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网游大相师 我知鱼之乐

第六百三十章 过期两年多了!

    “!!!”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充斥着整个直播间的弹幕消失了,就好像水友们全部消失或是被石化了一般,干净的有些吓人。

    “!”

    贺兰雪也是一脸的复杂,就好像刚吃了一块屎味巧克力一般,不知道该咽下去还是吐出来。

    其实仅仅只是反应了一下之后,她就已经大概猜到了左旸这条消息传达出来的信息:很有可能是左旸已经得到了为她改变“三奇贵人”命理的办法,所以才会忽然让她去找他,从而彻底将这个困扰了自己二十来年的问题彻底解决掉。

    但,就是她打开这条消息的场合不太对……毕竟现在直播间里面可是有三十多万个水友在场,并且全都听到了这条消息的内容。

    最重要的是,这条消息的信息量对于这些水友们来说,还略微有点大……

    所以贺兰雪的头也略微有点大!

    “靠……”

    贺兰雪心里忍不住说了一个脏字,特别郁闷的捂住了自己的脑门。

    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打开信息之前也不先好好看看到底是谁发的,这下可好,这个绯闻就算是她再怎么解释也是绝对不可能解释清楚的,真的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但这也不能完全怪她好么,明明她与水友们的互动时间,谁能想到左旸偏偏在这个时候发来这样一条消息啊?

    要怪就怪左旸,这个家伙太不会挑时候了,什么时候发消息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间,这未免也太丧了吧?

    直播间如此安静了将近10秒钟之后。

    “轰!”

    仿佛可以听到这么一个爆炸般的声音,干净的直播间瞬间被无数条弹幕填满,以至于直播画面瞬间就变成了“马赛克”,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白色的、黑色的、各色各样的文字,重叠了不知道多少层!

    这一瞬间,有许多正用电脑观看直播的水友,因为电脑的配制略微低了一些,甚至直接就出现了蓝屏,以至于不得不重启电脑,而有些散热情况并不是太好的电脑,更是传出了阵阵糊味……太可怕了,要知道他们很多人的电脑曾经可是抗住了那种画质超牛逼的3D游戏的洗礼,如今却被小小的弹幕给打败了。

    不过貌似倒也可以理解,现在直播间里总共有三十多万水友,换在平时,这些水友大部分其实都只是在潜水观看,喜欢发弹幕的人永远都是那么一小部分人。

    但是现在,这三十多万水友,几乎每一个人都瞬间变的精神了起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仿佛不立刻发上几条弹幕好好吐槽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会喘不过气来,把自己活活憋死一般:

    “卧槽,腿精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敢不敢说清楚,你不是说只交往过一个男友么,那无缺公子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无缺公子说‘这一次’,所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腿精雪,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被无缺公子包养了,你在我心中的玉女形象瞬间崩塌了你造么?”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

    “什么也别问!问就是我感觉我被绿了!”

    “我感觉我被绿了!”

    “我感觉我被绿了!”

    “我感觉我被绿了!”

    “……”

    片刻之后,弹幕又变成了一片翠绿翠绿的绿色,只要是有VIP可以发绿色字体弹幕的人,都在争先恐后的复制着这条弹幕,连续进行刷屏……毕竟,人类的本质其实就是复读机嘛。

    “……”

    贺兰雪看着这些弹幕动了动嘴唇,她想要为自己也为左旸澄清一下。

    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澄清,“三奇贵人”命理的事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而她与左旸的关系,眼下这种情况,就算是她竖起三根指头对天发誓,这些水友们也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想一想那些个明星,一旦传出什么绯闻,别说是发声澄清了,就算是“律师函警告”也没办法堵住悠悠之口好么?

    不过好在她只能算是一个网红,并且一直以来都是单身,因此她就算真的与左旸有什么关系,倒也不至于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怎么了,单身的我谈个恋爱不是很正常的么?

    大家都是成年人,正常恋爱又不危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也没传出什么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小视频。

    当然,至于会不会影响她的人气……贺兰雪觉得可能还是会有那么一点影响的。

    但影响应该也不会太大,实在不行等见了左旸之后将这件事赖到他身上,让他在自己的直播间出现几次,应该还是可以将这些损失给弥补回来的,毕竟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无缺公子,要论在《大江湖》这个游戏中的影响力,无缺公子称第二,就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称第一……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高手人设,要比她更具吸引力。

    于是。

    “各位朋友,不好意思,因为特殊原因,今天的直播就暂时到此为止了。”

    “其实我与无缺公子的关系,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稍后我会在我的主页中进行一番说明。”

    “各位朋友,再见。”

    说完了这些话之后,贺兰雪果断选择了中断直播,这种情况下真的没有办法再播下去了,否则负面影响只会越来越大。

    与其如此硬撑着,反倒不如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之后再在主页中简单的说上几句澄清一下事情,尽管那样的澄清很难令所有的水友信服,但也只能如此了。

    关了直播之后,贺兰雪终于给这个误会的“罪魁祸首”回复了消息:“你这个害人精,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一件什么事么!?”

    “怎么了?”

    左旸发完消息之后就在天山刷起了怪,等了半天贺兰雪才看到回过来这么一条消息,当下奇怪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我刚才正在直播,所以你说的那些话不止我一个人听到了,我直播间里面的三十多万粉丝也都听到了,他们现在都以为我和你是……是那种关系,你说怎么了?”

