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大相师 我知鱼之乐

第五百零七章 【墨攻】?【非攻】?

    “墨家禁地?”

    左旸原本以为这座墨家机关城本身就是一处禁地,移花宫的禁地飞鹰地宫,没想到禁地之内居然还有一个属于墨家机关城的禁地,这应该算是禁地中的禁地了吧?

    如此想着,左旸又四下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他想所站立的位置,建筑与物件破坏程度明显要比之前更加严重,而顺着“王道”和“侠道”两座金属桥向前方望去,损毁程度以及那些机关兽的残骸便又开始逐渐减少……这或许能够说明此处可能就是那场战争的核心地带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左旸的猜测,不过看那些机关兽残骸呈现出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应该也差不了太多,左旸觉得这场战争很有可能便与“非攻机关术”和“霸道机关术”之间的分歧与矛盾有关。

    而分歧与矛盾的核心,有很有可能就是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两条通往不同去处的“墨家禁地”。

    “王道……侠道……”

    现在摆在左旸面前的问题,便是左右两条道路的选择。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选择全要!

    这才是左旸最真实的心声,但他却不能将自己一分为二,只能先选择其中的一条路走下去,而且左旸严重怀疑,既然此处特意分出了这么两条道路,并且还分得如此明显,那么“墨家机关城”的本意很有可能就是只给了有幸进入“墨家禁地”的人一次选择的机会,全要应该是不可能的。

    而以他们的水平,既然能够制造出比现在科技还要牛叉许多的机关兽,那么想要在这两座金属桥上甚至一些机关,令有幸进入禁地的人无法兼得鱼与熊掌必定也是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

    所以左旸觉得,他非常有必要就先进入哪条通道这个问题做出一个慎重的选择,万一真如他所想的那样,选了一条就无法再进入另外一条,到时候却又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出选择,少不了要在心中落个后悔,那感觉多憋屈?

    但是这“王道”与“侠道”……

    左旸本来对古文就有一些了解,自然知道两者代表着一个什么意思,简单点来说,所谓“王道”,说的便是仁义治天下的治国之道,也可以叫做帝王之道;而所谓“侠道”,则是一种锄强扶弱、除暴安良的侠义之道。

    两者之前最大的区别在于,“王道”重于驭人,“侠道”重于驭己。

    实际上,通过左旸平时的行为模式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其实对权力基本没有什么欲望,更对驭人没有任何的兴趣……

    否则,锦绣工作室的老板一职,早就被老板娘陈怡交到了他手中;再否则,诸多公会的诚意邀请,他现在最差也得是某个大公会的副会长……

    只是只要一想到要接下这样的大摊子,还要为了这个大摊子消耗大量的精力,左旸就觉得麻烦的不行,他还是更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内心与底线,一切随心所欲,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出手时就出手,不需要被任何事物捆绑与羁绊,多自由,多畅快!

    所以,其实“王道”与“侠道”这两条道路,对于左旸而言,并没有什么好选择的。

    “当然是‘侠道’!”

    只是多看了一眼,左旸便果断选择了“侠道”,迈步走向了写有“侠道”的那座牌楼。

    就在这个时候。

    “咻!咻!咻!”

    三个几乎同时响起的破空声忽然传来。

    “!?”

    左旸本来走的每一步就都非常小心,因此在这三个声音才刚刚响起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察觉,只是立即使用向右侧横移了一丈,便轻松躲了过去。

    “锵!锵!锵!”

    随之传来的优势三声极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左旸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他刚才站立过的地方,三条由黑色金属打造而成的标枪已经有一半没入了几乎坚不可摧的钢铁地面,力道十分惊人。

    与此同时,顺着这三条标枪飞行过的轨迹,左旸也已经发现了偷袭他的人!?

    “居然还有人!?”

    左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从外貌上来看,那确实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身高一丈有余的彪形大汉。

    这彪形大汉裸露着充满了爆发力的上半身,面目有些可憎,头上没有一丝头发……不对!

    定下神来仔细观察面前的这个“人”,左旸很快便又发现了许多与众不同的地方,他胸口的心脏部位破了一个不规则的足球大小的大口子,透过这个口子可以清晰看到他身体内部的“器官”那根本不是人类该有的器官,而是一个个大大小小转动的齿轮!?

    而在他的身上,比如左侧肩膀,再比如右腿膝盖,又或是头骨等部位,都被一层金属包裹了起来、

    除此之外,此“人”的两条手臂也是完全不符合常理,他的左臂还与人类一般无二,但右臂垂下来的时候,即使保持着笔直站立的姿势,也可以轻松触及到地面,并且粗细程度已经堪堪要比他自己那水缸般的腰在左旸的印象里,现实之中似乎也就只有螃蟹的一只钳子在发生了脱落之后,才有可能在再生的时候长成这种双钳一长一短的样子。

    这明显是一条经过了改造的手臂,上面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芒,最前端是一个比下水道井盖还要大出一些双面斧,斧刃非常锋利闪烁着明晃晃的寒光,而在斧柄的上下两侧,则安装着两排机关弩,上面的机关弩中的弓弦已经松了,本该安置在上面的“箭矢”也已经消失不见,而下面的机关弩则弓弦紧绷,三条与刚才射向左旸的标枪一模一样的“箭矢”完好无损,由此可见,刚才偷袭左旸的家伙,就是这个古怪的巨人。

    “这还是人么?”

