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

第0769章 比尔吉沃特的神迹

    比尔吉沃特这个由于海上的地理位置优越,以残忍地打劫过往的那些来自于诺克萨斯、艾欧尼亚以及最繁荣的贸易城市皮尔特沃夫的各种大小民船、商用货船、乃至于诺克萨斯的军舰等等海盗行为而获得的暴利并成功发家,还凭借猎杀海兽所收获的高价值深海特产而繁荣起来自由港,现在终于在这场不同寻常的惨烈蚀魂夜里获得了报应!

    因为,它现在,竟渐渐被各种各样的比尔吉沃特人有意,或者是无意的行为而点燃了冲天的大火……

    在呼啸的海风、干燥的木头房子、以及到处肆虐的那种来自于暗影岛的可怕幽魂的威胁等等助力之下,一条条街道,一片片街区,一个个山头都开始被燃起了大火,且大火渐渐烧得越来越旺,越来越地惨烈,大有烈火焚城的那种可怕趋势?

    特别是‘屠夫之桥’另一边的那座山上,由于某熊的故意为之,使得那种暗红色的烈焰已经逐渐蔓延到了它们所在的哪一整座山峰的大部分地区,并渐渐地沿着那些无数的绳索、栈桥和吊桥,往整个比尔吉沃特城的各个山头以及城区蔓延开来……

    无数的比尔吉沃特人不得不从他们的房子里跑了出来,并当他们在发现那些暗红色的特殊火焰能够有效帮助他们抵抗从暗影岛来的怪物,抵抗那些亡灵的威胁,甚至还能真个轻易烧死那些个可怕的幽魂之后,他们便如同狂欢一般,纷纷高举着那种似乎永远都不会被水和风所熄灭的暗红色烈焰的火把,欢呼着,咆哮着,发泄着心底里的怒气和恐惧,主动加入了烧毁他们自己的城市、烧掉他们自己的家园、烧死和驱赶那些幽魂、并试图驱散那些受诅咒的邪恶黑雾的浩大行动之中。

    ‘呼嘿!呼嘿!’

    ‘烧!烧!烧!火焰熊熊烧……’

    ‘烧掉那些暗影岛的杂碎!’

    ‘恶灵们,你们来吧,本大爷不怕你们了!!’

    ‘啊哈哈哈……’

    ‘它们在那里,烧死它们……’

    ‘!!’

    ‘喂!兄弟,传个火,老子的火把灭了!!’

    ‘救命啊!’

    ‘!?’

    ‘那是我的房子,我的钱还在里面!’

    ‘我的孩子,谁看到我的孩子了?’

    ‘妈妈!我在这里!你看,我刚刚用火把烧掉了好几只暗影岛的亡灵!!’

    ‘胡子女士啊……’

    ‘……’

    ‘烧死它们……’

    ‘它们在那边,快去帮忙!’

    ‘别想跑,大伙一起追啊!!’

    ‘不要!那边危险!!’

    ‘哇啊啊啊…….’

    ‘哈哈哈!看那群蠢货,他们自己掉下去了?’

    ‘……’

    各种各样的喊打喊杀声,开始持续不断地响彻着整个比尔吉沃特整个城市的各片着火的城区……人们纷纷口口传授着那种简单而又有效的对方蚀魂夜的黑雾以及亡灵的办法,并主动将更多的船屋、木板房以及所有能烧的一切都囊括到了那熊熊燃烧的暗红色烈焰里。

    当然了,在追杀那种会飞的亡灵的途中,也有不少倒霉蛋们不小心从被大火烧得不怎么稳固的街边或是悬崖旁,带着一个个的火把和惨叫,一头栽倒到了底下漆黑地海水或者低矮处的城区里,让那种火焰传播得更为迅猛了。

    火焰、喊杀声以及亡灵和活人的之间的厮杀,成为了今晚的这个比尔吉沃特自由港口城的主旋律……

    没有人想死,也没有谁想过要被一群从暗影岛来的杂碎撕碎自己的**,拖走自己的灵魂,哪怕他们这些比尔吉沃特人的灵魂,相当一部分都早就肮脏堕落到了无以复加的丑陋地步?

    反正吧,在他们自己的生命和他们自己的钱财同时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大多数人都不需要权衡就毅然选择了前者!

    毕竟,

    没有钱了,他们伟大的、英勇的比尔吉沃特人可以再去皮城的主要航道上抢!或者,去深海里向‘胡子女士’的那些巨兽们讨要?

    只要人还活着并身强体壮,只要不是太过于倒霉,只要不是不小心碰到那些硬点子,他们比尔吉沃特人想要一夜暴富就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而一旦被蚀魂夜里的那些来自暗影岛的幽魂们给收割,并拖走灵魂的话,那他们的一切可就真的全都玩完了!!

    所以,此时他们主动放火烧自己的城市,也并不是什么不能理喻的事情!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中夹杂着某些煽动或者居心不良的人怂恿的缘故?

