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封七月

第八百五十八章 楚休的处境

    ps:感谢书友路过不谢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孙掌柜看着李不三,狐疑道:“这些东西你小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别是黑货吧?”

    这李不三的底细孙掌柜知道,算是半个江湖人,其实就是个街头混混,文不成武不就的,但因为人比较机灵,所以常年在济州府厮混,倒也不赖。

    但这些东西,显然不应该是他会拿出手的。

    黑货的意思便是脏货,乃是一些来历不正的东西,一般收这些东西是有些麻烦的,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苦主会不会找上门来。

    李不三连忙道:“孙掌柜,你可别**说,要真是黑货,我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将其拿出来?

    这些是一个来自北燕的散修武者给我的,他乃是北燕的一个镖师,因为得罪了仇家,所以在一个月前带着自己的全部身家来到了东齐,准备退隐江湖,想要把这些东西都换成金银,看我可靠,这才交给我来处理的。

    这可都是来历光明正大的东西,你可莫要污人清白。”

    孙掌柜嗤笑了一声:“你也算可靠?”

    李不三傲然道:“我李不三怎么说也算是江湖人,知道什么叫做道义!

    人家已经决定退隐江湖了,这些东西可是人家以后安身立命的家底,我又怎么可能黑人家?

    按照江湖规矩,这些东西我抽三成,孙掌柜,我可是明白人,你给个合适的价格,可莫要故意压价。”

    孙掌柜冷笑了一声,一边翻看着东西一边道:“放心,老爷我在这一行里的信用可比你好,不过这些东西也没啥好货色。

    低级秘匣五个,虽然都是没开封的,但上面连个宗门的花纹印记都没有,材质更是普普通通,不是什么值钱货色,二十两银子一个。

    还有这些丹药,三瓶二转养气丹,成色一般,作价一百两。

    这是什么?五瓶三转的回血丹?这就是你供奉的那位大人物在北燕弄出来的玩意,说它是二转吧,这玩意的效果要比二转丹药好点,说它算三转吧,还没达到三转的级别,价格却跟二转丹药一样,简直就是搅**市场嘛。

    听说北燕那边的同行就连回血丹都不好卖了,这东西在东齐只能按照二转丹药的价格来,八十两一瓶。

    还有这是什么东西?”

    那孙掌柜狐疑的看着那枚血珠,甚至还用铭刻着阵法的琉璃镜观察了一下,但却搞不懂这是什么玩意。

    李不三在一旁道:“这可是好东西,那名武者说了,他是在数个月前,去极北之地走镖时意外捡到的,本想以为是寻常的宝石,但却发现这东西刀砍不坏,肯定是一件宝物,怎么也值得个几千两吧?”

    孙掌柜不屑道:“还几千两?想什么呢你?不认识的东西一缕当废物处理,五十两银子顶天了。

    这些东西加起来八百五十两银子,爱卖就卖,不卖拉倒。”

    李不三搓搓手道:“孙掌柜,大家都是熟人了,您再高一点,人家怎么说也是来东齐这地方安家落户来的,这些钱还不够在济州府内买个宅子呢。”

    孙掌柜耷拉着眼皮一挥手:“一口价九百两,不卖就拿着东西滚蛋。

    现在生意不好做,老爷我可没心思跟你在这里扯皮。”

    李不三直接一拍手:“成交!”

    孙掌柜拿了钱扔给李不三,慢吞吞的将东西摆放到柜台上。

    那血珠他也没弄明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看着没什么奇特的气息,他也就没在意,将其随手摆在柜台之上便去吃午饭了。

    等到午夜时分,那看似平平无奇的血珠当中,却是隐约透露出了一抹血色辉光来,跟窗外的月色交相呼应。

    血珠内部,陆江河看着同样已经只剩下元神的楚休,嘟嘟囔囔道:“本尊说什么来着?当初让你冷静一些你就不听,小不忍则**大谋,现在好了,你丫也成这幅德行了,血魂珠落在了一个不识货的白痴手里,本尊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再有几个月见不到气血,血魂珠将会彻底封闭,倒时你就陪着本尊在一起睡大觉吧!”

