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

第1021章 (ψ`′)o走开!本熊不喜欢你这种雌性人类!

    三只气势汹汹前来偷袭的吸血鬼新娘们来得很突然,让包括这个这个地方的领主安娜·维勒利斯和特兰西瓦尼亚古镇的镇民们都感到有些猝不及防,甚至,还差点因为混乱而酿成了一场自相踩踏的严重事故?

    不过,跟那三只恶魔们骤然来袭并让人们感到意外相比,她们败退得也更加地突然,在人们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有完全躲藏到房子里边的时候,那些怪物们的袭击就已经结束了。

    那是因为,那些吸血鬼之中的两个,或者可以说是两只?

    反正,她们在被反杀了两个之后,剩下的那最后一个便在心惊胆战之余,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嚎叫声后,便头也不回地展翅高飞,钻到了远处的那愁云惨淡的乌云里并很快就消失不见。

    而此时,当人们惊惧之中从各个地方重新聚拢到这个镇子的开阔处之后,死掉的其中那两只吸血鬼新娘,已经倒毙在了某个穿着古怪且镶嵌着铁甲的衣服的小矮子的身边不远的地上了……

    那些怪物,据说,她们就是在突袭那个小矮子的时候,被对方用那杆奇怪的,会发出某种亮光攻击的铁棒给打下来的?

    总之!

    当那些吸血鬼新娘,当她们的那如同恶魔般的嘶吼声以及飞掠下来抓人时的破空声渐渐消散,当确定天空中和附近再也没有任何一只吸血鬼的身影之后,那些之前互相推攘甚至是踩踏,造成了好些人无辜受伤的镇民们,这才拿着他们各自的武器,畏畏缩缩地重新聚拢到了小镇的这处宽敞的地方这里,并远远地对着那两只以扭曲的姿态倒毙在地上的吸血鬼残以及那个握着钢铁法杖威风凛凛地站在中间的小矮挫‘侏儒’指指点点和嘀咕了起来:

    ‘……’

    ‘上帝啊!’

    ‘她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

    ‘看!她们的胸膛都被打烂了!!’

    ‘她、她们真的死了?’

    ‘整个胸膛都没了,你说死没死?!’

    ‘可是,是谁杀了她们,是咱们的那位女领主干的吗?’

    ‘不是!是那边的那个小矮子!看到没?就是那个脸都看不清的侏儒!’

    ‘就他?’

    ‘没错!!’

    ‘真是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的?那样的一个侏儒,我可能一根手指就打得过他!’

    ‘哈哈!如果你想跟那些肮脏的怪物一样的话,你可以去试试?’

    ‘呃……’

    不过还好,没有等他们争论多久,也更没有等他们说出更多得罪某个‘侏儒’的话,他们的那个之前被追得落荒而逃的女领主便终于出现了。

    ‘混蛋!’

    “让开!”

    ‘该死!你们都给我滚远点!!’

    这时,一声暴躁的女人的叱喝声暴起。

    然后,之前那个还颐指气使地对范海辛三人进行训话,并威胁着要缴械以及下令杀掉三人的某个恶女人,那个看似是这个古镇的女领主,便在蛮横地推开围观的那些镇民们的阻挡后,这才大跨步并稍显狼狈地走到了中间,开始低头并俯下身去研究起了那两具死掉的吸血鬼的残破躯体。

    很快,

    她就看到,那两个吸血鬼,她们似乎是被某种如同炮弹一般可怕的东西直接穿胸而过,在彻底吞噬了这两只吸血鬼的心脏和所有的内脏之后,还去势不减地洞穿了出去,然后,她们才哀嚎着摔到地面上……最后,就变成了眼前的这俩具焦黑的、几乎失去了大部分躯干的残破尸体!

    ‘……’

    ‘真的死了?!’

    伸出脚踢了踢,发现它们再也没有丝毫活动或者复活的可能,显然是真的死透了之后,某个恶女人这才松了口气。

    没错的,眼前的这两只吸血鬼确实死透了!

