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

    晚上的时候,林愁抽空测试了一下潜水衣成品的防护效果,经过月奶奶手艺的加持,这东西在原有基础上更进一步,估计普通五阶异兽都很难对穿着它的进化者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且美观与舒适性兼顾,无论内穿还是外穿都很不错。

    林愁笑了笑,把潜水衣包上自认很端庄的礼盒,收好。

    说起来就挺离谱的,别人搞对象都是送点花花草草首饰漂亮衣服什么的,林愁和冷涵俩人嘛,总能搞出一些堪称诡异的硬核礼物互相赠送,似乎还相当热衷于将对方当某种动物饲养。

    更重要的是,双方均未觉得这种相处模式有任何问题

    别问,问就是安全问题是恋爱关系的最大底线。

    再稍微引申一下,本就不擅长开始一段关系的人更不会擅长结束一段关系似乎从来没人考虑过一旦这二位掰了,万一发生那种不忍言之事,对基地市或黑沉海来说又会是一场怎样的灾难呢?

    别人分手哭天抢地,这俩货分手惊天动地?

    咳咳

    当然,那种情况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且看林老板这扎诛呃精心的送礼角度吧!

    是多么的匠心独到、是多么的鬼斧神工、是多么的刁钻叵测,简直就是冷中将肚子里的可爱的钢铁小蛔虫呢,还不分分钟把姑娘感动到哭唧唧笑嘻嘻?

    大概是林愁从黑沉海回来的第二周,新菜还未出炉甚至根本没有思路,莫红娘司空老爹等一众带佬倒是已经不约而同的来过一个遍

    大家被林愁的行为以及进化者们满怀恶意的地狱笑话整得都他娘的神经衰弱了,别说莫红娘,就连老成持重对葱过敏的司空老爹也一度以为林愁真要杀上海防线与黑军众军头痛陈利害!

    知道他们亲眼看到没啥异常的林愁才算把一颗心重新放回肚子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这特么真打出狗脑子也不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毕竟海防线上那几个出格的二世祖是真的打过冷中将的主意而且惹是生非的能力也是真的碉堡!

    至少目前来讲,黑军和海防线的坏名声不说有一半、至少三分之一都是因为他们经常偷跑到基地市瞎胡闹搞出来的。

    以至于后来黑军甚至被逼无奈出台了归属地为海防线的人若无批文不得回返明光这种丧心病狂的规定

    至于另外三分之二,压根没得洗,直接就是海防线自身的问题。

    第三周。

    林老板还没怎么着,满山翘首以盼的进化者却先坐不住了。

    “妈卖批的,黑军真是不是人啊,这种时候还给冷中将分配任务?还让不让人好好谈个恋爱了?还让不让人为明光发生委好好做点贡献了?”

    “噗嗤尼玛的你是想笑死老子继承老子的外甥女当儿媳妇嘛人家林老板和冷中将都还没结婚的动静呢你丫可倒好,直接把发生委的任务给摞脑袋上?”

    “那咋着!”粗枝大叶的汉子理直气壮道:“老子这叫先天下之忧而忧,你懂个锤子你懂,咱境界高着呢!”

    “哎呀呀,姐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像冷中将这样的人收到这么用心的礼物到底是什么表现了,你说她会不会像个小女娃一样哭唧唧嘤嘤嘤呢,还是来一出桃园结义?”

    “好家伙你这更狠,大姐,桃园结义是他娘的仨人啊,说吧,另外一个你打算拿谁来顶缸!不会是姐姐你有什么歪心思吧!”

    “nonono,老娘可遭不住,连冷中将老娘都遭不住更别说林老板了哎呀说起来冷中将真是可想而知的幸福啊,满明光上哪儿找这么强壮这么帅的男人呢!”

    “?”

    “虎狼之词!”

    “过来人看问题的角度就是不一样,我只不过是想八了个卦,您可倒好,直接上升到理番了!”

    “我琢磨着大月匈姐是个好同志,有事儿她是真上啊!”

    “欸??”

    “越来越离谱了,说正事儿说正事儿,都他娘的胡咧咧啥呢,啷个有准确消息,冷中将这次巡航任务到底啥时候结束啊,这都快他妈一个月了,处理虚兽也要不了这么久吧?”

    “滚滚!不会说话别他娘的乱放!哪次处理虚兽不是山崩地裂的大场面,怎么可能让冷中将一人一条船和匪二大队并肩子就上了,只是普通任务而已,听说是黑沉海东南部某种海洋异兽数量突然爆表让冷中将去调查一下,不然可能会形成兽潮冲击海防线甚至明光”

    “所以,冷中将到底啥时候放假回来,老夫的少女心已经控制不住了,嘤嘤嘤,我真的控制不住寄几随时随地冒出来的粉色小心心了哇~”

    “草!你一个大老爷们恶不恶心!”

    “八卦的事怎么能说是恶心呢,那叫遵从人类本心晓得伐?”

    突然,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嚎了一嗓子,

    “曹老板”

    “不对!冷中将回来了!”

    “哈哈哈草,我队里的队员现在就在明光港,他有明确消息,冷中将的船出现在明光港东北方向110海里,冷中将真回来啦!”

    紧接着,整个燕回山都沸腾了。

    一片喧哗,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跟他喵的过年一样。

    屋里。

    大月匈姐削了6个菠萝,和苏有容你一个我两个的分着。

    有容的小嘴都快撅到天上去了:

    “这些人好无聊的,哼哼!他们平时都没别的事可以做吗?”

    “湿虎也好过分,明明去了好几天,凭什么只有她有都不给我们带礼物的,讨厌讨厌讨厌,讨厌死了!”

    “礼物?”赤祇笑眯眯的问,“什么礼物,给你带几吨海土豆回来削嘛?老板脾气已经够好的了,在我们血神部族,你这种小丫头根本找不到师傅的,会被吊起来养在笼子里,养的白白胖胖的,然后献祭给血神大人当零食磨牙唷~”

    苏有容小脸妥妥拧巴成了冤种的形状:“啊啊啊,赤祇姐你讨厌,你讨厌,湿虎讨厌,土豆丝更讨厌,伦家介么可爱的洛丽塔凭什么要当饲料,不要不要!”

    “唔,倒也是怪可惜的,那,养的白白胖胖的给老板当小老婆怎么样?”

    苏有容做鹌鹑状,霞飞双颊。

    赤祇还以为她当真了,刚想调戏两句,就听这小丫头片子一阵略略略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嚷嚷:“诶呀诶呀,赤祇姐姐你怎么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呢,不过你放心,我苏有容侠肝义胆忠义无双,我不会说出去的,真的真的啊啊啊你奏凯,你表追我,我追我干森么”

    赤祇迈开大步一通冲锋,紧随其后。

    “多说无益,明年今天我会记得给血神大人刷牙的,打牙祭也是祭日啊,老娘不会忘了你小兔崽子的大缺大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