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大相师 我知鱼之乐

第六百二十九章 来我家

    这一次,左旸画的依旧非常迅速,因为这个符箓他已经画了不知道多少遍,哪怕闭着眼睛也能做到没有任何误差。

    而也就在最后一笔顺利收势的时候。

    “轰!”

    一阵比之前强烈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共鸣猛然出现,甚至这张符箓上面那红色的字迹也是瞬间变得明艳了许多,而后这抹明艳又是猛然一敛,这张符箓居然微微抖动了起来,似乎已经无法抑制蕴含其中的强大力量了一般。

    要知道,此刻左旸的房间门窗紧闭,空调也没有打开,这绝对不是空气流动产生的影响。

    “收!”

    强行按捺下激动的心情,连忙伸出手去,用食指与中指猛然一夹,便将其控制在了手中。

    也是这一瞬间,一道明悟仿佛醍醐灌顶一般猛然出现在了他的意识当中,令他顷刻之间便得知了这张符箓的名字与功用【百解咒符】!

    其功用也是相当的暴力,能够解除绝大多数禁制以及害人的咒术,甚至就连许多不应该出现在世间的人与鬼怪之间的捆绑契约也能够破解,从而防止鬼怪对生人进行反噬,而就算是没有问题的人得到这道符箓,也可以随身携带当做护身符来使用,从而抵御一部分歪门邪道的陷害,可以说是一道非常实用的符箓了。

    “好东西!”

    左旸精神为之一振。

    他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一种用途破解“斫龙阵”!

    原本【镇魂钉】中的“斫龙阵”对于之前的他来说,基本上就是一个不可能破除的禁制,只有不间断的使用【镇魂符】才能够隔绝“山河之灵”的力量,使得之前见过的孕妇一家人不再受到诅咒。

    而现在,如果对其使用【百解咒符】的话,解除那个令人绝望的“斫龙阵”应该不在话下,毕竟“斫龙阵”虽然难解,但其实也算不上多么厉害的阵法,至少从威力与功用上来说只能算的上二流而已,毕竟充其量它只是一个“密码箱”功用的阵法嘛。

    而只要解除了“斫龙阵”,【镇魂钉】里面储存下来的“山河之灵”自然就是左旸的东西了……

    “山河之灵”可以做什么用呢?

    它其实是一种“祥瑞之气”,能够在无形中改变许多东西,比如:一条血脉的运势,一个人的命理、甚至一座建筑的吉凶等等等等……古代天朝对此早有研究,流传至今的“风水学”,便是由“山河之灵”的多寡来决定的。

    只可惜这玩意儿不能直接被左旸吸收归为己用,用来提升自己的相师境界,而且“斫龙阵”一旦解除,“山河之灵”还会随着时间不断的泄露流失,即使使用【镇魂符】也不能阻止其逐渐流失的驱使。

    因此,左旸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想好了它的用途,他打算利用这些“山河之灵”为一个人改命。

    当然不是“逆天改命”,因为使用“山河之灵”为一个人改命是符合天道的,所以并不逆天,这就像你从河里打水去浇灌一颗树木一样,这并不会破坏自然界的生态平衡,正所谓取于天地,用于天地,不增不减,天道本就是这样的规则,与自然界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知名游戏主播“贺兰雪”,又被水友们亲切的称之为“腿精雪”。

    因为左旸此前曾经答应过她,会在有能力的时候帮她将那“三奇贵人”的命理消除掉,从而让她变成一个不再因为“特异能力”而烦恼的普通人。

    左旸就是这样的人,要么干脆就不答应,而答应了的事,他从来没有食言过。

    当然,并不是说他在贺兰雪身上就一点私心都没有……

    贺兰雪的“三奇贵人”是一种十分稀少的命理,所谓“三奇”,指的便是“天地人”三奇的总称,乃是十分厉害的“四柱神煞”之一。

    而所谓“神煞”,又是吉神与凶煞的总称。

    此前确定贺兰雪命理的时候,左旸曾就说过,“三奇贵人”其实有好几种外在表现形式,要么这种人生来就是精神病人,要么生来就有某些特殊的嗜好、理想和才能,再要么就是像贺兰雪这种拥有特异功能的人。

    而影响这种外在表现形式的,便是吉神与凶煞的力量占比,吉神的力量占据主导,外在表现就要好一些,而凶煞占据主导,外在表现自然就不好。

    像贺兰雪这样的“三奇贵人”,便是吉神占据了绝对的主导,毕竟对于一个人而言,拥有特异功能可要比生下来就是精神病人好出太多了,甚至如果运用得得当,便是要在人类社会中封神的可怕存在。

