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环城术士 黑袍雷斯林

第236章 无冬之殇 五

    云雨巫山枉断肠。

    一夜过去,魔法女神还是没能睡服沈言。

    不过没关系,她有自信只要多睡几次……

    “你给我滚!”艾拉斯卓银手勃然大怒,给你尝个鲜得了,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反正艾拉斯卓是上代魔法女神的亲女儿,她的选民身份很难被剥夺。再说身为闻名几百年的老牌儿强者,在主位面拥有强大的势力,真不虚魔法女神!

    要知道当年她纵横天下的时候,午夜(魔法女神)还连体液都不是呢!

    魔法师就这样,看不起神祗是他们的传统。要知道当年阿祖斯号称“法师之神”,可封神后连那些传奇法师的面儿都不敢照,一心躲在图书馆里苦读实力上,封神后确实能强上那么一点点。但法师比的还有渊博的知识,一个法师之神论知识还比不上传奇,那不是贼鸡儿丢人?

    再说论实力阿祖斯在封神前连前十(也许是前二十)都排不进去,全靠当舔狗才得到密斯特拉的提携,天然被法师群体看不起。

    魔法女神走了,这次是真的离开。

    沈言里里外外、反反复复确认过好几遍之后,终于确认现在怀里的这个就是真的艾拉斯卓银手。

    “亲爱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艾拉斯卓问道。平日里沈言总是心不在肝儿上,像这个认真的表情难得一见。

    “嗯,一点小事。”当然不可能真的是小事,艾拉斯卓和沈言都知道。“不过在说事情之前,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问。”

    “女神教会和你自己,你更在意哪一个?”

    *****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红月不好意思的说,可翘起的嘴角分明说着她心里有多得意,我简直是浪里个浪啊!

    被艾瑞贝斯“委以重任”也就罢了,其实阿瑟他们自己还有一屁股烂事儿没弄完,无冬之夜2的剧情正在高潮呢。和所有的主角一样,阿瑟也喜欢在主线剧情都没搞定的时候去跑一些支线,可他不知道这边也是主线!

    所以他们几乎忙得要飞起来,这边刚抓个鸡蛇兽,那边吉斯洋基人的袭击又来,简直焦头烂额。

    好在这个时候,他们新加入的神队友红月“发挥”出色。踢块石头就能恰好破开阴险的陷阱,跌倒了手扶墙壁,结果发现一片密室……结果靠着红月的神运气,他们一路势如破竹,吊打剧情两边!

    好运气这种事儿只发生一两次还好,如果处处发生,那就成了恐怖片。

    阿瑟他们也很忐忑,不停的跟红月商量,可红月自己也不知道啊……她就是觉得,只要自己一想“赶快把这件事搞定,然后马上去见沈言”,然后就会运气爆表!

    (泰摩拉:当然啊!老娘把你的运气拉满就是为了让你拉他入伙,可你特么都在忙什么乱七八糟的?倒是快点儿去找人啊!某个碧池已经爬上他的床,我看已经三通……我说的当然是通水、通电、通气啦!)

    然而红月是个比沈言更严重的强迫症,她已经深化为强迫癌。对于一个强迫癌患者而言,不清空支线怎么行?!

    对此,阿瑟(男,精灵,23岁)只能白发萧萧的说,“我觉得吧,当红月队友的压力也不是特别大”。

    不过他们也扫荡了霍奇庄园并赢下荒野之板酒馆,甚至最后靠着红月的一把骰子神抛666,成功将店里的流动资金、酒水食物等统统赢了下来!这下不但填满了他们的钱包,将来的长远收入也有着落了。

    眼看着笼子里装的树精,几个人有些茫然,这就到头了?鸡蛇兽、蛇人、囚魂魔、树精,配药的原材料就这四样,一共十来支队伍在忙活这件事,结果全被他们找齐了!

    不是他们太积极,而是目标就像主动撞上来似的……就像这次,搞个小支线任务,往墙后一看……吆喝!

    树精!

