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低维游戏 历史里吹吹风

第两百二十章:死亡君主

    “这是在干什么?”

    “听说是要重新整修广场!”

    “还有下水道,全部都要进行疏通!”

    “诶,那可是一百多年前修建的,现在也要重新疏通吗?”

    “不过也是应该的,我们丹内洛的人越来越多了,城也越建越大,原先的下水道,已经不够用了,碰上大水和暴雨天气,街上到处都是水,而且平时这些家伙废水和垃圾随意丢弃,是应该好好整理和管管了。”

    而总督府的地下,被挖掘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和这些地下水道相连,而在地下空洞之中,地面铺满了用巫术整合成一整块的石头。

    整个地下,石头呈现一整块,没有任何拼接的痕迹,而在石头的纹路之上进行了固定和填充,最核心的位置,使用了大量的巫师的施法材料和炼金材料,这么多年下来,一些对于精神力有共性的和传导性的材料,也逐渐的被巫师发现和研制了出来。

    尤其是核心的祭台之上,更是拥有着不少贤者之石的碎片,成为了死灵之歌巫术引导阵的主要节点引导。

    亚德诺斯终于还是和德尔梅迪达成了共识,不过亚德诺斯心怀鬼胎,而德尔梅迪也并没有准备履行诺言,两人各自怀着小心思。

    亚德诺斯以神圣塞维尔帝国皇后艾普丽死亡的时间太久,需要布置祭台招引亡魂为理由,利用德尔梅迪的身份,还有丹内洛的富庶,凑齐了大量的施法材料,终于布置出了死灵之歌的巫术引导阵。

    在地下的祭台之上,则摆着一具冰棺,是一个年轻的狼人少女模样,看起来,和当初阿莫斯冰原的艾普丽一模一样,这是亚德诺斯重新制造出来的躯壳。

    也正是因为如此,亚德诺斯才获得了德尔梅迪的认可,大量的投入,可以看到预期的成效,仿佛近在眼前的成功,亚德诺斯通过这样一步步的接近成功,彻底让德尔梅迪相信,他是在复活皇后艾普丽,而且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而做准备。

    总督府的地下洞穴之内,聚集了大量的工匠,他们全都听从于亚德诺斯的命令,将复杂的让人感觉头晕目眩的死灵之歌巫术引导阵,一点点的在整个丹内洛的地底之下铺设开来。

    虽然所有人对这个用绷带和兜帽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的怪人非常好奇,但是这既然是来自于总督府的命令,所有人也全部都听从。

    “这里的节点出现了偏差,必须要进行修整!”

    “这里不行,角度偏差了三度!”

    “我要的那些材料还没有到位吗?”

    “你们这群蠢货,这点事情也能做错,方向都反了!”

    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征调了不少苦役和农夫,从寒冷的冬季开始,跨越温暖和阴雨绵绵的春季,即将进入夏季的时候,这项所谓的“地下水渠系统”终于修建完毕。

    在原本就非常完善的丹内洛下水道之中,又进行了拓建,开凿大量小水渠,在整个丹内洛的地底之下,形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水渠系统。

    如果能够拿到这幅水渠系统的设计图的话,就会发现,这所谓的水渠系统,整体呈现出立体结构,上下还分为几层,在场有一位巫师高塔的导师的话,就会发现,这份图纸异常的眼熟。

    而亚德诺斯,在每一处的节点的核心地方,都埋下了一颗燃烧着魂火的骷髅头,整个丹内洛的地底之下,如果有精神力强大者覆盖住整个丹内洛城,就会发现地底之下,大量的魂火互相勾连,意识和精神力连接,组合城一个庞大的精神力场——

    “已经可以了吗?”

    德尔梅迪站在祭台的面前,看着冰棺之中的母亲,激动的难以自抑,手指一点点拂过冰棺的表面,趴在了冰棺之上,好像和母亲的再次相见,已经近在咫尺。

    亚德诺斯一身黑色的斗篷站在祭台的旁边,头颅之中的惨绿色火焰好像喜悦的要跳出眼眶来,嘴巴都裂开到了最大的限度。

    “当然,马上就好了!”

    “只要我们完成最后一步,就可以将皇后复活了!”

    德尔梅迪对于亚德诺斯盯得死死的,除了这座地下洞穴,除此以外任何地方都不允许亚德诺斯前去,虽然对于亚德诺斯所说的,丹内洛是神明驻足和丹内洛大教堂所在的地方,死神会忌讳法罗斯冕下的神力,从而放还皇后艾普丽灵魂的说法,德尔梅迪保持质疑。

    不过德尔梅迪不认为自己这样紧紧盯防之下,亚德诺斯还能弄出什么名堂来,而且城内的骑士团和太阳教会的成员全部都严阵以待。

    就算亚德诺斯有什么阴谋,她也认为自己能够轻松应对,她不相信就凭借亚德诺斯孤身一人,能够在这丹内洛城内做到什么。

    “躯壳已经准备完毕,剩下的只要从冥界召回皇后艾普丽的灵魂就可以了,德尔梅迪殿下,我可以开始了吗?”亚德诺斯仿佛开心的抑制不住自己,主动向德尔梅迪申请说道。

    德尔梅迪趴在冰棺之上的身子直了起来,看向了身后的侍卫,点了点头,立刻看见侍卫退到了后方:“希望你不要搞什么小动作!”

