了无边的愤恨之意。

    方原则不回答,只是默不作声的取了一粒丹药吞下。

    对于闵长老的指责,他没有回答的意思。

    事已至此,回答也没什么用。

    自从被闵长老穷追不舍之时,他便已知道,自己不能逃向雪原之外了,因为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得了她,况且自己逃向了雪原之外,她也可以轻松传音,着人在雪原边缘布下防线,堵截自己,那样的话,自己就算可以多逃得一时,也早晚会命丧她们剑下……

    于是,他便逃向了雪原极西之地,六绝宫的方向。

    当初那些邪剑修为了拉拢他,将六绝宫的方位夹杂在承天秘法之中告诉了他,并约好了在此地相见,那时候方原知道,这六绝宫,就算不是邪剑修的总舵,也必是一处据点!

    而且,方原觉得,既然邪剑修士敢光明正大的请自己来这里,而不担心自己带了洗剑池的人过来,那就说明他们在这雪原之上一定很有信心,也有把握应对一切突发的变化。

    既然如此,那自己当然要过来了。

    至于闵长老的指责,后续的麻烦,那反而都是不怎么重要的事情了。

    “哈哈,本座修剑道三百年,夺剑灵无数,但最好的,也不过是三位洗剑池白袍而已,倒真是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这般走运,居然可以见到一位洗剑池的元婴剑仙啊……”

    方原身边的雪袍男子,笑声里带着掩不去的欢愉。

    他这时候,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闵长老,一身的儒雅气机,却也难以掩饰他眼神深处的贪婪,尤其是在他看到了远处的手下暗暗传给他的信号,知道了外面并没有其他的洗剑池弟子赶到,这位元婴剑仙,是真个孤身来到了自己这片领地里时,便笑得更为欢愉了……

    笑声之中,便打了几个手势。

    周围一众邪剑修士里面,实力弱小的,则都在缓缓后退,而实力强横者,则慢慢上前合围,隐隐的围出了三个包围圈,层层叠叠的将闵长老围在了最中间,跃跃欲试的模样。

    “尔等妖魔,何敢侮我?”

    闵长老强行平复了心间血气,也不再多言,只是冷冷的看了方原一眼。

    沉默了半晌之后,她陡乎之间,沉声低喝,一身剑意疯狂的提了起来,直将周围风雪都卷起了一层一层,周围的一众邪修士,则急急运转了法力抵御,但也就在她们以为闵长老想要运转最强剑意与他们拼命之时,却忽见这闵长老剑随身走,瞬间飞掠,一剑破空而去!

    “呵呵,入了我六绝宫,还想逃?”

    方原身边的白袍儒雅男子低声一笑,挥了挥手:“四大长老!”

    “嗖嗖嗖嗖”

    周围的风雪之中,瞬间便有四道身影拔地而起,在他们身边,也都凭空浮现了数道黑色的影子,有人身边汇聚了七八只,也有十几只,或是五六只的,那种影子十分古怪,身上皆带着难以形容的剑气,与当初方原在琅琊阁里见到过的那三位邪剑修士一样,应是同源。

    而在这些影子浮现的一霎,那四位邪剑修士身上,皆同时涌出了一种可怖的剑意,居然直迎着闵长老释放了出来的剑意冲了过去,瞬间冲到了其身前,剑若游龙,将她缠住。

    闵长老本是想直接夺路而逃,这一来,却又被逼了回来。

    这一霎,她也是心生绝望,愤声大喝,剑气纵横,愤然斩向了那四位长老。

    但她纵然是洗剑池元婴剑仙,实力可怖,这四位长老却也同样是元婴修为,剑道诡异难言,若是单个较量,这些人未必是她的对手,但如今四人一起联手,闵长老在追赶方原的过程中,又切切实实受了些伤,消耗也极大,影响到了她的实力,如今自然更难占得上风了。

    看到了这一幕,方原身边的白袍男子,笑意更浓了,已是一副尽在掌握的神色。

    他忍不住感慨着回头看了方原一眼,笑道:“方小友看样子受伤不浅,且入宫内休息吧,莫要被这疯女人剑意波及到你,待本座收拾了她之后,再来宫内与你叙话!”

    听了他的话,身边便有几位邪剑修士迎了上来,向方原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其中一个,正是在第三道雪线时方原见过之人,也正是此人,当时给了方原那道承天剑道的秘法与一个白骨坛,约方原到六绝宫来一行,若不是他,方原也不会知道这隐藏极深的六绝宫方位,看他在这位白袍中年男子身前的模样,应该是在邪剑修中,地位不低。

    沉默了一会,方原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身边几位邪剑修士便在前面引路,向着崖下走去,引动法力,将方原接了下来,这时候才能够看到,原来这六绝宫,便在雪崖之下,有一座大阵遮掩,在外面很难看得清楚,想来也是这些人察觉到了有元婴剑仙气息接近,这才出宫来打探,恰好将闵长老拦下了。

    入得宫来,这些人便将方原引到了一座大殿之中,然后便有一位妖媚的侍女走了过来,手上捧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的是一些黑色的丹瓶,想来里面都是一些疗伤的丹药等等。

    为首那位邪剑修笑道:“方原道友,我等了你数日,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正担心会不会受少主责罚呢,没想到你就来了,居然还将一位元婴剑仙引到了六绝宫前来,哈哈,这可真是一份想象不到的大礼啊,真不愧是六道魁首,魄力,手段,都是一等一的高明……”

    一边开怀笑着,一边又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不过,方道友是想将此当作是自己的投名状么?其实也不必这般客套,既然当初屈某将承天秘法以及六绝宫的地址给你,便是相信你,而且少主一听你要来,也亲自坐镇六绝宫等你,这已经表明了对你的信任了!”

    方原没有回答他的话,也不接那个侍妾送过来的丹药,只是取了几颗自己的丹药服下了,然后便旁若无人的闭上了眼睛,缓缓运功化开,倒是让这屈姓邪修有些尴尬了起来。

    “呵呵,想是方道友受伤不浅,且在此疗伤吧,呆会少主自会来与你叙话!”

    这屈姓邪剑压下了心间的不满,便不再多问,拱手告辞。

    但也没有离开,只是到了殿外把守,应该是对方原还有很深的防备。

    而方原对这一切,则都概不理会,只是静静的运功疗伤。

    远处雪崖之上,不时传来一阵轰隆之声。

    盘坐在了这大殿里,甚至都可以感觉到些微的震动。

    想来那位洗剑池元婴剑仙还在与四大护法斗剑,尚未分出胜负,他们这等修为境界的人斗起剑来,当真是惊天动地,若不是这六绝宫建在了雪崖之下,又有大阵防御,说不定都会被这剑意波及,若在以前,这等大战,方原必然想去观战,但如今,却什么心思也没了。

    他甚至都很难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是什么……

    丹药入腹,缓缓化开,道道暖流涌入四肢百骸,使得方原恢复了些生气。

    而在他疗伤的过程中,不知过了多久,那隐隐的震动停止了。

    方原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显得十分复杂。

    又过了半晌之后,殿外忽然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就见大殿殿门被推开,一身白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精巧的白骨坛,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见到了方原,便又是一阵大笑,白骨坛递给了身边的侍女子,向着方原拱手道:“果然不愧是元婴剑仙,废了我好大的手段才治服了她,吴长老还为此挨了一剑,我也被她毁了两道剑灵,不过有此收获也值了,方小友,本座当真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哈哈……”

    “啪啦!”

    方原手里的丹瓶忽然滚落到了地上,里面的丹药洒了一地。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