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咸鱼

    “刚刚我好像看到鲍二带了什么东西上来?”冷涵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

    能让冷暴龙记住的名字不多,但时常上山来送上各种见过没见过食材的鲍二和年奕绝对牢牢占据了其中的两个名额。

    “噢,你说他啊!”林愁放下碗筷,“好像是扛了一条咸鱼过来,看模样有点像马鲛鱼,我没注意。”

    林愁将那条咸鱼取了过来,

    “好家伙的,这么大?”

    鲍二含着包眼泪从一群大佬的蹂躏中钻了出来,

    “终于想起我来了”

    瞧瞧他都经历了什么,林老板手作真人倒模黄大山、林老板与赵二爷商讨明光大事(伪)、林老板与冷暴(划掉)冷中将浓情蜜意共进午餐

    等吧!

    然而,或者由于他鲍二爷最近给林愁跑腿跑得日趋膨胀的原因在里头,蜗居在燕回山的这帮咸鱼看他的眼神就没那么和蔼可亲了,基地市的进化者们对他有多阿臾这帮家伙对他就有多关照,围住就是一顿十分怜香惜玉的爱抚。

    林愁愣了一下,

    “咦,你没走啊?”

    鲍二:“”

    鲍二尴尬的咳嗽一声,指了指咸鱼,

    “boss,有个事儿”

    咸鱼林愁见过,无论是灵长类的、河里的还是海里的都见过不老少,但是像这么大一条的林愁还真是头一次遇见,这条咸鱼的主人得是多么大的心脏才舍得把它做成咸鱼啊?

    这条咸鱼长度起码超过了两米半,重至少有600斤,干透之后还有这种重量,明显不是没有等阶的普通鱼类能够达到的。

    鲍二解释道,

    “老板,这是一根乌狼鲞,整整603斤啊!”

    “噢”林愁点头,“等会?乌狼鲞?!这特么是一条河豚??”

    鲍二也不知道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鼓捣出一脸很沉痛的滑稽笑,

    “确实是河豚,三阶二次变异河豚,两次变异的能力都是体型和力量,这条咸鱼生前大概是追食物的时候追嗨了,一头凿碎了那位老船长的储冰舱整条船的人都懵了”

    “自己送上门儿的?”

    “嗯!”鲍二幽怨道,“那船上也没个识货的,为了弥补船损,又在海上呆了大半年,弄了一整船的咸鱼干回来,前几天在港口卖咸鱼的时候被我遇见了。”

    林愁半晌无言。

    就这条咸鱼,模样变异的确实有点奇怪吧,就连林愁刚刚都把它错认成是马鲛鱼干了。

    不过,至少在生前怎么也得和本家河豚有点相似度的吧?认不出?

    要是抓紧时间运回来,完全可以卖得上一个相当不错的价钱难道上赶子真的不是买卖?!

    “唔,这么大一条变异河豚还是挺稀有的,”林愁道,“那位船老大要价多少?”

    鲍二耸耸肩,

    “他想给自己儿子换一份战斧牛排,外加海石花椰奶冻,依我看这个要价有点高了,不顾他坚持认为这个东西很稀罕,您不用做食材的话即使摆出来也很有面子嘁,要不是我认出来这是一条变异河豚,丫早当成普通咸鱼卖掉了。”

    林愁想了想,

    “可以。”

    “啊??”

    林愁说道,

    “一会儿我做好你就给送过去吧。”

    鲍二呐呐道,

    “老板,真的不压压价了?”

    林愁说,

    “都以物易物了,还压什么价。”

    于是鲍二一脸疑惑的带着菜上了小绵羊,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室内,冷涵很好奇的打量着这条不太常见的大咸鱼。

    “确定是河豚?这么大!吓!”

    ‘吓’这个感叹词被冷涵用出来,林愁无端感觉有种冷冰冰的萌。

    “不得不说,老渔民到底是不一样,”林愁轻轻抚摸着大咸鱼的鱼皮部分,“这个沁出来的盐花就显得很专业,看起来特别整齐有没有,好像鱼皮本身的纹路一样,如果是我来做,应该要尝试好几次才能确定盐的配比。”

    林愁蘸了一点盐花放到嘴里,

    “盐不错,挺干净的。”

    别以为身在大海盐就像水一样常见,想弄出点味道适口的盐同样很麻烦,海猎船出海的时候要么带些盐,要么就随便煮点盐对付一下咸鱼这种东西除了鱼就只剩咸了,所以可想而知用了多少盐用的什么盐绝对是地位不可动摇的关键。

    虽然“品相”这种词用在咸鱼身上总觉得有点稍显别扭的意思,但鲍二送过来的这条咸鱼的品相确实可以在咸鱼中称得上貌美如花了。

    “噗嗤。”

    冷涵突然笑出声。

    林愁都看傻了话说正常人能看到冷涵挑挑眉毛牵一下嘴角就已经是中了头彩,他看到了什么,冷式“放声大笑”么??

    冷涵的目光渐渐在林愁脸上聚焦,

    “看你爱不释手的样子,这条咸鱼是不是比还好看?”

    林愁傻傻的说,

    “啊?”

    “”

    冷涵梗住了。

    冷涵的眉毛开始倒竖。

    周围的气温渐渐降到冰点以下。

    突如起来的咆哮震彻燕回山,

    “我问你这条破咸鱼是不是比我还好看!!!”

    轰~

    气浪夹杂着巨量的冰渣雪花将小馆所有的门窗全都轰开了,喷涌而出的白色流量超大,就像水库泄洪或者干脆就是雪崩一样

    哦,其中或许还淹没着某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三两只满脸生无可恋的食客什么的。

    被轰飞出来的进化者呆滞的蜷缩在雪堆里好半晌,哆哆嗦嗦的抬起自己的胳膊腿儿,聚精会神的看着,看了一遍又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发出欢快的声音:

    “噫!好了!我中呸我还活着!”

    然后飞快的爬起身,夹着屁股猫着腰一溜烟跑的跑了。

    燕回山上所有的人噤若寒蝉,傻傻的望着山顶上那个小小的建筑物。

    “哈”

    “呃”

    “发生了啥?”

    “话说刚刚你们有没有听见冷中将的声音说了些奇怪的话?”

    “没有!别瞎说!不是冷中将!”

    众进化者看着那几只被从门窗喷出来的可怜身影渐渐跑远,死死的闭上了嘴。

    某处,黄大山握着拳头灰啊灰的,咧开嘴使劲笑,

    “对对对,要的就是这样婶的,求求你直接推了姓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