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劫主 黑山老鬼

第六百七十三章 蛟龙脱困

    似乎无尽的海底深渊里,方原再次看到了那一只被调在了金钩上的蛟龙。

    这时候,那蛟龙仍然在张大了嘴巴,废力的用一只仅能活动很小幅度的爪子,捏着一根尖利的大鱼骨头,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剔着牙。一抬头,便瞅见了方原自天而降,大袖轻拂,便将滚滚海水分开在了两侧,引动的滚滚激流,却是一下子将它爪子里的鱼刺给卷飞了。

    这蛟龙便立时急了眼,大叫道:“安阳你这个瘪孙孙,找这个根大刺容易么,好不容易才逮了这么个大家伙,抽了根大刺,松快松快牙哩,你这一下子就把俺来刺给弄跑咧……”

    方原立身于它身前的虚空里,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它。

    那蛟龙爪子里的鱼刺飞了,捞了两下没捞回来,便也放弃了,斜着个眼瞅瞅方原,道:“你好不容易来了,就逮两条鱼给俺吃呗,老是愣在那揍啥,话说……那个长嘞那么水灵的小妮来?这几回怎么都是你自己来,她咋不来陪俺说话?前两回问你也不说,是不是恁把人家肚子搞大嘞,在家里坐月子哩?哎呀,咋这不小心,年纪轻轻来,就急着要生娃?”

    一边说一边来了兴致,直勾勾瞅着方原:“讲讲,男娃女娃?”

    方原看着它兴致盎然的样子,心里便不免有些感慨,又认真打量了这蛟龙一眼,将自己想看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才低声道:“她为这世间,去了另一个地方,过段时间我才可以接她回来,而这一次,我也不是来找你说话谈天的,是有件事想要找你帮忙……”

    “不帮,没门!”

    那蛟龙想也不想便拒绝,晃了晃自己惟一能动的爪子,又甩了甩浸泡在了岩浆里面的尾巴,扑打的岩浆四下飞舞,懒洋洋的道:“俺都这样让他们钓了好几千年来,动都动不了,能帮你什么忙啊,最多也就是想从俺这里搞点龙血,要么就是问点神通呗,俺不想给!”

    望着它那惫懒模样,方原也不啰嗦,道:“不是想借你的龙血,更不是想问你神通,我打算将你放出来,让你坐我的坐骑,陪着我去魔边征战,也算是赎了你曾经的罪过!”

    蛟龙一听,便嗤之以鼻:“赎罪过,俺也就吃了几个人,赎什么罪……”

    刚说了没个几字,眼睛忽然瞪圆了:“你说啥?”

    偌大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也似,紧紧追问:“你刚才说啥?”

    方原淡淡道:“一劫之前,大劫来临之际,天元生灵,无不齐心协力抵御大劫,你却偏要在那时候跳出来作乱,吞了忘情岛一支仙军,毁了无数资源,这才惹得忘情岛当时的圣女碧落仙子大怒,一道金钩将你吊在此处,依着她的意思,那是打算直接将你生生钓死在这里的,不过你命硬,居然一直活了下来,如今眼看着第二次大劫便要到来,这次大劫很难抵御,很有可能便会波及到南海,留你在这里,也是个死,因此我想给你个赎罪的机会,不知……”

    “中!”

    还不待方原说完,那蛟龙便急急的大叫了起来:“中中中,你说啥都中,俺早就知错咧,天天在这里喊俺错咧,偏偏没人理俺,太气人了,俺把泪水都哭干咧,俺都快习惯被钓着咧,终于有人要放俺出去咧,你说啥都中,只要你能放了俺,让俺天天喊你大爷都中……”

    望着它急惶惶的模样,方原倒也有些哭笑不得,定了定神,道:“不必你叫我大爷,不过该说的话,倒也该提前给你说明白,我此番放你出来,你不得再兴风作浪,胡作非为,一切听我之命,为抵御大劫尽力,待到二三十年后,此番大劫过去,我便将还你自由之身!”

    “嗯嗯嗯嗯嗯……”

    蛟龙脑袋点成了小鸡啄米,乖的像只小奶狗。

    但方原看它点头点的这么快,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听清楚了自己的话。

    他想了想,道:“立个誓言下来吧……”

    那蛟龙立刻使劲把自己那只小爪子抬了起来,立誓道:“俺发誓,不听你的俺就天打五雷轰,一身龙鳞都不要咧,让你一块块的剥了,再从这来钓上三千年来,一辈子找不到……”

    “可以了可以了!”

    方原见他恨不得将一辈子知道的誓言全都说出来,最后连最恶毒的誓言都要立下了,便摆了摆手,制止了它继续发誓,然后飞身一步,踏到了深渊之上,只见一只金钩,一半深嵌在海底渊壁之上,一半钩在了这蛟龙的琵琶骨上,任由这蛟龙三千年来如何挣扎,始终死钩着不放,而且被海水浸泡三千多年,居然仍是光泽如新,金光灿灿,可见是一方神物。

    这样一方宝物,估计最起码也是神阶范畴了,说不定还更要厉害,近于仙宝,再加上上面有曾经的忘情岛碧落仙子亲手留下的封印,想要取下来,当然不容易,不过方原在来这里之前,便得忘情岛老祖宗指点,知道了取此金钩之法,这时候倒是并不太放在心上。

    “记着你的话,我要帮你取金钩了!”

