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直播之工匠大师 九个栗子

第703章 意外之喜

    “哦,行吧。”陆妈点点头,扭头去忙活别的了。

    自从这些带着玉乐器的大师们来到陆家之后,就再没有离开。

    陆子安给他们安排了房间,反正他们家别的不多,房间绝对不少。

    于是后来几天,陆家每天都有各种不同的乐曲声传来。

    初时只是寥寥几个人偶然听得,如痴如醉,忍不住循声而来,站在围墙外头痴迷地听着。

    后来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玉编钟也被送来之后,那音色简直绕梁三日不绝。

    以前人们喜欢跑陆家正门呆着,数来来往往的大师有多少。

    不过几天的时间,前门门可罗雀,反而是这平平无奇的墙角站满了人。

    甚至每天还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在这边挑地儿了。

    这个位置也是有讲究的,站得离围墙太近,声音会被挡住,太远自然也不行,得不远不近,最好是位置稍高一点,周围稍微空旷一些为最佳。

    刚好这围墙外头没种树,只随意地搁了些圆石,于是这些石头便成了香饽饽。

    久而久之,这墙和这石头的名声竟也传出去了。

    陆子安他们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效果,毕竟请这些大师过来,目的真的非常简单,纯粹是为了婚礼做准备的。

    不过这对他们并没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反而减少了前门的阻塞,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陆子安他们的回归,加上陆家如此兴师动众,消息逐渐传出去,大家也都知道陆家要办喜事了。

    这消息确认之后,顿时引起了一阵浪潮。

    当初订婚都出人意表,不知道,这次大婚,陆大师又会想出什么奇招呢?

    人们忍不住拿各种奢华的婚礼进行讨论,网络上更是吵翻了天。

    诸如世纪婚礼、最顶级的伴郎阵容什么的,更是时不时就被拿出来进行比对。

    以陆子安如今的身份地位、影响力来看,就算他折腾到月球上边去结婚,他们也不会意外的。

    有些人甚至想出了陆子安他们在长偃市上空坐飞机降落结婚、坐缆车结婚、坐模型结婚等各种点子。

    他们说得越热闹,越显出了陆家的低调沉稳。

    不仅陆家没一个人出来争论,甚至连女方这边都一直很平静。

    沈曼歌从确定婚期之后,就一头心思埋在了礼服的修改上。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她的婚服已经很完美了,但是她却总觉得还不够。

    看着她这走火入魔的架势,瞿哚哚很是担心,忍不住私下找了张凤娘说:“我总感觉曼曼这情况不对啊,大娘你说我要不要跟子安说一说?”

    张凤娘这些天自然也把沈曼歌的吹毛求疵看在眼里,却并不觉得这是个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说,她这只是紧张而已,你让她找点事做,也总好过她天天胡思乱想。”

    “婚前恐惧症?”瞿哚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是哦,当时我其实也有点儿紧张的……”

    不过她当时尽抓着邹凯折腾了,反正他们婚礼没这么繁琐,空余的事儿都交给了礼仪公司,她只需要美美地做新娘子就好了。

    这么一想,邹凯好像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了。

    至少,他有钱。

    听了她这么说,张凤娘很大方地赠了她一记白眼:“哚哚啊,大娘是过来人,劝你一句,要对你家邹凯好一点儿,他就是脾气再好对你再喜欢,你总这样说他,指不定他哪天听到了,总也会不高兴的。”

    “怎么会!?”说曹操曹操就到,邹凯抱着多多笑眯眯地接了腔:“我媳妇这是夸我呢,我什么都少,但偏偏就是钱多!所以我家宝宝才叫多多,对不对?”

    多多看看他,再看看他妈,哇地一声就哭了:“爸爸,坏蛋!爱妈妈!”

    虽然他的话很简短,但瞿哚哚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以前不是说我的名字是因为你爱妈妈吗?为什么变成爱钱了?多多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

    瞿哚哚哭笑不得,连忙把他抱过来好生哄了一番:“你爸爸哄你呢,你的名字就是因为爱呀,邹艾多,就是你爸爸爱妈妈嘛!对不对?”

    小孩子思维比较直接,想了想,也觉得瞿哚哚的说法比较靠谱,认真地点点头。

    见他总算是不哭了,邹凯也松了口气。

    瞿哚哚瞥了他一眼:“事情办好了?”

    “妥了。”邹凯压低声音:“你们尽管关上门做事,外边我都打点好了。”

    有他在,什么婚礼不隆重、陆子安不大出血就是不看重沈曼歌这种言论,根本传递不到沈曼歌面前来。

    沈曼歌研究完婚服,又跑去研究各种家具,算是消磨时间,倒也不无聊。

    相比之下,陆子安就忙碌多了。

    为了以示庄重,每张请柬都是他亲笔所书。

    当然,他们也没打算邀请太多人,除了那些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说要来参加的,其他都是他们双方的亲友。

    至于没打什么交道,是想借着他们婚礼来扩张人脉的,根本不得其门而入。

    除此之外,陆子安更是亲自布置了婚礼现场,每个细节都由他把控。

    陆爸刚开始还想插手,但后来发现他的思维完全跟不上陆子安的跳跃之后,也主动放弃了。

    他还是做接待吧,这个他比较拿手。

    大概是一直在忙碌中,所以陆子安其实并没什么时间紧张。

    期待了太久,当事情来临的时候,反而让他冷静下来。

    他的眼里,从来没有将就,对每个细节都要求完美,也就没太多时间留给他思考了。

    直到最后一天,确定了所有东西都已经就位,只等黎明到来的时候,陆子安才终于得以喘口气。

    这天吃完晚饭,他站在无双楼上,看着漫天星辰,忽然想去看看曼曼。

    他并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只是觉得,这晚夜色很美,如果能和曼曼在一起赏月就好了。

    带着这种想法,他随手抄起了桌上的果酒,趁着月色,穿过园子去找她。

    园子里张灯结彩,虽然为了不影响整体美感,他们并没有挂大红灯笼,但是红色绸带的穿织,还是衬托出了喜庆的气氛。

    一路灯火通明,红绸飘摇,仿佛是冥冥中的红线,牵引着陆子安踏着月光走到沈曼歌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