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

第1463章( ?? )仙剑世界里的真神仙(二十六)

    对于正在自家地头上胡闹的那群火焰神教门人,蜀山仙剑派的那些护塔青衣弟子们就如同是看不见、听不到一般,任由对方在锁妖塔禁地里追打嬉闹,他们就只当是对方不存在,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去管。

    事实上,不是他们不想管,而是他们不敢管。

    要知道,前些日子,被那只凶悍的,最先冲到锁妖塔里的小狐狸精给引天雷劈倒在地的四名负责护持山门的师兄们,现在就仍旧躺在床上修养着,差点就没被劈死咯!

    所以,在有着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他们这些禁地弟子又怎么敢去跟那一群能入塔,且还能好好地活着出来的火焰神教门人弟子们为难?

    再则,他们早已得到了上边的授意,在有着命令的情况下,他们这些底层的弟子们也乐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锁妖塔还好好地,对方也没有把塔给拆掉的想法,那他们就当然是犯不着去跟那群凶神恶煞们起冲突。

    好在的是,那群所谓的火焰神教弟子并没有在锁妖塔周围逗留多久便驾着七色的云彩离开了,让那群负责护塔的青衣弟子们心下总算是放松了不少。

    当然,松了一口气的可不止是他们,在蜀山正殿的那处悬崖上,正并列而站,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锁妖塔一举一动的酒剑仙司徒钟和蜀山掌门独孤宇云也各自暗暗松了一口气。

    “师兄!”

    “你方才想必也看到了,那九人,便是火焰神教目前所有的门人弟子和掌门了。”

    “是不是很惊讶?”

    “那火焰大仙就不说了,那可是能凭空升起一座岛屿,具现无数庙宇楼阁的存在,不是你我这等修为可以去轻易揣度的……”

    说着,酒剑仙自己便忍不住咂咂嘴并叹息着摇了摇头。

    “还是先说说她那几个门人弟子吧……”

    “想必师兄也看得出来,他们是不是个顶个地都是那种钟灵毓秀、天赋异禀之人?”

    “不过……”

    “师兄可能想不到吧?”

    “据我所知,除了那个叫做林月如的姑娘和那个苗人阿奴之外,那李逍遥、王小虎、丁香兰和丁秀兰四人在三个月之前就还只是个普通人,从未习武或修炼果,可现如今……”

    “你看看,就凭他们的修为,哪怕是我这个蜀山仙剑派的宁字辈的弟子,若是跟他们对上,要是一对一,或许就还勉强能略胜一筹!”

    “而要是碰到两个,兴许还能维持个不败?”

    “可要是碰到三个……”

    “只怕师弟我也只能落荒而逃了!”

    “师兄,他们有些人,才练了不到一个月啊,可咱们师兄弟练了多少年了?”

    “还有!”

    “你那入室大弟子太武,我看应该就是我蜀山下一辈中最最出类拔萃的了,可他修炼了多少年了,比得上那火焰大仙门下八弟子中的哪一个?”

    说到这里,人比人气死人的酒剑仙司徒钟便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自己的这个大师兄那入室大弟子太武毫无疑问就是蜀山仙剑派的下一任掌门,而自己的师兄也确实是把对方当掌门去培养的。

    这些年来,各种上好的丹药、功法想必就肯定是少不了的,甚至还有自家师兄和某些传功长老的专门指导,可哪怕是那样,练了十几二十年,也都不如火焰神教门下一村姑练上一个月,这让他们蜀山的弟子们情何以堪啊?!

    “……”

    剑圣、蜀山仙剑派掌门独孤宇云仍旧默默地站着没有说话,不过从他那有些难看和不自然的脸色就不难猜测,他现在的心情就肯定是好不到哪里去的。

    “那个赵灵儿就不说了!”

    “师兄你想必也深有体会,她那身可怕的灵力,我看了都有点直发怵,只怕是神界那些仙神,甚至是神界久负盛名的神君那等存在,也都不过如此的吧?”

    “不过那样也好!她那么强,就肯定是不会再走她娘青儿的老路了,而师兄你的那一套‘宿命’和‘天道’说,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品评到这里,很难得地,原本脸上一直有着些许愁苦神色的司徒钟就终于笑了起来。

    “现在那火焰大仙门下八个弟子,唯一欠缺的,或许就是经验而已,只等他们熬过岁月的打磨,届时这天下间的众多修仙门派,又有哪个是他们的对手?”