    而如果左旸利用“山河之灵”帮贺兰雪改了命,这“三奇贵人”之中蕴含的吉神和凶煞力量并不会凭空消失,便可以被左旸归为己用,当然,这倒不会令左旸也拥有“三奇贵人”的命理,否则这就变成他为自己逆天改命了,而是会以天道之力的形式归入左旸体内,为他的相师境界提供一笔相当可观的“经验值”……

    这便是左旸的私心。

    虽然过程略微有些复杂,但结果却还是没有改变,最终左旸还是会向“通天神相”的终极目标迈进一步,而且可能是一大步。

    当然,左旸能够感觉到,这枚【镇魂钉】之中收纳的“山河之灵”相当可观。

    如果只是为贺兰雪改命的话,应该是不可能一下子用光的,而剩下的部分“山河之灵”因为左旸没有能力贮存,为了避免浪费,左旸也已经想好了用途……他打算让其扩散到自己居住的这个小别墅里面,这样一来,这个小别墅就变成了一处福地,起码在“山河之灵”逐渐消散的最近一段时间之内,他、夏天一家以及锦绣工作室的所有人都可以受到“山河之灵”的影响,享受一波不错的红利,也算是肥水没有流入外人田地了。

    而事实上,以上这些收获还不是左旸最为激动的。

    最令他激动的其实是,他现在虽然才刚刚参透了【丁兰尺】上的一种符箓,但既然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剩下那三种符箓便也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接下来只需要一种一种的勤加临摹,相信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剩下三种也将会逐渐成功……

    而刚刚参透成功的【百解咒符】便已经拥有如此霸道的威力,想来剩下的三种符箓应该也不会太差,对于左旸实力的提升,必定是非常可观的。

    “刺激!太刺激了!有了今天的突破,我接下来的路只会更加通畅!”

    左旸仿佛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成为“通天神相”的羊肠小道变成了一条阳关大道,笔直而通畅。

    事实上,从【大江湖】开服之后,左旸的人生便已经顺利的可怕了。

    无论是游戏之中还是现实之中,他都在遭遇着一个一个的奇遇,每一个奇遇都在不断的给他带来惊喜,使得他的相师境界如同坐上了火箭一般,蹭蹭蹭蹭的往上飞窜,那叫一个应接不暇。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是天道爸爸的私生崽,并且还是天道爸爸最喜欢的那个私生崽……

    当晚,左旸并没有立即使用【百解咒符】破除【镇魂钉】之中的“斫龙阵”。

    虽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试,但为了防止“斫龙阵”破除之后,里面的“山河之灵”消散太快,也只能强行忍着。

    ……

    次日上午,8:30。

    游戏官方的直播平台中,贺兰雪正在进行游戏直播。

    她的直播时间一直以来都非常稳定,每天只开两次,上午8点到10点,晚上7点到10点,从来不熬夜,也给自己留出了比较宽松的游戏外的休闲时间。

    上午观看直播的水友还是相对比较少的,因此贺兰雪的直播也比较轻松,多是做一些比较简单的任务,又或是玩一玩生活职业方面的东西,而在做这些事情的同时,还可以分神与水友们聊聊天,回答一些水友们的问题,这样的互动其实挺受水友们欢迎。

    当然,仅仅如此肯定是不够的,作为一名人气游戏主播,她还有一些其他的手段……当然不是露肉,这方面贺兰雪还是很有节操的……偶尔她会与水友们玩一些比较刺激的小游戏,比如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

    就像现在,她就在一边刷日常任务,一边与水友们进行着类似的游戏,并且将游戏的内容直播出来。

    “叮!”

    一个信息提示音响起。

    贺兰雪收到了一条消息,是一个之前在游戏中加过她好友的水友发来的:“腿精雪,请如实回答,你长了这么大总共交往过几个男友?”

    这就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的问题,贺兰雪必须选择回答,否则便要接受惩罚……当然所谓的惩罚,也是在游戏中进行的。

    而问题的内容虽然是语音,但通过直播,还是能够被直播间里的水友们听到的。

    只不过这个问题却引来了他们的一片嘘声:

    “靠,这问题都问了八百遍了,能不能稍微有点创意?”

    “这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水友!”

    “别问!问就让直播间里的30万粉丝替腿精雪回答,1个,是她初中的同桌,两个人就牵过一次手,初吻还在!”

    “能不能问个刺激点的问题?”

    “……”

    在直播间弹幕的一片嘘声中,贺兰雪莞尔一笑,学着水友们的语气说道:“1个,是我初中的同桌,我们就牵过一次手,初吻还在……”

    “啊……我刚才没想好,能不能换一个问题?”

