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行战记 七十二编

第三百九十四章 针对

    上午只有一节课。

    在跟导师讨论了一些专业上的问题之后,夏北看看时间还早,准备去校天行训练馆。

    从动甲学院散步走向训练馆的时候,他接到了薛倾的电话。

    “薛倾?”夏北接通电话,笑道,“什么事?”

    在夏北看不到的地方,一辆薄荷绿的跑车正沿着江边公路行驶,当电话接通,听到夏北声音的时候,薛倾迅速将车靠在路边停下,长吁一口气,露出一丝轻松庆幸的神情。

    而下一秒,她的眼眶就红了,鼻子微发堵。

    如果夏北在面前,她肯定会狠狠踢他一脚,然后揪住这家伙的衣领问他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这几天电话关机,为什么自己打了几百个电话,留了无数语音,他连一个都不回,让自己担心得要死。

    但此刻,发现夏北安全之后,她却只努力控制自己,用对方难以察觉情绪的声音道:“孟蟠和郭良德闹翻了。”

    “哦?”夏北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走到校园路边的长椅坐下,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

    算算时间,从郭良德来到现在,前后才不过一周的时间而已。一个是主教练,一个是首席星斗士兼队长,这两人闹翻,放在任何一支俱乐部里都是一场地震,更别提这支新成立的战队了。

    “你走的第二天,郭良德就招了七个专职助理。”薛倾道。

    夏北立刻就明白了。

    在这样的三线俱乐部,专职助理只有主力队员才有资格有。郭良德一次就招了七个,而主力队员现在加薛倾也才六个。这意味着,就连剩下那个主力队员的专职助理位置也已经被预定了。

    同时,这也意味着自己被排除在外!

    “这么快?”夏北问道。

    从郭良德来那天起,他就知道对方对自己有着某种敌意。但他还是没想到,对方动手这么快,这么直接。

    “是啊,”薛倾道:“我们都觉得这摆明了是针对你。另外,总部那边他应该有人。报告一打上去,当天下午总部的一位副总就批了。没过两天,七个人就到齐了。其中有五个专职助理都是从他以前执教的红蒙星来的,很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你确定以前没招惹过他?”

    夏北苦笑,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郭良德,没得罪过他半分,而且在对方立威的时候,自己也非常主动识趣,怎么就被一脚蹬到脸上了?

    明明专职助理部是后勤部门,主教练居然都亲自插手。

    这针对得未免也太明显了。

    “所以孟蟠跟他吵起来了?”夏北问道。

    “嗯,”薛倾道,“我和马睿都没有要专职助理。孟蟠最生气,直接就找郭明德吵。现在已经彻底闹翻了。郭良德手段很厉害,这些天把队里大部分人都笼络住了,昨天又从仙女星分部调过来一个叫李子君的队员来……”

    “李子君?!”夏北一听,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作为一个B级俱乐部,勇气矩阵的分部并不多,加上天南星这个新成立的分部,总共才四个。而仙女星分部是一个老分部,为二队和一队输送了不少人才。如今在仙女星打C级联赛,也是稳居前五的行列。

    这个李子君,夏北虽然没见过,却很了解。

    此人是仙女星分部的首席星斗士,绝对的主力兼后备梯队最受关注的新星。据说不但进了二队教练的法眼,就连一队主教练也特别关注他。这次俱乐部内部选拔赛,他进二队已经是铁板钉钉。

    而自己之前在帮孟蟠预定俱乐部公会的试练塔时,曾经和李子君的专职助理简骏发生过冲突。最终自己靠着用荣耀积分贿赂负责的工作人员冯智,让简骏铩羽而归。

    可谁曾想,李子君竟然跑来了天南星分部。

    这是个什么意思?

