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深夜书屋 纯洁滴小龙

第五百二十八章 小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但是男人嘛,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还要什么尊严,尊严又不能当饭吃,对吧?”

    小姨子嘴角含笑,道:“骗你的啦,我姐不在。”

    “不管她在不在,这些话都是应该说的。”

    “随你哦,话说,你还是喜欢我姐姐的吧?”

    小姨子凑到周泽身边,用自己的胳膊轻轻撞了一下周泽,

    “我姐那腿,那身材,再穿个制服丝袜,连我看得都眼馋,而且她个子又高挑,身材不胖,也不瘦,摸起来也有点肉。”

    周泽,

    很想点头,

    但,

    控制住了。

    “徐乐,其实,我以前挺讨厌你的,也挺看不起你的。”

    “附议。”

    我也很看不起徐乐这个傻逼!

    “你同意个毛线啊,我和你说啊,现在我倒是挺喜欢你是我姐夫的,如果你能和我姐好好的,我挺开心的。”

    周泽默然。

    “夫妻之间,哪有过不去的坎儿啊。”

    周泽继续默然。

    其实,现在想想,当初的恩恩怨怨,甚至包括伦理道德上的牵扯,现在都不算个事儿了,但周泽又觉得现在挺好。

    书屋不是很大,但恰好足够装得下他。

    他不想再去做其他的牵扯和羁绊了,因为……懒。

    很多人其实很难理解周泽现在的这种心态,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芸芸众生每天都在忙碌着,为了生活,为了梦想为了很多很多的目的。

    偶尔的闲暇出去旅游,也是争分夺秒,拍照晒朋友圈更像是在做任务一样。

    而周泽这种,见过繁华,如今躺下来,拿着一壶茶,坐看浮生日日闲的心态,真的是凤毛麟角。

    周泽很喜欢这种闲适和淡然,如果继续往茶杯里加孜然、醋、小米辣这些猛料,就没了那份意境了。

    “好了,你自己保重,有事的话,可以找我。”

    周泽伸手,想要很长辈似地摸摸小姨子的脑袋。

    但小姨子后退两步,躲开了周泽的手。

    这丫头。

    “我走了,你上去吧。”

    挥挥手,

    周泽重新走回了操场,穿过操场就到校门口了。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小黑妞还坐在那张长椅上,旁边地上坐着死侍。

    “你们还没走?”

    周泽问道。

    小黑妞指了指前面,

    老道和小猴子在操场上玩儿皮球。

    老道丢,小猴子抓,皮球在二人手头上不停地交换着。

    夜幕之下,

    这一人一猴,相映成趣。

    …………

    回到书店时,已经是快零点了。

    许清朗准备了夜宵,一碟臭豆腐,一碟花生米,一碟白蒲茶干,一碟兴仁镇上的崔记猪头肉,

    外加一壶老黄酒。

    周泽、小黑妞和老道加一只猴子,坐在一起吃了许久,随后挨个去洗澡,而后各自回房。

    莺莺换了新的床单,周泽进来时,她正坐在床边位置给自己涂着脚指甲油。

    她今天穿着一件淡色的睡衣,上面绣着花纹,很古典,头发柔顺地披散在一边,一股子婉约美宛若水银泻地一般洒了下来。

    很美,

    我家莺莺本就是大家闺秀。

    “不要涂,指甲油有毒。”

    周泽走过来说道。

    “可是,老板,人家又不会吃自己脚丫。”

    说完,

    莺莺像是想到了什么,

    捂着自己的嘴,

    难道,

    老板是怕他自己中毒?

    “想什么呢,睡觉。”

    周泽躺了下来,

    莺莺马上给周泽盖上被子,而后面对着周泽侧身躺下。

    周泽闭上眼,

    他今天是累了,

    很快睡着了,

    莺莺就这样看着自家老板熟睡的模样,看着老板的眼睫毛一动一动的样子,嘴角勾勒出了小小的弧度。

    看着看着,

    看痴了。

    …………

    早晨醒来,

    照例先冲个澡,

    然后走向自己最熟悉的位置。

    位置对面,坐着安律师。

    在他面前,摆放着超霸杯的咖啡。

    大清早的,看着这个杯子,周泽眼皮都觉得有些沉重。

    他也坐了下来,

    莺莺送上来在安律师眼里很“劣质”的咖啡。

    “报纸呢?”

    周泽问道。

    然后看见了,报纸在安律师手上。

    “你今天起得挺早。”周泽说道。

    “嗯。”

    应了一声,安律师把报纸递给了周泽,道:“看今儿个体育新闻,体总抽调几十个U25国家队成员去集训了。”

    “哦?”周泽有些意外,“你看球的啊?”

    “我还和李惠堂吃过饭呢。”

    “不认识。”

    “呵呵,当年流传一句话:‘看戏就看梅兰芳,看书就看李惠堂’。”

    哦,那是很久远的事儿了。

    周泽不说话了,因为他觉得安律师在秀他的年纪大。

    “没救了,没救了,国内联赛还在打,直接把人俱乐部的球员抽调走,你知道集训是做什么么?”

