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伊塔之柱 绯炎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金色的云层,火之灵

    “在这里停下。”

    士官回过头。

    所有人齐齐一停。吴迪抬起头,打量着这层直通式火炮甲板,两侧闸门紧闭着,空间黑暗而幽深,前膛式魔导炮用手臂粗细的缆索系在原位上,一门门陈列着。

    不远处也正有一队人从下面的甲板走上来,和他们几乎一样,同样由一个士官带领着,停在那个地方。他回过头,正好与不远处的红叶目光相对,那里是另一队人,更远处,还有三四队人。

    没有一个人出声,空间沉静异常,只有从外面渗进来的一种奇特声音,呼呼作响,像是风。

    士官低头去看怀表。

    每一个军方的黑风衣都在同一刻做了这个动作。

    后面的人互相看了看,但没敢交头接耳。那士官放下怀表,把手背在背后,支开双脚,抬起目光看着他们,冷峻而一言不发。

    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般,军方的黑风衣们动作近乎一致。

    而正是这个时候,四周忽然传来一阵隆隆的低响,像是有人在地板下面拖动锁链。伴随着这低沉的声响,吴迪抬头看到,四周的闸门正在缓缓向上下两边打开。

    那一刻他忍不住眯起眼睛。

    而所有人都忍不住在那一刻眯起眼睛,闸门之外,一条明亮的金线正在他们面前展开。犹如水银泻地,金红的光流入船舱之中,将黑暗之中的一切吞没,映得通红。

    闸门之外,浮云飞度,飞翼船在半空之中飞速前进,而那正是一片烧着的云层,映着地面上的冲天的火光,犹如末日的光景。

    每个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宪章城?”

    “老天,这里发生了什么?”

    地面之上,城市犹如陷身火海,烈焰正吞噬万物。

    这光与焰映在众人眼中,犹回到了三十年前的多里芬,惊恐的尖叫与哭嚎之音响彻云霄,一切仿如炼狱。

    一道黑影从浮空舰一侧飞掠而过,展开双翼,怪啸一声,所有人都眼前一黑,下意识后退一步。再向外看去,那怪物已拖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金色的云层之中。

    “那是……龙兽?”

    只有士官们面不改色,神色如常,背着手看着他们:“安静,所有人向前一步。”

    来自各大公会的天才们面面相觑,只有吴迪安静地向前一步,目不改色地直视前方,其他人才犹犹豫豫地跟着向前一步。

    他向两侧看去,所有队伍都齐齐向前一步,来到闸门边上。

    “检查缓落装置。”士官命令道。

    齐刷刷一片响。

    所有人都回过头按指定步骤检查自己的滑翔翼背包,确认开锁装置,确认魔导炉运转正常,确认魔力储量,确认备用物品,确认主伞是否正常,确认备伞能否打开。

    然后每个人都抬起头来,看着他们的主官。

    一个巨大的声音在众人头上回响起来:

    “中国人民海军商丘舰,已抵达目标区域上空,舰外闭锁装置开启完毕。我是舰长章博林,预祝各位作战顺利。”

    视野远端,一艘艘浮空舰正缓缓冲出金色的云山,进入宪章城空域。

    众人还在愣神,那士官已经抬起头来,冷冷地喊道:

    “吴迪。”

    吴迪抬起头,看向那士官,点了点头。

    后者颔首。他才向前一步,几乎走到闸门边缘,脚下是燃烧的宪章城,金色的云层犹如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火与风呼呼作响,吞没了一切声音。

    身后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任务一,抵达指定地点,与各先遣小队汇合……”

    他回过头,刚好看到红叶与自己站在齐平的线上,后者也正回过头,看着他们这边。两人目光相对,互相点了点头。

    “任务二,护送与遣散幸存者……”

    “任务三,剿灭拜龙教徒……”

    “任务级别A级,视同于死寂区任务,任务过程中注意保护自己。”

    “目标集合区域已上传。”

    那士官回过头:“一三小组,登陆作战开始。”