    亚德诺斯伸手行了个贵族礼:“当然,也希望德尔梅迪殿下,不要忘记自己的诺言!”

    复杂的密密麻麻的地下刻纹中心,勾连在祭台之上,亚德诺斯站在冰棺的面前,手指拂过地面之上的一枚枚如同豆子大小的贤者之石,立刻看见惨绿色的火焰在其中一枚枚被点亮。

    七枚贤者之石一一被点亮,随着越接近最后一枚,亚德诺斯的手越发抖动的厉害,脑袋之中的魂火都不断的涌动,激动的上颚和下颚都在不断的碰撞。

    “哈哈哈哈……嘎嘎嘎嘎!”

    随着接近最后一枚的时候,亚德诺斯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了起来,好像在蔑视和嘲笑这世间的一切,好像在见证这这世间的一切死亡,亦或者是自己的灭亡!

    亚德诺斯回头看向了德尔梅迪,嘴巴裂开到了夸张的地步:“下面就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不对,你到底在干什么?”

    “赶紧停下,停下!”

    德尔梅迪骤然间有种感觉有些不妙的味道,就好像死亡前的预兆一般,德尔梅迪想要冲上去阻止亚德诺斯,而这个时候,骤然间就看见绿色的火焰,从祭台的中心,突然膨胀了起来,瞬间跳跃到了十几米高,瞬间笼罩了亚德诺斯的整个身体。

    强大的力量震荡出去,将所有人都冲击到了地下洞穴的边缘,而随着中央祭台的魂火点燃,整个丹内洛城内的节点之中的魂火骷髅,瞬间响应而起。

    精神力的力量瞬间沿着引导阵,不断穿梭勾连,从亚德诺斯的脚下穿过蔓延到了整个城市之下,跨越了重重叠叠的建筑,组合成了一个漂亮的几何结构,这是自巫师出现以来,出现最庞大的巫术引导阵。

    一个庞大的让人感觉到恐怖的立体引导阵瞬间凝结而成,笼罩在了整个丹内洛城之内,此刻正值深夜,天空之中的乌云密布,遮挡住了月亮,一道只有精神力才能够感应到的光芒直冲天际,强烈的精神波动以丹内洛城为中心扩散出去。

    城内无数人一瞬间从睡梦之中惊醒,而还没进入沉眠的普通民众此刻也感觉到了一股如同被揪住了心脏的感觉,好像死亡的气息压制住了自己的灵魂。

    “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孩子怎么一直在哭!”

    “今天的月亮和星星怎么都看不见了!”

    街头之上的灯火一盏盏亮起,所有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每个人都感觉喘不过气来,心脏紧张的仿佛要从胸口跳动出来。

    “火,你身上着火了!”

    “死人了!”

    “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惨绿的火焰骤然从每个人的身上亮起,缠绕上了每一个人,城内所有人接连不断的被转化成为魂火的力量,意识不断的被抽取出来。

    所有人慌张的想要逃跑,街头之上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不过所有人还没有跑出两步,就看见一股意识火焰从其身上被抽出,然后整个人化为一具死尸,摔倒在了地上。

    城内的一切,不论是贵族、商人、农夫、小贩、苦役,不论身份高贵还是低贱,不论是骑士还是普通人,在这一刻,在面对死亡的面前,没有任何区别。

    街头之上到处都是惨叫,恐惧的声音,踩踏声,然而所过之处,如同地狱一般,周围不断的有人倒下,一股股诡异的火焰升上天空,被名为死灵之歌的巫术的精神力力场死死的束缚在天空之中。

    以整个精神力场的覆盖范围,所有人的意识被抽取了出来,十几万人接连不断的死去,魂火升上天空,仿佛凝聚成了一盏盏灯火,又或是满天星辰。

    “你到底干了什么?”

    “快给我停手啊!”

    德尔梅迪疯狂的攻击着亚德诺斯,不过笼罩在祭台之上的力场死死的护住了亚德诺斯,将德尔梅迪隔离在外,任由她怎么破坏,也无法靠近亚德诺斯一丝一毫。

    身旁的骑士不断倒下,整个地下洞穴之中,到处都是尸体,虽然身上没有伤痕,但是却已经没有了生者的气息。

    而且德尔梅迪发现,自己的力量竟然也在一点点不断在衰弱,自己的意识不断的变得模糊,好像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不断的吞噬自己的力量,不断的消磨着自己的意识和力量。

    亚德诺斯漂浮在火焰之中,低头看向了德尔梅迪,得意的大笑道:“死人在唱歌,灵魂在唱歌,这是属于死灵的歌唱!”