    因为,没有哪一只吸血鬼能在内脏和心脏都被打没了之后还能活的!只是,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的这两只吸血鬼,到底是阿莱拉、维罗纳以及玛丽什卡那三名吸血鬼新娘中的哪俩个?

    可惜,现在她们完全已经变成了一截截焦黑的干尸了,而且狰狞的脑袋看起来都是一个样,或许,只有下次看到来袭的吸血鬼之后,她才能判断出来这俩倒霉地混蛋到底是谁的吧?

    ‘!!’

    ‘竟然还真的死了,还一死就死两个……’

    ‘你们!’

    ‘快点,去教堂那点拿点圣水过来把给她们浇透,然后再堆到柴火堆上烧掉!!’

    转身朝着那些仍旧有些畏畏缩缩的镇民们下令,让他们去用圣水和火焰确保吸血鬼们没有任何再活过来的可能之后,那个看起来很是英气的大胸大屁股女人,这才大跨步走到了范海辛三人的跟前,并稍稍收敛了一番刚刚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之后,才开口说道:

    “你们……”

    “我是安娜·维勒利斯,是这个特兰西瓦尼亚古镇和这片领地的主人,远道而来的陌生人,请说吧,你们到底是谁?来我们这里又到底有什么目的?!”

    现在,在对方悍然出手攻击吸血鬼并还打死了其中的两只之后,安娜·维勒利斯已经不能再像之前那般气势汹汹地想要收缴对方的武器或者下令镇民们干掉他们了,而是开始有些敬佩地看着不远处那个仍旧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地抱着对方的那根古怪的铁武器的小矮子之后才问道。

    “我是范海辛,是一名来自北美的怪物猎人,同时还是神圣骑士秩序团的成员!当然了,维勒利斯小姐,你只需要可以把我当做一名来帮助你们消灭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猎人就可以了……”

    “这位是我的助手卡尔!”

    “这边这位,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一名强大的法师,他的名字叫做维迦,或者,你也可以称呼他做暗影熊提伯斯?”

    “维勒利斯小姐,现在你也看到了,上帝可以作证,我从一开始就说了的,我们真的是来帮助你们的!”

    “所以……”

    介绍完了自己,自己的助手以及那个被自己成功忽悠来一起对付吸血鬼的,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更厉害一点的维迦小法师之后,范海辛还没有来得及说点什么,就被那个看起来有些不耐烦的安娜·维勒利斯伸手给蛮横地打断了。

    “行了吧!”

    “也许你们之前真的是打算来帮我们的,可现在就未必能帮得上忙了!!”

    看着镇民们走过来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处理那两个吸血鬼新娘的焦黑尸体,女领主安娜·维勒利斯便有些烦闷地说道。

    “??”

    “我不明白,维勒利斯小姐,你为什么会那么说?现在我们不是打赢了,不是消灭了她们中的两个吗?”

    虽然刚刚自己射了足足一个箭匣的弩箭,但是却完全没有能够对那些飞得很快的女吸血鬼造成任何实际性的伤害,但是,范海辛表示,他带来的人消灭了其中的两只,那他多多少少也是有点儿功劳的,所以,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的那种时好时坏态度,他就表示有点儿难以理解。

    “范海辛先生……”

    “好吧!”

    “我想,你自己也看到了:来袭的三只吸血鬼新娘,她们死了整整两只,难道你还天真地以为,那些吸血鬼,它们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吗?!”

    想到这里,安娜·维勒利斯心下的那种不安和烦闷感就越发地浓烈了…

    如果这些家伙们,那个所谓的吸血鬼猎人和法师维迦能够将那三名吸血鬼新娘都给彻底击杀掉的话就还好,那她和她的小镇还可能有多几天的准备或者应对的时间,可现在……

    反正,一想起自己和自己的镇民们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就隐隐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那并不是因为她怕,而是她完全就没有准备好!

