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深夜书屋 纯洁滴小龙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世界悲!

    江浙农村不少地方的房屋格局就是一侧是老平房,一侧是二层以上的楼房,老一辈基本住在平房里,下一代和更年轻一代则是住在楼房中。

    等到老人去世后,平房要么被当作储物间被保留,要么就直接推掉再盖一个新的平房当厨房之类的来使用。

    周泽在走出这个平房后,所看见的是一栋三层小洋楼,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场院,再外面还有一个自家修葺的鱼塘。

    四周则是被农田包裹着,虽说这在农村很普遍,但换一个角度来说,这算是货真价实的乡间小别墅。

    崔老头从他家的泥房子地道里出来,应该就是来到了这里,但现在问题来了,崔老头离开这个平房之后到底又去了哪儿?

    夜晚黑幕之下,如果崔老头带着他的闺女儿随便往田地哪个疙瘩一躲的话,周泽还真的很难找到他。

    楼房里的人还没睡,已经是深夜了,里面还传来喝酒欢笑的声音。

    周泽走到楼房前的场子上,点了一根烟,今儿个晚上的事情让他觉得有些心烦,可能对于现在的周老板来说,坐在书屋里等愿者上钩才是最惬意的一件事。

    这就像是打宾馆门缝下塞的小纸条,你打电话过去来的人肯定没照片上漂亮,但至少可以保证即插即用。

    如果你亲自去外面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你没会员卡不是老顾客可能人家也懒得鸟你,跟你说我们这里是绝对正规的服务,纯洁得像是一朵精致的白莲花。

    但也就在周泽抽烟的时候,

    他的鼻子忽然动了一下,

    倒不是周老板的鼻子进化成了狗鼻子,而是因为前世的身份让他对某一种味道极为敏感,

    那就是消毒水的味道!

    此时此刻,在这栋屋子里,居然传来了消毒水的味道,这让周泽不禁转过身,面向这栋楼,丢下手中的烟,用鞋底踩了踩,周泽走到侧房门口的位置,用指甲打开了门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楼里应该是厨房和客厅,周泽所在的这个侧室里头还有一个很大的苞谷场。

    也就只有农村才能这般奢侈地对住房面积这般使用。

    走到客厅拐角处,有楼梯,可以上二楼。

    欢笑声则是在二楼传来,周泽慢慢地走了上去,那种消毒水的味道也开始越来越浓郁了。

    “老三怎么还没来,不是说好今晚一起喝酒看球的么?”

    “谁知道他呢,指不定哪家寡妇又请他去家里修厕所了吧,哈哈哈哈。”

    “老三这个人啊,就是太热心,别让让他干啥他都去做,真傻。”

    “少见多怪,我告诉你啊,老三骨子里可精明着呢,指不定摸了多少小媳妇儿的房门了。”

    客厅里,有三个男人坐在那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酒,小桌上摆放着猪头肉花生米一类的吃食,氛围很是热烈。

    “哟,进了!哈哈哈哈,真的进了!”

    “妈的!”

    “我叫你别买沙特赢你偏要买,沙特那支球队是亚洲鱼腩队,俄罗斯是欧洲鱼腩队,虽然都是鱼腩,但差距还是很大的,你让国足去和沙特踢,沙特也就六四开。”

    “上次亚洲杯上国足还赢的沙特吧。”

    “对,上次亚洲杯上先是王大雷扑出点球,之后于海任意球变线进了,一比零赢的好像。”

    “我这不是看赔率高想搏个冷门么?”

    “哥,顺子,你们两个小声点,嫂子跟孩子还在里头睡觉吧。”

    “没事儿,大老爷们儿晚上看个球,娘们儿敢说什么?不打紧,不打紧。”

    三个男人赤膊着上身,一边看着球赛一边吹着牛皮,周泽从楼梯走上来,没进客厅,而是转身走向了另一侧的房间那边。

    因为周泽嗅到了更奇怪的味道,

    同样的,是那种让周泽上辈子职业觉得很敏感的味道,

    鲜血的味道。

    周泽推开卧室的门,呵呵,说真的,还真有一种乡土小H文里描写的那种大半夜跑邻居家里偷香窃玉的意思。

    只不过周老板这会儿心里可没有半点这种想法,因为那种血液的腥味开始越来越浓郁。

    屋子里关着灯,里面陈设很简单,一张大床,橱柜之类的东西,面积很是宽敞。

    周泽刚踏出脚走进去,就停住了。

    脚底下,好像踩到了什么,有点黏。

    伸手在门旁边的墙壁上摸索了一会儿,周泽找到了灯的开关装置。

    “啪!”

    一声脆响,

    周泽打开了灯。

    一滩血渍,从床上一路滴淌下来,慢慢地铺陈开去,而周泽的鞋底,正好踩在了慢慢流淌过来的血液上。

    床上应该是一对母子,死的时候身体扭曲,死状极为惨烈,像是被野兽啃食过一样,而且是那种带着浓郁报复性色彩的啃食。

    周泽走了过去,检查了一下,他不是警察,也干不来刑侦这方面的事情,他只是想先确认一下,到底是哪种东西下的手,

    是人,

    还是?

