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封七月

番外——五十年后

    新元历五十年,昆仑天门脚下,又一次的天门大会即将召开,江湖上各路武者云集此处,让原本冷清的极北昆仑之地,显得尤为热闹。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武者带着十多名看样子还不到十八岁的年轻武者一边登山,一边给他们讲解道:

    “自从五十年前楚教主两分天下之后,咱们这方世界便进入新元历了,意味着新纪元的意思。

    下界武者最强便只有真丹境巅峰,一旦踏入真火炼神境,一个月之内便要前往天门,飞升大罗天,否则被江湖联合执法堂抓到,后果可是很惨的。

    同样大罗天的强者也不会来下界,这样一来各方势力倒是平衡了不少。

    不过万一下界诞生什么天才人物,却因为环境因素无法快速成长,那就可惜了。

    所以楚教主特意下令,每隔十年便在天门举行一次天门大会,上界的强者势力可下界招收弟子。

    同样下界那些自认为可以一步登天的武者也可以来到天门大会之上展露天赋,看看自己能否真正的一步登天。

    当然今日带你们来呢,主要是给你们见见世面的,现在整个天门内俊杰高手无数,你们一个个都别妄想着一步登天了。”

    “师父师父,你不是说你祖上跟楚教主是故交吗?那能不能给我们开个后门吗?”

    那中年武者面色一僵,道:“家父李不三乃是楚教主年轻时游历济州府时的好友,当然算是故交。

    不过嘛,楚教主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已经好多年没下界了,为师就算是想开后门也找不到人啊。

    你们小小年纪,别老想着走后门什么的,好好修炼比什么都强。”

    爬到了山顶,就在天门的山门牌楼下,端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他周身的道袍都已经破损腐朽,身上布满了灰尘,紧闭着眼睛,若不是他身上还有生机传来,简直让人误以为他是一座雕像。

    中年武者小声警告道:“记住这个老道士,千万莫要招惹他。

    这老道士自从五十年前便守在这里,任何人都别想他跨过他擅自下界,同样任何人也别想绕过他登上大罗天。

    十多年前有位已经达到天地通玄境界巅峰的古尊传人想要偷溜下界游玩,被这老道士一根手指就废掉了修为。

    他师父乃是武仙境界的古尊,想要讨要公道,但在这老道士面前却一招都没出,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更有人看到,每隔数年或者十余年,三清殿掌教许归山和副掌教方逸真便会来到天门,跪拜这位老道士。”

    就在这时,两拨人貌似起了冲突,直接便在天门前的广场上打了起来。

    天门大会汇聚四方英豪,自然也汇聚了四方的仇家,这种事情很正常。

    此时一柄闪耀着无边魔气的长戟临空而降,轰然砸落在两拨人的中央,一名身穿白袍长衫,丰神俊秀,气质无双的年轻人走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

    “鱼跃龙门,人登天门。

    这么个好日子,诸位不想着让自家弟子好好表现,却在这里争那一丝半点的意气,怕是因小失大了吧?”

    看到那年轻人,两边的人同时收手,并不是畏惧,而是神色中带着尊敬。

    那中年武者冲着身后的弟子道:“好好瞧着点,这位便是现在昆仑魔教四大魔尊中的神武魔尊,‘无双温候’吕凤仙,当世无双的人物,出手调停了数次大派纠纷,处事公正,很得江湖人信服。”

    “吕兄,这次你们昆仑魔教的人全都下界了?”

    已经将莫家搬到大罗天的莫天临走过来,跟吕凤仙打着招呼。

    吕凤仙点点头道:“我圣教如今威势太强,所以除了第一次参加天门大会,后续几次都没跟他们取夺弟子。

    如今五十年已到,也是时候该给各自的堂口补充一下弟子了。”

    莫天临这时候忽然面色有些古怪道:“吕兄,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我莫家在下界的弟子传来消息,说有人在东齐重建越女宫了,可能是她。”

    吕凤仙只是稍微愣了那么一下,随后便轻笑着:“前尘往事成云烟,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因果情丝都斩断无数次了。

    对了莫兄,你们莫家只要等弟子突破真火炼神境直接飞升大罗天便好了,你还亲自下来干什么?”