    “啊?”

    范海辛一愣,没有明白对方想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

    “逃走的那个家伙,那只吸血鬼,她恐怕很快就会将我们特兰西瓦尼亚小镇这里来了你们这些外来者,并杀掉了她的两个同伴的消息给带回去,想必要不了多久,它们那些怪物的报复就要来了!”

    “范海辛先生,你做好准备去面对德古拉伯爵了吗?你知不知道,到时候我们这里又会死上多少的人?”

    在往常,单单是那些吸血鬼新娘的捕猎就能让她的这个特兰西瓦尼亚小镇损失惨重,不过还好,无论是她和她的子民们的反抗还是那些吸血鬼的捕食都是有着某种默契的,除了正常的捕食之外,它们最多就是更想杀死她安娜·维勒利斯这个家族最后的传人而已!

    无数年的和好几代人的努力,让她早已明白:她们很难真的杀死那些可怕的吸血鬼,而那些吸血鬼们的捕食也是有限度的,一般都是吃饱了就走,极少会‘滥杀无辜’?所以,她和她的领地以及特兰西瓦尼亚这里的镇民们才能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继续苟延残喘并繁衍至今。

    虽说,那种情况持续了近三百多年,并使得她们这里的人跟那些吸血鬼有着如同牧羊人和羊群的关系,但是,毫无疑问,身份为‘羊群’的她们,对于‘牧羊人’的存在已经基本习惯了,哪怕她们不止一次地想要对抗或者想要用她们的那并不强壮的犄角去顶撞‘牧羊人’也是一样,那对她们处境的改变并没有太多的改善。

    “你说那个德古拉要来?”

    “那正好!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来,也省得我们跑去他的老巢找他了!!”

    微微一愣,许久,范海辛才终于回过神来,并得意地举起了他手中的那个有些特殊的弩机。

    因为他门本来就是为了消灭德古拉伯爵那个吸血鬼才来到特兰西瓦尼亚古镇这里的,现在好了,不需要他们冒险去对方盘踞的古堡搜寻,对方自己就会自己来找他们的麻烦,这种低风险的事情,他可是一直都求之不得的!

    “好?”

    “哈!范·海辛先生,我想,你这个吸血鬼猎人,你们恐怕完全就不知道他们那种怪物的可怕之处吧?!”

    “还有,现在可不仅仅是那个可怕的德古拉,还有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同伙,那个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那个同样可怕的吸血鬼!他上一次,在我们的小镇里,一次就吸了足足一百人的鲜血!”

    “那是一百个人!!”

    “你到底知不知道,当那些人的鲜血直接从他们的眼睛、口鼻、耳朵还有崩裂的皮肤下爆裂出来,不约而同地汇聚到他的手上,让他整个身体隐没于猩红的血泊之中,让他得以在饱引之后还利用鲜血在手上汇聚一个可怕的血球时,那是一种怎样可怕的景象?”

    想想当初,在那个可怕的怪物离开之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那足足一百个瞬间被吸成了干尸的镇民,安娜·维勒利斯心底就仍旧是忍不住阵阵的胆寒。

    虽说,她和她的家族都世代都在以杀死德古拉为己任,但是,她同时也隐隐知道,那就只不过是她们的一厢情愿而已!无论是那个德古拉,还是那个新出现的吸血鬼弗拉基米尔,他们都不是她或者她领地里的这些人民能轻易对抗的。

    要不然,时至今日,她安娜·维勒利斯的家族,也就不会死得就剩下她这唯一的一个继承人了。

    “!!”

    “( ̄(エ) ̄)ゞ?

    忽然,

    在这个时候,某个原本一直在旁观,一直不怎么吭声,也不知道是在摆弄些个什么事情的邪恶小法师维迦,就终于有了反应并朝着安娜·维勒利斯以及范海辛俩人这边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

    “我没听错吧?”

    “女人,你刚刚说了,那个吸血鬼,那个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确实是来过你们的这个小镇这里?!”