    吴迪这才向前一步,一步踏入云海之中,然后他身体向下一倒,直坠向那个金色漩涡的深处。剧烈的风声在那一瞬间就盖过了一切,他在半空之中吃力地转过身,向着浮空舰的方向看了一眼。

    高度正在急剧降低,浮空舰一瞬间缩小成了一个硬币大小,他看到一片片黑点在自己头顶之上飞出,那是人民海军的陆战队成员。

    还有他的队友们。

    还有一头黑沉沉的怪物,正在云层之中穿行,但转眼之间,便已消失不见。

    空速计正发出尖利的警报声,令人头晕目眩。

    然后他才听到士官的声音从通讯器的队伍频道之中传来:“打开一级滑翔翼。”

    吴迪缓缓将手放在胸前,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一拽。

    一声沉闷的张翼声。

    在他的视野之中,那是一片闪耀的魔力羽翼,它们的色彩流入这金红的背景之上,正缓缓蔓延,点亮整个宪章城的天空。那是青与湛蓝,海的颜色,而三十年前的多里芬,并没有这蔓延的色彩。

    它隶属于中国人民海军。

    驻星门第一特别舰队。

    ……

    黑暗之中。

    带着嗡一声轻响,一道金色的光从方鸻手中脱手飞出,它向前飞出一个自旋的弧线,原路射回,又咔一声落在方鸻手中。

    远处的幽深之中传来碎石落水的声音。

    方鸻向那个方向回过头,另一只手上探灯的光芒穿过峭壁的岩顶,照在一丛丛茂密的蘑菇林顶上。他又举起灯,四周岩壁上丛生着巨大的紫色水晶柱,一些奇特的发光动物正在水晶丛之中穿行。

    这条古代遗迹通道,说是蛇人遗迹的一部分,倒不如说是一个天然的地下岩洞,空间广阔,还有一条地下河潺潺穿流而过。

    黑暗之中的空间十分广阔,开阔的岔路随处可见,古代的道路消失在光线范围之外,似乎通往更加幽暗的地下世界。

    但他们只能沿着蛇人帝国留下的痕迹向前走,那是一条古老的石板通道,偶尔能看到残存的立柱,墙壁人工雕琢的痕迹似也早已为时间所洗刷干净,只剩下一些依稀可见的壁刻。

    古老的蛇人帝国。

    辛萨斯。

    王座从黑色的火焰之中诞生

    第一代君王,泰纳克,在丛林之中建立了那个国度。

    那是一个古老而黄金的时代,它甚至比精灵们的历史还要来得久远,方鸻看着壁刻之上那密密麻麻的黑色金字塔,就能想象,那个远古帝国是何等的光耀夺目。

    但一颗黑色的彗星。

    巨蛇之尾,始终高悬于这个帝国之上。

    他缓缓向前,然后嗡一声放出手中的发条妖精,它飞出一条同样的弧线之后,又再一次回到他手中。就像有一条无形的线牵引,一个溜溜球一样。

    天蓝整个人都趴在护栏上,在平台上看着下面,嘟着嘴巴问道:“艾德哥哥你在干什么啊,这已经是第三十三次了。”

    方鸻一笑,再一次把手中的发条妖精丢出去,然后又接住,才回头答道:“我在实验。”

    “实验?”

    方鸻点了点头。他在实验孤白之野交给他的那张图纸上的东西,正好他还有一点空闲经验,把魔力流动预测学了,前前后后不过花了一万五千多点经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九牛之一毛而已。

    那个构件本身只是一个小插件,也不复杂,再加上他做东西还比一般人快很多,不过只花了一点时间就改造了一个有‘封环构型’的发条妖精出来。

    经过试验,他基本已经了解了这个插件的基础作用。

    简单的说,他可以通过这个插件给发条妖精封装一个基本指令,但这个指令必须是个单动作。简单的说,你可以让发条妖精往前飞,它就会沿用这个指令一直飞下去,向后、向上向下或者向左向右都是一样。

