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小齿刺鲨

    牛澜绮一脸懵逼。

    牛澜山一脸懵逼。

    半个海防线的大牛全堆一块儿大眼瞪小眼。

    “不,正经人不会那么小心眼儿吧”

    “呵,说的轻巧,当时你们强行给人家安排相亲的勇气呢?”

    “这都多久了”

    关键给冷涵安排那一出儿还真就不是想膈应谁,只是提前大半年和冷伯爵打过招呼的

    emmm,要知道半年前冷涵还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小二阶来着!

    这才几天啊,摇身一变别说五阶了,就是六阶想跟她比划比划都得准备好抢救措施了,那特么千姿百态的极密度金属真就谁都惹不起!

    再然后

    原本都答应的好好的,突然间就有林愁这么一个家伙冒出来

    这位更是重量级的爹中爹!

    冷涵好歹还是因为极密度金属和冰系的觉醒能力才让海防线肝儿颤胆寒,林愁

    目前来说唯一的限制办法可能就是事先清空一定范围内的本源以免引起更大规模的殉爆可特么清空之后呢?

    人家屁的影响没有,海防线是要给一帮子脆皮“魔法师”披麻戴孝呃披荆挂甲上去硬A吗?

    “内个,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比如林老板迷路了?”牛澜山沉吟良久,给出一个令所有人哭笑不得的猜想,“以我这段时间对他的了解,这种可能性相当之大,硬要说他奔着给咱们一难看来的,那我指定不信,这不符合他的做事风格。”

    “”

    “老牛你认真的?”

    “我当然是认真的,”牛澜山纠结道,“那啥,排除所有可能性,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一样是正确答案哦,林老板迷路的本事丝毫不亚于他的拳头!”

    “emmm”

    正当这些人一筹莫展时,某几个人忽然接到手下的消息。

    “不,不好了,陆少爷、付二爷他们几个偷偷出了海防线,抢了一只快艇跑了!”

    “跑就跑了呗,天天跑,还能出什么事不”

    “握草!!”

    林愁对基地市和海防线的风风雨雨一无所知,嗯,主要原因大概是他恰好赶上了一场暴风雨吧。

    黑沉海待他再温柔,也不可能搭个凉棚让他避避本源之雨,林老板小包裹防水效果也不是那么靠谱,几分钟时间,里面的燃料一塌糊涂。

    周围是十几二十几米高的风浪,林愁周围却静若处子,在他身边一定范围内,海水古井无波,海浪至此顷刻消散于无形,浪峰与浪峰仿佛形成了一口十几米深的庞大井口,只余瓢泼般雨水挥毫泼墨。

    “今天出门指定是没看黄历,”林愁咕哝着,“话说有段时间没见过术士大爷了,我还不至于病入膏肓毒入骨髓吧?”

    正常天气林愁尚且找不到方向,更别提这种乌云盖顶闪电齐鸣可视范围不超过15米的暴风雨中。

    但

    有道是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00得1负负得正

    “滴!”

    “小齿刺鲨,五阶低级海洋型异兽,体长通常可达到13~16米,软骨鱼类,鱼肉价值无,骨胶原丰富,通过恰当的处理方法可除去其皮质中的氨味,与其鱼骨搭配以砂锅小火慢煲,汤鲜味美色泽灿金,骨与皮质皆可食用。”

    好家伙,牛啊牛啊!

    我大概是上了黑沉海陆陆续续几百个提示音里边最动听的一种。

    虽然没有迷彩龙利鱼,但另一种原材料这不就已经出来了么!

    林愁循着提示音指出的方向看去,一群只能模糊见到阴影的小齿刺鲨就在他脚下的水域中游来游去,正打着团呢,在猎杀一种体形很小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鱼类。

    林愁试着暴力踩水隔山打牛,但小齿刺鲨怎么说也是五阶异兽,这种程度的水压和浪涌对它们来说连攻击都算不上,甚至于那一波鱼群直接被冲击波掀翻了肚皮,它们直接趁机饱餐一顿。

    “emmm”

    林愁靠这种捕鱼作业可是拿下了不少海洋异兽,从无失手,冷不防碰到这么硬的家伙,一时间有点傻眼。

    “握草,别跑别跑,渣男啊,爽完就走?”

    眼见着被动干饭完毕的小齿刺鲨群连谢都不说一声抬屁股就要跑,林愁顿时急了,迈开步乘风破浪在海面上硬是跑出一道久久不散的白色水沫地带。

    “铲来!蓝翔之力!给我铲!”

    方便铲在林愁恐怖怪力的加持之下宛如一道赤红的流星,无声无息的消失于海面之下。

    数秒后,脚下的海水涌现巨量的白沫,形成一个直径超过50米的巨大球状空泡,海水翻滚着升腾而起,又在林愁踏浪而行的技能之下部分泯灭

    “轰~”

    林愁周围,无尽的海水呈环状,铺天盖地的喷向高空,几条巨大的小齿刺鲨直接被炸出海面。

    林愁大喜,一个箭步纵跃到其中一条脊背上,抡起拳头

    “哐~”

    沉闷击打声,如洪吕大钟。

    但林愁却感觉拳重一空、一滑,一击之力凭空消散了十分之九。

    “嗯?”

    小齿刺鲨挨了这一拳,即使是十分之一力量附加在它身上,也被捶得张口喷出一口水柱,几秒钟之前刚刚吃掉的小鱼“嗖嗖嗖”的又给吐了出来,身体宛如炸弹一样加速砸向海面。

    它摇头摆尾的调整着入水姿态,只要有水,它就不怕背上这个怪东西!

    好不容易炸出来的鱼林愁怎么可能让它就再度入水,这古怪的卸力能力暴露在水面上都能消减绝大多数攻击力,进了水里那还了得?

    然后,一人一鲨在重新接触海面时完成了一次极限换位。

    “啪~”

    声音十分清脆,林愁在下,鲨鱼在上,周围上百平米的波涛顷刻就被拍平了。

    “嘿嘿”

    林愁疼的呲牙咧嘴,反手薅着小齿刺鲨的毒牙,一翻身在海面上站稳身体。

    就挺怪的

    小齿刺鲨十余米的庞大身体疯狂扭动,尾巴拍打着海面掀起巨量水花,可任凭它如何挣扎,单手拽住它“下颌”和半颗牙齿的那个小豆丁就是丝毫不为所动,稳如老狗。

    甚至于,那只被它咬在嘴里的胳膊连点油皮儿都没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