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湖之巅峰神话 佳男F

228:月圆的时候想起我(五更求月票)

    “定胜城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啊,到现在还没看到江若玄的身影,应该还没到吧,从高卢赶到定胜城,是要两个小时呢。”

    “你说江若玄会不会是吹牛皮的啊?还真的敢以一人之力挑一整个帮派?罡气境的高手都不一定办到吧?”

    论坛上,包括定胜城龙宫总坛神龙庄所在,不知多少玩家的视线都紧紧盯着龙宫的动静。

    在大多数玩家想来。

    江若玄既是要灭龙宫一帮,那肯定是要直接找上神龙庄,却又哪里知晓,江若玄竟是去找汜水帮的麻烦。

    汜水帮虽也是属于龙宫培养的帮派,毕竟还是处于很多人思维盲区,仅有少许人隐约猜到,但却也根本不确定。

    此时,江若玄执刀疾行,霎时便已被一些于黑夜中活动的玩家给发现。

    宝宁虽是汜水帮的地盘,却也仍是有一些流散玩家在此地盘桓的。

    这里盛产的一种青钢矿物,可以锻造出极为出色的青钢剑和青钢刀等兵刃,被诸多玩家所追捧喜爱,故而吸引来了不少外来玩家。

    江若玄身穿黑色斗篷戴着黑色斗笠,直奔汜水帮总坛,身上自然而然就散发一种令人侧目的凛然煞气,引起了不少敏感之人的注意。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还未走到汜水帮的门口,就有好几名汜水帮的帮众发现江若玄的身形,似来者不善,立即上前阻拦搭话。

    “滚!”

    江若玄箭步冲进,一刀唰地掠出。

    还不待三名汜水帮的帮众拔出兵刃,那嗜血的刀光便在月色下一闪即逝。

    惨叫之声骤然而起,在长夜里无比刺耳。

    三名汜水帮的帮众如轱辘般滚倒在地,缺胳膊断腿,鲜血洒了一地,却是并未被杀。

    这样废除一个人的战力,是最有效的手段,还不会增加邪恶值。

    江若玄废掉三人,便已是在许多汇聚而来的玩家惊骇目光之下,身形急掠到了汜水帮的驻地门口。

    两名刚刚闻讯而出的汜水帮帮众还来不及作反应,便是只觉眼前青光闪动,接着就是下身猛地一凉,噗通倒地的刹那,双腿处传来剧痛,只觉温润的鲜血如喷泉般洒出,顿时惨叫出声。

    却又是纷纷被废了双腿,行动已是不能。

    “我靠!这家伙是谁?疯了吗?”

    “杀人啦杀人啦,我艹,狂人啊,难道要一人独挑汜水帮?”

    “不会是江若玄吧?刚刚论坛上江若玄就说要灭龙宫一帮,说起来,汜水帮就是龙宫的附庸帮派。”

    四周街道上围拢过来的玩家,各个都是满脸惊骇,均视线惊悚锁定在那傲立于汜水帮门口的黑色斗篷身影上,当看到那人手中一把锋芒毕露的弯刀之时,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吸

    “真是江若玄啊!”

    “汜水帮要炸了啊啊!”

    江若玄环视四周,听着汜水帮内传出的怒骂之声和杂乱脚步声,嘴角却是不禁掀起一丝冷漠的微笑,直接两脚踢出,砰砰两声便将地上惨嚎的二人给踢进了汜水帮门内,还撞倒了几名冲来的帮众。

    这二人已被他断腿,却已算是废人。

    但若是流血过多死亡在此,还是会算作他杀的,增加邪恶值。

    可若将此二人踢进汜水帮的帮派驻地,有帮派驻地的特殊地利效果替二人恢复气血值,倒是不至于让二人身死。

    江若玄虽已做好了今日要大杀一场,不惜让邪恶值上升到二十点也要灭了汜水帮的决定,但能让邪恶值少一些,那还是要尽量避免的。

    此时,眼看到汜水帮内更多人已被惊动,江若玄冷笑一声,手掌猛地拍出,犹如霸王举鼎一般,狂猛内气狠狠一掌轰击在汜水帮门悬门匾之上。

    嘭

    降龙有悔所爆发出的掌劲,就如凶猛的罡气爆发,在一双双惊骇和愤怒的目光之下,轻易便将那一块代表汜水帮名望名誉的匾额直接击得四分五裂,崩散落地。

    “今日,我江若玄欲灭龙宫一帮,无关人等退避。”

    江若玄一脚便将碎裂匾额踩踏在地,嘴角冷冽,摘下斗笠,手中一道袖箭甩出,钉在一旁的旗帜旗杆之上。

    夺!

    那袖箭扎在旗杆上尤自轻颤,看得不少人心头都是跟着一颤。

    这算是埋桩作案啊,警告无关人等莫要多管闲事。

    一双双锁定在其身上的目光蓦然睁大,神色各异,却都少不了震惊之意。

    轰!!!

    整个宝宁都沸腾了。

    甚至进而整个官网论坛也沸腾了。

    江若玄才刚刚打碎汜水帮的门匾,就已有人迫不及待将其所作所为发到了论坛之上。

    无数身在宝宁,或者就在附近城市的玩家,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瞬间,二话不说地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马不停蹄赶往宝宁,要一睹江湖第一人的风姿。

    “江若玄!!”

    一声怒吼,陡然自汜水帮内传出。

    极速破风声近乎是刮着耳膜传来,旋即便见得门前灯笼光芒照耀下,一只金色拳头狠狠自门内探出,霎时间竟恍如分作了三道金色拳印,不分东西,狠狠锤击向江若玄身上三处位置。

    “单臂金拳刘德胜!”

    江若玄嘴角一翘,抓住弯刀的手掌蓦然持刀急掠,炽盛的青芒犹如夜里昙花一般猛地绽放。

    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暧北枝寒。现前一段西来意,一片西飞一片东。

    小楼一夜在月光下青寒光华闪烁,弯刀恍惚之间犹若瞬间成了一个两个反圆。

    反圆又陡然旋转合并,成了一个正圆。

    弯刀,圆月!

    比月色更清寒的,便是那一抹刀光。

    刀光并不快,却像你看见的月光一样。

    当你看见时,已经落在你身上。

    在无数道惊颤震骇而又迷惑茫然的眼神中,那弯刀的刀光仿佛在一刹那完整了,就像半轮弯月变成了整个圆月,却又眨眼间恢复成了弯月。

    当弯月成弯刀时,它依旧握在那恐怖之人的手中,而此人如今更是已走进了汜水帮的门内。

    哗啦

    一群人下意识就在心里恐惧的支配下慌忙后退。

    刘德胜的身躯却是颤了一颤,手中独臂金锤一分为二,哐当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