    ψ()o?

    什么德古拉,什么吸血鬼新娘,又或者死了多少个地球人,它提伯斯熊大爷统统都不想去管!因为,那是这个世界的人的事情,为了位面世界的和平和稳定,为了世界的平衡,它就肯定是不能,也不想去管太多……

    但是,

    如果涉及到那个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的话,那它就肯定是要去管管的!因为,那是它提伯斯的任务,且还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要不然,它就很可能会被某个糟心且说到做到的小主子给关到时间的小黑屋里,忍受那种一万年的孤独和寂寞?

    那种事情,是它提伯斯无论如何都不能,也不敢去承受的!

    而且,如果它没记错的话,现在好像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距离任务描述的十个地球日,应该就只剩下六天或者不到七天的时间了,它肯定是稍稍要有一点点的急迫感的。

    “啊!”

    “是、是的,这位维迦法师阁下,你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这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成功消灭了纠缠了她们无数年的那两只吸血鬼新娘的法师,安娜·维勒利斯还是挺尊敬的。至少,可能要比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帮她们对付吸血鬼,但是刚刚除了乱射一通,还差点误伤到她自己的某个叫做范海辛的吸血鬼猎人要尊敬得多!

    “没有问题,到时我会去对付他的!”

    (ψˇ)

    “不过…….”

    “你们知道这个小镇附近哪里有蚂蚁窝吗?我认为,在去对付那个吸血鬼弗拉基米尔之前,我的法术很有必要去再多练习一会!”

    o(灬灬)o

    对于习惯了用脚踩、屁股坐、手撕以及张开大嘴一口吞,乃至于用暗影烈焰将敌人给活活烧死的提伯斯熊大爷来说,第一次转职成为法师,对于法术真的是有些不太熟,哪怕刚刚由于击杀了两名强大的吸血鬼新娘并升了一级,还获得了【黑暗物质】技能的它,现在的底气就仍旧不是太足?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它希望能够就近找到另一个蚂蚁窝,然后蹲守两三天玩那种数蚂蚁的小游戏,并直到对方说的那些吸血鬼们的报复到来为止?

    “蚂、蚂蚁窝?!”

    “这个嘛……”

    “很抱歉,维迦法师阁下,我不知道哪里有你需要的那种蚂蚁窝……但是,如果您是想练习法术的话,我知道,我的城堡西墙那里有一个大蜂窝,那东西可以吗?”

    安娜·维勒利斯不知道对方找蚂蚁窝到底有什么用,她也从来都没有留意过那种东西……但是,想了想,她就还是老老实实地将有可能会帮到对方的东西,将某个一直挂在她维勒利斯家族城堡西墙的一个大蜂窝的位置给说了出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矮子法师,这个维迦阁下似乎是有点儿古怪?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或者在一两百年前,碰到这样的一个巫师,恐怕对方早就被她或者教会的人给抓起来,并绑到广场上堆起柴火直接烧掉了吧?

    不过,在特兰西瓦尼亚古镇这里,在她们这个被吸血鬼和狼人肆虐了无数年的古城这里,就肯定是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还去在意这种小事情的,特别是在对方还是蹦帮助她们对抗吸血鬼的厉害帮手的前提下。

    “蜂窝?”

    “也行!快点,你现在就带我去吧!!”

    (ψ`′)o

    不怎么擅长与除了自家的某个糟心的小主子之外的外人交流,也不想去跟外人交流的提伯斯当场就示意对方带路。或许,身为一头暗影熊,有着熊性天赋的它,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掏蜂窝了?

    因为它知道,一个大蜂窝那就肯定至少会有成千上万只的野蜂的!反正,它们的数量越多,体型越大,生命力越强,就对它越有用!至于别的,它就暂时没有空去多想。

    “啊?!”

