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封七月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宁玄机的选择

    大罗天的情况让楚休感觉有些凶险。

    之前楚休一直都感觉是自己这边在掌控一切,联合众人,绞杀黄泉天等等,但实际上到了最后,被动的却仍旧是他们。

    道尊等人立刻便想要回到大罗天去救援,那边也没有九重天的存在,他们还是有机会的。

    但楚休却是看向陆三金,沉声问道:你离开之时,黄泉天的那些人究竟在干什么?只是单纯的杀人吗?”

    陆三金摇摇头道:“并不是在杀人,而是他们分别攻占了东西南北四域的龙脉所在之地,打开龙脉,吸纳着其中的力量。

    南域的龙脉之地就在天魔宫内,所以天魔宫才会成为攻打的目标,要不然左丘梁宫主无法移动,也不可能主动出手。”

    楚休点了点头,叹息了一身跟,看向天魂道:“迟了,吸纳到足够的龙脉之力,他应该就要回来了。”

    天魂也是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迟了,之前他便派人在下界偷偷摸摸的吸取龙脉之力,但被你所发现,现在他已经大张旗鼓的攻占大罗天,而大罗天内的龙脉强度,可是要远超下界的,现在我们就算是赶回去,也是无用的。”

    黄泉天内的命魂究竟需要什么?之前楚休不明白,但现在经过多个线索的推断,还有孟星河这边的研究,楚休差不多已经知道了。

    黄泉天是阴面,下界和大罗天等地方是阳面。

    而五百年来,命魂本身可能都已经被黄泉天所同化了,所以黄泉天进好进,出却是不好出。

    命魂想要出现在阳面,需要的自然也是阳面的力量,而阳面的力量最浓郁的地方在哪里?就在龙脉之地内。

    对方既然孤注一掷,把所有的力量都给放出来,显然这次他已经吸纳到足够的力量了。

    世尊在一旁皱眉道:“二位,你们说的究竟是谁?谁要回来了?

    不是贫僧多疑,而是贫僧早就感觉有些不对了。

    黄泉天虽然是被我们所打开,但我为什么感觉,你们对于黄泉天的了解,甚至比我们还要多?”

    都到了这种时候,不论是楚休还是天魂,都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况且接下来他们还要面对命魂,当命魂出现的一瞬间,不用解释他们也会知道的。

    所以天魂直接冷笑了两声道:“谁回来了?当然是独孤唯我要回来了。”

    众人顿时一愣,世尊疑惑道:“您不就是独孤唯我吗?”

    天魂淡淡道:“我是,他也是,准确点来说,他比是的更多。

    和尚,你们的先祖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一些,一个连杀都杀不死的人,你们以为靠你们就能够把他真正的封禁?

    你们以为五百年前你们真正击败了独孤唯我,并且将他封禁?你们想的太简单了一些。

    道士,你可还记得你们三清殿遗留在下界的一气化三清的分魂秘法?可能现在你们三清殿自己都不会了吧?

    魔主不败。他虽然没赢,但却也一样没有败!”

    在场这些九重天强者都不是白痴,天魂都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了,他们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三人看向楚休和天魂的目光都带着浓郁的警惕之色。

    老蛮王则是一脸的疑惑。

    他对于五百年前的种种风波只是听说过,但细节他还当真是不清楚。

    道尊冷声道:“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往身。

    既然黄泉天的那位是独孤唯我更多,那你们便是天地二魂喽?”

    天魂淡淡道:“别这么警惕,我只是曾经是。

    你们三清殿对于元神魂魄一道的研究可不少,你自己来说,一个人的分魂若是跟另外一个分魂无法共享意识,甚至是单独诞生了一个意识,那他究竟算是分魂,但是单独存在的生灵?

    你再看看楚休,他身上可有一丝属于独孤唯我的气息吗?

    你们不想看到黄泉天降临,我们也一样不想看到独孤唯我重新降临。

    你们不想死,我们却也一样不想死!”

    “那如今,我们又该怎么办?”

    沉默半晌,道尊忽然问道。

    楚休沉声道:“拼!集合所有力量拼!这种时候除了拼,没有其他的办法。”

    世尊闻言立刻将目光转向钟神秀,双手合十沉声道:“尊驾这次能否出手帮助我等?