    “做什么?”

    “军训!”

    安律师一副很夸张的表情,“让一群踢球的人,去军训,一个个穿军迷彩,剔小平头,走正步。”

    “哦。”

    “真他娘的是一群天才,想要政绩想要疯了。”

    周泽默默地把体育新闻的版面放下来,他对那方面不是很感兴趣。

    自从知道莺莺开始置业买房之后,周老板对房地产的新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原来,

    无产者和炒房客之间,

    只差一个女仆。

    看到一则新闻,一楼盘降价后,原先买房的业主集体打横幅冲击售楼部维权。

    周泽默默地摸了摸下巴,

    想着如果莺莺买的房子哪家房地产公司敢降价,自己就搞一堆鬼去维权,吓死他们,看还敢降价不?

    想着想着,

    周老板自己都笑了。

    “早饭好了。”

    老许喊道。

    大家就去吃早餐,吃完了早餐,周泽习惯性地又走回自己的沙发位置,却发现上面的咖啡和报纸都不见了。

    “这…………”

    “老板,今儿有事儿。”

    安律师开口道。

    “什么事儿?”

    周泽有些疑惑地转过身,看见自己面前站着的小僵尸。

    小僵尸今天穿着很正式的童装,运动鞋,还背着个书包,这么一拾掇,可爱正太范儿。

    “上学啊!”

    安律师指着自己身边的小僵尸说道。

    “上…………学?”

    “对啊,老板,麻烦你了,送他去上学吧。”

    “别告诉我,是和林可一个小学。”

    “就是的啊。”

    “你有毒吧?”

    “没啊。”

    “我要上学。”

    小男孩忽然开口道,

    这一幕,

    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肯定会心疼得要掉眼泪,

    瞧啊,

    多好的孩子啊,

    喊着要上学,怎么能忍心不让他上学呢?

    “林可现在是王蕊。”周泽提醒道。

    “我知道她在,看着她,就是一种满足。”

    小男孩很认真地说道。

    周泽对这个情圣没办法了,指着安律师道:“那你去送啊。”

    周老板清楚,一定是小僵尸拿这件事要挟了安律师,安律师为了他能每晚睡觉,所以屈服了。

    以安律师的能力和人脉,把一个小孩运作进贵族小学,难度并不大。

    “得监护人去送。”安律师解释道。

    “所以,监护人是?”

    “是你啊。”

    “为什么不是你?”

    安律师闻言,指了指身边的小男孩。

    小男孩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他不配当我爸。”

    “嘶…………”安律师。

    虽然已经听过一次这个答案,但再听一遍还是好想抽人啊。

    很简单的理由,也是很直接的理由。

    安律师以前曾有个认识的朋友,其前女友忽然说她怀孕了,怀的是另一个男人的孩子,而她和那个男人已经分开了。

    那个朋友犹豫了一下,准备接盘,

    道:“那你回到我身边吧,孩子我养了。”

    结果人女的回了一句:

    “不,你不配养他的孩子。”

    安律师觉得自己和那个朋友有点像了。

    周泽咬了咬牙,还是点头道:“行,上车吧。”

    小男孩上了车,规规矩矩地系上了安全带。

    周泽爷坐了进来,发动了车子。

    “咚咚咚!”

    安律师敲了敲车窗,指了指副驾驶位置,道:“文件手续都在这里头啊。”

    周泽点点头,开动了车。

    上了江海大道,再下去就距离那家小学不远了。

    上辈子孤身一个人,

    这辈子也是一个人,

    两世为人,

    这还是周老板第一次开车送小孩上学,

    妈的,

    还真有点特殊的感触。

    此情此景之下,周泽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至少可以缓解一下尴尬。

    “在学校里,好好学…………”

    你跟一个几百岁的“老妖”讲好好学习?

    “算了,在学校里,不要影响到王蕊,等到她该出来时,你再去和她讲话。”

    “好。”

    小男孩规规矩矩地点点头,

    只要能让他每天可以看见她,他什么都愿意。

    “还有,在学校里要和小朋友们好好相处,不要打架。”

    “好。”

    不要打架,

    不要打架……

    周泽下意识地点了一根烟,

    想着小男孩如果在学校里和小学生打架的话,

    某少年恶霸,冲向了小男孩,准备大战三百回合,教训一下这个新来的家伙。

    结果小男孩挥挥手,

    “砰!”

    某少年恶霸的身影直接飞到了天上去,

    划出了一道令人绝望的弧线,

    现实版的,

    狂扁小朋友。

    想到这里,周泽不得不又叮嘱了一遍:

    “在学校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动手,不准使用你的力量。”

    小男孩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万一人家打我怎么办?”

    周泽吐出一口烟圈,反问道:

    “就算一个班的小朋友忽然发疯集体从家里拿菜刀来砍你,

    能砍破你的皮么?”

    “好。”

    周泽打开了车载音响,没连蓝牙,随便地点开,发现安律师里头放了盘;

    接下来,

    就是见证安律师为了自己能每晚安稳入睡到底付出了多少心思的时刻到了:

    “小嘛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

    也不怕那风雨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