    但不管怎样,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少部分的被那种暗红色的魔法烈焰所席卷到的地方,只有一部分的比尔吉沃特人能够利用,或者敢去利用那些火焰去第一次正面对抗那些来自暗影岛的、无穷无尽的幽魂怨灵和厉鬼们!只有少数的人敢兴奋地自发组成了一个个的火把队伍,去消灭或者驱逐那些曾让他们无比恐惧的存在,去和那些各种各样的不断从黑雾中浮现的怪物战斗!

    和那些勇敢又疯狂的比尔吉沃特人相对应的,在这个比尔吉沃特城码头区的大多数的地方,现在就仍旧是被漆黑深邃的那种恐怖邪恶诅咒的黑雾所笼罩着……大部分的比尔吉沃特人就仍旧还是呆在黑雾笼罩的区域中瑟瑟发抖,且还时不时传出一声声渗人的,被恶灵捕获时的那种凄厉惨叫声。

    ‘……’

    ‘胡子女士……渊底之母……娜伽卡波洛丝……’

    ‘请务必保佑我,求求你,我愿意诚心地成为您的信徒,我以后每天都会到山顶的神庙去向您祈祷,请您务必……’

    在这仍旧混乱无比的比尔吉沃特城底部的安静码头区里,一个瘦弱的渔夫正蜷缩在他的那唯一的财产,那一艘船尾都已经有些腐朽,看起来满是虫眼、寄生的海螺和即将破碎的朽木,但是还勉强可以继续浮在海上、勉强还可以捕鱼的独木舟样式的小船的船舱里,一边使劲地趴在他那那狭小到仅仅能容纳一人俯卧的船舱内,一边小声地向蛇母娜伽卡波洛丝祈祷着,希望那位据说无所不能的真神,那位伟大的存在,能够保佑他不被那些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尖啸声的残忍狰狞的亡灵们给发现?

    这些年来,他的运气一直不怎么好,以至于现在仅仅就剩下这么一艘没有谁看得上的破渔船了……

    而想当年,

    在他最辉煌的时候,他也曾杀过人、放过火、甚至还在海上打劫过好多艘来自皮城的商船,杀得一船船的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皮靴,染红了整个甲板和那些蠢货们的洁白的船帆,也曾劫到过无数的金银财宝和漂亮的年轻女人……

    除此之外,他前些年也还和猎海人们一起,从‘胡子女士’的深海里捕猎过那些危险又值钱的大海兽,那时他可是好不逍遥快活,天天都过着那种‘醒时在酒馆胡吃海喝,醉时搂着妓女过夜’的暴富生活……但是现在,年老体衰且又有些落魄的他,也不知怎的,竟然莫名其妙就混到眼下就剩下这艘唯一能够和他相依为命的破渔船的落魄程度了?

    但是,哪怕是这样,他也还不想死……

    他还没有活够,哪怕是最卑微地活着,哪怕是贫病交加,哪怕是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他也仍旧想要挣扎着活下去……哪怕以后可能再也翻不了身,可只要活着,他便能时不时能缅怀一下当初的‘峥嵘岁月’,怀念一下自己当初过的那些好日子,并回想被自己玩弄过的那些自己亲手从一艘艘船上抓来的年轻女人,那种事情,可是极其美好的!

    至少,在他的生命里,他自己也曾辉煌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不是吗?

    ‘呼……’

    ‘胡子女士保佑……’

    然而……

    正在祈祷中的他所不知道的是:

    此时,一个无声的身影,渐渐从个黑雾中显现,并缓缓出现在了他的那停靠在码头小路边的破船旁的海水之上。

    ‘如果我一定要死的话,请您务必要带我回家……让我的灵魂和尸体能够在深海中永远埋藏……我求求你,我诚心地希望’

    “呃啊!??”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呼声让那种如同喃喃自语一般的祈祷戛然而止!

    因为,

    此时好几柄带着锁链的弯钩,已经恶狠狠地穿破了他的胸膛,他的肚子、他的喉咙、还有他的双手以及双脚……它们就那么无情地将他给狠狠地钉在了他的那艘唯一的财产,钉在了那狭小的破船的船舱里!

    与此同时,那种可怕的链钩刃尖上的那种恶毒的血槽,让他的鲜血不停地流出,并渐渐在他的船舱里,在他的眼前慢慢汇聚成了一滩足够将他的口鼻给一点点淹没的粘稠液面。

    刻骨铭心般的剧痛,让他忍不住想要大声地嚎叫起来……然而,那恶毒的勾链,已经刺破了他的喉咙,他无论如何也发不出除了刚刚的那身惨叫之外更多的声音……

    “哼哼哼……”

    “真是让人感到无比愉悦的折磨啊……只可惜,你的神好像拯救不了你……但是,我却可以?”

    这时,

    一个模糊的影子终于缓缓地从黑雾之中完全现身,并浮现在了他那被剧痛折磨得早已瞪圆了的双眼里边……

    他看到了:那是一个狰狞邪恶的可怕身影,对方的身上散发着世间那种最纯粹的、**裸的恶意,而那带着犄角的可怕狰狞的骷髅头颅的四周,也同时在不停地萦绕着那些邪恶的墨绿色火焰……

    毫无疑问,那就是一个暗影岛来的死灵,比一般的幽魂更可怕的存在!!