    “现在啊……”

    “可是,维迦法师阁下,我看你们赶了一天路又打了一场也累了,不如这样吧,我请你们去我们维勒利斯家的城堡里休息,然后咱们可以先一起享用一顿美味的晚餐,至于别的事情,咱们可以晚饭后再说?”

    安娜·维勒利斯看着那个维迦法师以及对方的那根铁质的,不知道是武器还是法杖的玩意顶部冒出的微光后,她想了想就试探着问道。

    “吃东西?”

    “可以!快去准备吧,本熊正好肚子也饿了!!”

    ψ(`)o

    如果是自己的那个暗影熊本体,那没说的,它提伯斯就完全可以不吃也不喝,因为它家的某个糟心的小主子为了怕麻烦也几乎从不给它吃喝!

    但是,现在附身到了这个名为维迦的邪恶小法师,附身到了这个约德尔人身上,它提伯斯就肯定是轻易免不了吃吃喝喝以及撒尿‘喔瘪’那种超级麻烦的事情的。

    “好的……”

    “请您们跟我这边走?”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名为维迦的小法师古里古怪的,甚至连面容都不愿意露出来……但是,鉴于需要借用或者利用对方的安娜·维勒利斯来说,那种小事情就肯定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所以,看到远处的那些镇民们已经开始焚烧那俩具被圣水浇透的吸血鬼新娘的尸体,看得到其他人也开始自发地救助伤者和处理那些个不小心在吸血鬼的袭击中死掉的人的尸体,觉得这里应该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之后,她便引着那个维迦小法师和一旁的范海辛两人朝着她的领主城堡那边走去。

    她现在已经在想了,如果这些远道而来的家伙们能够成功消灭那些吸血鬼的话,那就最好!如果不能,那么,接下来可以舒舒服服地住在她的城堡里的这段时间,以及晚上的晚会,恐怕就是他们三人最后的晚餐了!

    到时候,她就一定会让人在小镇教堂后边的墓地里,给他们留三个挨在一起的墓穴的!说不定,上边的墓志铭上还会写着:这是三个不自量力,想要帮助特兰西瓦尼亚人消灭吸血鬼,但是最后却反倒死在吸血鬼手里的倒霉蛋?

    ……

    随着天色的渐渐变暗,在几个小时之后,晚宴很快就结束了……

    在女领主,在特兰西瓦尼亚的维勒利斯家族城堡里跟那个城堡的女主人安娜·维勒利斯进行的晚宴让包括提伯斯在内的所有人都非常地满意!也许,那是因为他们三人赶了一天地路,确实是累坏了的原因?

    又或者,是那个女人竭尽所能地讨好他们的缘故?

    但不管怎样,在吸血鬼猎人范海辛心满意足地带着他的助手卡尔往他们俩人自己的某个房间走去的时候,女领主安娜·维勒利斯这时也提着一盏煤油灯,带着某个身高才刚刚到她腰际,但是力量却和体量严重不符的小法师维迦来到了一个窗户靠西的大房间里。

    嘎啦~!

    “看!”

    “维迦法师阁下,这就是我给你安排的房间,你看看还满意吗?”

    随着城堡的房间木门被推开,随着那个安娜·维勒利斯将煤油灯给放在床头柜上,她便一边向对方询问,一边走到了一旁,拿起了一个早就被放在那里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猩红如同血液一般的红酒。

    本来,她还想着要给对方也倒上一杯的,但是想想对方之前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就明确地拒绝了大家一起饮酒的提议,所以,她就没有太勉强,只是将酒瓶放下后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并同时下定了某些决心。

    “……”

    ~

    “女人!本熊对这个房间一点都不满意!”

    (lll¬¬)

    然而,出乎某个女人意料之外的,某个小法师在左右扫视了一圈这个并不算太小的房间后,竟说出了让她都感到有些意外的一句话。

    “噢?那是为什么?”

