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爱是一道光

    事实证明,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

    虽然近来要你命三千大队调戏现役大队长的感情状况已成常态,甚至训练量过重的话有些队员还叫嚣着要把姐妹抢回来压床

    但是,那是队内训练。

    吆喝的怎么响亮也就是发泄一下而已,大家哈哈一笑,连冷涵都不怎么在意。

    如果当着“外人”的话,冷大队和她们可就没那么姊妹情深了。

    脸硬是要得,冷中将其实是个很害羞很敏感的人。

    三千个人被吊锤了一顿酒足饭饱的,当晚全员加练,冰面超负重越野大概超了每个人负重极限的一点五倍这样子。

    米咪米蜜小心翼翼的问,

    “跑多久?”

    冷涵伸出一根手指,

    “一直跑。”

    米咪米蜜:w(?Д?)w

    冷涵坐在那里整理着鱼钩,表情冷淡,

    “你们也去!”

    “啊这”

    “嗯??”

    “是是是,这就去,我们原地消失”

    四个人围着冰洞,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果盘,以及每人一大杯的酸甜苹果酒。

    嫩绿的酒液像啤酒一样不停冒起一串串细密的小气泡,看起来极是诱人。

    冷涵介绍道,

    “这种起泡酒放一撮海盐进去味道才最好,我们试试。”

    林愁看着冷涵,

    “你还有这种爱好?”

    “偶尔,”冷涵瞥了一眼远处三千多人的漫长队伍,“有人私自带上船的,简直想死。”

    司空抿了一口,

    “嚯,这压气工艺挺不错的,是私酿?”

    冷涵点头,

    “只供给给一些高端的宴会,所以不会和温家产生利益冲突,我以前没喝过苹果口味的唔,有鱼上钩了。”

    一条巴掌长的红色石斑,背部全是锐利的尖刺。

    司空就说,

    “很棒的鱼,小心它背上的那几根主刺,有毒的。”

    小鱼圆圆的肚皮鼓胀胀的,卧在冷涵的手心里头也不挣扎,十分呆萌。

    “颜色还挺漂亮的,都可以作观赏鱼了吧?”

    林愁接过,一把小刀上下翻飞,很快就把鳞刺鳃清理的干干净净,肚子里面还精巧的塞了柠檬叶和彩椒条,

    “肉质也挺漂亮的。”

    冷涵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司空差点笑出声。

    依然满脸呆萌肚子鼓鼓的小石斑上了精致的小烤架之后还蹦了几下,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

    炭是明光俗称的“狗头金”炭。

    很昂贵,几乎不会产生明火,燃烧至最后也不会变小一丁点,也就没有炭灰,温和、均衡且自带芳香。

    炭的表面彷如金属一样镀着一层质地特别细腻的蓝色光泽,几乎只有几毫米那么高,这就是它所产生的火焰了。

    这种炭最适合烤鱼,细细的、慢慢的灼,烤出的鱼细嫩油润,不失水份,就连新手用它也能烤出一条最完整最漂亮的鱼。

    小鱼在火焰上发出轻微的滋滋声,时间都跟着慢了下来。

    冷涵在鱼钩上挂了饵料,将之重新丢回冰洞里,舒服的靠在躺椅上,侧着身子看林愁拨弄烤架上唯一的一条小鱼儿。

    “怎么了?”

    “没”冷涵隐蔽的撇撇嘴,“你真的很喜欢烹饪。”

    凌迟靠在另一张躺椅上,单手撑着脑袋,端着苹果酒喝一口,

    “哈,舒服。”

    “挨过饿的人,很难不喜欢厨房,有温度的厨房是能让人感到由衷快乐的地方,小时候我觉得我爸就是神奇先生,就是超级英雄,总能在一些犄角旮旯想不到的地方弄出一点藏好的食物,比如肉干、果干什么的”

    “后来有一次我看见他把晒干的馒头切成一瓣一瓣的装起来掖在房梁上,小心翼翼的,我才明白,这老货,大概和我一样是小时候饿怕了,饿出心理阴影了”

    冷涵牵了牵嘴角,觉得很有意思。

    旁边。

    “喂,姓术的,你说这俩货这么下去,啥时候才能进行下一步啊?”

