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纣临 三天两觉

第九章 谎言之书(下)

    本质上来说,“现实修正者”也是能力者的一种,只不过他们的能力比较特殊。

    如果把能力比作“形”,那么大部分能力者的能力,都只是一个处于平面上几何图形,比如圆形、三角形、四边形,甚至有些只是一条直线或者抛物线;而少数的高位能力者,还有那些复合型能力者,他们的能力则像是立体的形状,比如金字塔形、立方体、圆柱体等等;至于那些位于最顶端的能力者,不管他们的能力属性是单一的还是复合的,要用形状来形容的话,那就像是彭罗斯阶梯、克莱因瓶这种东西了。

    “现实修正者”的能力,就位于“最顶端”的这个区间里。

    和“量子革命”、“超维放逐”、“无”、“凡骨”、“祸榊”等能力一样,用“纸、并、强、凶、狂、神”的标准去衡量这类能力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些能力都是极端特例,不适用普遍标准。

    而这类能力者的强弱,也并不在于他们达到了什么级别,或是经过了多少修炼,真正的重点是他们对自身能力的理解程度能有多少。

    以目前人类对物理学和异能的认知,显然并不足以让人们理解这些能力的全貌,即使是“第三王国”和“第四王国”的文明水平也未必能做到,所以这些能力者可以说每一个都要靠自己。

    “思维囚笼”是居于这个三维世界外更上层的存在对人类施加的最强禁锢,比“五感”这种生理层面上的限制还要牢固,而“想象力”则是帮助人类冲破囚笼或至少探头出去张望一下的唯一武器。

    冼小小的想象力,很普通。

    在她被浪客修改记忆之前,她就只是正常人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她的能力刚觉醒时仅仅是在网戒中心里服用精神病药物就可以抑制住自身能力暴走的原因。

    后来,在被子临软禁的那段时期,她也始终处于沉睡状态,并且由原始哈迪斯神雾压制住她的能力,以防止她在做梦的时候对周遭的现实世界产生影响。

    直到最近,冼小小才被浪客修改了记忆并唤醒。

    为了让她忠于子临,也为了防止她的能力不受控制,所以她还被植入了另一个概念自己是一个类似漫改电影主角的超能力者。

    在她的认知中,自己的超能力包括:意念移物、瞬间移动、心灵屏障、防御屏障、超级速度、超级力量、自愈能力、飞行能力、能量放射等等。

    所有的能力都是上文提到过的“平面图形”,而且都有一定的“极限”,只不过数量比较多。

    这样做,自然是有利有弊。

    如果告诉冼小小她能力的真正面貌,那么最坏的情况就是……某天,她的精神力变得足够强大或者疯狂了,她就可以做出修改地球的生态环境、修改全人类的认知、修正时间线上发生过的事情以改变现实或创造平行宇宙之类的……难以预计后果的事情。

    当然了,若真有那个苗头,在其发生之前,天一自会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眼下,让冼小小对自己的能力有误解,就可以对其有所限制,等于是在她的精神层面铸造了一堵高墙、一重保险,以此防止其能力的暴走;可是,这样一来,便让她在战斗中落到了一个十分不利的境地……

    …………

    蓝灰色的天空下,狂风大作。

    繁华的大都会,灯火辉煌,却空无一人。

    冼小小从天而降,似是被一股巨力甩向地面,坠向了无人的街。

    好在她在半空中便张开了防御力场并使用飞行能力减缓了速度,故而也是安然落地。

    但就在她的脚底触地的瞬间,一道白色光柱自云层中轰下,以她为中心,在离她三公里左右的距离上围着她快速画了一个“圆”,那光柱像是切蛋糕一样割开了大地、撕裂了城市,紧接着,那个被割出的“圆”就像正在咬合的食人花一样开始向内收拢、折叠……

    钢筋水泥建造的城市,在一股无法形容、无可阻挡的力量面前变得和黏土纸张一样被随意揉捏变形,而冼小小就像是这巨大沙盘中的一只蚂蚁,正在被某个犹如上帝般的存在攻击着。

    “切……”