    观察好了伤口,周泽发现床上的母子是被咬死的,而且是以一种极为迅速地方式咬死的。

    最可笑的是,

    女人的丈夫和这个小孩的父亲,

    此时还正在客厅里跟着自己的两个朋友喝着酒看着球赛,对卧室里发生的惨剧丝毫不知情。

    “我去上个厕所,妈的,这沙特害老子输钱了。”

    一个男的直接去了二楼的卫生间。

    “哥,你买的是四比零吧?”

    “对,四比零。”

    “还差一个球了。”

    “放心吧,可以的,沙特已经被打崩了,没信心了。”

    比赛快到尾声时,俄罗斯又进了一球,比分四比零了。

    “椰丝!椰丝!”

    男主人双手握拳大吼着。

    旁边的这位看这位中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也买球了,但已经黑了,当下只能无奈道:

    “顺子怎么去厕所还没回来,我去看看他,别想不开在厕所自杀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男主人一个人,他一个人美滋滋地喝着酒吃着花生米,开心得一比。

    比赛已经到伤停补时了,局面基本就这样固定下来了,他可以等着收米。

    世界杯揭幕战他就赢钱了,足以证明他这阵子的手气很红。

    而这边,周泽继续查看着卧室里的情况,现在可以确定一点是,这应该是僵尸所为,但这头僵尸的习性,让他有点陌生。

    和白莺莺和自己完全不同,这头僵尸有着一种极强的主观性,包括用行尸来吸引自己和许清朗出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确实是帮着崔老头“瞒天过海”了。

    而后,这屋子里的女主人和孩子惨死在僵尸獠牙之下,似乎也是在预示着什么。

    许清朗的老家,怎么破事儿这么多。

    周泽有些不耐烦地摇摇头。

    给床上的死者盖上了被子,关了灯,周泽将自己隐藏在了黑暗之中,他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应该和自己一样,也隐藏在房子的某个角落里。

    只杀两个人,应该不过瘾吧?

    这屋子里,还有三个男人,血气最为旺盛,上吧,我等着你。

    拿人当诱饵的事情,周泽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之前拿小女童做,结果出了意外,但这并不会影响周泽再来一次的选择。

    如果自己冒然出手,提醒这里的人,让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逃跑了,天知道它又会逃去哪里,自己可没那么多的功夫陪它玩躲猫猫的游戏。

    时间,

    慢慢地流逝。

    忽然间,周泽听到了远处卫生间的动静,一切只是在刹那间,但周泽感应到了,他马上绕过了客厅位置,从侧面冲向了卫生间所在的方向。

    卫生间的门是打开着的,里面是蹲坑的格局,没有马桶。

    当周泽过来时,恰巧看见一道黑影从前面窜出去,周泽经过卫生间门口时,看见两具男尸交叉地躺在蹲坑位置,肚子已经破了个大洞,肠子什么的也都被拉扯了出来。

    速度好快,

    是真的快,

    这种速度,

    让周泽都有些不可思议,自己之前所解决的行尸和这头本尊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周泽是钓鱼的人,但鱼儿却以极快地速度吞掉了饵料不等自己收杆儿就跑了。

    …………

    男主人并不知晓自家已经进了陌生人,

    而且进来的,

    是两头僵尸。

    他还在喝着酒,惬意地等着比赛结束,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了,美滴很,美滴很。

    但也就在此时,

    俄罗斯球员戈洛温一脚任意球越过人墙直挂死角,沙特门将鞭长莫及,比分被改写成了“五比零”!

    “艹!”

    男主人气愤之下直接将面前的花生米盘子扫在了地上,

    到手的奖金飞了,

    而且是在裁判都快吹哨的最后一刻,

    他心里真的好不郁闷。

    “妈的,你们两个,死厕所里啊!”

    男主人见自己两个朋友还没从厕所回来忍不住骂道。

    他双脚翘在了茶几上,点了一根烟,真的是不爽,非常非常的不爽。

    烟还没点燃呢,

    忽然间,

    男主人听到了茶几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的声响,

    像是有老鼠在吃东西。

    “艹,什么玩意儿!”

    男子收下了脚,

    低下头向下面看去,

    是有东西在进食,

    当男子把头探下去时,

    他看见一个身材佝偻一身寿衣的女人正埋头吃着自己刚刚推下桌子的花生米和猪头肉。

    女人愣了一下,

    扭过头,

    看了过来,

    这是一张很恐怖的脸,

    头发花白,

    嘴唇上下全是鲜血,那一双眼眸里,更是泛着暗红色的光泽,但她却自带一种嘴角弧度,就像是黑白照片里的她一样。

    她在笑,

    她很喜欢笑,

    每一张照片她都在笑,

    所以她死后,她儿子选择她遗照去放大时,发现都是在笑的照片,最后只能硬着头皮选了一张。

    男主人见到这一幕,

    吓得一个哆嗦,

    嘴巴张开,

    半天只吐出来一个字: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