    那名水友连忙又发来了消息。

    “不能,下一个,今天还剩下9个问题。”

    贺兰雪狡黠的说道,然后从好友栏中这名水友的移了出去。

    作为一个知名主播,贺兰雪在游戏里的好友数量可是相当惊人的,经常组个队下副本就能遇到自己的粉丝,然后加个好友,杀个怪又遇到了自己的粉丝,再加个好友,在主城里面露着脸溜达一圈……那就不知道要加多少个好友了。

    因此就算这个游戏给了玩家设置了5000个好友上限,贺兰雪的好友栏也早就不够用了。

    后来还是水友们主动支招,消除了许多假粉丝,然后又制定了这么一个只要有幸进行一次互动就要被移出好友栏给其他水友机会的机制,才总算让贺兰雪的好友栏略微流动了起来……这种情况下,被移出去的水友也不会心生怨念,而由此空缺出来的位置,则会在固定的时间通过直播间的抽奖活动补充。

    当然,一般情况下,这些好友都被贺兰雪设置了“拒绝接收消息”,只有开启互动活动的时候,才会对抽中的好友取消这个设置……否则贺兰雪每天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光是信息提示音就能把她给烦死。

    于是,直播间的抽奖系统继续滚动,片刻之后,一个数字被选定:3215。

    贺兰雪熟练的在好友栏中找到编号为3215的好友,对其取消了“拒绝接收消息”的限制,然后将一条信息发了过去:“现在是贺兰雪的真心话大冒险时间,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问题可以借这个机会进行提问,如果30秒钟没有提问,就视作放弃这次机会喽。”

    ァ新ヤ~⑧~1~中文網.χ~⒏~1zщ.òм

    “兄弟,这次的问题要给力一点啊!”

    “别像上一个笨蛋,又问那么个已经被问了八百遍的白痴问题好么?”

    “快点问啊!”

    “……”

    众多直播间的水友纷纷期待的起哄,当然,他们也知道有些过分的问题是不可以问的,否则贺兰雪有拒绝回答的权力,并且还会直接将提出这类问题的水友拉黑。

    片刻之后。

    “叮!”

    一条信息传了过来:“腿精雪,自打上次和无缺公子下过那个活动副本之后,大家伙屡次要求你找他再一起直播一次,可是你每次都假装没有看见,老实说吧,你是不是私底下也找过无缺公子,结果被他给无情拒绝了,所以才遮遮掩掩怕我们笑话?”

    这个问题一出,直播间瞬间炸了:

    “我勒个去,这个问题有那么点意思了!”

    “给这位老铁点赞,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八卦一下了,结果从来没有一次抽到过我!”

    “666,6翻了,腿精雪,快点回答这位老铁的问题,你和无缺公子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是不是被拒绝了?”

    “请看着我们的眼睛,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

    贺兰雪也是顿时被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懵。

    其实打心底里,她对左旸是有那么点朦胧的好感的,这点她得承认。

    但是也就仅限于次了,因为通过后来的一些交往她可以感觉得到,左旸对她是完全没有任何“邪念”的……所以这点朦胧的好感她也就放在了心底,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趋势……说白了,两人现在就是那种普通朋友的关系,如果有事的话应该会联系,并且没有任何负担与障碍,但是没事的话,对方也就仅仅只是好友栏中的一个名字而已。

    而至于水友们希望左旸参与到她的直播中来的要求,贺兰雪自然要视而不见,因为她之前曾经试探过左旸,旁敲侧击的问他“有没有开直播的想法,如果他开直播,一定会火的”,而左旸则甚至考虑都没考虑一下,便是很直白的告诉她“没有兴趣”……所以她知道,左旸是绝对不会来掺和这种事的,干脆就不要提了,免得被拒绝了自己反而下不来台。

    “快回答呀!”

    “腿精雪,你在犹豫什么,你要知道,犹豫,就会败北啊!”

    “该不会是真被无缺公子给无情拒绝了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画面想想也确实是尴尬的不行……”

    “……”

    水友们仍在起哄。

    “呃,其实……”

    贺兰雪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想好了应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而就在这个时候,“叮”的一声信息提示音却忽然又响了起来。

    贺兰雪还以为刚才这位水友对这个问题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于是顺手就接收了这条信息。

    下一刻。

    一个懒洋洋的男性声音随之响了出来,进入了贺兰雪以及直播间三十多万粉丝的耳中,只听那个声音说道:“最近有空吧?你安排一下时间尽快来我家一趟,这次可能要在我这多住几天,食宿由我负责,你带上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就可以。”

    而这条信息的发送者,正是一个叫做“铁口直断”的家伙。

    与那些水友们不同,像左旸这样的好友,自然是在特别的好友分组里面,并且肯定不会拒绝接收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