    “日后我等蜀山门人,只怕再也不能执天下正道的牛耳咯!”

    说完,苦中作乐的酒剑仙司徒钟伸手解下了自己腰间的酒葫芦,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

    事实上,他刚刚还是说得比较保守的,因为他觉得吧,那火焰神教开山立教还不到一个月,门下弟子就有了这等本事,而等到十年八年之后,那几人只要不出什么差池,则天知道能成长到何等境地?

    而要是从那个最优秀的赵灵儿身上推断的话,会不会到时候连神界的仙神们都比不上他们?

    而那种事情,司徒钟越想就越觉得可能,越想就越觉得惊心。

    他之所以不将那些也说出来,就只不过是不想太过于打击自家的这个师兄而已。

    “……”

    剑圣独孤宇云还是没有说话,仍旧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远处的那个锁妖塔沉默着。

    “哈!”

    “想那镇狱明王也是可怜,他可是我蜀山上几辈的弟子,成仙后被封为镇狱明王,可却被几个后生小娃给打成那样……”

    “啧啧!”

    “师兄啊,看来成仙了道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还不如在人间逍遥自在呢!”

    想到锁妖塔里的那个镇狱明王,酒剑仙便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之前他们已经用法术看到了的,林月如等四人轻易就打败了那个神界册封派遣的天神,然后还将对方给困在剑柱上,差点就没有被一只妖怪给砍死!

    只那一下,就让司徒钟知道,原来神仙也是纷纷三六九等的,而且成仙也并不意味着就能凌驾凡人之上,最后终究就还是得凭实力说话,人定胜天并不是说说而已的。

    只要实力够强,那‘天’,说胜也就胜了!而如果胜不了,那就说不定是自己实力还不够?

    “一派胡言!”

    终于,剑圣独孤宇云忍不住了。

    “那是魔道,不足为凭!”

    “师弟,想必你方才也看到了……”

    “那些火焰教的门人弟子,一个个根基不稳,道心不存,而修道不修心,只怕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罢了。”

    “不能位列仙班,即便实力再强,百年后还不是化为一捧黄土?”

    对于那些个火焰神教门人弟子们的天赋以及实力,剑圣独孤宇云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他却并不羡慕或是嫉妒那些人。

    因为他看出来了,那些人修的是‘术’,而不是‘道’!

    修道就在于修心,心为万物之源,修道就是修心,从心而入,心为道场,人则能清静明性,天地悉皆归!

    且老君有言:道以心得,心以道明,心明则道降,道降则心通,道不远人,而人自远于道耳。

    如果没有了道,那修炼就变得毫无意义!

    “道?”

    “呵!”

    “师兄,你还是喜欢这一套啊……”

    “什么是道?”

    “道不就是人走出来的嘛?况且,师兄,你不是他们,没有走过他们的路,焉知他们走的就不是道?”

    “难不成非要像你那般,忘情、放弃、牺牲、出卖、荒废、破灭和将错就错才是道?”

    “哈……”

    突然,酒剑仙司徒钟便有些悲呛地笑着,又狠狠地仰头喝了一口,然后才猛地收起了那个酒葫芦。

    “也罢!”

    “师兄,我还是以前的那句话,如果你所谓的得道就是要牺牲所有人,然后去成全自己才是道的话,那师弟我宁愿永远执迷不悟!”

    “你的伤势想必也好得差不多了,既然蜀山无事,那师弟我就先下山去了,你好自为之罢!”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不想跟身边这个开口闭口就教训人,且还喜欢口口声声劝人向‘道’的师兄多呆的司徒钟不想继续再在蜀山上呆了,于是,一个御剑术,便往东边飞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

    “师弟?!”

    剑圣独孤宇云想要伸手挽留,但是酒剑仙却去意甚坚,一个御剑术,眨眼的功夫就飞得没影了,哪里又喊得住?

    见状,他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来。

    然后,他再一次看了看完好无损的锁妖塔,再想想那混乱的天机,怎么想都不明白,最后思绪纷乱的他便不再多看,只是懊恼地一挥他道袍那宽大的衣袖,转身便往蜀山大殿的方向快步走去。

    ……

    蜀山上的酒剑仙和掌门剑圣的谈话火焰神教的众人就并不知道,当然也一点也都不想知道,因为此时此刻,在七色祥云上坐着,正往余杭县盛渔村天坑湖飞去的众人,正在为另一件事情而争执着。

    “什么?!”