    对方的全身都裹挟在黑灰色的破败长袍中,腰际间还挂着一串串惨白色的、散发着白色雾气的钥匙,而手里拎着的,则是一盏怪异的,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灯笼,它连着那些钉死了他的锁链摇们正晃个不停……

    他感觉到了,他的肚子、喉咙以及四肢上传来的那种灼烧灵魂般的惨烈痛感,那个灯笼,它的里边也正不停地散发出那种可怕的气息和悲痛的呻吟,如同是当年他斩杀的那些无辜的男女老幼时她们发出的那些惨叫一般?

    他似乎是看到了那些人的脸……

    而那个灯笼,它感受到了他的无边的恐惧……

    很快,那里边的恶灵们便在欢呼雀跃地品尝着他的苦难、他的恐惧、他的懊悔、他的歉意以及他的些许不甘?

    但是,这还不够,无边地折磨还在继续,因为,它们还想要更多、更多……

    ‘……’

    最后,当流出的那些过量的鲜血渐渐淹没了他的鼻子和嘴巴,并在他正瞪圆的眼睛前形成了一个个由他呼出的气体所形成的猩红色的粘稠气泡之后……他便终于结束了他的那卑微的生命,并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被什么东西扯离了船舱,只看到了一个正死不瞑目地趴在船舱里的佝偻身影。

    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无恶不作且从来都不相信善恶有报的他,竟然会被硬生生淹死在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鲜血所形成的一小片血洼子里?!

    “哼哼!”

    “又一个劣等的扭曲灵魂……”

    成功收取到了对方的扭曲灵魂,手里的灯笼也‘咔嗒’一声关上了小门,这个刚刚才袭击了一个活人并收取了对方的灵魂的恶灵,才将那些如同有着自己的意识,并已经自动离开干瘪的尸体,收缩回到他的手里,让他可以握着那带钩的锁链给轻轻握着之后,他才冷笑着转身看向了这处码头的一个隐蔽的街角。

    好吧,其实不能说是冷笑,因为,他的那狰狞的犄角骷髅面容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的皮肤,也做不出来任何多余的表情?

    “出来吧,小姑娘,我早就发现你了……”

    “哼哼……”

    “出来和我玩玩吧?”

    “我知道的……”

    “你想要上山去,我说的对吧?可是……这好像就是一条最近最快的路了,如果你还不出来的话,我想,我也是肯定不会轻易离开这里的,我很有耐心的,你逃不掉的……”

    “哼哼哼……”

    刚刚收割了一个灵魂,手里拎着灯笼和锁钩的恶灵就那么阴测测地惨笑着,并同时轻飘飘地,如同是没有任何重量一般,不在理会那个死在了那艘破烂独木舟里的干瘦老男人,直接从海面上飘着,飞到了这条码头旁的肮脏石板路面上大咧咧地漂浮着,直接蛮横地拦在了这里。

    在他的身后,那是一条在一栋栋房屋的包围下蜿蜒而上的隐蔽阶梯小道,它们在黑雾以及山上的火光照耀之下,就如同是一个直插入山脉里的山洞一般,不认真查看或者对这里熟悉的话,还真的就发现不了。

    “……”

    混蛋!

    这头该死的亡灵!

    心下先是暗骂了一声,并迟疑了一小会……

    但最终,厄运小姐莎拉还是不得不冷着她的那一张满是汗水的俏脸,呼着污浊的热气,上身处的波涛也微微起伏着,从那处早就被黑雾缭绕的隐蔽街角里缓缓转了出来,开始走到路上,直面那个挡在她的路上的,且看起来很是强大和与众不同的敌人,直面那个与众不同的恶灵。

    “啊哈!”

    “一个特别优质的灵魂?!”

    “哼哼哼……我现在已经在想了,我们到底要怎样进行怎样令人愉悦的折磨,才能让你的灵魂彻底地升华呢?”

    看到对方老老实实地走了出来后,拎着灯笼的恶灵仅仅看了一眼,就发出了一声欢快愉悦的欢快笑声……而他身上的那些墨绿色的魂火,以及身上的锁链竟然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就如同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感到无比兴奋的美味食物一般?

    然后,

    就如同他所说的,他此时已经在想了……到底是用什么恶毒的折磨手段,才能将对方的灵魂给折磨扭曲到足够地程度,然后让他能成功地抽出一个优良品质的厉鬼怨灵出来并加以利用?

    或许……

    他可以将对方的手脚和脑袋给钉死在木架子上,将对方身上的那层漂亮的无用外皮给一点点剥下来,然后再将其整个人的脑袋以下的部位给浸泡到咸腥的海水里,让其在无尽的哀嚎、痛苦、恐惧的扭曲和绝望之中,慢慢地、一点点地死去?