    不过,这种攻击,仍是无法让她产生慌乱,因为虽然她的认知被限制了,但在她有限的认知中,她依然认为“自己很强”。

    她再度飞上了天空,速度奇快,轻松逃出了那巨大的“钢铁食人花”的包围,可还未等她低头确认脚下的情况,数百栋高楼大厦就像悬空的积木一样从四面八方向她直冲而来。

    转眼间,冼小小就被淹没在了互相撞击的建筑潮中,轰隆声响彻云霄,空中烟尘滚滚、逐渐扩散,如一团正在滋长的巨云。

    呼

    一息过后,烈风乍起。

    那些凝聚在半空的建筑残骸被反向推开,四散飞出,空中的那团烟云也随之被冲散。

    在散去的烟尘中,冼小小毫发无损地悬浮在那儿,其周身的防御力场看起来仍是十分明晰、强韧。

    而她的神情,看起来也是颇为轻松,甚至流露出一丝不屑。

    “就这样而已吗?”她开口说了句话。

    纵然视线范围里没人,但冼小小很清楚,自己在这个空间里说的每句话她的那个“对手”都能听见。

    事实也的确如此,德蕾雅在其话音未落时,已开始了下一步动作。

    但见,遥远的天际,忽有一片黑色的物体正在靠近,远远看着好似是大量的虫群,但若细看就会发现……全部都是导弹。

    那如蝗虫般密集的飞弹,数量至少得以万计,且全部都朝着同一个目标点飞行,但完全没有互相碰撞的迹象;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出现这种景象,在“这个空间”,却是可以轻易实现的。

    冼小小望着那些逐渐逼近的弹头,神情一肃,随即抬起一手,开始集中精力催动自己的“念动力”。

    她曾看过一部电影,里面的主角可以用这种方式停住射向自己的密集弹幕,而她现在要做的正是类似的事情。

    不料,就在她的注意力放在飞弹那边的时候,天空中又射下了七八道白色光柱,交错着击向了她的所在。

    这一瞬,由于冼小小的分神,她周身的防御力场有所减弱,在这些足以撕裂大地的光柱冲击下,那力场上现出了裂痕……

    …………

    “我知道天老板也给了你一本书,你拿到书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我也知道你为什么在明知我已掌握心之书的前提下,依然要实施今天的行动。”

    当冼小小和德蕾雅在那特殊的空间中激战之时,另一方面,姬珷和子临,则通过各自手上的“心之书”,展开了这样一番对话。

    “既然大家都知根知底,我们又何必要再交谈呢?”子临道。

    “问得好,因为我这儿还有些你不知道的推论。”姬珷道。

    “那怎么可能呢?”子临道,“你的推论,在我手上的这本书上,都明明白白的写着呢。”

    “那如果我告诉你……”姬珷道,“你在你那本书上看到的东西,和我在我这本书上看到的东西,都未必是真的呢?”

    子临稍稍迟疑了一秒:“若那样,那你岂不是把我们此刻的这番交流本身也否定了?”

    “我并不是说我们看到的全部都是‘谎言’。”姬珷道,“只有部分是。”

    “哪部分?”子临问道。

    “当然是天老板希望骗过我们的那部分。”姬珷道。

    “所以……你是说,他能时事的去修改我们正在观看的任何一条别人的心声?”子临道。

    “难道你觉得他不能吗?”姬珷道,“那你觉得他每天都在书店里干嘛呢?”

    子临没有回应,也不需要回应,因为他在这数秒间的思维变化,对方也都看到了。

    子临这时才发现了一个始终近在自己眼前、自己却从未怀疑过的可怕真相从一开始,天一给他的心之书,就是假的。

    这本书在不受干涉的时候和真正的心之书一样,除了少数无法被观测的存在之外,这书里能看到绝大多数人类的心声;但在天一需要的时候,书里就会出现“谎言”,也就是天一杜撰出来的、覆盖原本真正心声的“谎言”。

    “你瞧,你已经明白了。”姬珷道。

    “呵……”子临笑道,“我被骗了那么久都没发现的事,你只花三天就发现了吗?”

    “这很正常,如果你我角色互换,我一样发现不了。”姬珷道,“因为发现这件事的基本条件就是两个可以被心之书观测的人同时拥有心之书。”

    子临又思索了片刻道:“我理应无法在你观测我的时候观测你。”

    姬珷接着他的思绪道:“因为那样你会观测到正在被观测的你自己,然后通过他再观测到我、继而再观测到你……书的内容会在那个时间点上无限循环膨胀下去……有别于物理学中的观测者悖论,这应该算是属于心之书的一套观测者悖论吧。”

    “所以,天一是不可能允许真正的心之书落到两个‘凡人’的手里的……”子临道,“呵……不,应该说,他一个凡人也不会给。”

    姬珷道:“不过,他给我们的赝品也很不错了,也正是由于赝品会隐瞒掉部分的信息,我们才可以避免悖论的出现,像现在这样互相交流。”

    子临道:“但你还是比我高明,我曾经把撕下的书页交给过别人,并认为因为是‘同一本书上撕下来的’,所以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悖论,现在想来……这无疑是种自我敷衍的解释。”

    “你倒是很诚实。”姬珷道,“一般越是身居高位者,越是难以认错,也难以承认别人比自己强。”

    “哼……过奖了,我只是个平庸的普通人而已。”子临道,“另外,天老板,想必你现在也正在看着我们俩的对话,既然你允许了它的发生,那就证明这些也都在你的计划之中了……同时,在过去的几天里,你过滤了我们之间的博弈信息,从而导致了今天两名现实修正者相遇的局面,那我大胆猜测一下……你这是想让我和珷尊在此竞争,然后在我们当中做一个选择吗?”