    “你看,维迦法师阁下,这里有一张松软的大床,还有干净的被褥和整洁的墙壁地板,这可是相当好的一间客房了,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是的,在安娜·维勒利斯看来,这间客房已经是相当好的了,除了窗户是朝着西边,可能一整天只有在黄昏的时候能照入一点点的阳光这一处不太好之外?

    “女人!”

    “你说的蜂窝呢?它在哪里?!”

    这个房间有多好提伯斯可不管,因为,它只知道,这里没有它需要的东西,没有它之前跟对方说好的那个蜂窝!

    要知道,一旦它没有足够的生命给它去献祭,它的超凡邪力的堆叠层数可能就不够高,不够高的情况下就可能打不过某个吸血鬼,而一旦打不过某个吸血鬼的话,它就有可能被某个糟心的小主子去狠狠地惩罚,那是它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蜂、蜂窝?”

    “哈!维迦法师阁下,这都已经晚上了,您竟然还在想着那个事情啊?”

    摇摇头,房间里,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拿着酒杯仰头喝了一大口之后,才媚笑着斜躺到了那张大床上,然后就那么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晃荡着自己手里的酒杯,看着里边那在没有灯的灯光下荡漾的红色液体之后,才咬了咬红艳丰满的嘴唇,用某种极具魅惑性的幽幽声调说道:

    “亲爱的法师阁下!”

    “也许,咱们今天晚上可以不用去想那种麻烦的事情,吸血鬼们的城堡离这里很远,它们肯定不会来得那么快的……”

    “所以,咱们今晚应该好好地坦诚相待,好好地聊聊……你可以好好地了解我,然后,我也很想看看你的那藏在法师袍里边的真面目和某些真本事?”

    之前已经沐浴过,还专门穿上了一套不适合战斗的晚礼服的安娜·维勒利斯咬着她的嘴唇,还稍稍松了松自己晚礼服的前襟,让那白花花的一片露了一些出来。

    是的,她就是在挑逗勾引这个小侏儒法师!

    虽然吧,对方并不是她喜欢的那种人,事实上也没有一个正常的女人会去喜欢那样的一名古怪的小侏儒,但是……这么多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成功,甚至是相对轻松地击杀两只吸血鬼,这对她的感触就真的是挺大的,所以,想要获得对方的帮助,或者干脆想要从对方的身上获得击杀吸血鬼的方法,以便让诺维勒利斯家族的人获得救赎并升入天堂的她,现在就真的是什么都顾不了了。

    时至今日,诺维勒利斯家族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如果她再不能击杀德古拉那只吸血鬼的话,那么,等待她和她家族的,就会死万劫不复的境地,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

    “女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

    提伯斯非常不理解对方的做法,它明明只是想要对方说出蜂窝的位置,然后他才好去掏蜂窝而已,可现在倒好,对方睡到床上还跟它说那种莫名其妙的话是做什么?

    而且,虽然由于不是本体而导致强大的感知力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就仍旧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便是:对方的体温正在慢慢地升高,心跳也正在渐渐地加剧,甚至身上都开始散发出某种奇怪的味道?

    对此,提伯斯表示真的很难理解,不知道对方的那愚蠢的脑袋里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

    “你说呢?”

    “亲爱的维迦法师阁下,你不觉得,现在是做某些愉快的事情的时候吗?”

    说完,安娜·维勒利斯一狠心,干脆就扯下了自己那红色美艳的晚礼服前襟的一个扣子,然后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让部分沟壑出现在了某个似乎不太通人情世故的小侏儒的眼前。

    “!!”

    “我明白了,女人,你这是在表达想要求偶的行为?!”

    Σ()

    想起了以前用自己的那超级感知能力扫描的时候,就曾经看到过的某些光着身体交配的愚蠢地球人类的行为,提伯斯便终于恍然地点点头,总算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古怪的女人的那种古怪行为的真正含义。

    “……”

    “那你还等什么,亲爱的维迦法师阁下?!”

    虽然很想撬开对方的那矮小身体的脑袋,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顿了顿,安娜·维勒利斯终究就还是忍住了某些冲动,继续对某个矮小的小侏儒诱惑着道。

    “哼!够了!”

