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伏天氏 净无痕

第五百九十四章 道榜强者之战

    相芷琴说,上次没有和解语计较,显然,这不是第一次。

    以相芷琴五等王侯的境界,解语在她面前,显然要吃亏很多。

    看来,至圣道宫欺负新人,果然是有传统的。

    “请问,云水笙,和你是什么关系?”叶伏天走到花解语身边,拉着他的手,看着相芷琴问道。

    相芷琴扫了一眼叶伏天道:“自然是师姐。”

    “哦。”叶伏天点头:“解语是我女友,我和云水笙之间的事情,你这师妹能多管闲事,而我的事情,解语却不能多嘴?”

    “你,是白痴吗?”

    叶伏天看着相芷琴吐出一道声音,使得周围的人目光尽皆凝固。

    叶伏天的话,似乎有些道理。

    然而,修行者的世界,道理,也仅仅是道理而已,若花解语境界高于相芷琴,她无论怎么多嘴都可以,相芷琴,也不敢如何。

    但形势是,叶伏天和花解语,才是弱势的一方。

    “当然可以,她今日即便是要为你出手,也没问题。”相芷琴冷笑着说道。

    “说白了,还是仗势欺人罢了。”叶伏天笑了笑:“那么,便一件件来解吧。”

    说着,他抬起脚步,朝着云水笙所在的方向走去。

    许多人散开,看着叶伏天的步伐,心想他想要做什么?

    当日言语轻薄污蔑云水笙,至圣道宫可是传开。

    叶伏天走到云水笙面前,云水笙那双清冷的眼眸望向他,便听叶伏天开口道:“我理一理我们之间的事情,之前的误会,一开始是我的错,这我承认,然而,我也并非是故意,若你认为我是故意为之,那道歉便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你想如何都行。”

    云水笙看向叶伏天的眼睛,清澈、干净,收其嬉笑姿态的他,那张脸倒是颇让人容易相信他的话。

    “我信你。”云水笙道。

    “这样的话,那便简单了。”叶伏天开口道:“你醒来的时候,我便说了误会,想要解释,那时你让我道歉都没问题,但你并没有听我的解释,便直接动手,而且扬言要杀我,这放在谁身上,能忍,你一路追杀至通天塔区域,还要将我带走,当时不少人将我留下,我为了自保,你说能如何?在那种局面下,我敢跟你走?”

    云水笙没有说话。

    “我能理解你,但也希望你相互理解,之前寒潭的事情,无论是不是误会,是我的错,通天塔的言语有些轻薄,我也向你道歉,并非是我怕你,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纠缠于这种无聊的事情中,还牵连到的我喜欢的人,至于以后你想如何,便随意,我都接下,但此事,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和解语无关,也和道藏宫无关。”

    叶伏天看着云水笙开口道,随后便转身迈步离开。

    云水笙看着他的背影,随后也开口道:“此事到此为止。”

    叶伏天停下脚步,笑了笑,便又继续走向前,来到相芷琴面前,道:“如今,我和云水笙的事情已经解决,该聊一聊我们间的事情了,上次在通天塔以及如今在道藏宫,两次多管闲事,如今又欺负我女友,你说,该怎么解决?”

    “虽然云师姐原谅了你,但并不代表你不卑鄙,偷袭王瑜,言语污蔑云师姐,身为道榜上的人物,避战认输,你似乎一点不觉得羞耻?”相芷琴看着叶伏天,怎么解决?

    叶伏天,想怎么解决?

    “我入至圣道宫,是为修行而来,不是陪你们玩这些白痴挑战游戏,更何况,以高境界发起挑战还一定要强迫他人接受,以自己的观念约束他人的行为,还引以为傲,大概是你这相国公主养尊处优习惯了,喜欢以自我意志强加于他人身上,认为这便是理所当然之事。”

    叶伏天扫了相芷琴一言:“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叫犯贱?”

    叶伏天话音落下,周围诸弟子目光尽皆凝固在那。

    若说之前他对云水笙的话语还是带着几分调侃,那么此刻,便是真正的羞辱了。

    叶伏天,踏上道藏宫,当众羞辱相芷琴。

    相芷琴脸色瞬间变了,极其的难堪。

    第一次,有人敢用这样的羞辱性词语形容她。

    一股五等王侯的强大压力弥漫而出,相芷琴长发飞扬,那股高贵之意中却带着冷冽之意,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得到,相芷琴,是真的愤怒了。

    此时,一处方向,有一道白衣长袍身影迈步走出,许多人纷纷让开道路,目光望向那走出的身影,道藏宫弟子,道榜第五的连玉清。

    连玉清手中抱着一张古琴,风度翩翩,长袍及地,他目光望向叶伏天,开口道:“所谓流言不可尽信,道藏宫有传闻此届道宫之战第一人乃是一卑鄙无耻之人,我一直认为或许是有所夸张,今日见你能上道藏宫,并且向云水笙道歉化解此事,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既是道战第一,或许有些瑕疵,也不至于不堪,然而却发现,这次似乎是我错了。”