    那样的话,对方的灵魂,就一定被他给成功收取到自己的锁魂灯笼里,并成为自己的一个上等的怨灵而被永久收藏?

    “!!”

    “说出你的名字,恶灵!!”

    啪嗒!

    咔嚓!!

    两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莎拉自己给了自己手中的来自那个早死了的男人科尔森的手枪,以及另一把来自自己那母亲的大口径火枪都给同时上了膛之后,才冷着脸,盯着前方的那个丑陋的怪物脑袋喝问着道。

    “我的名字?”

    “哼哼!有趣……”

    “好吧,小姑娘,一个上等的灵魂总是有些优待的,不是吗?哼哼哼……我的名字,叫锤石……我是一名从暗影岛来的魂锁典狱长……记住了吗?不过,你不用急着认识我,因为我相信,我们以后,就肯定会有足够的时间去进行深入的‘交流’的……”

    “哼哼哼……”

    “现在,请让我们开始好好地想想吧,到底怎么做,才能有效得去折磨你的那漂亮的**?”

    “请你务必相信我…….”

    “你们凡人的血肉之躯,就只不过是一具无用的牢笼而已……很快,你就会喜欢上你即将‘脱困’而出之时,所发出的那种甜美的凄厉惨叫声调的……” !!

    俩声枪响骤然响起!!

    还没有等这个所谓的魂锁典狱长锤石把他的那种惹人生厌的话给说完,莎拉的手枪,那柄来自已经被她固执地认为死定了的科尔森的配枪,那把机械式定装弹药连发武器的枪口,便猛地爆发了俩团火焰!

    然后,俩发高速旋转着的圆头弹丸,便前后飞出,顺利地击穿了锤石的那个狰狞又邪恶的,燃烧着墨绿色魂火的长角骷髅脑袋!!

    只可惜,

    两发子弹只是徒劳地穿了过去,却不能对他的那个似乎全是由虚幻的灵体所组成的身体造成任何有效的伤害?

    叮~!

    叮叮~!!

    “嗯哼?!”

    “有点意外,是不是?你们这些凡人,完全就没有任何的能力伤害到我……”

    显示稀罕地看着对方脚下掉落袭去的的那两枚小巧而又精致的、正带着一丝丝烟气的子弹壳,锤石才对那个紧绷着那种凡人们看来无比美丽的小脸的女人调侃着讽刺道。

    是的,如果以他锤石活着时候的眼光去看的话,对方长得确实是很美丽的,是他这个典狱长最喜欢的那种囚犯,也是他最乐意于去拷问或者‘特别光照’的对象……

    但是,

    现在那种**对他锤石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所以,他现在仍旧决定:他一定会将对方给活生生地钉在十字架上,然后剥下对方那层美丽的外皮,将对方的身体给炮到海水里,并等着在对方的凄厉的惨叫哀嚎声中,去收割对方那被扭曲和黑雾污染的上等灵魂!!

    “混蛋!”

    “去死吧!你这个怪物!!” !! !!!!

    愤怒的莎拉,开始不停地用自己手里的武器无情地朝着对方射击着!

    刹那间,一颗颗的圆头子弹便旋转着喷出了枪口,并瞬间就在近距离上击穿了对方的头颅和身体,哪怕那对敌人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哪怕她的身边弹出了一枚枚在岩石地板上跳动并发出清脆声音的子弹壳,她也仍旧不断地射击着,直到她手里的武器不得不卡住,并提示子弹已经完全打完了为止。

    “怪物?”

    “也许吧,但你看到了,你的攻击对我完全没用……”

    整个身体如同不存在的水雾一般,那些子弹穿过去的时候,也仅仅只是能在他的身上刮出一阵阵的涟漪而已,但是却伤害不到他一星半点。

    “唔?!”

    嘭!!

    在锤石一点都不介意地任由对方射击并缓缓阴笑着朝对方逼近的时候,忽然,他前面的那个女人,竟然悍然抬起了对方另一只手里的另一柄火枪?随后,她便在近距离下,又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并当头就是一枪打来?

    “屙噢……”

    一声刺耳的怪异哀嚎声响起!

    原来,在那刹那间,在那喷薄而出的火光和那颗特殊弹丸的作用之下,原本还飘在半空中阴笑着靠近的魂锁典狱长锤石,他竟然整个脑袋都被大口径的子弹给瞬间扯得粉碎,然后整个人旋转着朝远处的黑雾倒飞了出去,并瞬间就没有了踪影?

    “嘿!”

    “这样做的感觉可真不错呢!!”

    将自己刚刚用来迷惑敌人的机械式定装弹药的手枪给插回腰间的皮带里,并再抽出了自己的另一杆已经上膛了的大口径火枪后,莎拉先是朝着远处那个她确定已经被她打碎了脑袋,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的怪物的方向狠狠地嘲弄了一句后,才便赶紧大步流星地朝着那个蜿蜒而上的岩石楼梯跑去,并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就对方那样的蠢货,还想来折磨她厄运小姐莎拉的**,收割她的灵魂?

