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就他

    一个供货的,一个卖菜的,一群吃菜的,大家都很满意。

    尤其是风味蓝翎雀和盐焗鸡一样,是道不限时不限量的基础菜肴,物美价廉而且自带欧非鉴别功能两个百分之一、一个万分之一嘛,赌狗福利了属于是。

    一时间整个明光的鸭食管都给某些有先见之明的进化者买得断了货,除了鲍二,甚至还有不少准备把盐焗鸡、蓝翎雀列入每日菜单的家伙已经习惯了先到菜市场上逛一逛,强迫摊主热心把鸭食管处理得干干净净然后再带到燕回山,生怕林某某的原材料不够用以至于菜肴断供。

    这道菜说起来也不算愧对它超级麻烦的人工和堪称诡异的原材料,一个百分之一全系加持足以弥补所有缺憾。

    至于那个百分之一临时debuff和万分之一的固化debuff还真就没见哪个倒霉蛋吃出来,毕竟先百分之一再万分之一啊,真中奖了估摸着术士大爷都得感慨一番后继有人如此天赋异禀,不去继承术士大爷的衣钵属实暴殄天物。

    这几天燕回山上热闹异常,所有进化者变异者都在狂欢庆祝,以至于林愁的盐焗鸡和蓝翎雀存货飞快的消耗着,他一个人根本就忙活不过来,光是地缸烤盐焗鸡就能占掉他一天一大半的时间,别提还有更麻烦十倍的蓝翎雀。

    于是乎,满山进化者无师自通的掌握了从麻雀处理到鸭食管包衣的全部过程,外包产业发展的如火如荼。

    总有个把进化者闲下来就往后山跑,充当免费劳动力致力于帮助林老板挑出流水线怪圈。

    当然,帮忙之余顺便盘一盘滚滚大爷、和且吃且成长的鲎太打个招呼合个影、撸几发毛球就显得很是合理了对吧?

    甚至还有一小撮长枪短炮的家伙据说要给围脖小青拍个纪录片,几十个镜头往那一架,专门等着小青吐胆。

    “啧,”黄大山不屑道,“林子,那帮拿摄像机的目的不纯昂,那长枪短炮怎么老往小姐姐身上杵呢?”

    后山的小姐姐是真多,每天都有各种风格的从明光远道而来,滚滚、?泉以及海石花椰奶冻白茶对她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要是能在泡温泉喝白茶的同时顺便给滚滚大爷搓个背按个腿,回去明光的在闺蜜圈子里少说也值得炫耀个三五天。

    一群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扛着各种奇葩设备,总是不知不觉的就把拍摄方向转向?泉了,三天挨了五顿揍,仍旧死性不改乐此不疲。

    正义使者黄亲王如此说道:“一帮小气鬼,我说把那个长焦借老子玩玩都不肯,下次还揍他们!”

    “你!五阶!不,六阶!”林愁简直无语,“你TMD去跟人家一帮连0阶预备役都不算的普通人喊有本事放学别走,而且还TM是两次,请问您在这个星球上是真的没有任何在意的人了吗??”

    明光从未发生过如此离谱的恶性斗殴事件,荒唐程度连一向严谨的《明光日报》都为之动容,连续两次斗殴都在3版头条占据了不小的面积,言辞只激烈几乎能把山爷谴责成漏勺

    再这么发展下去,林愁觉得山爷未必没有进入小学教材的可能性,简直是载入史册的一大创举。

    偏偏黄师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诶林子,你说我再揍他们一次,明光日报是不是就该放我照片了,你觉得我是留头发帅还是不留头发帅,现在开始考虑发型还来得及吗,你有没有能快速生发的菜昂?”

    “我劝你好自为之,”林愁淡淡道:“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啥意思?”

    “林子的意思是劝你连夜扛着盘子离开地球,”白穹首满脸沧桑的坐在柜台旁边的桌子上,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几岁,“给我来坛酒。”

    林愁和黄大山面面相觑。

    “十八爷这是咋了?发生委把你今年的补助取消了?”

    白穹首45度角看着房梁,表情抑郁又狰狞。

    “小9、老11和老13恋爱了,关键我特么还不知道拱白菜的猪是哪头,格老子的,要是被老子知道这三头猪长什么样,非把他们屎打出来不可!”

    “鹅鹅鹅,隐匿技能全点满了属于是,”山爷说,“想开点,万一他们仨其实是一个人呢!”

    白穹首:“???”

    (╯‵□′)╯︵┻━┻

    “咳咳,十八爷你冷静点,”林愁手忙脚乱的制止两人的战斗,“诶诶诶,别咬耳朵啊,影响不好,影响不好啊!!”

    “tui~”白穹首一口唾沫差点呸黄大山脸上,“今天给林子个面子,不然老子非咬死你不可。”

    山爷揉着耳朵,整个人都被这番激烈的热吻折磨的失去了灵魂。

    “我我不干净了”

    “滚一边演去!”林愁一脚大力出奇迹,直接把黄大山踢出门外。

    这货很快颠颠儿的跑回来,冲白穹首挤眉弄眼。

    “诶我说老十八,我认识几个身手不错的私家侦探,技能都是隐匿相关的,要不,我让他们帮你注意一下?”

    “靠!”白穹首郁闷的吐血,吨吨吨苦酒入喉心作痛,“让我监视自己女儿?你特么快做个人吧!”

    山爷很想提醒这样的事他还要经历十来次,想想还是算了,我黄大山可是很讲兄弟义气的,从来不做杀人诛心之事。

    于是,山爷又来了主意。

    “这样,你可以从她们的朋友下手嘛,旁敲侧击威逼利诱,你不方便的话,我还认识一帮小年轻”

    “滚!!”

    “好嘞。”

    气氛太压抑,林愁和山爷笑得跟个杠铃似的逃出小屋,蹲外边透气儿。

    “湿虎!”小有容duangduang的跑过来,“粗什么事来,白伯伯好像在哭诶!”

    林愁瞟了这不争气的兔崽子一眼,“诶山爷,你说我把小东西卖给有钱人家当小老婆咋样,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一切圆满了?”

    “钱?”山爷眼珠子一转,“我有钱啊!500点咋样?”

    “450就成交!”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苏有容像是被鬼撵了一样嗷呜嗷呜的哭着跑的飞快。

    不一会儿,赤祇气势汹汹的拎着一根比山爷腰围都粗的树干出现,“谁要买有容?”

    林愁很没节操的一指黄大山,“就他!”

    山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