    “以这样的两个字羞辱同门,而且对方还是女子,此届的道战第一人,我感到很失望。”连玉清开口道,他乃是六年前入的至圣道宫,那一年,他是道战第三,排在他前面的两人,如今一人是道榜第一人,另外一人是道榜第二,无不是风流人物。

    三年前的道战排名前列的几人,如今在至圣道宫也非常有名气,叶伏天是这一届的道战第一人。

    按照以往的惯例,他的将来,必然会有一番成就,迟早会入道榜前列的,只是这品行,确实有些不堪。

    叶伏天目光望向连玉清,怀抱着古琴的他风度不凡,看道藏宫弟子对他的态度,虽不知道他谁,但想必在道藏宫拥有非凡的地位。

    然而,这和他有何关系。

    “你失不失望,关我屁事?”叶伏天冷淡的扫了一眼连玉清,站在那指点江山,谁不会?

    自从踏入至圣道宫以来,这口气便没有顺过,道宫中的弟子,都是天之骄子,各个都是傲气凛然,他本只想安静修行,但麻烦事却一件接着一件。

    在通天塔外,相芷琴命人围他,让他选一人挑战,战败,便别想轻易离开,那日他若不击败对手,等待他的还不知道是什么羞辱。

    今日在道藏宫内,他只是想来看看解语而已,安静的听了一会儿道藏贤君讲道,便准备和解语一起离开,然而,这相芷琴又跳了出来。

    不仅是对他,而且,似乎还欺负解语,这便不能忍了。

    周围的空间再次凝固,叶伏天,连道榜第五的连师兄都敢怼?

    “连师兄,相芷琴平日在道藏宫内形容伏天,便是以无耻、卑鄙这样的羞辱性词语,如今当着诸人的面,依旧还是如此,她便能羞辱伏天,便不许反驳?”花解语目光望向连玉清冷冷的道。

    “身为男人,而且是道宫之战第一人,他应该有这样的气度。”连玉清看向花解语道。

    “道榜第五,你和相芷琴之间,似乎也没什么区别。”花解语冷淡的说道,连玉清目光望向花解语,却见叶伏天拉着花解语的手,和这些人废话,其实并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强迫他人接受所谓的挑战,以及要那所谓的气度,那么今天,在这道藏宫,让我看看诸位的气度。”叶伏天目光环视诸人,开口道:“叶伏天,八等王侯境,谁想要指教,我都接。”

    既然说到气度,他自报境界,倒要看看,那些高境界的人,有没有脸出手。

    相芷琴的脚步往前踏步而出,却听一道声音传出:“芷琴。”

    诸人目光转过,便见云峯走出,开口道:“我对此人的品行也是看不惯,而且道榜之上,我和他名次接近,这一战,便由我来代劳吧。”

    道榜之上,云峯是九十六位,叶伏天如今九十七。

    之前,云峯便在道榜前称此届道宫入门之战或许不行,显然,他认为若是他不在去年直接入道宫,而是参加道宫之战,会成为最耀眼的那人。

    “师妹,云峯他修为六等王侯,由他来代劳正好不过,叶伏天曾在道宫之战跨越两境夺取第一,而且道榜两人排名接近,这样的挑战,也并不算欺他。”连玉清开口道。

    相芷琴微微点头,便也同意,她神色依旧极为冷漠,扫向叶伏天。

    她从来,没有被那样侮辱过。

    云峯往前迈步而出,周围的人纷纷让开位置,叶伏天对着花解语点头,随后花解语脚步往后退去,便在这神圣的讲道之地,两人要直接以战论道。

    云峯他很年轻,面容白皙俊秀,目光含笑望着叶伏天,道:“云峯,六等王侯境,我乃是画师,以画入道。”

    话音落下,他身后光辉璀璨,刹那间,一幅幅画直接飞出,仿佛有万千画卷漂浮于空,每一幅画卷,都蕴藏强大的力量于其中。

    叶伏天看向对方,这命魂倒是和四师兄的万卷宝书有些相似之处,非常奇妙。

    看着那一幅幅画卷,叶伏天神色陡然间变了,其中有一幅画卷,上面刻着一幅图案,竟是花解语的画像。

    “云峯。”花解语神色陡然间变了,身上气息浮动,眼神冰冷。

    “师妹勿怪,昔日我作画你焚我画卷,然而这本为我修行之道,世间美好事物,皆会入我画道,并非是有意针对师妹,还望见谅。”云峯开口说道,他身后万卷画卷中,有着各类画卷,人物、妖兽、法器等。

    花解语脸色苍白,目光望向叶伏天,只见叶伏天此刻同样神色极其冷冽,他的身体陡然间冲天而起,朝着道藏宫外而去。

    许多人目光一凝,云峯身形闪烁追向他,开口道:“你这是何意?”

    “去道战台。”叶伏天冰冷开口,看到那幅画卷之后,他决定,不在道藏宫上战!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