    但不能是一系列命令,比方说先向下飞,再向左飞,这就不行。也不能命令像是步行者这一类的灵活构装去攻击敌人,因为攻击并不是一个单独指令,它包括了一系列指令的组合。

    同时,操控的工匠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封装指令,只要发条妖精所在的位置,没有超出他的极限控制范围。但指令一旦封装,发条妖精就会进入闭环状态,必须要等它回手之后,才能更改或者是清除封装的指令。

    他又反复试验了几次,上面天蓝看得百无聊赖,丢下一句:“我去找爱丽丝玩了!”然后一溜烟地从平台上消失不见了。

    不过方鸻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上面,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东西。

    这东西……

    方鸻不由皱眉,它应该怎么用呢?

    他控制发条妖精飞出去,然后用‘封环构件’封装指令让它直线飞回来,倒是刚好能实现回手。可这没有意义啊,仅仅为了节省这点操作就加装一个插件,小型构装百分之三十的增重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默默将那个泛着金属冷光的黄铜球拿在手中,手中沉甸甸的,一时之间竟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用途来。

    负丘兽沉重的步子缓缓向前,方鸻手中提灯的光芒也穿过黑暗的地下,深邃的岩顶之下尽是前篇一律的景色,一开始还令人有些新奇,但看多了就有些厌倦了。

    而正当方鸻揉了揉眉心有点头疼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有响动传来,他回过头,刚好看到姬塔放下绳梯,与那对双胞胎姐妹一起从平台上下来。

    “艾德哥哥。”前者还是那么乖巧安静的样子,她有点局促地把双手放在身前,抱着木头制作的魔导书,仰着头透过眼镜玻璃片的反光,怯怯地看着他,安静地向他问了一声好。

    方鸻对她点点头。

    “艾德先生。”双胞胎姐妹也是同样问候道。

    “艾德先生,我们要走啦!”

    方鸻看到两姐妹带着那些魔导器,似乎要准备返回旅团里了。

    “走了?”他问。

    双胞胎姐妹一齐点点头,一模一样两张脸蛋,让方鸻一时之间还有点真分不出彼此。

    不过双胞胎的姐姐爱丽莎的口气就足以令人辨认出她来,文雅又有修养:“请帮我们向艾缇拉小姐致谢,感谢她的款待。”

    “是啊是啊,她的炭烤蘑菇片可好吃了,手艺好棒啊!”

    于是方鸻也知道了,后面这个吃货是双胞胎之中的妹妹。性子活波可爱的爱丽丝还冲他甜甜一笑:“另外谢谢啦,艾德先生帮我们免费维护魔导器,真的我们旅团好穷的。”

    她越说越离谱,说到后面自己都忍不住不好意思地嘻嘻笑起来。

    方鸻闻言也不由哑然失笑。

    听雨者的旅团可能有些籍籍无名,但要说穷那是不可能的,听雨者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个大公会,他们唯一的旅团怎么也不可能穷得了。

    单看这些装备,方鸻就觉得自己才是穷光蛋一个。虽然他们在多里芬是小发了一笔,但放在一线公会的标准,那些钱大约也只够一个人用的,何况它们还是一个冒险团的经费。

    市面上那些一线品质的装备,哪个不是百万以上的?

    远的不说,就说他造的那对传奇短剑,虽然等级低一点,但拿出去至少也是二三十万级别的。可惜,那东西已经不归他所有了,何况材料一多半也是由听雨者所出的,方鸻强迫自己不至于看着爱丽莎手上的‘曙光’眼中冒出绿光。

    还好格兰特事后给了他一笔天价的代工费,稍微抚平了一些他心中的内伤,反正那之后他无论怎么尝试,就怎么也造不出第二把传奇短剑来了。

    “姬塔送你们的话,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方鸻答道:“路上小心。”

    “嘻嘻,”爱丽丝笑嘻嘻地答道:“我们队伍离你们也不远,哪来的什么路上小心,艾德先生是不是想当姐姐的护花使者啊?”

    “爱—丽—丝!”

