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你说这玩意其实是一堆古神我都信

    一群进化者虽然全算上加吧加吧拢共也没见过几本纸质书,但他们都觉得自己不是最傻最好忽悠的那一个。

    这特么玩意谁敢吃??

    好你个林老板,你坏的上坟都烧报纸你,搁这糊弄鬼呢?

    林愁撇嘴,满脸写着对食物的热爱那种严肃。

    一群进化者也不好拆穿他啊

    得,互相将就吧。

    毛式传统腌肥肉里面因为加了熊肉和鹿肉的精瘦肉,闻上去味道明显比现代改进版腌肥肉多了几分腥膻不过即使现代版本里面依然还是会有生鹌鹑的。

    林愁将颤颤巍巍的大肥肉块子取出,在一盆干红辣椒碎中打几个滚,让辣椒碎裹满腌肥肉表面。

    明光人很喜欢这种辣椒,香气和温婉的辣味兼而有之,很适合做出迷人的甜辣味。

    林愁选了在明光周围贫瘠土地上生长的老甘蔗榨汁后的干渣,将裹满辣椒的腌肥肉一层层的摆放到热风箱里,再在下面点燃一盆炭火,火盆中铺满甘蔗渣压住温度。

    甘蔗渣烟熏,属于是华夏烹饪的常见做法,比如潮汕熏鸭、比如中部地带的熏大肠、熏排骨等等,它能赋予食材甜蜜的风味、红糖汁般粘稠亮泽的外表。

    热风箱可是系统出品的大宝贝,林愁一直用得很顺手,它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就让其中腌肥肉达到数月的腌腊效果。

    腌肥肉取出后,已经不是那种颤颤巍巍劣质果冻一样的状态了,很干燥,体积大幅度缩水。

    表面红艳艳带着焦糖色的辣椒碎干燥而脆韧,切开之后,可以明显看到肥肉中的水份已经流失掉近乎7成,在肉块中心部分居然形成了一层软韧有度的“溏心”。

    而外部烟熏和腌腊的颜色沁入表面之下三公分有余,颜色是黄糖一样的晶莹,看起来很漂亮。

    最重要的是,腌肥肉那股子令人不适的气味几乎已经被磨灭殆尽,整块肉现在散发出来的味道是一种甜蜜兼微酸

    虽然仍然很怪,但总比臭脚丫子味让人舒服很多。

    曾经沧海难为水啊,一众进化者经受过几分钟以前怪味的灵魂拷问,乍一闻到这居然还觉得挺不错的,纷纷表示爱了爱了,一副容易满足的样子。

    烟熏、风干腌腊完成的腌肥肉改刀切成1寸宽3毫左右厚度的薄片,林愁拿起一只麻雀,与切好的肉片一同塞进鸭食管中。

    麻雀和鸭食管的大小恰好合适,塞完之后满满的,呈纺锤形。

    山爷脸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刚刚挨过一顿胖揍的模样,

    “啧,我能说这玩意又一次刷新了我对食物的认知吗?”

    怪异、奇葩、令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进化者们倒也还能接受:

    “应该是要腊吧,金银润还有里面放咸蛋黄的那个叫啥来着,就是这么做的,明光有家店有卖,我觉得味道还不错。”

    “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那个麻雀等自然放凉之后,肯定就已经贼拉好吃了,我喜欢它的颜色。”

    “麻雀做法啥来历啊,看着感觉特别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

    “问林老板呗”

    林愁就说,

    “胭脂鹅脯的做法,我记得老薛好像很钟情这种胭脂色?”

    “八方楼的那个?”

    “嗯”

    “老家伙对一切糟、醉、生腌、还有花里胡哨的摆盘彩色都很钟情。”

    众人挤眉弄眼一致认同:

    “哈哈哈,真实,年纪越大,玩的越花。”

    “是啊是啊,我记得老薛年轻那还是很朴实无华的。”

    “可不,那时候他和温家人赵家人关系很不错的,后来就不太成了”

    “还不是琳姨的事儿闹的?”

    “啧”

    别问,问就是满脸写着羡慕~

    姐妹花啊!

    我辈楷模!

    话题很快跑偏,众人一边帮林愁把麻雀往鸭食管里装,一边东家长李家短的胡侃一气。

    属于是大灾变时代男人特色了,话题总也离不开等阶实力、源晶异兽

    当然,最多的还是女人。

    林愁这种时候一般不插嘴,就当听个乐子。

    搞得一群进化者很是不满的那种

    你这什么地方?

    你这可是明光八卦汇聚之所啊!

    每天听着巨量的八卦内幕和小道消息!

    林老板你就不想出来说道说道大家伙儿不知道的?

    老这么藏着掖着的您礼貌吗?

    黄大山胡萝卜一样粗的手指居然出人意料的挺灵活

    唔,貌似也不算出人意料,毕竟他老人家乃明光盘子王!

    山爷巨粗的手指头穿花蝴蝶一样翻开鸭食管,露出满是肥油的内层,把麻雀和腌肥肉切片抵在下口,轻飘飘的一撸,鸭食管立刻把麻雀吞入腹中,那层腻人的肥油顷刻消失,外表干干净净连点油花都没沾。

    “嚯,”林愁忍不住感叹,“山爷,专业级的。”

    黄大山还想顺道吹嘘一下明光盘子王的专业程度其实超乎你的想象力这货一直都是没脸没皮的那种,兴致上来了可不管你这有多少人、都是什么人。

    结果大月匈姐一个眼神飘过来,山爷当场怂了,嘴巴掖得比南方人冬天的棉被都紧实。

    两千多只麻雀说说笑笑的工夫处理完毕,接下来的步骤不出意料的还是腊。

    满载的鸭食管成批的被请进热风箱,湿度模式1.5%,外面几分钟,里面三个月。

    这次没有烟熏的步骤,出来的成品自带天然微黄。

    鸭食管绷得紧紧的,表面皱皱巴巴,依稀能看到里面麻雀的大致形状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模样不是很友好。

    黄大山说,

    “啧,你现在跟我说这玩意其实是一堆古神我都信”

    林愁看了他一眼,

    “看来山爷为了吐槽,是瞒着我们偷偷掌握了新的知识点啊!”

    一群进化者就笑:

    “没错没错,居然连古神都知道了。”

    “有一说一,看着确实有亿点点克系”

    “放屁,难道只有我觉得它很棒?”

    “已经多少步骤了这是,现在总能算是成品了吧”

    林愁点头,

    “是成品,可以储藏很久的那种。”

    山爷迫不及待伸手抓了一个,就要往嘴巴里塞,

    “就这么吃?唔,最少应该搞个葱姜汁吧?辣椒酱油也中啊!”

    “放下!给我放下!”林愁气急败坏道,“哪个跟你说是这么吃的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