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全金属弹壳

976.名流(5)

    三个人在浮桥上溜达着,一直在豪华游艇区转悠。

    这边的参观者并不多,主要是豪华游艇是不能上船拍照的,所以很多人聚集在三大区里,那里面有些小型游艇甚至可以进行短途试驾。

    即使对豪华装修有兴趣,他们也不必非得坚持在豪华游艇区,参观者们可以去商务游艇区,那里游艇个头小,但装修一样奢华,且可以上船参观。

    敖沐阳问鹿执紫道:“你有没有喜欢的?”

    一直以来天天开海钓艇,他已经厌倦了,这次鸟枪换炮,趁着游艇展活动多,买一艘正儿八经的游艇玩玩。

    不等鹿执紫开口,鹿无遗指着最大一艘游艇道:“我姐喜欢那艘船,你买吗?”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别替你姐做任何决定,你得有点礼貌,以后在你姐面前给我放尊重点。”

    鹿无遗嗤笑一声又要习惯性的开始嘴炮,敖沐阳干脆利索的说道:“今晚我要是不管你,你信不信那些黄鼠狼会钻进你的被窝里?其实黄鼠狼钻进去还没什么,就怕,嘿嘿,你醒来后发现自己不在被窝里,而是在坟地里!”

    他这话一说出来,鹿无遗就跟被人兜头浇了好些冰水似的,猛的就打了个寒颤。

    鹿执紫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不过鹿无遗用事实告诉她:敖沐阳捏住了他的软肋,他面对老敖的时候乖巧无比。

    好奇加上心疼弟弟脸上露出的恐惧之色,她便问道:“怎么回事?”

    “我……”鹿无遗刚要说话,敖沐阳抢先道:“没事,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游艇,这些游艇都挺漂亮的。”

    “肯定漂亮,一艘就得上千万人民币,多的得四五千万呢。”鹿无遗嘀咕道,“就算她喜欢能怎么样,咱们都没法上去参观。”

    鹿执紫随意的扫视着这些船,然后沉吟道:“那里有艘船挺怪的,你们看到了吗?它有些破烂啊。”

    她说的那艘船在豪华游艇区的边缘,长度大约是二十五六米,甲板往上只有一层,造型风格在众多崭新的现代化豪华游艇中显得更为古朴,有种别具一格的味道。

    但它外表已经很残破了,曾经雪白的船体如今变得灰白斑驳,甲板上没有任何饰品,甚至没有休息用的桌椅板凳,船舷两侧的栏杆有的甚至扭曲起来,几近报废。

    看到他们对着那游艇指指点点,一个西服笔挺、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便主动走了过来笑问道:“先生、女士,你们对CITY号感兴趣吗?”

    “CITY号?那艘船?”敖沐阳指着破游艇问道。

    男子点头:“是的,那就是CITY号,曾经的美利坚名流,或许你们看出来了,它在这里是一位长者,CITY号年1965设计出来的,船舶工程和外观设计由当时的游艇设计大师De-Voogt-Naval-Arhitets负责,生产公司是Feadship,可以说是出身名流。”

    Feadship翻译过来是费迪星,荷兰游艇生产商,迄今已经有一个半世纪的历史,是游艇制造业的泰山北斗。

    “出身名流?现在变成二流子了?”鹿无遗时刻不忘嘴炮。

    敖沐阳对他说道:“你这样的能活到今天挺不容易的,我建议你给自己买个人身意外险之类的,以后被人整死了还能给你姐留点遗产。”

    鹿执紫拍了他一把,嗔道:“别乱说。”

    结果老敖这番话却是说到了鹿无遗心里的痛处,他想到了缠上自己的冤魂,要是收拾不好,他还真得早夭了。

    男子继续介绍道:“CITY号现在看起来处境不太妙,但在当时它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六十年代欧美的游艇市场上已经拥有了许多比赛、休闲或钓鱼的船艇,他们当时需要的是那种专门用于美洲杯等赛事的观赛船,于是,CITY号应运而生。”

    “CITY号可以长时间呆在户外,有视野开阔的甲板,适航性出色、易于操控和调整航向,刚推出之后就被好莱坞巨星雷克斯-哈里森买走,这位巨星你们了解吧?”

    鹿执紫点点头道:“《窈窕淑女》中跟奥黛丽-赫本打对手戏的希金斯教授,1964年的奥斯卡影帝。”

    听她这么说,男子顿时高兴了:“是的,这款游艇就是他获得奥斯卡影帝后,送给自己的礼物,你们有没有兴趣再拥有它?”

    紧接着他又急促的说道:“它虽然出身高贵、前几任主人也是大有身份的名人,但现在价格并不高,只需要两百万人民币。跟周围动辄几千万的游艇相比,这价格可谓是很良心呀!”

    从这艘游艇的吨位和个头来说,两百万人民币确实良心。

    不过资本市场无良心,这艘游艇竟然如此便宜,那肯定有问题了。

    男子滔滔不绝的介绍着CITY号,什么钢质船体,什么铝质上层建筑,什么设有1间主卧及3间客卧,什么有两台Detroit-8V71N-375hp柴油发动机。

    另外他提的格外多的是这艘游艇的历届主人名字和身份,确实,拥有这艘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鹿执紫似乎有些心动,她大概知道敖沐阳的财力,就低声道:“确实不贵哈?”

    一听这话,男子更来精神了,他说道:“何止不贵,这船可是相当便宜呀女士,而且它的名流血统、它历代主人赐予它的非凡身份,这都是它的隐形资产。”

    敖沐阳却不好糊弄,他常年跟船打交道,一眼看出这船的问题:“二百万买下来,多少万来维修?”

    男子看出他们心动,就说道:“要不这样,先生、女士,咱们上去看看?”

    敖沐阳点头,起码可以上一艘豪华游艇了,虽然他看不出这破游艇哪里还有豪华的痕迹。

    远看这艘游艇只是比较旧,近看就是又旧又破了。

    为了检查内部线路,游艇上所有的地毯被移除了,底层舱室的部分家具和地板也拆掉了。

    男子倒是实在,说道:“这艘游艇价值很高的,之所以卖的便宜,就是因为需要大修,小一半的船底需要重镀,船头的构架及钣金问题得收拾。如果要远航,那船壳需要修复,最好甲板也更换一下,还有电路和管道工程,确实挺麻烦的。但这么一艘大船才两百万呀,还是值得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