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黎明C

第六百八十九章 知无不言

    “会长”的黑匣子里装着的东西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深红色宝石,只不过在这块滚圆的宝石上,众多淡蓝色的繁密符文组成了一道道玄奥的链条交织缠绕在了一起,充盈的能量从宝石中隐隐散发而出,明亮的光泽也在漆黑匣身的映衬下美轮美奂。

    一眼看上去,这样漂亮的宝石就像是优质的珠宝一样绚丽,只不过在“会长”严肃的说出了一个让人耳熟的名字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就都知道这个遍布符文的石头到底是什么了。

    它是一块灵魂石,其中禁锢的赫然就是传奇法师奥文的灵魂,经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消耗,使用了不知道怎样神奇的手段,“会长”竟然真的把“铭文贤者”那支离破碎的灵魂修复好了!

    “来吧,和我们谈谈梅斯乌尔的计划,告诉大家那位“大法师”先生都做了什么”。

    操控着红色灵魂石上的封禁开启了一个口子,看起来早就和奥文谈好的“会长”便平静的把舞台留给了这位倒霉的老法师。

    而几乎在宝石封印解除的下一瞬间,那令人熟悉的、苍老又显得夸张和歇斯底里的精神力波动也从宝石之中一股脑奔涌出来了:

    “天呐,“命运长河”可见、审判之眼可查呀,我的所做所为全是被迫的呀,我要是早知道梅斯乌尔那个不知死活、不可饶恕、不得好死、恶贯满盈的混蛋在计划这样的事情,我说什么也不会来到费伦位面的,所以我们其实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对不对?这是一场误会,全部都是误会…………”

    “好了,是不是“误会”并不是这么容易下定论的,现在我需要你做出回答在“生命的礼赞”计划之中,梅斯乌尔创造了那么多“绿洲”到底时为了什么”。

    果断打断了老法师哭天抢地的喊冤,“会长”的质问严肃且沉着极了。

    而面对一位耀日王座的命令,已经被关进了灵魂石的奥文自然不敢怠慢,他只能瞬间的停止了自己哭求行为,改用一种沮丧的语调认真回答道:

    “那是梅斯乌尔的邪恶阴谋之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生命的礼赞”!那些绿洲只不过是为了培养“悲鸣之魂感染源”而做出的前置准备而已,梅斯乌尔逼着我和“浮光掠影”迪娜萨娅”、以及“重装机兵”霍拉尔共同建立了所有绿洲、驱逐了所处范围内一切可能造成危害的生物灾难、控制天气让每一块绿洲保持着完美的环境状态,至于“天空裂片”贝莱因那个被彻底洗脑的智障距说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不管怎么说,每一个绿洲最后都按照“大法师”的意愿迅速建立了临时的傀儡王国,众多慕名而去的人们也都将在一个毫无天灾人祸的世界快速“繁殖”。

    而在暗地里,我和我的那两个“同事”将会让这些普通人全部成为魔法生物血脉拥有者,然后让他们无一例外的感染上“悲鸣之魂”,最终,初始被投放的“悲鸣之魂”会顺着这些人的血脉代代承载,一个庞大的感染源群体也必然会占据绿洲的每一寸角落,等到“感染体”数量积累的足够多了,他们就会被强制驱逐出绿洲并通过传送门向整个费伦位面传播开来”。

    口述着惊人的事实,奥文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无奈与痛苦,而且这样的“无奈”倒是没有什么掺假的意味。

    不难看的出来,老法师确实很清楚自己在做的事情到底代表着什么,他也知道这种行为会为自己带来怎样的后果。

    “天呐,不要问我是不是疯了,我当然知道大规模创造魔法生物血脉拥有者是怎样找死的行为,天底下也只有梅斯乌尔那种活腻歪的疯子敢这么挑衅命运长河了,那家伙甚至特地发明的相应的传奇级法术增加“悲鸣之魂”投放效率,我充当帮凶实在是身不由己呀”!

    几乎找准了每一丝空隙,刚刚完成解答的老法师来不及停顿就赶快继续喊冤,想来“会长”在治好了这个话唠并得到情报之后肯定没给他多少时间表达那些私人想法,以至于急坏了的“铭文贤者”已经开始顾不得场合“随地”喊冤叫屈了。

    不过面对“严格守序”的耀日王座,一两句废话显然什么用处都没有,现在既然是问话时间,“会长”就铁定不会理会老法师的任何额外言辞。

    所以即使奥文的叫苦诚恳又真切,但是语气低沉的灰蒙蒙投影还是冷淡的命令道:

    “别为自己辩解了,根据你的记忆所示,落到这步田地的你只不过是自食其果而已,利用有限的时间,你还是抓紧机会说明一下梅斯乌尔的“悲鸣之魂”到底是什么吧”!

    “我懂我懂,态度良好坦白从宽对不对?我当然知道规矩…………只不过我这个小人物了解的事情真的不是很多呀,就是在执行命令的过程中,我通过私下观察才知道所谓的“悲鸣之魂”其实是一种可怕的传奇疾病,它被梅斯乌尔独立发明创造出来,专门针对魔法生物血脉拥有者进行感染,传染效率极高,传染速度极快,目前为止除了远远离开感染源以外近乎没有规避方法,其感染能力甚至连传奇职业者都休想幸免……只不过相比于低级术士来说,传奇强者肯定可以通过职业等级提升抹消感染啦…………”

    战战兢兢的遵循着“会长”的命令,贪生怕死的奥文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的前任“老大”卖了个一干二净,而且也许是因为知道医治好了自己的耀日王座冕下肯定探查过自己的记忆,所以此时的老法师可是挖空了心思把每一点消息说明了出来表明态度,那当真叫一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估计按照“铭文贤者”的预想,如果这个时候的“表态”稍有不好,等到会议结束后,失去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的自己就要被耀日强者当场捏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