    莫天临冲着不远处身穿黑色云纹九龙袍,气质沉稳大气的赢白鹿努努嘴道:“还不是因为那位。

    赢家老祖已经退位,这位成为家主后大刀阔斧的改革,整个商水赢氏都焕然一新。

    人杰在哪里都是人杰,世家虽然排外,但这位竟然想出了入赘这一招,带着赢家的女弟子下界招收弟子。

    跨过天门又能迎娶世家大族的娇妻,这种好事哪找去?上次商水赢氏用这一招可是没少招揽弟子,这次我就跟他学学喽。”

    “哈哈!莫天临,你靠自己开枝散叶就能把莫家给发扬光大的,不用跟他学。”

    一个爽朗的女声传来,莫天临的面色一黑,不用猜他都知道是谁。

    他最头疼的就是洛飞鸿这个荤素不忌的女人。

    不过洛飞鸿却没有继续来调侃他,而是跑到一边,一把抱住了穿着一身紫色纱裙,气质变得冷艳成熟的穆紫衣。

    “穆姐姐,穆妹妹,你都闭关好长时间了,我都想死你了!”

    穆紫衣一脸无奈的推开她:“我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

    洛飞鸿犹如树袋熊一般,又重新抱上了穆紫衣,大笑道:“都一样,都一样。”

    说着,她忽然冲着一个方向努努嘴:“咦,你的情敌也来了,不去会会她?

    楚休他不是喜欢成熟点的嘛,你现在这气质跑到楚休面前,可不比她差的。”

    洛飞鸿所指的方向,梅轻怜正穿着一身如火般的红色长裙,指挥着阴魔宗的人招收弟子。

    穆紫衣的神色有些别扭,轻哼了一声道:“她现在可是魔尊,我可比不了。”

    昆仑魔教重新划分魔尊之后,梅轻怜已经被封为了赤练魔尊,也重建了阴魔宗。

    这时梅轻怜也仿佛察觉到了穆紫衣的目光,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了明媚灿烂的笑容来。

    但那眼神中间产生的无形气势却是让所有人一抖,就连吕凤仙都立刻扭头离去。

    这世上不能惹的是女人,最不能惹的,便是昆仑魔教的女人。

    这时一声呜哇大叫却是打断了两个女人之间的对峙。

    方七少扛着剑,指着对面头戴白玉道冠,穿着云纹道袍,一副仙风道骨气质的张承祯大声道:

    “张承祯!你丫是不是玩不起?

    说好了各凭本事招收弟子,你丫怎么剑法雷法一起上?”

    早在五十年前老天师便已经退位,天师府正式由张承祯执掌。

    厚积薄发,如今的张承祯修为一日千里,已经达到武仙九重,并且跟纯阳道门和真武教组成道门联盟,在大罗天内可比肩没了道尊的三清殿。

    张承祯淡淡道:“我天师府不光有雷法传承,也有剑法传承。

    招收弟子嘛,各凭本事而已,你若是用出雷法来吸引下界武者的注意,我也没意见。”

    方七少挽起袖子不服道:“我看你就是纯心为难我方七少!

    当初龙虎榜上,就你丫和赢白鹿装的最厉害,我早就看你们不爽了。

    今日你我先比一比,看看究竟是雷法强,还是剑法锐!

    剑来!”

    赢白鹿莫名其妙的看了方七少一眼,关自己什么事情?

    “行了行了,方七少,你都已经成剑道联盟的盟主了,当今天下剑道第一人,行事还这么胡闹,就不怕你师父和慕白霜知道了跟你急?”