    术士在司空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就捏了个小戏法,隔绝那边的声音。

    他认真的思考了那么几秒,

    “唔,我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以我的寿命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嗯,有个成语怎么用的来着,白驹过隙你知道吧,对,就是白驹过隙。”

    司空楞了一下,

    “我等会你的意思是不是,我的寿命,就不能白驹过隙了?”

    术士大爷再次认真的思考了几秒钟,

    “过不了过不了,你会把自己过没了的。”

    似乎觉得这样说太伤人了,术士又补充道,

    “时间只是个概念,是光和暗带给你们碳基生命的谎言之一,其实并不存在,所以”

    “所以我也不存在?或者说,我很快也就不存在了??”

    “”

    崩了。

    万万没想到,好基友的谈话可比秀恩爱的小情侣崩的快多了。

    塑料基友!

    术士试图挽回局面,重新言归正传,

    “我有一种药,嗯,按你的意思来讲,对林子和冷中将很有帮助。”

    司空斜眼看着他,捏了捏自己的脑门,

    “上次那个谁这么干的时候,差点就被发现了,而且一丁点用都没有吧,似乎?”

    术士大爷想想也是,毕竟自己没有黄某人的幸运属性,不足以混淆冷中将的视听。

    于是叹了口气,

    “尽力了,我尽力了。”

    再再再旁边。

    钟小脸靠到米咪米蜜旁边,鬼祟的瞅瞅那边冰洞惬意纳凉烧烤喝酒的四人组,

    “米队,我有一种药”

    米蜜一时没反应过来,

    “蛤?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药?我看你才需要药!”

    “嗯??”米咪突然一蹦三尺高,大喜,“那种药?!是我想的那种药不?”

    “现在正需要啊!看得急死人了!早就想这么干了!你是真的敢啊你!”

    “拿来拿来,法不责众啊,咱集美们今儿就帮老板娘成件大事!”

    “牛啊,到底怎么带上来的??”

    “不对啊,你那点私货不是早就被冷大队没收了吗,还罚你刷了三天浴室卫生间!”

    “可惜,那几桶酒看着特别好,尤其是那个绿色的起泡酒,苹果味儿的吧?隔着橡木桶我都能闻见香味儿,馋死了。”

    很快,米咪米蜜几人周围就靠过来一大堆人,她们都听到动静了。

    钟小脸纠结的说,

    “是被没收了啊,就是那个绿色的起泡酒”

    “我,我准备用来钓鱼打窝子的”??????

    米咪米蜜,以及一种好事围观群众,脖子僵硬的就像是生了锈的发条玩偶,缓缓的、僵硬的扭过去

    她们的视力都不错。

    透明的玻璃杯里有翠绿色的酒液,旁边是个很精致的,带花纹的灰色橡木桶,上面还戳着钟家私酿的铭文。

    “呃”

    众人的表情仿佛好好的走着路突然撞见鬼并且那只鬼还在吃屎一样惊恐而绝望,齐刷刷的远离钟小脸数米远。

    钟小脸孤零零的站在人群中央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热闹都是她们的,雨我无瓜。

    她眼中的泪缓缓地、缓缓地、再缓缓地流下来,在脸上仿佛写成了字,钟小脸觉得那些字可能就是自己的墓志铭,像自己的生命一样短小无力。

    “呜哇我单知道酒被没收了但是我真不知道冷队会拿出来喝啊米队米姐救救我”

    米咪米蜜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脸色茫然道,

    “是谁?”

    “谁在说话?!”

    “见鬼了!你们听到有人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