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全金属弹壳

678.鹞儿飞(2)

    敖状元和蒋正磊自己讨了个没趣,敖沐阳都没给他们一个好脸色,他们进不去家门,被将军硬生生给赶跑了。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敖千信亲自过来了,上门后他就露出笑容:“阳子呀,这是在干嘛?听说你早说起的早,没去睡个回笼觉?”

    敖沐阳道:“这就准备睡觉了,怎么了?”

    侄儿的冷漠让敖千信心里不爽,可他如今有求于人,就只好忍下不爽来继续笑:“哦哦哦,没什么,就是我过来看看,你看大伯我一年没回来,没照顾上你……”

    “行了快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有事说事,没事别打扰我睡觉。”敖沐阳厌恶的摆手。

    敖千信道:“有事,是这样的阳子,村里现在旅游不是挺红火吗?大伯也想回来搞个渔家乐,你看行吗?”

    敖沐阳说道:“行不行市场说的算,我看有什么用?你想搞就搞呗,就这事是吧?你自己看着办,我去睡觉了。”

    他是个很能记仇的人,大伯一家的落井下石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辈子他不想再和这一家人有什么瓜葛纠纷。

    从初二开始,他带着鹿执紫去走亲戚,两人虽然没领证没办婚礼,可在在一起跟夫妻一个样了。

    还是那句话,富在深山有远亲,敖沐阳现在在亲戚里很有人缘,不管去了谁家都是当之无愧的话题中心人物。

    初五好天气,天空湛蓝,一尘不染,前两天吹过大风,空中白云被吹去了九霄云外,只剩下玻璃水一样的蓝天。

    相比前两天,今天的风更小一些,但依然有风,这样配合上湛蓝的天空很适合放风筝。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现在孩子们还没有上学,所以当天好几个人在村子的晒场玩起了风筝。

    敖沐阳在年集上买了一个,他也拎着出来放了起来。

    当地叫纸鸢为鹞儿,敖沐阳买的是传统的鹞儿,用细竹为骨架制成飞禽形状,上面贴着纸和绢布,形状为美人鱼。

    以前鹞儿形状比较固定,多是蜈蚣形、蝴蝶形、月亮、飞禽,现在也不知道是人们想象力更丰富还是技术更发达,什么形状也出来了。

    朱朱买了一个,那是撅着鼻子的小猪佩奇,钟苍给六妹买了一个,黄色连体衫和双节棍,赫然是李小龙。

    村里其他孩子玩的也是各种各样,有飞机有火箭,还有一个孩子放的是盘子,敖沐阳很纳闷,问道:“你放个盘子在空中干嘛?”

    “这是UFO,不是盘子!”孩子很郁闷。

    敖沐阳放开他的风筝,一条狗子摇摇晃晃到了空中。

    “这是天狗吗?”敖小俊过来问道。

    敖沐阳白了他一眼道:“什么眼神,这是天狼!”

    “明明就是个哈士奇,天哈士奇吧?”敖小俊坚持的认为自己没说错。

    敖沐阳不跟他多叨叨,天狼飞起来后,海风一吹,它的口中发出呜呜的叫声,隐隐约约如同狼嚎。

    风筝上面有广口哨,大风灌进去后跟有人在吹一样,呜呜作响。

    这是他自己的主意,其实传统风筝都有哨子,风筝之中的‘筝’字,指的就是能发出如筝这种乐器一样的声音。

    天狼在空中缓缓飘荡发出叫声,吸引了村里不少孩子过来看。

    朱朱不乐意了,她也想出风头,就拎着她的佩奇过来说道:“小阳叔,我的怎么才能发出声音呀?”

    敖沐阳道:“你去猪圈旁边放,一边放一边拿石头砸猪,就会有猪叫声响起来了。”

    六妹一心一意的放她的李小龙,钟苍想了想去超市买了个小喇叭,然后在里面录音:“阿打阿打!”

    他把小喇叭调整成重复播放模式给绑在了李小龙骨架上,今天风势不小,所以风筝能带起小喇叭。

    看到这一幕朱朱更不乐意了,她摇晃着敖沐阳的手叫道:“你帮我,快帮我弄出猪叫声。”

    敖沐阳哪里知道小猪佩奇怎么叫?这不是要亲命了吗?!

    一个风筝被他玩出了花来,不仅有声音,还有光芒,不过这不是他独创,这是传统。

    鹿执紫也来放鹞儿,她招手将女王叫下来,在女王腿上绑了根线,然后女王扶摇直上,威风凛凛……

    风筝玩了一天,到了傍晚大家伙会在线绳上绑上小灯笼,到时候放开手,风筝会带着小灯笼飞向夜空,就像孔明灯一样。

    以前这样的灯笼是用纸或绢蒙成各种形状,做成能够为燃烛避风的灯罩,但这样有危险,一旦风筝落下而火烛没有熄灭,可能会引发火灾。

    所以,到了今天都是用小冷光灯,灯光更亮,持续时间更长,而且也更安全。

    从中午玩到了傍晚,敖沐阳将风筝线收回来了一段,剩下的绑上一个冷光灯笼,剪断后鹞儿就带着灯笼摇摇晃晃飞向夜空。

    其他人纷纷这么做,黑黑的夜空中,一些闪烁着亮光的灯笼徐徐飞起,当它们飞高一些后,好像天空中多了闪亮的星辰。

    不光龙头村,在前滩镇、粟集镇甚至安周县和红洋市的一些广场里,都有这样的灯笼飞向夜空。

    很漂亮,这是一种浪漫的美。

    但浪不能过头,到了午夜敖沐阳在睡觉呢,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他迷迷糊糊的将搁置在鹿执紫胸口的爪子举起来摸索到手机,问道:“喂,咋……”

    “队长,队长,我是龙德水啊,山上着火了!山林大火!骂了隔壁,肯定是谁骂了隔壁的在风筝后面绑了玻璃灯,这掉下来把山上的树木引燃了……”急促的声音嗷嗷叫了起来。

    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队长,敖沐阳有些茫然,自己不是村长吗?

    很快他又想起来,哦,自己还是禁渔期海上执法队的队长,这是龙旺庄的村支书龙德水在给自己打电话呢。

    听完电话他清醒了:“什么,山林大火?”

    他顾不上穿衣服,推开窗户就往外看,结果脑袋转了一圈,除了呼呼吹来的寒风什么也没看到。

    龙德水叫道:“对呀,就是山林大火,你去海边就看到了,大龙山贴着海的那一块,快点号召村里人去灭火,快点吧!我先挂了,我给王友卫打电话,让他也赶紧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