    姬珷道:“不,他早已做出选择了。”他顿了顿,“他选的是你,由始自终都是你……若他要选我,早就选了,不用等到今天。”

    子临道:“那你又为什么还要让德蕾雅和冼小小战斗呢?是为了证明什么吗?还是单纯的看我不顺眼呢?”

    姬珷笑了:“呵……你应该也听过那个故事吧……

    “亚当和夏娃生下该隐与亚伯两个孩子,上帝让该隐负责耕种,让亚伯负责放牧。某天,到了向上帝献祭的时节,该隐只能拿出一些蔬菜和稻谷作为祭品,而亚伯却拿出了羊羔一类的肉类作为祭品;结果,上帝惟独垂青亚伯的祭品,导致了该隐的嫉妒,并最终导致他用石头砸死了弟弟亚伯,而最后,上帝却说是该隐有罪,并制裁了他。”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再道:“我第一次听完这个故事的时候,就觉得上帝是个混蛋,很显然他才应该对这悲剧负责;再进一步讲,如果他真是全知全能,那么他就应该对这世间所有的悲剧负责。”

    “所以……”子临问道,“你觉得你是……”

    “我就是该隐,而你是亚伯……”姬珷接着对方的想法道,“虽然我比你更早来到这个世上,但我并不是那个被选中的人,我的结局早已注定,而你的……其实也一样。”

    “这点……”子临道,“我倒是很早就知晓了,但我不认为你可以赢我,也不认为在天老板的局中,存在着‘我被你杀死或取代’这样的结局。”

    “把一个他所无法掌控的结局扔在他的脸上难道不好吗?你难道就没想过这么做吗?”姬珷道。

    “我……试过。”子临道,“但我发现越是去尝试反抗这种宿命,越是会被推向更黑暗的深渊。”

    “但我不是你。”姬珷道,“我,比你强。”

    他这自然不是虚张声势,他也无法用心声虚张声势。

    “经过这几十年的筹划,我终于在不久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在四叶草号的行动成功后,我把那些抓来的年轻人放到了这天选岛里参加竞逐,就是燕无伤参加过的那种……而他们也都用自己的死亡证明了自己的确是毫无潜力的废物。

    “于是,我按原计划把那些植入了受控AI的克隆体送回了联邦。

    “这样,联邦下一代就算是都安排好了……

    “只要这样再过几十年,我安排的这批人就会顺利上位,控制整个统治阶层,那时,我就能把那些腐朽的老东西们所构筑的‘壁垒’打破,并在其基础上重建一个美好的盛世。

    “用我的方法,根本不需要战争,也不需要无辜者去流血牺牲,我会通过统治阶级本身来实施那些牺牲统治阶级利益的改革……这,才是真正的百年大计,比起你的手段高明得多!

    “但谁知道你只花了一年光景就把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让我的大计化为了泡影!”

    子临看罢,心道:“嗯……这样听来,你的确比我这个普通人强多了,至少也是个世之枭雄;但这样,最终‘控制整个统治阶层’的人,不还是你一个吗?这跟帝王又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在你可以躲在暗处,不需要在自己犯错时受到公众的憎恨和谴责吗?

    “区别在即使你玩儿砸了以后,也可以如法炮制重新去控制一批傀儡,推翻自己原来构筑的王朝,继续当一个躲在幕后的实际统治者吗?

    “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家伙可以活很久吧?

    “你就不觉得……你这种对于权力的贪恋,和你口中‘腐朽的老东西’们的德行出奇得一致吗?”

    姬珷有些恼怒,他也不需要掩饰:“哼……如此说来,你是想当一个顺应天一的意志,反过来把该隐杀死的亚伯吗?”

    “你真不必拿那些圣经里的知名角色来比我,那是属于你们这些枭雄的、奢侈的比喻……”子临道,“我就是个普通人,想法单纯、自私、甚至卑鄙无耻,但我也有所坚持,我的身上也有可取之处;我的喜恶给这世间带来的好与坏,未必会比你更糟……

    “这个世界在99%的时间里就是由普通人来统治的,这个世界曾出现过的诸多帝王中,大部分也都是普通人而已。

    “或许天一的想法就是……如今这世间更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而不是你。”

    “真是可笑。”姬珷道,“你就没想过,你所有的理念,有很大概率全部都基于天一多年来灌输给你的谎言?”

    “彼此彼此。”子临道,“正所谓当局者迷,我也是刚刚经你提醒才意识到……你就没有想过吗?也许你被他骗的时间,比我更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