    做梦吧!!

    而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对,优势并不在自己这边的话,到底是谁去折磨谁那还不一定呢!不过,现在她没有空去想那些,她必须快点跑到山上的那片热闹的,看起来很是安全的街区去才行。

    “……”

    许久……

    “可恶啊……”

    又过了好一会,当某个属于上等货色的猎物已经彻底消失在黑暗里不见了踪影之后,某个魂锁典狱长锤石才缓缓地从那团黑雾中重新飘了出来……然后,在那种墨绿色的魂火的熊熊燃烧之下,他那个长着犄角的丑陋骷髅脑袋,也终于才在那一团绿火里边,被缓缓地修复,并从碎裂开的一团修复成原本的模样。

    所以,

    理所当然地,在快速修复了身体的创伤之后,他咬牙切齿地朝着上边,朝着比尔吉沃特那些着火的半山腰城区疾速飞了上去。

    现在魂锁典狱长锤石发誓,刚刚那个可恶的女人,那个打了他一枪的家伙,他一定会抓住对方,然后让她的**和灵魂都承受他那无尽的可怕折磨!!

    在魂锁典狱长锤石开始在愤恨中驾驭着暗影岛的黑雾,向着比尔吉沃特半山腰的那些着火了的城区飞上去的时候,在这里,一场别开生面的审问也刚好正开始。

    “你们!现在认输服气了没有?”

    (`)

    “如果认输服气了的话,那就都说说看吧!”

    “快说!”

    “你们这些坏人,在这边探头探脑地偷窥,到底是想干什么坏事呢?你!就是你这个长得很好吃的家伙,你先说吧,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跑来这里鬼鬼祟祟的偷窥人家?!”

    (o)!”

    先是很得意地打量了地上的这一排被安妮刚刚给成功一下就逮到家伙们一眼后,她才哼哼唧唧地走到了一头像是大鲶鱼一般的怪家伙的面前,并指着对方那比小鱼人儿菲兹还要黏糊的大鼻子和大脑袋问道。

    刚才,她在觉得无聊之后,就悍然抓住了某个飞得老高,然后不停地逗弄她家的小熊提伯斯的坏家伙,并同时也抓住了这么几个鬼鬼祟祟的坏蛋们。

    “大、大人……”

    “我叫塔姆……是他们两个追我来到这里的……”

    “对于不小心冒犯了您的事情,小的表示万分地歉意……请您务必宽恕我的冒犯,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形势比人强,被对方给抓住的某恶魔之王,某河流之主的塔姆可不敢去撒谎,也一点脾气都不敢有地直接坦白着道。

    虽然,它也曾有过想要一口吞吃掉眼前的这个细皮嫩肉,闻起来又香又鲜美的小女孩的冲动?但是,他的理智最终战胜了他的的**,在小心地瞟了一眼身边的俘虏以及对方身后的那头已经收缩了火焰的巨熊后,只敢低眉垂眼地匍匐在对方的脚边,谦卑地解释起来。

    “哦!是这样子的啊……”

    ( ̄□ ̄;)

    小安妮看向了另一边的那俩个被抓住的怪大叔,那是格雷福斯和崔斯特,对方刚刚互相对骂的时候她听过了!而好巧不巧,其中的一个她还真的见过,而另一个却没有……但是,不管怎样,反正他们不是什么好人就对了,虽然现在抓他们就只是顺手的,但是,那就总是没有错的!

    “喂!”

    (o)

    “你可别想着传送逃跑了,你难道就没看到你旁边的这个大巫妖,连他自己都放弃了吗?”

    安妮走到了那个叫做崔斯特的身边,然后指着对方身边的那个一直低着头,正一言不发的大巫妖说道。

    本来她还不想这么快抓这个家伙的,可谁让他没事找事,自己飞到半空中准备唱歌开大招的?所以,为了不让科尔森叔叔他们受伤,为了不让这个比尔吉沃特城里的一下子人全死光,她就不得不悍然出手,并眨眼就生擒活捉下了对方!

    虽然,在这个比尔吉沃特城里并没有几个好人,但是她终究还是出手了,还一出手便抓住了这些个最最厉害的家伙们,并准备等会就着手去驱散那些黑雾和那些个惨死的冤魂们。

    “你!!”

    崔斯特刚想开口,便又不得不强行忍了下来。

    他早些时候,第一次见到对方,就被狠狠地摆了一道,并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些麻烦,可现在再次见到,竟还被抓了起来?反正,崔斯特虽然一肚子的火,但是认真地想了想,他终究还是不得不屈从于对方比他厉害的事实,不敢再骂出口来。

    毕竟算起来,刚刚也是他理亏在先,谁让他作死,想要偷偷地用自己的卡牌武器去偷袭这个小女孩的?

    “至于你嘛……”

    (_)

    “算了!还是别问了,你本来就是来这里做坏事的坏蛋,问了也白问!”