    这血色的珠子正是封禁着陆江河的血魂珠,也是楚休在搏命之后,唯一可以保存一线生机的地方。

    当初在跟净禅智藏同归于尽之后,楚休的肉身已经彻底崩溃,但他毕竟是修炼成了不灭魔丹,靠着不灭魔丹的力量,他保存了最后一丝本源之力,护住元神,遁入了血魂珠内。

    其实本来楚休是想要通过最后一丝力量,驱动血魂珠飞向吕凤仙或者是魏书涯等人那边,好让他们拿到手,然后解救自己,让他重塑身躯的。

    结果因为他跟净禅智藏交手的一瞬间,直接撕裂了一道空间裂缝,导致血魂珠从那里直接掉出去,被一个来极北之地走镖的镖师所捡到,最后到了这里。

    这一次楚休虽然是保全了性命,留有一丝生机,但代价却也是极大的。

    没了肉身,他肉身中的琉璃金丝蛊自然也是毁掉了。

    还有他的随身兵刃天魔舞也是被毁,并且还落得了现在这般地步,就好像是陆江河所说的,数个月后血魂珠若是再沾染不到鲜血,那可就要完全封闭了。

    此时楚休倒是没什么焦虑,血魂珠的空间内甚至还被他幻化出了一张大躺椅,他躺在上面淡淡道:“急什么?反正还有数个月的时间呢。

    当初那一战你也不是没看到,净禅智藏那老和尚不知道抽了什么疯,是真的准备要杀我而后快的,甚至连燃烧舍利子,抽取神兵之力的事情他都能做出来。

    当初我若是不拼命,恐怕连这最后一丝生机都留不下来。

    话说你这么怕死,当初到底是怎么走到这种地位,成为昆仑魔教血魔堂的堂主的?”

    陆江河不屑道:“什么叫怕死?本尊那叫谨慎,那叫如履薄冰。

    本尊若是像你这般莽撞,早就死八回了,那样才坐不到血魔堂堂主的位置。”

    话锋一转,陆江河忽然道:“对了,本尊一直都很好奇,你到底跟独孤教主是什么关系?

    我以为你只是传承了独孤教主的一些功法,没想到你竟然连不灭魔丹都有。

    整个天下除了独孤教主之外,你可是第二个凝聚出不灭魔丹来的。”

    楚休淡淡道:“我都说了,我便是独孤教主转世,你还赶快来跪拜?

    你要是听话,把我伺候好了,等到将来我重建昆仑魔教时,你就能如愿以偿的当上魔尊了。”

    陆江河m冷哼道:“我信你个鬼!教主大人绝对不可能是你这等模样。”

    其实现在陆江河也是有些半信半疑,他虽然一直都怀疑,但楚休现在直接说出来,他反倒是有些不相信了。

    身在血魂珠当中,楚休此时倒是没有陆江河这么焦虑。

    天无绝人之路,陆江河被困五百年,还有被自己所得到的一天,他就算是再倒霉,也会有出路的。

    到时候无论是须菩提禅院还是当初对自己落井下石的那些人,也该是时候算算总账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楚休不是君子,但只要能够报仇,哪怕是一百年,他都等得。

    所以这段时间内,楚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自己整理着属于自己的武道。

    楚休的武道太过驳杂,驳杂到了他不仔细数,甚至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会多少武功的程度。

    以往楚休的行程太过匆忙,不是这种事情就是那种事情。

    所以在闭关的时候,楚休也只是去感悟战斗经验,去修炼内力,但却很少有细致的去整理自身武道的时候。

    现在楚休没了身体,内力真气是修炼不了了,所以倒是给了他时间,认真细致去整理,去思索自身的武道,让其变得更加自然融合。

    并且这段时间以来,楚休还在跟陆江河讨论着关于血神魔功还有不灭魔丹的问题。

    血神魔功可以重塑身躯,不灭魔丹也可以重塑身躯。

    两者区别是一个快,一个慢。

    血神魔功重塑身躯很简单,只要有鲜血,那便可以大量吞噬鲜血来重塑身躯,然后再慢慢变强。

    但不灭魔丹却是不同,任何力量都可以让不灭魔丹重塑身躯,而重塑出来的身躯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形’,而是跟自己之前的身躯几乎是分毫不差的。

    不灭不灭,差一丝,可都不能说是不灭,当然琉璃金丝蛊这种外物还是回不来的。

    所以这段时间楚休便一直都在跟陆江河研究这件事情,等若是有了机会,他倒是可以将血神魔功和不灭魔丹结合,更快更强的重塑出自己想要的身躯来。

    同时楚休也给了陆江河一个许诺,给他交了一个底。

    等到自己到了真火炼神境的巅峰,有了压制住巅峰时期陆江河的实力后便会放他出来,并且还会帮其重塑身躯的。

    不过对于这种许诺,陆江河却是不屑的很。

    你楚休现在自己都还只剩下一丝元神呢,还跟这里装大尾巴狼?先出去再说吧。

    不过眼下他们除了等待,却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血魂珠放在珍宝阁的柜台上半个月也无人问津,应该说这珍宝阁的生意太差,甚至有时候连续数天都没有人来,就连那孙掌柜都差点把血魂珠给忘了,天天在晒太阳。

    直到半个月后,一名穿着寻常布衣的年轻武者才踏入珍宝阁内——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