    「郭良德这是拿李子君来压孟蟠啊。」夏北脑海中迅速有了答案。

    要知道,孟蟠当年可是山海大学的绝对王者,是选秀状元级别的天才。虽然不知道前两年孟蟠在其他俱乐部遭遇了什么,但实力却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就天南星分部战队来说,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甚至没有人能对他造成威胁。

    马睿他们就不用说了,就连薛倾也因为刚刚毕业,实力远不如他。

    因此在这个战队里,孟蟠若是不能当首席星斗士和队长的话,那谁也没资格当。谁敢上,都等同于被架在火上烤。除了得到一个空名头,什么好处也没有。甚至就连主教练郭良德指定也没用。

    因此,李子君就是郭良德用来压孟蟠的法宝。

    无论是实力还是名气,李子君都不弱于孟蟠。况且他还是勇气矩阵的老队员,在俱乐部的人脉远强于孟蟠。

    夏北顺着这条线往下琢磨,心想:「李子君本来已经基本内定去二队了,因此他在哪个分部并不重要。就像一个保送上大学的人,来天南星这样的新分部,非但对他没有任何影响。相反,倒是可以给仙女星分部腾出一个名额来……听说仙女星分部有个叫王星飞的选手,实力仅次于李子君,也是进二队的有力竞争者。」

    「而不管李子君如何,郭良德能把他弄过来,哪怕只是暂时的,也不简单。这说明郭良德早在俱乐部高层里扎下了根。那个当天批他招专职助理报告的副总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不然的话,他哪这么容易就办成这些事?」

    这又是一次立威啊!

    「可他为什么要针对我呢?」夏北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不管因为什么,他都觉得,这口气实在忍不下去了。

    “好了,我知道了。”夏北平静地对薛倾道,“中午我会过来上班,到时候再说。”

    “嗯。”薛倾回道。

    挂了电话之后,夏北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仔细地思考了一下。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局面,那郭良德的敌意就不再只是自己的感觉,而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

    那么,现在自己需要思考的是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郭良德这么做的根源究竟是什么。

    什么自己做孟蟠的专职助理没经过他的同意一类的借口,夏北已经可以完全排除了。郭良德这个年龄,能走到这个位置,不会是那种没头脑的蠢货。就算真的因此不满,他也不可能刚到俱乐部,就同时得罪人力资源部的部长许沐和战队的首席星斗士孟蟠。

    以他之前在跟战队队员们见面时候表现出来的娴熟驾驭手腕来看,他更合理的做法,是笑眯眯地不当回事,然后在日后的训练中给自己出各种难题,找各种由头修理自己,一点点地让自己成为所有队员都知道主教练不太喜欢的哪一个,形成排挤之势。

    那样一来,等他想出手的时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甚至他不用主动出手,自己就会待不下去,自己滚蛋。

    可郭良德显得太急切了很显然,他是带着成见来的。而这后面的根源,必然是跟一个自己的对头或仇人有关。

    是孙家?还是萧家?

    夏北仔细思考着。他这些年一向与人无争,因此,若说有什么仇家的话,那不外乎就是这两家了。

    之前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排除过孙家。而这一次,这个想法也没有变。

    「孙启德现在自己都是焦头烂额,就算要对付自己,那也一定是在舆论热度降低,麻烦解决之后,才会悄悄地从暗中找机会动手。而且不会急迫。有机会就动,没机会就等。这种老狐狸绝不会在这个时候犯火上浇油的错误……

    「他之所以有现在的处境,就是因为他向我这么个一穷二白无权无势的学生下手,引发了公众对我的同情以及对他和瀚大的愤怒,再加上我将他的一堆破事爆出来,这才形成了如今墙倒众人推的局面。而一旦被人知道他这时候还在持续对付我,那他再没有半分翻身的可能……

    「只有孙季柯这种一向顺风顺水,又年轻气盛的白痴,才会私下找黑魔向我下手。但黑魔之前动了枪,现在自己也死在地下拳赛的擂台上,孙季柯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露头?况且,他根本不可能指使得动郭良德这样的人物……甚至他爹,现在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能量……」

    而排除了孙家,那剩下的就只有萧家了。

    对于自己暴露砸萧家的眼前,夏北早就有心理准备。尤其是当校际比赛结束,自己引发了那么大的舆论之后,这个可能性就无限接近于必然。

    虽然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萧家,但夏北很清楚萧家拥有怎样的势力。

    如果他们想让一个B级俱乐部的一个区区新分部的主教练,对付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子的话,他们只需要一句话就行了。甚至连条件都不用开。

    为了能和萧家攀上交清,郭良德会很乐意帮忙。

    当然,这一切现在还只是猜测,真正的答案是什么,需要自己去证实。

    “晏老鼠,”夏北想着,拨通了一个电话,“找人帮我查一个人……萧越。萧家在天南星的负责人,世恒集团的总裁……唔,我要知道他最近在做什么……好,你看着办,有空我下来请你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