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骑虎难下

    叶老爷子和赵擎苍相当失望,有的人将目光转向林愁,开始怀疑,但没有说出来。

    黄大山瞧见那帮人的眼神,开始发狠了,

    “呃淦里娘嗝~”

    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黄大山这货的表情分明已经逐渐爹化:

    老子的贴心小棉袄,哪个瘪犊子敢多说一个字儿多瞅一眼,眼珠子都给你抠出来seiPY里!

    然而,剩下的话全给憋了回去。

    山爷这一个嗝下来,身体里有潮水一般不属于自己的游离能量暗搓搓的聚集,仿佛要凝聚成惊涛骇浪,轰然爆发。

    黄大脸瞬间白了

    淦哩娘这帮反骨仔!

    这些能量是实打实的,山爷能感觉到它们的汹涌澎湃以及对自身内部结构的冲刷洗涤,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引以为傲的、堪比某些六阶的狂莽体质在能量潮面前瑟瑟发抖的像一个比鹌鹑大不了多少的孙砸,然而这些能量并没有带给他任何改变、不受任何操控,仿佛只是漫无目的的组成队伍在身体内部游荡着,从每一个细胞的缝隙、进化本源所覆盖的每一处薄弱点路过,走走看看车水马龙。

    “这他妈还是老子的身体?简直就是菜市场,就是逛庙会!”

    当然,山爷也同样能感觉到这种异种能量对他身体的觊觎,仿佛等待扎根的种子,一个不备,他就会变成一坨上好的农家肥料。

    黄大山使劲眨眼,可怜巴巴的,

    “林,林砸”

    不是有句话说么,如果你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我,黄大山,就被绑架了。

    这些能量可他妈都是来自于六阶魔植的馈赠啊

    林愁收回目光,使劲揉着眼睛,长时间的加料真视能力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术士双手握成喇叭状给林愁传音。

    “嗯,和我想的一样,”林愁组织着语言,“山爷啊,我想我弄明白了。”

    “啥,啥玩意,老子是不是要死了?”黄大山豪气干云的嚷嚷着,“老子这么年轻就要死了?老子是有梦想的!老子五彩黄金大腰子!肾贼好!老子还没娃儿呢!老子大被同眠的梦想八字还没一撇呢!夜女王你给老子听着!老子不死早晚有一天恁你仨门!老子要把你摆弄成一百零八个姿势!”

    夜女王脸都是铁青的。

    林愁:

    众人:

    林愁脑子懵了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的说,

    “夜女王这事跟我没关系啊,他自己说的。”

    “咳咳,山爷,醒醒!你求生欲强一点啊,我没说你要死”

    黄大山愣了,眼珠子呲溜呲溜的转着,

    “死?死怎么了!老子生是夜家的亲王死是夜家的鬼王!老子忠心耿耿!老子器大活好体力爆表!天上难找地下绝无!夜同志你要想好啊,过了这个村就真没这个店了,你要把老子搞死你可就是寡妇了,这年头寡妇多难啊”

    黄大山越吼越虚,冷汗哗啦哗啦的,

    “老子老子老子呜呜呜女王大人我刚才啥也没说,我特么糊涂了说胡话呢您老人家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昂?”

    夜女王依旧脸色铁青。

    此时此刻,无数人都在默默的叹气。

    夜女王明摆着是个极端骄傲的人,啥啥黄金五彩大腰子和一百零八个姿势甚至可以当做没听见,她不屑去反驳,然而你丫黄大山身为鸾山亲王,像个鼻涕虫一样死皮赖脸的求饶当着整个明光高层的面!

    完了呀。

    凉了啊。

    抬走吧

    术士大爷无趣的在小龙虾号上扭来扭去,那根长满倒刺的狰狞狼牙棒在他虚幻的灵体中几乎顶到喉咙,挑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让人不由得好奇这玩意到底是从哪儿扎进去的。

    术士大爷换上了一个“ヽ(ー_ー)ノ”的表情包,

    “林子?”

    “咳!”

    林愁咳嗽一声,

    “豆豆在吗,让他给山爷身体里的能量谱个图出来。”

    “这”众人目光看向赵擎苍和叶老爷子。

    整个明光基地市都知道这个神具领袖血脉的小家伙意味着什么,他无疑是大规模战争的终极底牌和秘密杀器,稍微教导一下就可以轻易左右一场战争。

    两个老头随手点了几个人,

    “就这些,豆豆,做吧。”

    被俩老头点名的人眼前的景象立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城池、天空、土地、人,任何常规景物全部消失不见,而是转换成了一个以能量搭构起来的色彩斑斓的世界。

    画面再次转变,所有颜色全部消失不见,唯有一个通体金黄的人形周围以恐怖的吞吐量“呼吸”着黄大山。

    他的身体内充满了威严尊贵的金黄色的能量潮,能量潮带着不属于黄大山的六阶气息,常规的五阶进化者仅仅看一眼都有种被灼伤眼珠的感觉。

    “卧槽”

    “这特么就是个活体炸弹吧?”

    “他怎么还没爆炸”

    “恐怖的能量。”

    这时,林愁的声音传来,

    “黄大山吞吃榴莲果实,来自六阶魔化植物的能量正在改造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榴莲果实在满足一定条件后必然会发育成六阶榴莲巨树,每一颗果实都有这样的潜力,这点我可以肯定,现在的黄大山就好比一颗种子,一颗破损的种子。”

    赵擎苍恍然,

    “不是破损,是不完整的种子!榴莲果实内部的每一丝能量都是种子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果要把黄大山改造成完美的状态,那就”

    “尼玛”黄大山听懂了,哇的一声哭出来,颤抖道,“糙你马,还,还得吃??”

    斑斓的能量视界消失,众人的视力随之恢复正常。

    赵擎苍淡淡道,

    “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如果你不继续,身体内的能量很快会失衡,然后砰!”

    “老子他妈就活该撑死是吧,谁让老子胆大呢”

    林愁忍不住出声道,

    “你现在很危险,来自六阶的能量没那么好相与,如果在吞吃果实的过程中你的身体崩溃,同样会”

    “砰的一声对吧?”

    林愁点头。

    术士探了颗没贴表情包的“副”脑袋过来,

    “那个,能不能把这份表格填一下,主要是遗体捐赠协议和灵魂碎片回收手续,这个得征得你本人同意。”

    “淦你大爷狗术士,老子诅咒你倒霉到下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