    “逍、逍遥哥哥!”

    “你……”

    “你果真和月如姐姐拜了堂,成了亲?!”

    赵灵儿原本是很心疼自己的夫君李逍遥的,可是,当她在听到林月如将之前为什么要用剑鞘追打李逍遥,且还将他给打得鼻青脸肿的原委给一点点述说了出来后,她便又瞬间就消了火,转而愤愤不平和惊愕地朝着躲在她身后的某个家伙瞪去。

    “那个……”

    “小虎可以作证,我是被逼的!”

    “那时那个林天南老头比我强,我不答应,他就不放我走啊……”

    先是眼神闪烁了一会,然后,李逍遥很快就扯过坐在一旁的王小虎,并大声地叫起了冤来。

    反正,他绝对不承认是自己的错,他也是迫不得已,那真的不是他的本意。他现在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娶那只凶巴巴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比自己这个强化了足足八万点的大师兄还要更厉害的母老虎!

    “你这个负心汉!”

    “你现在还敢抵赖,你再说一遍试试?!”

    听到李逍遥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想着推卸责任,林月如气得就再一次站了起来,然后紧握住了自己的宝剑剑柄。

    “林姐姐!”

    “你先等等!!”

    赵灵儿赶忙站了起来拦住了林月如,生怕对方在气急之下,真的一剑就将逍遥哥哥给劈成两半什么的。

    “小虎?”

    皱了皱眉,不知道自己该信谁的赵灵儿只好看向了一旁的重要证人王小虎。

    “那个…”

    “大师兄,那时候我就说过让你赶紧走的,可你非要上擂台打……人家林姐姐比武招亲,你去瞎凑什么热闹啊?”

    “接着你还打赢了,那么多人都看到了的,等到拜了堂,吃了酒,最后洞房前你才撮弄我带你飞离林家大院……”

    “我觉得,这事就是你的不对!”

    看了看灵儿姐姐,再看看林姐姐,王小虎想了想,觉得现在似乎是两个姐姐跟自己比大师兄要亲的他,便一点都不客气地说出了实情,直接将李逍遥卖了个干干净净!

    “!!”

    “好哇!好你个王小虎,你这个叛徒!”

    “我才不是叛徒!”

    “谁让你刚才说不还我贡献点了的?”

    “你!”

    “可你不是已经自己赎回乾坤圈了吗?”

    “那是我自己赎的!”

    “??”

    “你赎的跟我赎回还给你的有区别吗?”

    “有!”

    “没有!”

    “当然有!”

    “……”

    “好了啦,你们都闭嘴!”

    终于,在李逍遥和王小虎吵闹争起来的时候,赵灵儿生气了,竟很难得地竖着眉头,装着生气的样子,用气场活活将俩人给吓得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

    “师父……”

    “您说,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逍遥哥哥和琳姐姐拜了堂,那他们就是夫妻了,这种事情可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但是,自己又是先一步跟逍遥哥哥拜堂成亲的,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的赵灵儿,就只好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某个只管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师父。

    如果对方有什么好的办法的话,她就一定会认真听从的。

    “咦?”

    !?(?''??)?

    “人家怎么知道你们要怎么办?人家刚还想看他再被揍一顿呢!”

    (?~?)

    小安妮一脸无辜地说着。

    要知道,之前在锁妖塔那里时,看着李逍遥被那个小姐姐暴打,她看得就别提有多过瘾了,现在就等着对方再被毒打一顿,最好把那两只眼睛都变成熊猫眼才好呢,那里又会去帮忙协调处理?

    “……”

    “好吧……”

    “林姐姐你先别生气,等回去后,咱们再去找李大娘商量一下吧。”

    看了看自家的夫君,再看看仍旧气呼呼的林月如,然后想到大家都是同门师姐妹,最后,赵灵儿只得先劝住了林月如,准备回去后找李大娘做主。

    “那就先这样!”

    “等回去再收拾他!”

    没办法,面对赵灵儿这个‘大妇’林月如心下也有些忐忑,所以,她只能先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可恶的李逍遥后,才恨恨地重新坐到了云彩上。

    “咦?你们不打了啊?”

    (?Д?≡?д?)!?

    “先打一打也是可以的,人家肯定不会阻拦的哦!”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