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关于味道好坏的计量单位

    烟熏所赋予食材的风味非常特殊,人类在有文字记载之前便已经对各种“味道”痴迷并孜孜不倦的追求,至于烟熏的话

    e,据说当这种味道出现在肉类食材上面时最受追捧想想也是,在那种时代有肉吃谁特么还吃菜昂?

    林愁除了烟熏蝎狮尾之外还用了一些魔鬼椒粉末和红红绿绿的山野菜,简单调味,配以少量酱汁将山野菜、魔鬼椒以及熏好的蝎狮尾巴薄片混合拌匀,就成了一道色彩艳丽的肉蔬沙拉。

    接下来的刺身就毋须赘述了,对林愁呃其实对绝大部分有手的人来说那都不存在什么难度。

    无论是大师级的刀工还是菜鸟级的刀工只要把食材片成合适的厚薄就行了,毕竟正常情况下绝大多数人尝的是食材的味道而不是食材的形状这玩意就只是一口菜而已,又不是你老婆,变成啥形状谁的形状说的好像真有人在乎似的。

    咳咳

    总之,关于刺身咱就不做从严要求到吹毛求疵的地步了。

    不过林愁还是很细心的用香醋、山葵、葱碎、辣椒、生抽和超微量的黄芥末调制了一份调味醋汁,而且很矫情的用新嫩的柠檬叶尖尖切成毫米级细丝加入其中。

    “闻闻~”

    山爷深吸一口气,用力之大就差把碗里的调味汁都吸到鼻子里了,

    “香气扑鼻,话说这柠檬叶可真是个好东西啊,这味道让我想起上次的凉拌花椒芽,那味道绝对没得说!”

    林愁说,

    “花椒芽只在春天刚抽芽时鲜嫩清香,盛夏之后味道就变了,仔细尝的话区别非常明显。”

    黄大山显然对林愁的话不屑一顾,因为林某人只在春天之后做过一次花椒芽就说什么也不肯再做了,

    “嘁,矫情的总是你们这些个厨子,你瞅瞅我们这些吃饭的人说话了吗?发表意见了吗?”

    “你懂你姥姥个双拐腿儿~”林愁毫不犹豫的骂了人。

    这压根就不是矫情好吧,而是关于职业道德的严肃问题。

    不时不食,将一种食物在完全不合适的季节提供给顾客,这在林愁看来就和犯罪也没什么两样即使顾客本身完全不知情也尝不出区别。

    但欺骗就是欺骗,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和借口可言。

    “可以了。”

    最后把鲍鱼炖蹄筋高汤混合,三道菜就算彻底成形可以上桌了。

    黄大山不是和善于分享的人,好在今天也没别人在场,饭桌上只有林愁和黄大山两个人而已。

    “唉,担子越来越重了啊”

    很显然,蝎狮尾巴毫无疑问的会被卧槽系统搬上月供菜单。

    e,随便放在哪个进化者身上,每月猎杀一头蝎狮都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办到的事那么轻松。

    山爷把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一肃,摊开两只大巴掌笼罩坐姿上的菜,

    “来吧,林老弟,你大山爷爷请客!”

    林愁:“”

    行吧,理论上来说确实也能算是黄大山请客了这次。

    林愁张了张嘴,理智告诉他不要在这种时候刺激黄大山这货,所以又把嘴边的话给憋回去了,

    “嗯”

    那是相当难受。

    山爷乐的像两百只公鸭在唱交响,上去叨满了整整一筷子烟熏蝎狮尾放进嘴巴,

    “唔,唔~”

    这个货长相粗犷,一张大脸盘子像是野驴随便跑了跑画成的图案,平时用形容词的话基本可以直接冠上“狰狞、狞恶”等等词汇毫不过分,再看现在这一挤眉弄眼的,林愁简直想掏出活尸擀面杖直接给他一家伙了账。

    “所以,咋了??”

    山爷慢吞吞的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脸红脖子粗的,眼睛里的血丝成倍放大,

    “我尼玛林子,故意的吧你,魔鬼椒放了之后你没拌匀??”

    林愁:???

    “扯淡呢,我压根就没拌啊,直接撒菜上面那红通通的一片你看不见吗~”

    黄大山:b

    “我特么以为那是你用甘蔗渣烟熏熏出来的颜色呢。”

    “呵,”林愁瞄他一眼,“猪八戒吃人参果。”

    山爷抻胳膊搅和着盘子里的菜,

    “哈,那二师兄,把你内个果砸也匀给我尝尝味儿呗?”

    黄大山一脸:你瞧,你山爷俺也是个读书人呢,有文化、知道剧情的那种。

    “咔嚓咔嚓~”

    满嘴山野杂菜,各色菜蔬微妙的比例让香气渐次释放。

    黄大山吃过很多很多祖山、荒产的山野菜,逼急了的时候甚至草根树皮炖裤腰带也知道是个啥味道,但他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想过、尝过,这些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山野杂菜嚼在嘴里居然是这个味道。

    鲜姜味的调味汁此时此刻沁满了肉汁和少许油润的颜色,稍显一点尖锐的野菜辛香与之一同在口腔中流连时仿佛一团来自山峰雪顶的清新冷空气,带着积雪融化、雪莲花开一般的清澈冰爽。

    随后,便是甘蔗渣烟熏味的主战场。

    少许的甜,浓郁的烟熏风味,尤其是在嘴巴发现那片薄薄的、夹杂在山野菜中的蝎狮尾时,效果直接拉满。

    “唔,唔~”

    山爷的形容词今天或许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字了。

    “太棒了,这个辣,恰到好处,我该咋说,各种野菜的微苦和辛辣简直了啊就是蝎狮尾巴的肉着实少了点,e。”

    山爷其实很想仔细仔细仔仔细细的好好形容一下的,然而呢,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不是忘了该说啥,而是他那个脑容量就从来没思考出过该说点啥。

    这种食物的味觉层级明显已经超出了山爷的词汇量。

    事实上蝎狮尾的味道真的非比寻常,或许就像是林愁说的,有些毒素本身就是一种鲜美到惊人地步的东西。

    所以,这从蝎狮出生至今一直浸泡在毒液中的蝎狮尾巴的绝伦美味直接击垮了山爷的思考能力。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姑且就让我们原谅山爷吧,这货从来都是一句卧槽打天下。

    山爷还自觉不孬呢,

    “嗯嗯,不知道该说啥的时候,来一句卧槽准没毛病的,瞧瞧,多特么应景的新款计量单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