    梅轻怜走过来,把方七少给拉了回来。

    方七少冷哼了两声:“今天我给梅姐姐面子,便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张承祯负手而立,轻笑道:“你想要见识,我也是能奉陪到底的。”

    说着,张承祯又对梅轻怜颔首点头:“见过赤练魔尊。”

    老天师跟楚休的关系不错,不过张承祯跟昆仑魔教的关系却不是那么熟稔,跟梅轻怜等人,也都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跟张承祯打了一声招呼,梅轻怜有些头疼的对方七少道:“你这幅模样,天下剑道联盟能够发展到现在这般规模,独霸上下两界剑道巅峰,可想而知你师父和慕白霜究竟废了多少心力。”

    方七少撇撇嘴:“我这个盟主难不成还丢了天下剑道联盟的脸吗?

    对了,楚兄如今到底在干嘛?除了四十年前天门大会时他露面过一次,如今他已经几十年没露面了。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真正的巅峰,堪称天下无敌,天上也是无敌,他还闭关修炼什么?”

    梅轻怜摇摇头:“几十年前他貌似找到了一些关于独孤教主的东西,所以一直都在研究,也不知道他研究的如何了。”

    说着,梅轻怜大喊道:“陆江河!陆江河!”

    广场之上有人看来,但却无人应答。

    梅轻怜的面色一黑,冷哼了一声:“血海魔尊!”

    “这呢!这呢!”

    陆江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道血影闪过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自从他获得了那梦寐以求的血海魔尊封号以后,便一直让人这么喊他,甚至有些新加入昆仑魔教的弟子连陆江河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血海魔尊。

    “楚教主之前是跟你一起去找的东西,他究竟在研究什么?”

    陆江河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莫测的笑容:“楚教主只是再找独孤教主留下的痕迹。”

    梅轻怜皱眉道:“可是独孤教主已经超脱,还有什么可研究的。”

    陆江河的脸上再次露出了莫测的笑容:“我也不知道。”

    梅轻怜:“……”

    方七少:“……”

    不知道你丫装的那么高深莫测干什么?

    在梅轻怜发火之前,陆江河又是化作一道血影,瞬间遁走。

    ……………………

    大罗天东域,昆仑魔教内。

    楚休的元神离体,遨游在九天之上,在他元神前,竟然有着一枚魔字令牌在指引着他,在虚空中穿行遨游着。

    不知道遨游了多久,眼前无边的云雾当中,一个黑色的身影背对着他站立着,黑袍迎风而舞,脚下好似踏着苍穹。

    “独孤唯我?”

    楚休想要看到他的正脸,但却发现自己的元神不论如何转动方向,看到的都是一个背影。

    那背影爽朗的笑了一声:“你应该知道这不是我,这只是我所留下的一个印记而已,一个力量比较多的印记。

    我已经超脱,力量无法在这片天界中维持太久,你若是再不来,这个印记可就要消散了。”

    “你知道我要来?”

    独孤唯我摇摇头道:“我知道你们肯定有一个会来,但却不知道谁会来。”

    楚休点了点头,但却并没有再说什么,一时之间,场面竟然陷入了寂静当中。

    独孤唯我诧异道:“你便没有什么想要问的吗?你若是再不问,印记可就要消散了。”

    楚休摇摇头道:“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我来这里,只是想要再次确认一下,我所猜测的究竟对还是不对。

    既然你在这里,那就证明是对,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问的?”

    独孤唯我愣了一下,随后大笑:“果然,你虽然源自我,但却不是我。

    你如今既然来了这里,那应该已经站在了真正的巅峰。

    我这里有超脱之法,你用不用?或许将来,你我还会再见。”

    楚休摇摇头道:“不用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的路,已经选好了。”

    独孤唯我点点头道:“那好,一路顺风。”

    话音落下,独孤唯我的印记开始崩溃消散,化作点点星光,飘散在云端。

    “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