    独孤唯我自黄泉天而来,看他弄出来的这些妖鬼邪魔便知道,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等到他下界,他势必会为整个上下两界带来灾难浩劫的。”

    钟神秀淡淡道:“他的出现彻底扰乱了规则因果,我会出手,但却打不过。”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

    钟神秀不论是在楚休还是在道尊等人的眼里都是神秘无比的,结果谁承想他现在竟然这么干脆利落的说,自己打不过独孤唯我。

    “尊驾又没见过独孤唯我,为何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世尊疑惑道。

    钟神秀道:“我见过他。”

    楚休望向天魂,天魂摇了摇头,显然他在记忆中是没有找到关于钟神秀的记忆。

    钟神秀淡淡道:“超脱在因果之外的存在,我都无法胜过,哪怕暂时胜过,以后也胜不过。”

    说着,钟神秀指向楚休跟天魂:“你们都是超脱因果之外的存在,命魂也是,还有东海的道士,他算半个。”

    “对了,还有宁玄机前辈!”

    世尊将目光望向楚休:“楚教主,当初宁玄机前辈是跟着一起离开的,你可知道宁玄机前辈究竟去了哪里?”

    楚休摇摇头道:“我虽然知道宁玄机前辈去了哪里,不过这次的事情我却不保证宁玄机前辈会不会插手。

    他所追求的境界,已经超乎你我的想象了,甚至已经不在你我这方世界的因果当中了。”

    宁玄机跟五百年前的独孤唯我一样,追求的都是武道上的真正超脱。

    甚至宁玄机都想要自创一个世界,自封为神,心可是大的很。

    下界江湖的恩怨,哪怕涉及到了真武教,楚休都不敢肯定宁玄机会不会插手。

    最重要是上次楚休离去的时候宁玄机正在体悟两界融合时的场景,此时他还没有出现,那应该就是处于闭关状态当中。

    这种时候楚休若是去打扰他,貌似有些不太好,若是把宁玄机给激怒了,那可就有趣了。

    这时远处的陆长流却是忽然开口道:“楚教主其实可以去试试。

    我虽然跟祖师接触的时间还没有楚教主你长,不过根据祖上所留下的典籍便知,祖师其实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道门清静无为,不喜欢管闲事,但却不代表天塌下来也不会管。

    楚教主你只需要把眼下的情况跟祖师说一遍,不用劝说,如何选择,就让宁玄机祖师自己来选好了。”

    楚休想了想道:“那好,我便走一趟东海,尽量早去早回,大罗天那里虽然已经迟了,但也尽量把那些黄泉天的存在全都剿灭吧,这个就靠诸位了。”

    时间不等人,安排好之后,楚休立刻按照记忆中的方位,向着东海之地行去。

    因为时间太紧,楚休这一次可没有浪费力量,而是周身环绕着阴阳本源之力,直接以绝强的力量碎裂虚空前行着,在达到东海深处,上凡天和下凡天所交融的地方时,楚休几乎已经耗尽所有力量了。

    之前楚休本以为宁玄机在闭关,但谁承想他却是端坐在那两界融合之地面前,一脸的沉思之色。

    看到楚休前来,宁玄机挑了挑眉毛道:“小子,是不是下界出了什么事情?”

    “前辈您知道了?”

    宁玄机冷笑着指了指天:“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大罗天那帮家伙也都在下界,应该闹不出什么风浪来才对。

    现在你来找你,莫非是有些事情解决不了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楚休咳嗽了一声:“的确是有些事情解决不了了,不过却不是下界,而是大罗天。”

    说着,楚休便也没跟宁玄机隐瞒,把一切都跟宁玄机说了一遍。

    听罢之后,宁玄机的面色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

    沉默半晌,宁玄机忽然骂了一句:“娘的!被独孤唯我那老小子给耍了!”

    宁玄机和独孤唯我不说是斗了一辈子,但也可以说是斗了半辈子了。

    之前他一直都以为独孤唯我是真的头铁,在下界就说一不二,在大罗天更是要唯我独尊,所以被人群殴了。

    结果谁承想这一切都是假象,独孤唯我算计的,竟然比他还要深,这让宁玄机忽然有一种智商被压制的羞耻感。

    甚至宁玄机看向楚休的目光都有些不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楚休也可以说是独孤唯我的一部分。

    最后宁玄机冷哼了一声道:“小子,给我一个出手的理由。

    你应该知道,我跟独孤唯我虽然是对手,但却算不上是敌人。

    如今他要回来走他的路,我没有必要去拦着,包括你跟他之间的恩怨,那也是你们的事情。

    你们内斗,我插手干什么?”

    楚休沉声道:“黄泉天是阴面,我们所在的世界是阳面。

    现在命魂抽取了一部分下界和一部分大罗天的龙脉之力进入黄泉天内,已经导致阴阳偏离分割。

    我不知道后果会如何,但放任命魂去走自己的路,最后的结果可能便是所有人都无路可走。

    选择权在宁前辈您的身上,若是您不想管,我现在立刻便退走,去大罗天跟命魂拼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