    小安妮走到了某个湮灭的使者、不死地亡灵、大巫妖、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的面前,然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刚刚想要发问的那些问题。

    “……”

    卡尔萨斯无言以对……

    直到现在,他也都还有些懵圈,他完全不敢相信,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她竟然强悍到这种能够一出手就生生抓住自己,且还让自己完全没有一点点反抗能力的程度?

    这种可怕的事情,恐怕连那些蟒行群岛里水生水长的芭茹人所信仰的神灵,那个蛇母娜伽卡波洛丝也就不过是这样了吧?可那个娜伽卡波洛丝并没有现身物质世界的能力,而这个小女孩却俏生生地站在了他卡尔萨斯的面前。

    “安妮……”

    “我觉得差不多该是时候驱散那些怪物们了,如果你有能力的话,就最好快一点?”

    终于,看到小女孩没有再和那些形态各异的俘虏嗦,一旁的科尔森在看了看漫天的黑雾一会后,觉得夜还很深的他,便有些不忍地开口劝说着道。

    他觉得,早一点驱散那些黑雾,消灭那些怪物的话,也许,这个比尔吉沃特城里的损失就会少一点?因为在他看来,相比于那些邪恶的亡灵,那些比尔吉沃特人显然就更能让他同情,更能让他觉得还有拯救的必要?

    “!!”

    “为什么要驱散?现在这不是挺好玩的吗?就让它继续烧吧!”

    这时,也站在一旁打量着这一圈被红色的魔法绳索给困住的俘虏们的小鱼人儿菲兹,竟反倒怂恿般反对道。

    (小的也万分同意!!)

    (提伯斯悄悄地举起了自己的熊爪……虽然它没有能成功将整座城市都给点燃,但是现在,场面似乎也挺壮观的,如果再等等的话,那就更好了!)

    “……”

    “不行的,科尔森叔叔!”

    (_)

    “直接烧掉它们那些怨魂倒是简单,但是……它们中的很多灵魂其实还是很可怜的,还是待会让莫格莱尼大叔他们去做吧,他们那些神棍可是最擅长对付和超度亡灵们了!”

    (o)o

    安妮指向了远处还在远处还在打架中的那两个骑士。

    她说的确实也没错,因为这些黑雾中的尖啸着的,大部分都是那些无辜惨死的怨灵!而且,它们的数量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如果直接烧掉的话,那对它们来说确实是太过于残忍了一点,她才不会那样去做呢!!

    虽然,

    真个烧掉它们的话她也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是,那种事情终究是是不太对的,她可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去欺负弱小,除非它们先来招惹到自己?可现在,它们明显是不敢靠近地,只会在远处的那些黑雾里乱嚷嚷。

    “……”

    真该死!

    已经和自己的敌人打了好一会,且也已经发现了卡尔萨斯的惨败,看到了对方被那个诡异的小女孩给生擒活捉之后,不打算继续打下去的战争之影赫卡里姆决定要偷溜了!

    但是,

    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先把对面的那个跟自己纠缠了许久,手持着那个金光闪闪的奇怪武器,还打得自己痛不欲生的金甲骑士给击垮才行!要不然,继续这样浪费时间在这里消耗的话,哪怕他没有被对方给打垮,也很可能就会被那个小女孩给生擒活捉的!!

    所以,他要开绝招了,准备召唤他的那些‘铁之团’的幽魂骑兵们,对前方的那个敌人发动冲锋,争取一举击垮或者击杀对方,然后趁机逃离这里。

    “见识下暗影岛之力吧~!!”

    暗影冲击!

    无尽的蓝白色或者淡绿色的骑兵开始在赫卡里姆的身后出现,然后,它们便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前面的那个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的金甲圣骑士冲了过去!!

    没错的,他赫卡里姆单挑打不过,现在打算群殴了!

    “!?”

    “你休想!白银之手的骑士们,随我冲锋!!”

    敌人竟然不讲规矩,说好的单打独斗竟然变成了集群冲锋,看到这种情况,圣骑士大领主、灰烬使者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便也同时激活了他们的萌主大人给他的印记,在自己的身后打开了一扇通往艾泽拉斯世界的传送门。

    随后,

    随着他激发了灰烬使者的强大圣光力量,一大群同样金光闪闪的圣骑士,便高举着一柄柄的圣光巨锤或者大剑,从身后的传送门里,随着他一起,朝着对面的幽魂骑士们冲了出来!!

    “???”

    “这不公平…….”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战争之影赫卡里姆,在看到对方也召唤出一大群的帮手之后,便不由得在心底下哀嚎一声。

    紧接着,他和他麾下的那些幽魂骑士们,便被一大群金光闪闪,且还在不断往他们的头上砸着各种锤子和大剑形态的攻击的骑兵们给彻底淹没……

    哗啦!

    噼啪!!

    忽然,一个伸手敏捷,身材修长的女人在这时从一堵墙上的被用一堆木板胡乱掩盖着的小缝隙里冲了出来,然后在地上滚了两下,卸开了力道的她,刚准备起身转头继续逃跑的时候,却发现了不远处的那惊人的一幕:

    那一群奇怪的家伙们的面前,竟然用红色的发光绳索捆绑着一个个的活人或者亡灵?

