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小馆 秦善官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老娘要举报你们!

    众所周知,按华夏人的待客之道,娘家且那是得有赏菜的。

    除了常规配置和各人单点之外,林愁在一群铁血女汉子吃了个差不多的时候第不知道多少次端上新菜,笑得特别姐夫特别宠溺:“都是家常菜,吃啊,别客气,有容赤祇,再搬两箱啤酒过来,冰的。”

    “哦”

    一群举手投箸皆有起重机般沉重压人气势的小姨子嘻嘻哈哈的笑着。

    “姐夫姐夫,这都是什么菜?”

    “看起来好精致,那个谁,你家不是贼能造吗,这几道菜叫啥玩意?”

    “问我啊?老娘才不丢那个人,姐夫给介绍一下呗”

    “好!”林愁一一介绍道:“这个呢,是借鉴了江南百花鸡的做法,正常的百花鸡是把虾胶蟹黄贴在整鸡拆下来的皮上,辅以白菊花,味清鲜,阿冷不是爱吃火腿吗,我又加了层火腿,口味调得也重了些,菊花倒是自己种的,不过比那些浸淫此道几十年甚至几代的种菊大佬差得远呢,你们凑和着尝尝看。”

    “这个叫酿黄雀,宋代老方,元倪瓒《云林堂饮食制度集》中书:‘用黄雀,以脑及翅、葱、椒、盐同剁碎,酿腹中,以发酵面裹之,作小长卷,两头令平圆,上笼蒸之,或蒸后如糟馒头法糟过,香法炸之尤妙’”

    “泥虫鸡子海鲜粥和胭脂鹅脯,你们应该都吃过,没什么可说的,染色用的是胭脂虫,鹅用的是四阶琼琪天鹅。”

    “禾虫饼”

    “琉璃鱼骨、玉质龙筋,这个菜我就不做评价了,噱头唬人,十年大鱼九骨浓汤嘛,牛羊鹿驴鳖飞龙鹌鹑乌鸡加上本身的鲟鱼骨刚好九骨,不过我加了个鲨鱼骨,那玩意炸好了熬金汤颜色相当正,所谓龙骨其实专指鲟鱼头中骨,先蒸再拆骨,号称洁白如玉宛如琉璃,调金汤还用了藏红花,喏,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

    “我想着鱼都鱼了不能浪费,就把玉质龙筋顺手也做了”

    “这玩意也不一定非要用鲟鱼,鲨鱼之类的软骨鱼其实都能做,味道么,绝大多数人都吃不出差别的。”

    “姐姐夫?”

    “嗯?”

    “你管这些!叫家常菜?”

    “嗯,”林愁随口一句:“自己家人吃的,不是家常菜是什么,大眼瞪小眼看我干什么,趁热,等会滚滚回来了,还有蜂巢蒸雪梨当甜点,管饱!”

    “真好啊”钟小脸近乎呢喃,“以前我上秦山武校的时候小姐妹找男朋友顶多是一个对象养活整个宿舍系列,和姐夫差远了,姐夫开口就是不一样,能把凭一己之力养活匪二大队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人,明光绝对找不出第二个!”

    “就你废话多,吃东西堵不住你嘴?”

    “这不得好好溜须溜须姐夫嘛,不然以后怎么好意思过来混饭吃?”

    “好哇,你想吃独食??”

    “”

    如此场景,冷涵胃口很好,但吃的其实很少,emmmm,大概是被自己的狗粮喂饱的?

    当林愁突然拿出潜水衣的时候,半座山都沸腾了

    “握草啊,这就拿出来了?”

    “太突然了吧,好歹给老娘一点心理准备啊喂!”

    “好家伙么,直接怼冷中将脸上了,什么他妈叫他妈的直男式送礼物啊!”

    “不忍直视。”

    “你们懂个锤子,冷中将什么性格,还玩弯弯绕绕那套?这就是连人家林老板都有对象你丫还特么是单身狗的原因!”

    “卧槽尼玛,说话归说话,人身攻击过分了!”

    “喔吼,别吵别吵,冷中将脸红了,来了来了,这送一套潜水衣,那不得换上看看合不合身,喔吼喔吼,动了动了,哈哈哈,他们钻小树林儿了!”

    “那他妈叫树屋,什么他妈钻小树林,挺浪漫个事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跟钻了苞米地似的,不会说话可以把嘴缝上!”

    “这剧情不对啊,绝对不对,妈的,这里面绝对有老娘不知道的事,该不会冷中将已经把我们可爱的林老板偷偷拿下了吧,”某大姐发出泣血悲鸣:“不要啊呜呜呜,这样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林老板明明是我们大家的,老娘要去发生委举报他们非法双排公车私用!!”

    “散了吧散了吧,没个把小时这下得来?”

    “个把小时?瞧不起谁呢,就林老板和冷中将这体力条,散了散了,等过年直接来拜年吧!”

    “散个锤子,老娘要掐表!”

    “俺也一样!”

    “我擦,你们都这么重视参与感的嘛?”

    “呜呜呜,不当人了,放开那个男孩,老娘也想要甜甜的爱情鸭~”

    “爱情没有,鸭要不要,王者级别的,山爷指定乐意效劳!”

    “滚!”

    冷涵还是第一次到树屋上面来,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是谁?

    我在哪?

    怎么忽然就试衣服了?

    大白天呢

    好歹背着点人鸭

    都怪那帮小崽子怂恿老娘,回头就把她们都宰了!

    问题来了,我直接走流程还是

    上次这么尴尬还是在上次,头皮发麻脚趾抠地,船上的场景历历在目彷如昨日,她当时说什么来着?

    “我有点热,你帮我把衣服脱了吧?”

    嚯~

    呜呜呜,这真的是人类能说出来的话吗!

    冷中将丰富的内心戏给林愁看得有点晕乎,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她脸咋就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喝了多少?”

    立竿见影,一下子似乎就不那么尴尬了,林老板总能用奇怪的方式思考问题,而冷中将终于体会到了她们口中所谓“与直男交友的优越感”。

    试潜水衣的过程很迅速,毕竟那玩意是全覆盖式的,完全考虑实用性和防御性,没什么美感可言。

    当冷涵提到下个任务要再等几天才出海时,林愁异常耿直道:“哦,那晚上不走了?我去准备晚饭!”

    “还准备什么?”自打和林愁在海上见面后就饱受匪二大队三千小姨子两千八百个段子手摧残的冷涵脑子一抽脱口而出,“不是已经热过菜了嘛!”

    林愁疑惑的看着她,又瞅瞅自己,当场陷入沉思

    她的意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她只是意思意思呢还是让我意思意思,所以到底怎么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