    沉声开了口,方原直接抬手,向着金钩之上拿了过去。

    这金钩之上,有着碧落仙子留下的封印,不过方原在太上玄宫之中,已悟透了忘情天功九成,对此封印的气机,倒也并不陌生,五指之间,灵光幻化,便化作了一道忘情岛所独有的符篆,紫光氤氤,虚空缈缈,带着一种神圣而精妙的气息,轻轻落在了那金钩之上!

    而那条蛟龙,这时候奋力的转头看着方原,已是满眼的期待与激动。

    金光灿灿的金钩,被这符篆气息影响,却隐隐流过了无数道红纹,仿佛有血液在里面流转,半晌之后,忽然响起了一些轻微的咯咯声,结实无比,三千年不曾动摇的金钩,居然在这里忽然略略松动了一些,从金钩尾部镶嵌在山壁之中的部位,露出了一截铁链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

    那蛟龙忽然间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大笑声,还不等方原将它身上的金钩取出,它便猛得摆尾,轰隆一声,身躯在这一刻用力撞在了渊壁之上,直撞得海底山丘出现了巨大的裂纹,而后它直接借力冲向了半空之中,将那巨大的金钩直接从渊壁里给生生的扯了出来。

    “轰!”

    他这一得自由,直接便带着金钩,冲到了半空之中。

    迎着空中的烈日,一身龙鳞都跟着抖动,洒下了点点金辉。

    龙躯之内,一身骨骼仿佛爆竹也似,从头响到了尾,舒服得无以复加,然后才眼神一横,用那一只刚刚得到了自由的爪子,狠狠抓着金钩,硬生生的从自己身体里拔了出来!

    “嗤”

    龙血飞溅,洒入碧海。

    不知引动了多少鱼群,争相冲了过来,吞食它身上洒落的龙血。

    其中有一些幸运的,一口吞下了数滴,肉身居然直接便出现了可怖的变化,像是得了点化,从普通的鱼类,直接便化成了精怪,无论是肉身还是神识,都有了极大的长进!

    “哈哈,吃吧,吃吧!”

    那只蛟龙看着众鱼争食它身上洒落的鲜血的一幕,也不以为意,反而像是十分的畅快,大笑道:“我老人家被钓在了这里三千多年,全凭你们的祖祖辈辈偶尔游走我的嘴里,让我解一解馋,现如今我老人家脱困,还你们一点龙血,也是应当,千万不要客气,哈哈……”

    方原这时候也跳出了海面,便在半空之中,看着它龙躯翻滚,散发点点金芒,搅起无边碧海,也只是不动声色的等着,毕竟被钓了三千年,刚刚脱困,撒个欢也是应该的!

    “哈哈,我老人家把这些鱼虾螃蟹的恩情还了,现在……”

    不过正在他想着的时候,那条蛟龙,已然缓缓在半空之中调过了头来,眼神森然的看向了方原,爪子里还提着那一个金钩,慢慢的挥舞着,沉声笑道:“……是不是就该跟你们忘情岛算笔总账了?把我老人家钓了三千多年,小儿,你是想被我生吞,还是切片?”

    “原来你会讲官话?”

    迎着这条蛟龙那杀气凛凛的眼神,方原脸色没有半点变化,倒是笑吟吟的问道。

    “废话,我老人家生来通灵,自然要讲官话,以前只是哄那丫头玩罢了……”

    那蛟龙冷冷的看着方原,森然笑道:“当然,我本来还想着脱困之后,先吞了那个丫头的,她才是正经的忘情岛传人吧,不过如今,先吞了你也不错,毕竟那个丫头还人还不错,当初没少过来抓鱼给我吃,你这小子,就凑合一下,先当作是我收的一个利息好了……”

    说着这话时,他已然目光阴冷,一身凶威如海浪狂涌。

    方原摇了摇头,道:“妖类就是妖类,你不怕自己之前发过的誓?”

    那蛟龙大笑道:“我老人家早就想到啦,刚才说了,如果你放我,这誓言才会应验,可你没有放我呀,你只是把金钩搞得松动了一点,然后我自己逃出来的,这怎么算……”

    “还挺有心机……”

    方原笑了笑,道:“不过,你确定自己真吃得了我?”

    在他说着话时,身上忽有点点精气升腾,那类似于法力,也不像是法力,倒像是心念映照虚空也似,居然使得它身周忽然间出现了百十道龙影,一条条的印照虚空,在他背后游来游去,龙威荡荡,极是可怖,就连这蛟龙身上的凶威,都似乎被这龙气给荡散了……

    那蛟龙见到了这一幕,顿时眼神一沉,死死的盯住了方原。

    与此一霎间,不远处的虚空里,忽有一声猫叫声响起,却见一只白猫,正趴在了一条虎头鲨的背上,慢慢的跟着它游了过来,远远的抬头看了这蛟龙一眼,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更遥远的极南之地,仿佛有某个存在,在幽幽海底,睁眼看了这蛟龙一眼。

    这蛟龙立时安静了下来,心脏都似乎停住了。

    一息……两息……三息……

    方原望着这蛟龙,笑道:“现在可以陪我去魔边了?”

    那蛟龙一张丑脸之上,忽然便挤出了一个笑容来,热情洋溢的道:“中,中中中,刚才俺就是跟你闹着玩哩,毕竟是你救了俺,给你做三十年哩牛马能算个啥么,不过小哥,咱俩打个商量,你能不能不要直接骑着我,咱俩都是公的,骑着多不好看,我给你拉车中不中?”

    方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