    树精在那儿哭哭啼啼,连德鲁伊艾兰妮都懒得搭理她。配药只需要你的头发而你,又不像囚魂魔必须挖脑子。为了救几万人的命,头发必须剪,脑子也必须挖。

    至于说德鲁伊为啥不关心囚魂魔,怪丑没人权。

    “总觉得有点儿不够真实,算了,快点儿给艾瑞贝斯送去吧!这是正事儿,不能耽搁。”阿瑟说。

    “等等!”涅西卡拖住他,眼睛红红的,有些咬牙切齿。“我就不信她的运气会那么好!我不信!这世上如果有人凭运气就能为所欲为,那我过去那二十年攒钱的日子算什么?我要再试一次!那边”

    她手一指,就听见那边,有个戴兜帽的男子在叫卖着。

    “抽奖了,抽奖了啊,查爱娜王国的最新玩儿法,五个银币抽一次,人人中奖!保底一双保暖透气的上好棉袜,还有上好的珠宝、武器等你来拿,最高奖是由米尔坎著名矮人打造的秘银酒壶……”

    身后戳戳……

    “别叫我,我还没说完呢。最高奖是米……”

    戳戳……

    “都说了别叫我!”然而一只银质扁酒壶伸到了他的面前,让叫卖的声音戛然而止。“瓦特?!”

    红月一脸纯良的握着酒壶摇晃,“酒壶已经被我抽走啦,就是告诉你一声,你换个奖品接着喊吧。”

    “我,我特么……”看着那满满一箱子还没被抽出去东西,店主真是郁闷得肝儿疼。

    涅西卡这回算是彻底服气,任何人果然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就是能够靠运气活一辈子!可看她低着头的时候眼珠子还在滴溜溜的转,显然又在打着别的鬼主意。

    看到这个阿瑟真是头疼得厉害,白头发一抓掉一把,眼看着还没中年就要谢顶。

    *****

    接下来事情终于进入“正轨”。

    艾瑞贝斯亲自带队,率领一大堆的圣武士和卫兵将四只动物团团护住!箭上弦刀出鞘!一路杀气腾腾的送到了提尔大神殿!

    动物转交神殿后,由整个城市遴选出来的药剂师接手配置药剂,而深水城研究出来的药方则掌握在德斯泽尔和范斯维克手中。圣武士和城卫兵将大神殿包围里三层外三层,每个大门都由至少六个人把守!而且这六个人全都是打散编制,不但防护内外还要互相监督。

    这次别说动物,毛都别想偷跑出来一根!

    别说普通人,连纳舍尔领主看着都头皮发麻,这个艾瑞贝斯认真起来可太吓人了!

    神殿内,真正的内奸德斯泽尔也在发愁……治疗瘟疫的解药眼看要配好,可内外路线全被切断,我该怎么办呢?愁啊,头发是一把一把的掉!后来在走廊里遇到一个同样头发花白,同样掉头发的同龄人,德斯泽尔忍不住同病相怜,“发如雪,人犹在”啊!

    一声感慨,不胜唏嘘。

    阿瑟:你在说谁?我压力不大,我还年轻,哈哈哈~

    ……

    治疗药配出来还没来得及优化(主要是为大批量生产降低原料成本),纳舍尔领主就先给自己来了一瓶儿。

    他前面一直躲在蓝宫里欠账太多,现在就是弥补的时候深水城的关系是他的,解药和支援也都是他靠关系搞来的,这些功劳谁都抹煞不了可什么都比不上艾瑞贝斯天天跟老百姓见面来的亲切,现在民心全在a姐那边。

    如今仅有有限的几个人知道他服过治疗药,不再害怕感染瘟疫,可普通老百姓可不知道。纳舍尔先跟林顿大主教两边使劲儿,强制给艾瑞贝斯放了个假,然后他就带着两名护卫一头扎进了隔离病房!

    见着病人就握手!

    别问,再问就拥抱!

    肮脏点儿怕啥?抱!都长尸斑了怕啥?抱!生个浓疮怕啥?抱!

    为了民意,我今天豁出去了!

    “陛下,”身后的卫兵实在忍不住了,暗戳戳的告诉他,“最后那个不该抱……他得的是花柳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