    “看!是不是有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丽!”

    “哈哈哈,是不是很荣幸,见证这一伟大的时刻!”

    “真的太美了!”

    德尔梅迪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疯子,双目通红彻底被愤怒点燃,感觉胸膛都仿佛要爆炸了一般,长剑带动的超凡力量不断的撞击在祭台之上,整个地下洞穴都被冻结成了一片白色的冰晶世界,但是却丝毫无法奈何的了亚德诺斯。

    “你这个……混蛋,我要宰了你!”

    “宰了你!”

    “宰了你啊!”

    亚德诺斯丝毫没有理会德尔梅迪,摊开双手,绿色的火焰在其身周不断的旋转跳跃,整个死灵之歌精神力场,瞬间开始收拢,漫天星辰一般的魂火,开始朝着亚德诺斯倒灌。

    “来吧,和我融为一体吧!”

    “让我们一同庆祝!”

    “死亡君主的诞生!”

    亚德诺斯张开大嘴,如同鲸吞一般,吞噬了十几万人的意识,在祭台之上,无数的萤火一般的光芒,汇聚成一条长河,惨绿色的火焰瞬间将其魂火吞没点燃,和其融为一体。

    十几万人的人格意识和亚德诺斯的人格同化为一体,亚德诺斯原本的记忆和人格,再也无法进行维持,融入进去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十几万人融聚成一团,只剩下了一个唯一的执念。

    “那就是死亡!”

    亚德诺斯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意识和人格随后烟消云散,而融聚了十几万人执念的死亡君主,则在亚德诺斯的身体之中诞生,亚德诺斯原本刚刚超过四级的精神力,一瞬间膨胀到了七级的门槛。

    瞬间就看见亚德诺斯的整个躯体都被神化,散落成大片的光芒,然后重新凝聚而城,一具高达近三米的庞大骷髅,身上的骨头汇聚成黑色的骨铠和骨刺,显得狰狞无比,而原本的惨绿色火焰,也变为了深紫色。

    而一股浓烈到极点的超凡力量和精神波动,瞬间覆盖了大半个丹内洛城,一个真正的七级神话生物出现在了丹内洛城内。

    “死亡!”

    “是世间一切的归宿!”

    亡灵君主骨掌一挥,直接击穿了整个洞穴和总督府,轰隆一声直接将地面直接掀开,掀翻了附近的数个街道,让其显露在天空之下。

    其漂浮在天空之下,挥手就看见手中无数的魂火散发了出去,城内原本死亡的大量人口,一点点的重新站了起来,不过此刻就看见其在魂火的吞噬和力量改变之下不断的进行转化。

    大量的食尸鬼、骷髅,死亡骑士不断的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身上的皮肉不断脱落成骷髅,或者是化为皮甲一般的尸肉,无数的亡灵将整个城市的街头和小巷全部塞满,在月色之下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德尔梅迪这个时候从废墟的石头堆之中站了起来,看向了丹内洛城内。

    夜晚的丹内洛城依旧美丽,只是此刻,原本繁华昌盛的丹内洛城,被誉为海上明珠的贸易之都,此刻彻底沦为了一座死人之城,城内再也听不到活人的欢声笑语,只剩下了死人的歌声。

    十几万亡灵的诞生和咆哮声,震荡的天上的云彩都散落,而这个时候从云层之下飞下一条尸龙,亡灵君主拉住缰绳,驾驭着尸龙咆哮在天空之中。

    “呵呵呵呵!”

    “这……这……这真的是我干的吗?”

    “我的天?我到底干了些什么?”

    德尔梅迪惨笑着站在总督府的废墟之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整个丹内洛城,看着那一个个化为了亡灵的丹内洛城民们,瞬间脚下一软跪倒在地上,一瞬间感觉全身的力量和意志仿佛都被抽离而去。

    “母亲,父皇,我对不起你们!”

    “我是帝国的罪人!”

    德尔梅迪眼眶之中全是泪水,不断的看着城内的各个角落,仿佛想要在城市之内,找到一个活人的身影,脸上只上下了彷徨和不知所措。

    而这个时候废墟的山坡之下,出现了一具骑着梦魇,身披铠甲的无头骑士,率领着无数的亡灵将这里重重包围。

    “无头骑士,驭龙者鲁尼·爱福斯!”

    “就是你来终结我的性命的吗?”

    “你也想要报仇吗?我给予你这个机会!”

    德尔梅迪拾起了地上的长剑,和率领着亡灵大军的无头骑士鲁尼激战在了一起,无数的亡灵前赴后继的冲上废墟,不断的被德尔梅迪的力量撕裂,汇聚成一座高高的尸山,不过也同样给德尔梅迪的身上造成了大量的伤害。

    直至天明时分,德尔梅迪站在废墟之上,力竭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