    然后,不远处的那个宽敞的花园里,有一扇奇怪的蓝色的大门,里边正源源不断地冲出来一群群的金甲骑士,将一群被他们包围在中间的亡灵骑士们一顿胖揍,且还很快就将原本空地就不多的那个花园给挤得满满当当的?!

    “!!”

    看到眼前的这种诡异的情况,莎拉便终于不得不顾不上身后追击而来的敌人并停了下来,开始有些摸不清头脑四下打量着远处的一个个怪人。

    在那里,好端端地站着的,是一群似乎是死鬼奥考的手下,还有一个似乎有些眼熟的小女孩,一头奇怪的撑着鱼叉的海洋生物,以及……

    “?!”

    “真的是科尔森,你还没有死?!”

    莎拉瞬间瞪圆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远处的那个梳着地中海发型的男人。当然,她并不知道什么是地中海发型,应该说是一个看起来脑门很光滑,发际线有些靠后的大背头男人?

    “啊!是你啊莎拉小姐……”

    “我当然没有死,或者说已经死过一次了?但是,我最后被一个了不得的小家伙又给救活了!”

    看清楚了来人是某个摆了自己一道的家伙后,科尔森也有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某个正眨巴眨巴着萌萌哒碧色大眼睛的小家伙说道。

    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这都折腾了差不多一天一夜了,几乎一直在打打打的科尔森觉得,现在也差不多该是时候去收拾残局了?当然,这一切他说了不算,归根结底还是由身边这个他们熊盾局的小家伙安妮**师说了算!!

    “真的……”

    “真的是太好了!!”

    一个女人滚烫的身体扑到了科尔森的怀里,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个印在脸上的热情的吻!当然了,这并不能表达什么,这只不过是莎拉对于自己看好或者欣赏的男人的死而复生的一个正常的待遇而已。

    她在蚀魂夜到来的时候,还真的以为这个家伙死定了,还真的以为那种被人给救活的传闻是假的,是某些心怀叵测之徒想要拿来吸引她莎拉上钩的某种愚蠢的计策?

    “哼哼哼……”

    这时,从莎拉刚刚跳出来的那个隐蔽的路口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阴测测的邪笑声,然后,一个拖着锁链和提着灯笼的家伙便从那里飘了出来。

    “我找到你了,女人!”

    “你的末日就要降临了,准备哀嚎吧,准备尖叫吧,准备……”

    “……”

    “呃嗯!????”

    刚刚说完,魂锁典狱长锤石好像也意识到了现在现场的情况和气氛似乎有点而不太对劲?因为他看到了,远处的那些活人们旁边的地上,竟一溜烟地排满了一个个的活人、怪物以及一个似乎很眼熟的,正作着垂头丧气模样的大亡灵巫妖?!

    等等!

    瞧那个家伙的模样……他不是死亡颂唱者卡尔萨斯吗,他怎么会被一根红色的绳索给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且还表现得像一个可怜的孤魂野鬼一样的?!

    “……”

    “那个……”

    “可能是我刚刚脑袋被一个女人打坏了,所以说错了点话,来错了地方……你们,可以当我从没有来过?”

    这时,眼角的余光也瞄到了远处的那个战争之影赫卡里姆的惨状,看到对方正被一群金甲的骑士给逮住,并抡着那种吓死人不偿命的金光武器一顿猛锤,眼下正生不如死之后,魂锁典狱长锤石,便很快就将自己刚刚的嚣张得不可一世的神态和气焰给收了起来。

    然后,他在说了句软话后,便华丽丽的地一转身,飞快地朝着远处甩动了自己的那个锁链勾镰,打算勾住山对面的一栋船屋,然后让赶紧将自己拉离开这里时,一道红色的绳索,便快速地从他的背后伸了过来,并瞬间将他给团团困住,同时还封印住了他身上的所有魔力、亡灵之力和诅咒的力量,让他如同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瞬间就被扯了回去,狠狠地摔在了卡尔萨斯的身边……

    噗!!

    没有实体的他,在脸朝下摔倒在某个死亡歌颂者的身边后,竟还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闷响?!

    “放心,肯定没错的!!”

    “因为啊,人家要抓的就是你们这些坏家伙!!”

    s(`ヘ;)

    抓住了对方后,安妮便得意地拍了拍手,插着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某个正趴在地上,享受着她的那种能够囚禁所有的生灵和能量的绳索带来的痛苦的亡灵,并气哼哼地说着道。

    “……”

    “安妮法师大人,我真的不是跟他们一伙的…….我想起来了,我叫派克,是比尔吉沃特这里的土生土长的亡灵,我就是那个被赏金榜通缉的血港鬼影,请您放了我吧……”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再城里乱杀人了,因为您的绳索让小人已经情形过来了,真的!以蛇母娜伽卡波洛丝名义?”