    左旸觉得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根本就是一只人形的机关兽,只是这造型略微有些像“科学怪人”的风格。

    当然他这个判断也并非毫无依据,只因“科学怪人”的头上并没有显示功力境界,这点便足以将他与游戏中活生生的怪物或是np区分开来了……

    就在左旸仔细观察,思考如何战胜又或是避开“科学怪人”的时候,“科学怪人”却主动与他说起了话,只听他张了张嘴,发出了嗡里嗡气并且十分不连贯的声音:“来者……何人?”

    “我勒个去,居然会说话?”

    左旸不由得一惊,眼睛都瞪大了一些。

    既然会说话,那就说明这个“科学怪人”与他之前遇到的“小壁虎”和“机关鸟”并不完全相同,这个家伙至少具备着一些“人性”与“智慧”,两者之间或许可以进行一些有效的交流,从而得到更多的有关墨家机关城的消息,甚至得到“科学怪人”的帮助……这正是他在游戏中经常干的事情。

    于是,一惊之后,左旸很快又镇定下来,笑呵呵的冲“科学怪人”拱了下手,说道:“这位大哥,小弟机缘巧合进入此处,若是不小心打扰到了大哥的清净,还请大哥原谅则个,敢问大哥尊姓大名,小弟应该如何称呼大哥?”

    “本名……无双。”

    “科学怪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居然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说完之后,他却又将那条改造过的巨大右臂抬了起来,正对着左旸十分简练的用几个关键词将自己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墨家……禁地,闲人……退去,否则……不客气!”

    而随着“科学怪人”的动作,他的身上又同时响起了一连串清脆的锁链碰撞声。

    左旸这才注意到,“科学怪人”的身后还绑了许多十分粗大的铁链,这些铁链自他头骨上的那块铁皮而起,缠绕着他的脖子,在背后交叉了一下,又在腰部绕了一圈,最后直通双腿,如同脚镣一样连接在了脚腕的两个金属环上面。

    “哦,原来是无双大哥啊。”

    左旸果断忽略掉“科学怪人”的警告,继续嬉皮笑脸的岔开话题道,“不知无双大哥身上的那些铁链又是干什么用的?如果是束缚捆绑无双大哥的累赘,或许小弟可以试着帮大哥取下来,无双大哥觉得如何?”

    他这其实根本就是在没话找话与“科学怪人”套近乎,为的则是获得更多的与之交流的机会,得到更多信息的同时探一探“科学怪人”的底,因为他通过之前的对话已经发现了一个情况,这个“科学怪人”虽然具有一定程度的智慧,但是却略显木讷,而且似乎具备着一种有问必答的反应机制。

    否则若是换了正常的人作为某个禁地的守卫,根本就不会向他这么一个陌生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只会直接对他进行警告,若是警告无效便立刻使用武力解决了……更何况,智商情商够高的人,绝对听的出来他之前的那番话只是客气而已,完全不需要也不会进行正面回答。

    再至于有关铁链的问题,也只不过是左旸的注意力刚好在那上面,于是便信口胡扯了出来罢了,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这些铁链虽然缠在“科学怪人”身上,但是却并没有绑在什么固定的地方,根本就不影响“科学怪人”的任何行动,何来束缚捆绑之说……所以才说是没话找话嘛。

    哪知道,这一问居然还有意外收获!

    “万万……不可。”

    听了左旸的话,“科学怪人”居然微微摇起了脑袋,继续用它那慢吞吞的不连贯的语气道,“无双……心智……失控,铁链……控制……心智,不会……伤害……恩人,铁链……不可……取下。”

    说完,“科学怪人”随即又重复起了之前的话:“墨家……禁地,闲人……退去,否则……不客气!”

    “嘛意思?”

    刚听到这些话,左旸还有点不太明白。

    但静下心来将这些个关键词串联在一起,左旸很快就有了一些猜测,“科学怪人”的意思应该是说自己的心智很容易失控,放在现在应该算是不完全体,又或者叫做“实验失败体”,而这些铁链则是用来在关键时刻控制心智的,以免误伤了制造或是拯救自己的恩人,所以铁链不可以取下来。

    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貌似一下子就问到了“科学怪人”最大的弱点。

    与此同时,他也充分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个家伙还真有那种有问必答的反应机制,否则这么关键的信息,正常人又怎么可能会说出来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接下来就必须得问点关键的问题了,先问点什么好呢?”

    左旸凝神思索了片刻,开口便又问道,“无双大哥,我来问你,你身后的墨家禁地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好东西?”

    其实左旸还有特别多的问题想问,比如墨家机关城曾经发生过什么,比如墨家禁地里面有什么危险,再比如……总之就是很多很多了,不过问题总是有优先级的,得知“科学怪人”的心智随时可能失控,左旸当然得先问自己当前最关心的问题。

    “墨家……机关术……精华……便在……禁地,王道……连通……,侠道……连通……。”

    “科学怪人”又顿了一下,才终于慢吞吞的说出了这番话,随即继续重复着之前说过的话,“墨家……禁地,闲人……退去,否则……不客气!”

    “知道了知道了,不用再重复了。”

    左旸十分敷衍的摆了摆手,脑中却在想到底什么是,什么是……兵器?工艺?秘籍?图纸?还是别的什么好东西?

    不如让“科学怪人”再仔细说说?

    正当左旸如此想着的时候,“科学怪人”却忽然又自顾自说起了奇怪的话:“事不……过三,三次……警告……无效,可以……击杀……贼人!”

    “!?”

    左旸一愣,却见“科学怪人”的双目已经迸射出一抹血红色的光芒。

    随即。

    “咔嚓梆!”

    一声轻响,他手臂上的机关弩已经再一次发射,与此同时,“科学怪人”也是已经举着手中的战斧跟随射出的三支标枪朝他猛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