    “本熊对你们这种大胸大屁股的地球雌性老女人一点都不感兴趣!你的肉太老了,看起来也不怎么好吃,快收起你的那愚蠢的行为吧!”

    (〝▼▼)

    对此,暗影熊提伯斯是极度嫌弃的!

    因为啊,在它看来,这个正在对它进行求偶求交配的地球雌性人类实在是太老太丑了,跟它提伯斯熊大爷的求偶观完全就不符!它喜欢的,可是那种身体强壮、爪子锋利、牙齿狰狞、毛色光亮、最好跟它一样浑身冒着火焰的那种母熊!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浑身光洁溜溜的,压根就没有多少毛发的地球雌性人类,在它提伯斯看来跟一头拔了毛的猪也没有什么差别,竟还想要来对它求偶?那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想也不要想,除非它熊眼瞎了,才会看上这种原本只能算是它口中食物的家伙!

    “!!”

    “老、老女人?!”

    原本还打算继续用上更多的魅惑招式的安娜·维勒利斯在听到对方的话后,瞬间就石化了……

    要知道,她今年好像才刚刚十八岁吧?这正是如花似玉的大好年华,怎么就老了呢?而且,她现在发育的刚刚好,胸大屁股大什么的,难道不是男人们都喜欢的吗?

    再就是,之前她明明已经确认了的,眼前的这个名为维迦,外号暗影熊提伯斯的家伙就是一个男性的侏儒无疑,那么,她的魅惑对方的计划就绝对是不可能失败的,怎么现在对方却是这样的态度?!

    “哼!”

    “老女人,你还是快收起你的那一套吧!快说,本熊需要的那个蜂窝,它到底在那里?”

    (ψ`′)o

    在提伯斯看来,眼前的这个愚蠢的地球雌性人类,对方的价值在它的眼里可是远远不如一窝蚂蚁或者一窝马蜂的,所以,现在的它,只想快点从对方的嘴里问出之前对方说好了的那个蜂窝,至于别的那些不太重要的事情,它可没有空去搭理对方!

    “!!”

    真是个该死的侏儒!!

    心下羞怒异常的安娜·维勒利斯蹭地一下,直接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先是一口恨恨地喝光酒杯里的红酒之后,才强忍着某种砍人的冲动,将酒杯放到床头柜上之后,才一边匆匆地系着自己晚礼服的前襟,一边用羞愤阴狠的目光恨恨地瞪了某个小侏儒一眼。

    要不是对方有点儿能耐,要不是对方有利用的价值,要不是她安娜·维勒利斯还用得着对方的话,她就肯定是不会让对方活着离开她的领地,离开这个特兰西瓦尼亚小镇的!

    “……”

    “我让人把你安排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距离那个该死的蜂窝最近的一个房间,它就在窗外的那面墙上,你伸头出去就看到了!”

    一边说着,安娜·维勒利斯便一边气哼哼地快步往那个木门走去,并一把就拉开了它。

    “对了!”

    “维迦法师阁下,但愿您不要被那些野峰活活给蜇死才好?!”

    嘭~!

    说完,穿着红色地晚礼服,想要来勾搭某个又矮又挫的侏儒小法师,想要看看对方的真面目或者学到一些能够对付吸血鬼的本事和巫术的安娜·维勒利斯,在最后恨恨地瞪了对方一眼之后,便直接摔上了门,气呼呼地朝着她的房间快步走去。

    吧嗒~!吧嗒~!吧嗒~!

    吧嗒…

    “???”

    ∑(`)??

    随着木门的关上,随着对方离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提伯斯便有些不解地挠了挠头。

    它还是有点不明白,它不过是因为不喜欢所以才拒绝了对方的求偶和求交配的企图而已,而那个年老的大胸脯大屁股的地球雌性人类到底又生的哪门子的气?