    贺兰雪没好气的一口气道。

    “呃……”

    左旸一愣,先是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话……然后他就立刻明白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

    那些话确实有失斟酌,如果被外人听到也确实容易乱想,毕竟现在年轻男女什么“你家我家还是如家”的,无非就是那点事了……又有几个人能像左旸与贺兰雪一样,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学术研究的?

    不过与此同时,左旸心里也有一些庆幸。

    还好刚才的那条消息之中没有去提命理啊、三奇贵人啊之类的关键信息,尽管这种词汇说出来,那些水友也未必有几个人能够听得懂,但是谁又敢说这里面就没有别的什么与左旸类似的人呢?

    毕竟左旸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了,之前出现了一个“拳法芬芳曾先生”,后面又跳出来一个叫做“相观天下”的家伙。

    这种关键信息如果传入这样的人耳中,左旸倒是不怎么虚,只是贺兰雪便可能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总是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否则贺兰雪要真因此遇到了什么麻烦,最后也将变成左旸的责任。

    见左旸在那“呃”了半天也没“呃”出个所以然来,贺兰雪心中虽然气的很,但其实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完全怪左旸,所以并没有继续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只是继续问道:“你忽然让我去找你,是不是已经找到改变我的命理的办法了?”

    “是的,如果你现在依然确定自己不想要这个命理的话,那就尽快来找我,我可以帮你,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左旸点了下头,说道。

    “我确定。”

    贺兰雪毫不犹豫的说道,“把你的地址发给我。”

    “好的,你记一下……还有我的电话,到时候找不到的话可以打电话联系我……”

    左旸随后将自己的地址和电话一起发了过去。

    “在帝都啊,我签约的直播平台也在帝都,打飞的的话倒是不远。”

    贺兰雪看过之后,便给左旸拍了板,说道,“明天吧,今天我先收拾一下,然后编造一个理由糊弄过家人,定明天的机票,大概会在明天晚上之前到你那里,你也提前准备一下,毕竟你说过了,食宿都是你包。”

    “没问题,回头见。”

    “回头见。”

    简单的交换信息之后,两人便关闭了聊天窗口,贺兰雪无心直播,自然也就无心在玩游戏,很快就下了线。

    眼下她的父母都去上班了,家里没有人。

    贺兰雪也不着急,先是打开屋子里的电脑,在自己的主页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一切都是误会,清者自清,你们的贺兰雪确实是单身,而且冰清玉洁。”

    这便算是对刚才那个直播意外做出的解释了。

    作为一名挺有名气的主播,她知道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因为相信的网友始终会相信,而不相信的网游无论你说什么始终都不会相信,倒不如将自己的解释搞得简单一些……不过这也未必就一定是坏事。

    网红有的时候和明星是一样的,有的时候也确实需要一些话题,来维持自己的热度,说不定自己的人气因此不减反增呢?

    然后,她又在这条状态的下面补了一条:“最近几天有些私事,可能无法正常直播,提前请个假吧。”

    好吧,这个请假条,就略微有些暧昧了。

    左旸那边才刚让她去住他家住几天,然后她就请了几天假……啧啧啧,这真不能怪网友们不纯洁,只能怪左旸和贺兰雪太会搞事了。

    “呵呵,估计要炸锅了,不过就这样吧。”

    贺兰雪已经可以预见到网友们看到这条状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甚至可以想象到下面会出现什么样的留言,不过她倒是看得比较开,发完状态之后就直接关闭了主页,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作为了这些,贺兰雪又打开自己的衣柜,开始收拾这次出门要带的衣服。

    挑的非常细心,几乎每件衣服都要拿出来在身上比划两下,然后再搭配一番才将自认为满意的摆在床上,从里到外事无巨细,这感觉看起来就像是要去见什么重要的人,希望从第一印象上就给对方留下好感。

    挑到一半的时候,她的目光忽然停留在衣柜中存放小衣服的抽屉角落。

    那儿摆着一盒没有拆封的计生用品,这盒计生用品是贺兰雪的父母在她刚上大学的时候塞给她的。

    贺兰雪的父母要比一般的父母开明许多,他们从不介意向贺兰雪科普两性方面的知识,这在他们看来是一种保护,比那种藏着掖着的教育要好得多,也是因此,在贺兰雪即将离开他们去上大学的时候,他们给了她这么一盒计生用品……只告诉她,上了大学她就是成年人了,他们不反对她在大学谈恋爱,也不反对男女朋友之间发生一些情投意合的事,但是切记,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然而眼下贺兰雪早已大学毕业,这玩意儿也没有拆封……这倒不是因为贺兰雪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也并不是因为她的思想有多么的传统,毕竟她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就没那么传统,只是在大学没有遇到喜欢的男生罢了。

    “要不还是把它带上吧?”

    沉吟了片刻,贺兰雪将那盒计生用品拿了起来,和自己选好的衣服放在了一起,自言自语道,“等到了他家,我和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我又并不讨厌他,真的到了意乱情迷的时刻,发生一些事情也是有可能的,以防万一。”

    然而。

    她这方面的经验到底还是欠缺了一下,以至于并没有意识到计生用品也是有保质期的。

    在这个盒子的侧面便有一行小小的黑字:保质期五年,2026年7月17日到期……

    这玩意儿已经过期两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