    看着自己姐姐皱起的眉毛,双胞胎的妹妹不由笑得花枝乱坠。

    姬塔皱着小眉头在后面拉了拉她的衣角:“爱丽丝姐姐,我们得走了,水晶提灯要没魔力了。”

    “知道了知道了,小姬塔你怎么老是那么一本正经啊,好可爱!”

    方鸻看着三人走远,爱丽丝不知干了什么事情,吓得姬塔尖叫一声,然后是爱丽莎斥责的声音远远传来。他不由摇了摇头,脑子里却好像捕捉到一道灵光一样,隐隐对之前的工作有了点灵感。

    方鸻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

    他明明感觉自己已经捕捉到了那一闪即逝的灵光,可就是有最后那么一道门槛,仿佛是被纸糊住,明明一捅就破,可偏偏不得其门而入。

    这种感觉实在令人恼火。

    “水晶提灯?”

    “水晶……”

    他看着手中的发条妖精,打开的外壳的下面,里面的封环构件清晰可见,它还挺大的,占据了不小的空间。不过发条妖精本来就是轻灵为主的灵活构装,因此即便如此里面还是有不小的空间余量,像是鸟类的骨架一样的原理。

    而正是这个时候,帕克有些聒噪的声音从平台上面传了下来。

    “我的水晶呢?大猫人,那么大一块水晶,我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你看到了吗?”

    他的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惊起了岩顶的一群蝙蝠,噼里啪啦拍着翅膀在众人头顶上乱飞了一阵。吓得平台上的天蓝尖声惊叫,然后气得和帕帕拉尔人撕打起来,好一阵鸡飞狗跳。

    最后还是洛羽赶来把两人拉开,艾缇拉的声音又从上面传来,方鸻几乎能想象得到精灵少女揉着眉毛,一脸没好气地数落两人的样子。

    如果是平时,他一定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这会儿,他却紧锁着眉头,心中那一线灵感已经愈来愈近,仿佛随时会破土而出。他只听到瑞德咬着烟斗对帕克说道:“你的水晶我看到被艾德拿走了。”

    “啊,”帕克惊讶地叫了一声:“我就知道,是那个贪婪的炼金术士。那些炼金术士,一个个都是如此,我早应该明白的,他们比巨龙还要贪得无厌。”

    “帕克,不许你找艾德哥哥的麻烦!”

    “放心,帕帕拉尔人才不会和你们这些小不点人类一样斤斤计较。”

    “你说什么!?”

    “帕克,天蓝!”艾缇拉拉长了声音。

    于是平台上终于消停了下来。

    倒是瑞德有些戏谑地问帕帕拉尔人:“这可不像你啊,那水晶值不少钱吧?”

    “那水晶……”帕克抓抓头。

    “那水晶本来就是帕克先生从队长那里‘借’来的。”希尔薇德正好带着女仆从自己的车厢之中出来,听完众人的争论,才笑眯眯地回答了一句。

    “啊,”帕克恍然大悟的样子:“就是那么回事。”

    “靠”方鸻听到这里,好悬没眼前一黑一头栽到在地上。他本来还有些心虚,心想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拿了这帕帕拉尔人什么东西,这就未免太巧合了一些。

    结果没想到,搞了半天那水晶本来就是他的。

    平台上的众人又开始讨论起其他话题来,但正是这个时候,方鸻却怔住,他好像是傻了一样呆在那里喃喃自语:“等等,水晶……水晶……”

    “闭环装置,水晶……”

    他猛然之间一蹦三丈高:“有了,我想到办法了!”方鸻忽然跑了回去,抓住绳梯爬上平台,一边爬一边大声叫道:“帕克,帕克!快把你的爆炸水晶拿给我看看!”

    方鸻的脑海之中那一刻犹如划过一道闪电这个典型的闭环装置,再加上弩手的爆炸水晶。封闭指令,提前切断与发条妖精核心水晶的联系,然后让它直飞,引爆。

    这不完美可以避开精神反噬吗?

    这不就是罗塔奥火巨灵的雏形吗?

    “我靠!”他只感到头皮发麻,心中一时间只有一个念头:“自爆妖精,发财了!”

    ……