    这时,一个同样被捆着的,有着惨白色皮肤和光溜溜的脑袋,扎着水手的红头巾,身上穿着海兽的牙齿所做成的丑陋铠甲的亡灵,便撕心裂肺地惨嚎了起来,成功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他是刚刚路过这里的时候被某个可恶的小女孩法师给抓获的,他发誓,他真的只是路过而已,他什么都没有做,也绝对不是和那些从黑雾里现身的亡灵们一伙的,他派克就是一个单干的亡灵,他没有任何的组织!

    “你给我闭嘴!!”

    (lllw)

    “你们长得一个样,还想骗我不是一伙的?小心我让提伯斯烧死你哦!!”

    s(`ヘ;)

    (……)

    超凶!

    (提伯斯闻言便兴奋地向前一步,走到了某个吵吵闹闹的亡灵的面前,并将自己的一只熊爪上燃烧起了那种暗红色的能够焚烧灵魂和亡灵的火焰,表示它随时可以将眼前的这只恢复了意识的亡灵给一把火烧掉!)

    “安妮……”

    “该是时候让你的那群圣骑士们停下了……”

    拦住了某个打算上前给某只亡灵两枪的脾气暴躁的女枪手之后,科尔森看着远处的那些金光闪闪,都打得某亡灵都不成了人形的骑士们良久,才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某个小女孩的身前,小声地劝了一句。

    因为,他们熊盾局本土位面世界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小家伙的帮忙,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快点了结这里的一切,并希望对方能够亲自回去一趟?

    当然,他科尔森也想快点回到自己的世界去,这种跨越为位面的旅行,他绝对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此时,

    比尔吉沃特这个自由港的其中一座大型山峰的顶部,真神娜伽卡波洛丝的神庙附近,一条条大大小小的蓝白色地透明触手正从地面、墙壁以及神庙之中伸出来,正在舞动着,不停地汲取那些黑雾的能量以及拍打着一只只试图强行闯入神庙的区域,并掠食那些躲藏在这里的比尔吉沃特人灵魂的幽魂们。

    虽然那些蓝白色的透明触手在不停地努力,抗击着那些幽魂和汲取着黑雾,但是,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脆弱的细小的触手,像那种巨大的,有好几人都抱不拢那么粗的还是太少太少,只能被迫地防御着,眼看就要守不住这个属于娜伽卡波洛丝的神圣庙宇了……

    “真者!”

    “快点撤吧,我们顶不住的!那些幼年圣兽们太弱小了,那些娜伽卡波洛丝最强大的子嗣不会靠近有着恶臭的屠宰码头的!!”

    神庙的大厅中,唤蛇者不顾周边的那些忐忑不安的比尔吉沃特人的担忧和质疑的目光,直接跑到了她们的真者,跑到了俄洛伊的面前大声的劝说着道。

    “……”

    俄洛伊没有说话,而是固执地再次召唤出一条巨大的蓝白色透明触手,召唤出了一条娜伽卡波洛丝的还算比较强大的一位子嗣,一下就将一群眼看就要冲进来的恶灵们给拍散并吞噬之后,她才有空松了口气。

    不过,她并没有来得及高兴……

    而且,很快她就绝望了……

    “这边是鲜血淋漓的现实,如果这是娜伽卡波洛丝的旨意的话,我会欣然接受…….”

    因为此时她看到,越来越多的恶灵们正在扑过来,它们的数量真的是太多太多了,连同那些可怕的黑雾在内,它们正在逼近,无论是她还是她们的唤蛇者释放在外边的那些圣兽的触手,都是完全没有办法去抵挡的。

    外边的那些人,想必已经凶多吉少……

    现在,一切都晚了…….

    那些亡灵们,它们来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让她的很多布置都没有来得及实施……但哪怕这样,她也并没有太过于失落或者怨天尤人,因为她知道,不管结局是怎样,娜伽卡波洛丝都不会任由她的灵魂落入亡灵之手的,她俄洛伊是真神福佑的真者,不是那些肮脏的亡灵们可以窥觑的!

    “!!”

    “真者,您快看,那是什么?!”

    这时,正在操纵指挥几条透明的细小触手在窗边抵抗亡灵的说法使,忽然就惊呼了一声。

    随着她的声音,俄洛伊以及镇躲在这个巨大的,灯火通明的神殿内避难的比尔吉沃特人,便从窗外,看到了一道冲天的金光!

    然后很快,那道冲天的金光,便越变越大,直接将整个巨大的比尔吉沃特城,将这个由好几个巨大的海岛组成的自由港给囊括了进去。

    “娜伽卡波洛丝啊,这、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随着金光将整个比尔吉沃特,将包括自己现在的这个神庙所在的地方照耀到,并渐渐驱散那些黑雾以及将那些邪恶的恶灵幽魂们给净化并超度,俄洛伊稍稍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那温暖和洋溢着正义能量的金光后便知道,一定是某个不属于真神娜伽卡波洛丝的教派或者神灵出手了!

    它们,竟然在被娜伽卡波洛丝福佑的这个蟒行群岛这里,降下来了这么一场**裸的神迹?!

    雪人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