    “……”

    ()

    难不成,那个家伙是求偶不成,还想要跟它提伯斯熊大爷一起睡觉?

    不过很可惜,提伯斯表示,它只跟它家的那个糟心的女主人一起睡,对于这种外边的雌性非熊类生物,要是没有它家的小主子在一旁约束的话,它很可能会在半夜忍不住将对方给洗剥干净后一口吞下去的!

    所以啊,为了对方的小命安全,为了不让自己弄出人命,它提伯斯熊大爷就肯定是不会同意对方一起睡觉的那种无理要求的。

    然而,

    现在那种事情都不重要,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掏蜂窝并继续堆叠自己的超凡邪力,以便在需要的时候从虚空中召唤强大的黑暗能量去对付敌人的提伯斯,想了想,便第一时间抱起了一张椅子并放到了西边的那个窗口下。

    它现在的这个矮小脆弱的约德尔人的身体实在是太矮,肯定是够不着窗台的,所以,就肯定是需要凳子的。

    “??”

    “蜂窝……”

    “蜂窝你在哪里?”

    ()?

    “!!”

    “找到了!!”

    ()

    踩在凳子上,又矮又小又挫的半截身体露出在城堡的西墙之外,完全不管窗外下边距离地面有多高的某熊提伯斯在上下左右看了一圈之后,便终于成功在它所在的这处窗口外边的那左上方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几乎有箩筐那么大的玩意。

    “……”

    ()

    接下来该怎么办,提伯斯正在想…….因为,它发现,晚上的时候,那些野蜂们似乎并不愿意从那黑乎乎的蜂窝里出来?

    “有了!!”

    (ψˇ)

    很快,想到了某个绝对能引出那些藏在蜂窝里不愿意出来的小东西们的办法,那便是:用它的那根钢铁法杖去捅!!

    “快出来……”

    (`)↗捅!

    “??”

    Σ(⊙⊙`)?

    嗡嗡嗡……

    嗡嗡嗡嗡……

    很快!

    当某熊作死一般,用它手上的那柄比它现在的身高还要长的钢铁法杖狠狠地朝着那个蜂窝捅上去之后,某个黑乎乎的,约莫有它的那约德尔人的手指那么粗的小东西,便‘嗡嗡嗡’地叫着,并循着窗口露出的煤油灯的灯光,直接狂暴地朝着它冲了下来!

    “!!”

    !∑(ノ)ノ

    不好!!

    这时,某熊提伯斯终于想起来了,似乎…它现在的这具身体是约德尔人邪恶小法师维迦的,并不是它的那个不怕任何物理攻击,且浑身冒火的暗影火焰之躯?!

    于是……

    “哇啊啊啊啊~!!”

    “痛!痛死本熊了!快来人救熊命啊~!!!”-

    ==ヽ(*。)o゜

    深夜,

    一声极其凄厉的痛呼声开始在特兰西瓦尼亚古镇的维勒利斯家族城堡的某个楼层上响起,再然后,原本还算静谧的小镇便纷纷被惊吓得震动了起来,以为是吸血鬼再次来袭的人们,便纷纷吹灭了那一盏盏原本还在各自的家中亮着的灯光……

    因为,在特兰西瓦尼亚古镇这里,除了某个神经兮兮的掘墓人之外,没有谁会蠢到在夜晚的时候出门跟吸血鬼对抗!

    此时此刻,哪怕是某个女领主的命令都是没用的!

    跟吸血鬼对抗了无数年的他们早已明白,在这种夜晚里,他们所能做的,那就只有吹灭所有会引起注意的蜡烛或油灯,然后躲在各自的家中,躲在衣柜里、床底下并期盼吸血鬼们喝饱了某些倒霉蛋的鲜血后自行离开。

    或者是

    期盼第二天晨曦的阳光能早点儿到来,并帮助他们刺破那可怕的黑暗,赶走那些喝人血的恐怖吸血鬼?

    (ψ`′)o月末了,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